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極品豪婿
極品豪婿 連載中

極品豪婿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阿豪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琪沫 林隱 都市小說

他是個受盡屈辱的上門女婿,但沒人知道,他也是首富家族的公子!展開

《極品豪婿》章節試讀:

第3章: 出山


張琪沫的家在江池小區,這是十年前的樓盤,顯得老舊寒酸。

和青雲市張家人的身份,很不匹配。

回到家,林隱的岳父岳母,張秀峰,盧雅惠,兩人表情嚴肅的端坐在沙發上。

「呵!」盧雅惠冷笑了聲,「林隱,你還有臉回這個家?」

「今天婚禮上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林隱,你真是個掃把星!好好的事情又被你給搞砸了!」盧雅惠起身呵斥。

「算了,媽,別說了,這不怪林隱。大伯家根本沒有幫我們的心思。」張琪沫解圍說道。

盧雅惠一聽,更加來氣了,怒氣沖沖道:「蠢女兒,你還幫他說話?他把你害得還不夠嗎?不是他,你現在會受這種窮苦嗎?你應該嫁到豪門的!」

「媽,為什麼總要想着靠別人?就不能靠自己嗎?」張琪沫說道。

「靠自己?好啊,說的好。」盧雅惠苦笑,神情不滿看着張秀峰,「女兒為你奔波受累受委屈,你呢?能做些什麼?」

張秀峰嘆了一氣,滿臉憂愁。

林隱早已料到家裡的局面,默然去了廚房。

……

「吃飯了。」

林隱煮好飯菜,擺好碗筷,一家人圍着飯桌,都有些沉默。

「林隱,今天張紫凝說的話,你也聽到了……」盧雅惠神情凝重看着林隱。

「媽!」張琪沫放下了筷子,「我不會因為別人的逼迫,去和林隱離婚的。」

「怎麼?難道你還喜歡上他了?」盧雅惠瞪着眼睛看着女兒。「你爸工廠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嗎?拖欠工人工資幾個月了,要倒閉了?一家人到時候喝西北風去?」

「還有,你以為事情這麼簡單?林隱得罪了張紫凝夫婦,還打了張填海。」盧雅惠怒火中燒說著,「他們會拿我們家出氣的!離婚是最好的選擇,不要再被這個窩囊廢給連累了!」

張琪沫咬着嘴唇不說話。

見女兒這個模樣,盧雅惠厲聲道:「張秀峰,你還呆坐在這幹嘛?勸勸女兒啊!」

張秀峰表情無奈,沉默不語。

林隱吃完一小碗飯,收了碗筷,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腿如龍盤,坐於卧鋪。

打坐靜修,是他十幾年養成的習慣。

無論風吹日晒,無論外界俗世是何等事態。

他心不為絲毫動搖。

這是一碗水法,冥想自己如一碗澄清水,無塵無垢,俗世紅塵之事,猶如水中塵埃,終將沉澱下去。

半刻鐘後。

林隱忽然伸手夾住床頭前一顆黑色鵝卵石,雙指一抖,一息間,鵝卵石竟是化作粉末,從他指縫滑落……

「內勁成了。」林隱喃喃自語,眼神中有一絲激動。

師父曾經說過,自己內勁修成之日,才算真正的龍府傳人。

那時方可出山,攜玉牌找到帝京寧家的人,古葯,錢財,人員,任可調用。武道一途,沒有止境,修成內勁你方可去接觸古武界之人,探尋更高造詣,追求命性巔峰。

龍府仇敵眾多,在這之前,自己的一切都不能暴露,否則性命堪憂!

「內勁凝成,終於,可以出山了。」林隱手裡捏着一塊青綠色玉牌,眼中鋒芒顯露。

……

翌日。

林隱還剛走出江池小區,便被一輛黑色賓利攔住。

「一定要我親自出面,你才肯談談齊家的事嗎?」

車上下來一個身穿暗藍色西服的中年男人,面無表情看着林隱。

中年男人身材挺拔,臉上稜角分明,鼻樑挺拔,雙目炯炯有神,整個人極具威嚴,非常有氣勢。

他的面部輪廓,竟和林隱有幾分神似。

「呵,沒想到,你會親自來找我。」林隱嘴角浮現一絲冷笑。

隔了十幾年,他還是認出了眼前的男人,他的生父,齊河圖。

「我知道你不想見我,可以。但是,你連你爺爺最後一面都不想見嗎?」齊河圖問道。

林隱沉默了會,齊家人,只有爺爺對他好。猶記得童年時期,爺爺那慈祥的面孔。

齊河圖道:「找個地方,好好談談吧。」

……

二十分鐘後,青雲大酒店,26樓。

偌大的會議廳內,只有齊河圖和林隱兩個人對坐。

「你爺爺這兩年病重在床,身體越來越不好,在病床上一直嘮叨着你,只想把你找回來。」齊河圖緩緩說道。「你大伯,三叔,只有兩個女兒,全都出嫁了。現在齊家後一代,你是唯一血脈。」

「齊家唯一血脈……」林隱露出自嘲般的意味,「所以呢,你想讓我當你爭奪家產的籌碼?」

「你想的太簡單了。」齊河圖冷哼了聲,「我們帝京齊家偌大的家業,家族無數分支。按照族規,家主若是離世後,第三代後繼無人,便要換另一脈入主。那時,齊家便輪不上我們這一脈做主了!」

「哪又與我何干?」林隱淡淡道。

「你爺爺病重這幾年,三爺,五爺他們那幾脈已經起勢爭奪家族權力,在這上面大做文章。你難道想因為你自己意氣用事,令你爺爺一世基業被人所奪,連臨終也不安心?」齊河圖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質問道。

林隱眉頭微皺,冷笑了聲。

他很清楚齊河圖是個什麼樣的人,為了權勢,可以不擇手段,不講絲毫感情。

如果不是這次爺爺病重,他在齊家的地位受到了動搖,堂堂帝京齊家的二太子,又怎麼可能會屈尊降貴到青雲市,來找自己?

「林隱,難道你想一輩子就這麼窩囊的待在這小小的張家,受人侮辱?」齊河圖緩緩說道,很明顯找到林隱之後,是調查了林隱的生活處境。

「昨天,你在張家婚禮的上,受到如此大的恥辱,卻連一點反抗的實力都沒有。」齊河圖說道,「你不想自己掌握權勢?不想報復他們嗎?」

「只要你願意,就可以讓張家所有人都匍匐跪在你的腳下!」齊河圖循循善誘說道,

林隱搖了搖頭,沒有表示。

齊河圖冷哼了聲,道:「你現在還這麼年輕,不要因為一時賭氣,就葬送了後半輩子的榮華富貴。你根本就沒有品嘗過來權勢帶來的滋味,等到你親手讓張家一個個人都匍跪在你面前,就會知道,這是怎樣一種快感!」

「我知道你心裏恨我,你也可以恨我一輩子,不認我這個爹。」齊河圖正色說道,「你要做的,就是回齊家認你爺爺,然後,拿着你在齊家本應得到的東西,做你一切想做的事情,這就足夠了。」

「這樣簡單的條件,這樣一步登天的機遇,難道你都不肯接受?」

林隱淡淡道:「我不需要你的幫助。」

齊河圖眉頭微皺,嘆了一氣,道:「當初,是我虧欠你們母子兩,沒錯。可如果讓你站在我的位置上,你同樣也會這麼做。」

「一個男人,可以失去一切東西!唯獨,不能失去手中掌握的權勢!」

「呵……」林隱搖頭,直到現在,齊河圖都沒有絲毫的悔意,絲毫的內疚。

他還認為他沒有錯。也是,像他這種人,沒得感情,眼中只有權勢。

「我會挑個時間回去看望爺爺,但是,齊家的事,與我無關。」林隱淡淡道,起身離去。

「你!」齊河圖眼神銳利的盯着林隱。

「好,你走吧。條件我已經告訴你了,我會等你,我相信,你會回來求我的。」齊河圖淡淡說道,依然有着很強大的自信。

他很了解林隱現在的處境。他完全不相信,林隱可以拒絕他所開出的條件。

一個當了兩年上門女婿的窩囊廢,怎麼可能拒絕唾手可得的,一步登天的機遇?

又有誰不想出人頭地?

「呵,那你就慢慢等吧。」

林隱冷笑了聲,頭也不回,離開了青雲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