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夜少的二婚新妻
夜少的二婚新妻 連載中

夜少的二婚新妻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時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夜莫深 沈翹

一場意外惹上神秘人物,失去清白,喬梓言苦不堪言,為償還養育之恩,嫁給外界風傳有障礙的老公,卻不想她嫁的另有其人
「你不是付大少?」黑暗中男人嗓音低沉:「好好看看我到底是誰
展開

《夜少的二婚新妻》章節試讀:

第8章 約法三章


沈翹默了片刻,目光落在那女傭的身上。        

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沈翹沒說什麼,默默地站定以後走開了。        

「還真以為嫁進夜家就飛上枝頭當鳳凰了啊?我們二少要是不喜歡你,你連我們傭人都不如。」        

「就是,看她的樣子,聽說昨天晚上被二少趕出來睡外面了呢,我要是她呀,就趕緊打包東西收拾衣服回家去得了,免得在這裡繼續丟人現眼。」        

「這種女人啊,哪裡知道什麼是丟臉啊?她們眼裡啊,只有金錢!」        

走得遠了,就聽不到她們議論自己了,沈翹的臉色蒼白得可怕,捂着胸口在門口慢慢地蹲下身來。       

 為什麼?        

她為什麼要承受這些?就因為她離過婚嗎?        

沈翹將臉埋進膝蓋里,耳邊閃過那些女傭嘲笑的話語,離婚後回到家中父母逼嫁的場景,還有那天晚上……       

 肚子突然有點不舒服,沈翹赫然抬起頭。       

 不,不可以!        

她明天,必須去醫院檢查。       

 她不能懷孕,不能!       

 沈翹抬起頭的時候,恰好房間的門打開了,蕭肅推着夜莫深出來,沈翹聽到聲響,便下意識朝那邊看了過去。        

夜莫深只是隨意一瞥,沈翹那雙含淚的美眸就這樣無意識地撞進了他墨色的眼底,像一顆小石子般,被隨手丟進了平靜的湖面,盪開一圈圈的波痕。      

 沈翹長得並不醜,相反她的五官很立體,睫毛長而翹,一雙美眸就像清冽的泉水,似乎世間所有的靈氣都匯聚在那雙眼睛裏了。        

只不過,這泉水怕是一股冰泉。        

因為平時她的眼睛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沒有女子那種嬌媚。        

這會兒睫毛上沾了淚珠,眼眶微紅的模樣反倒讓她生出一股柔弱。        

而瘦小的她蹲在那裡就是小小的一團,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憐惜她。        

二人相對無言。        

片刻後,反倒是沈翹小聲地開了口:「你,你要出去嗎?」       

 她的嗓子干啞,帶了很重的鼻音。        

破天荒的,夜莫深居然抿唇點了點頭:「嗯。」        

「噢。」        

沈翹也沒有再說什麼,收回目光垂下眼帘,盯着自己的腳尖發獃。        

夜莫深盯着她,目光漸沉。        

「我不是說過,讓你不要在這裡丟人嗎?」        

聽言,沈翹抬起頭來,怯怯地望着他,「可是,我們之前說好的,你也答應了不是嗎?」        

「呵。」夜莫深冷笑出聲:「我答應過?什麼時候?」        

沈翹登時語塞,好像,他確實沒有答應過自己什麼,只不過當天晚上他就走了沒有回來而已。        

所以,是她自己誤會了嗎?        

思及此,沈翹垂下眼帘,咬住下唇。        

突然:「在我還沒有找到她之前,我可以讓你待在這裡。但是,我們要約法三章。」        

沈翹猛地抬頭:「找誰?」        

夜莫深眸光黑滲滲的,陰森得嚇人。

「不該問的你最好別問。」        

沈翹又垂下眼去,是啊,他要找誰,又關她什麼事?

她為什麼要問這些,反正兩人只是掛名夫妻而已。       

 只要能讓她留下來就行了。

「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沈翹低聲道。        

「床是我的,至於你睡哪裡自己想辦法。」

「你的東西只能裝在你的行李箱里,不許放到我的柜子里。」        

「不準碰我。」       

 嗯,不睡床她可以打地鋪。東西不能放到他的柜子里,那她可以再買個柜子。        

不準碰他?        

沈翹倏地抬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誰要碰他啊?        

雖然夜莫深長相俊美,但她沈翹也不是那種**的女人。        

想到這裡,沈翹爽快地應下:「可以,我都答應你。」        

「蕭肅。」        

「在。」        

「走。」        

蕭肅推着夜莫深離開了。沈翹望着他們離開的身影,總算鬆了一口氣,之後她緩緩露出笑容來。

能跟夜莫深約法三章,那就說明她是真的可以在這裡住下來了。        

沈翹起身拿了行李箱進門。        

第二天沈翹起床以後,給自己換了一身不起眼的衣服,然後戴了帽子出門。        

走到大門口的時候,正好碰到了要出去公司的夜凜寒。        

「沈翹?要去公司找莫深嗎?正好我送你?」        

沈翹沒想到會碰到他,想起自己要去的地方,便搖了搖頭:「謝謝大哥,不過我不去公司。」        

「是嗎?那你去哪?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大哥,我去的地方跟公司是反方向的,不順路。」        

「那好吧,自己小心。」        

沈翹走了許久才走到路邊,坐上公交車以後她直接戴上口罩。        

她是真的心虛。       

 昨天測試出來的結果讓她不安了很久,導致昨晚都睡不好。        

希望測試結果是錯誤的。        

到了醫院之後,沈翹去取號排隊,周圍的人都用怪異的眼神看着她。        

沈翹輕咳一聲,從包里取出眼鏡戴上。        

於是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就更怪異了。        

試想,一個女人來婦產科,可卻穿得很奇怪,還戴着帽子,口罩,眼鏡,活像不能見人似的。       

 沈翹越想低調,卻越成反效果,畢竟在公共場合,這樣做更引起其他人的目光。        

等終於排到她號的時候,醫生見眼前的人只露出了一隻眼睛,不由得皺起眉:「你是來幹嘛的?檢查?」        

沈翹輕咳一聲,伸手將口罩扯下來。

「醫生,我是來檢查的。」        

「搞得這麼神秘……見不得人啊?」

醫生隨口問了一句,然後還眯起眼睛:「那種職業的?」        

聽言,沈翹頓了一下,明顯沒反應過來,「啊?」        

「我問你是不是那種職業的?這都聽不懂?」        

沈翹想了想,腦子總算是轉過來了,「醫生,我……」

「意外懷上了?那得做人流手術呀。」

醫生嘆了口氣,「你們呀,怎麼就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子呢?昨天也來了一個跟你們同職業的,她都懷了五六次了,這一輩子要打多少次胎呀?就不怕身體垮了?」

「我不是……」沈翹剛想解釋自己不是那種職業,可是才剛開口,外面就闖進來幾個黑衣人,把裏面的人都嚇了一跳。       

 一有人進來,沈翹就作賊心虛地趕緊將口罩給拉上,然後起身想悄悄地從門口溜走。        

「站住!」        

誰知衝進來的那幫人就是衝著她來的,見她要走,直接攔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