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十里紅妝:明妧傳
十里紅妝:明妧傳 連載中

十里紅妝:明妧傳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洛神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明妧 楚墨塵 穿越重生

穿越是門技術活,宅斗憑的是演技
她攜絕世醫術而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奈何左有狠毒叔母,右有偽善姐妹
算計她,搶了她的未婚夫,還反過來污衊她裝傻逃婚?刁難,毒殺,陷害接踵而至!避之不及,那就乾脆斗個天翻地覆!只是不小心救了一個甩都甩不掉的大麻煩
妖孽、狡詐、腹黑、狠辣、睚眥必報,慣會扮豬吃老虎……展開

《十里紅妝:明妧傳》章節試讀:

第2章 倒霉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明妧和喜兒拆了床板才把男子拖回小屋。

那條拇指大的魚則熬了湯給他補身子。

喜兒有些心疼,當然,她不是心疼那條小魚,她是可憐男子的遭遇,「他右腿斷了,要是沒人來救他,咱們不會養他一輩子吧?」

的確,她們連養活自己都困難,養活一大男人太吃力了,就算不餓死,也會餓的皮包骨。

再漂亮的男人,瘦的皮包骨,萬般風采也沒了。

不過,明妧倒沒那擔憂,笑道,「只是腿斷了而已,我先給他接骨,回頭用金簪磨兩根金針出來,我就能讓他站起來了。」

明妧說的喜兒一愣一愣的。

這可是斷腿,姑娘還有那本事讓他站起來,牛皮都快吹破天了。

姑娘不會是魔怔了吧?

喜兒害怕,伸手去探明妧的額頭。

明妧坐着沒動,喜兒眨眼,也不比她的燙啊,怎麼就凈說大話呢。

明妧笑笑,想着男子的傷要半天才能醒,便留了喜兒照看,她去山上採藥。

前半個月,她一直渾渾噩噩,現在碰到一病人,還傷的這麼重,她卻像打了雞血似的振奮,這是職業病啊。

山林里,藥草不少,全看有沒有一雙明珠慧眼了。

很快,明妧就找了一堆藥草,剛準備回去,那邊喜兒在呼喚,「姑娘,姑娘,你在哪兒?」

「我在這裡!」

喜兒鑽進來,眼眶通紅,明妧覺得不大對勁,「出什麼事了?」

喜兒抱着她哭,「那男子醒了,他眼睛看不見了,他要我殺他,我不敢,他掐我脖子,我……我嚇住了,我就失手把他給打死了。」

不是吧?

不要嚇唬她啊!

明妧趕緊往小屋跑,男子倒在地上,腦門上有血,明妧探他鼻息,鬆了一口氣道,「沒死,只是暈過去了。」

傷的這麼重,他不想活也情有可原。

但現在,死活可由不得他了。

別說她霸道,誰讓他長的漂亮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呢。

將藥草搗碎,明妧拿了木棍來替男子接骨。

這是一件很疼的事,可惜她手邊沒有麻藥,也沒有銀針,全靠他忍了。

沒一會兒,男子就疼出聲來。

明妧拿了塊毛巾來,看着他道,「我是大夫,你的斷腿和中的毒我都能解,眼睛失明……是中毒所致,只要毒解了,就能看見了,不過解毒必要的兩味藥材山上沒有,只能等出去了,我現在給你接骨,你要不想死,就咬緊手帕,我怕你會疼的咬斷舌頭。」

明妧把帕子遞到他嘴邊,男子看不見,但能準確的盯着明妧,「你真的是大夫?」

又是一個不信她的,明妧笑道,「你自己中的毒,應該清楚,如果沒有人及時救你,你現在已經去見閻王爺了。」

男子默然。

明妧再把帕子遞到他嘴邊的時候,他咬緊了。

接骨的過程痛苦難堪,但男子都忍了,額頭上豆大汗珠清洗着青筋,喜兒無數次擔心他會疼暈過去。

不過他最後還是暈了,在明妧替他接好骨頭,拿出他咬緊的帕子後。

一方香羅帕被他給咬爛了。

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屋子裡就一張床,被他給佔了後,明妧和喜兒打地鋪睡的。

男子醒過來,明妧喂他吃搗碎的果泥,男子眉頭蹙緊,明妧道,「將就着吃吧,沒有米熬粥。」

沒有米熬粥,也不用拿果泥當粥吧,「我牙齒沒問題。」

這麼蠢的女人,真的是大夫?

男子眉頭擰緊,但明妧的話讓他整個人都僵硬了。

「我知道你牙齒沒問題,只是樹上低處的果子都吃完了,高的摘不到,打下來砸爛了一部分。」

「嗯,你沒猜錯,這就是爛的那一部分。」

明妧說的雲淡風輕,喜兒獃獃的望着她。

爛的果子她吃了,姑娘明明就是看人長的漂亮,找機會喂他吃東西才搗成泥的,卻騙他做什麼,他本來就不想活了啊。

見他最終把果泥咽下,而不是吐出來,明妧輕笑,對於這樣的人,唯有真誠才能打動他,讓他信服,她容易么,還有活下去的**,這是好事,便問道,「你的人大概什麼時候找來?」

男子摸着腰間,似乎在找什麼,但是沒有找到,他怔在那裡半天,最後虛弱道,「在懸崖底下,有一竹筒,你找到,發出信號,半天之內,就有人來接我了。」

喜兒一聽,自告奮勇道,「我去找!」

這人算是救對了。

只要找到竹筒,她們就能回侯府了,她好想吃飯,好想吃肉……她能吃下一頭牛!

可是竹筒那麼小,懸崖那麼大,想找到談何容易。

喜兒和明妧找了整整七天,才看見。

竹筒離崖底有些高,根本就夠不着,喜兒爬不上去,最後還是明妧豁出去,差點葬送了小命才把竹筒給拿下來。

竹筒不能進水,天有些悶,烏雲密布,明妧怕下雨,這是她們出去唯一的希望,哪怕就是死,她也要試一試。

最後,竹筒拿到了,喜兒扶着她一瘸一拐的進了小屋。

「你受傷了?」男子問道。

明妧吃疼,故作輕鬆道,「只是腳崴了,手腕受了點傷,不礙事。」

男子看不見,只當她真的受傷不重。

果真如他所言,發出信號後,不過半天,找他的人就到了。

那些人在苦苦尋他,那麼重的傷,又過了這麼多天,都不抱希望了,等進了小屋,看到男子還活着,七八名暗衛喜極而泣,跪下來請罪。

明妧的爆脾氣啊,這崖底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待,她催道,「先別請罪了,趕緊出去吧,快要下雨了。」

暗衛朝她作揖,「謝姑娘出手相助,姑娘是隱居於此的高人?等我們回了府,一定備上重禮前來道謝。」

謝你妹啊!

明妧心堵的慌,她們這麼迫切的想出去,看不出來么,他們主子眼睛瞎了,他們也瞎了么?

「我們主僕和你們主子一樣,也是從懸崖上掉下來的,只是比他早了半個月而已。」

「……姑娘府上是?」

「我叫蘇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