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青春有女王
我的青春有女王 連載中

我的青春有女王

來源:萬讀 作者:白小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聰 現代言情 白小雪

青春是苦楚,但女王大人拯救了我……展開

《我的青春有女王》章節試讀:

第四章 禽獸?


我叫謝文東,農村長大,讀書算是刻苦,中考以縣第一的成績被育英集團以學費全免,每年1萬的補貼加食宿全免特招進學校。

我的同桌白小雪,青春靚麗,我們班的班花,她擁有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艷紅的櫻桃小嘴,在這個年齡段傲人的胸圍,和那包裹在黑色中若隱若現的**,我見到她的第一眼就驚艷到不行。

對同學來說她就像個女神,長的漂亮,成績又好,聲輕體柔,可一到我這就不對味了,對我來說她就是個女王,不分場合,不分地點的玩弄我,記得第一次是在在兩人值日時問我「謝文東你是不是處男?」出於羞澀還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當,當然不是」我有點驚慌地回答,「那你初吻給誰了?」我頓時語塞,「哈哈哈,你不會連初吻都還在吧」白小雪笑得花枝招展,胸前的兩團在我面前不斷的起伏,我正看着楞神,她向前一把抱住我,粗暴的親吻我的嘴唇,在舌頭即將和我的舌頭交融之即,我才回過神慌亂的推開她,面紅耳茨的想要逃跑。「站住」白小雪大喝,「掃乾淨再給我滾」白小雪說完臉色不善的抓起書包自己先走了。

從此以後白小雪越來越變本加厲,在上課會隨時突然襲擊我的**,而只要我有反抗的意圖我毫不懷疑她隨時可以在我出聲前讓我直接廢掉。

甚至在放學後一通電話過來,就把我叫到她家門口把內衣內褲等換洗衣物丟我臉上,讓我直接給她洗了,心情好時還會扔個百來塊藏在衣物里說是給我的小費。

大概是出於農村人自卑吧,白小雪在班上,成績好,人長的又漂亮,據說家庭背景也非常好,在班裡有着大量人脈,說出去誰會信我這個鄉巴佬,而且不知為什麼我的潛意識似乎也不想說出去。

或許白小雪察覺到了這一點還敢事無忌憚的欺負我吧,但是她猜對了,我沒有那個勇氣反抗她,我默默的忍受着羞辱,欺凌,渴望到畢業就沒事了。

「雪姐,今天的作業該交了」我唯唯諾諾的說道,應為成績優異的原因老師在班會上欽定我成為小組長。

「啊」,白小雪一聲呻呤伸了伸腰,順着陽關露出完美的曲線,慵懶的說道「不是我不想做,是我不會呀,題目上每個字我都認識,連在一起我就完全不認得了」白小雪苦惱的說道。「雪,雪姐,你別別為難我了,誰不知道你成績年紀前茅啊」我的聲音越說越低。

「雪姐啊,上次我幫你通融了老師已經把我罵的很慘了,還把你給連累了,老師罵我事小,把你連累了事大,你就不能做個作業嗎」我半是商量,半是哀求道。

「你就不能通融,通融?」白小雪突然貼近我的身旁,我感受到耳邊的吹起的微風,和鼻中傳來少女特殊的芳香,臉頰不經有點微紅,大腿內測傳來**的撫摸,我從耳根着紅到了臉頰遠處看去像是一個猴子屁股似的。

「通融,通融?」白小雪在我的耳邊嬉笑着。我抓住在大腿內測就快要接近那裡的手,心中更是羞憤難堪,想起她向對奴隸一樣的對待我,在她面前我就向是一條沒有任何尊嚴的狗,不狗養久了還有感情,我對她來說可能連條狗都不如吧,隨時想打就打,想罵就罵,高興了叫來給點甜頭,不高興了一腳踢開,惱羞成怒的說道「鬧夠了沒有」

白小雪原本嬉笑着臉轉眼就陰沉下來,我解釋「抱歉,我,我不是故意要吼你」話音未落,白小雪甩手就是一巴掌「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徹在教室。

「你以為你誰?別給臉不要臉」我被這一巴掌給打蒙了,隨後火辣辣的疼痛感從臉上從來,我下意思的就想甩手一巴掌給她打回去,但是想起她是一個女人,想到父母聽到我在學校不好好讀書和一個女孩子打架那傷心難過的樣子,手在半空中停住了。

白小雪驚訝的看着我抬起的手「你還敢打我?呵,還真是給你臉你」說著抬手又是一巴掌,我手疾眼快在半空抓住了那雙手,死死的抓緊,「你,放開」白小雪嬌聲着說著

突然身後風聲一起,我和身後的桌子一起倒在地上,脖子被人死死的掐住,我費勁的撇眼,看向後方,平板頭,1米7的身高,穿着一件骷髏背心。

林聰,我們班的體委,據說是白小雪的追求者,雖然被白小雪當面拒絕了許多次,直到有一次放學來了一群穿着統一的喇叭褲,公鴨帽的人進來和林聰交談了一番,從此林聰再也沒糾纏白小雪,沒想到這個時候為了護花竄出來打我。

窒息感越來越嚴重,我徹底被逼火了,手上用力掙開了林聰的束縛,反手把林聰壓倒在身下,這次輪到我掐住他的脖子,另從死命的打着我的肚子,我感受着傳來的整整疼痛,胳膊愈加用力死死的鎖住林聰,漸漸的林聰的的打擊越來越無力,我開始擔心真把林聰掐死了。

心中的怒火開始消退,理智開始回歸,馬上把胳膊從林聰脖子上拿開,還沒來得及後怕,「啪」一股遠超之前的痛意從背部頸椎傳來「嘶」我疼的從地上跳起,看着眼前拿着椅子的幾名男子,天天跟林聰廝混在一起的不良學生,突然腳下一失衡,林聰不知什麼時候,爬起從背後絆了我一腳,咚,完了。

我摔倒在地上看着周圍的幾個手中拿着椅子,鐵棍,眼漏凶光的不良少年,一旦這種群架被打倒在地就是任人宰割,我抱住頭部,縮成一團,椅子,鐵棍,破空聲不斷打到我的胳膊,大腿,甚至還有頭上。

「挖草,這誰啊敢跟聰哥動手?」一名穿着藍衣的胖子對身旁的馬尾辮女孩問道「沒想到這謝文東平時看起來老實巴里的,現在居然這麼有種」藍衣胖子見女孩不搭理自己「就他媽是個土包子,聰哥也敢惹,不知道聰哥他哥是誰嗎。

「那也比你強多了,在土也沒你土包子」女孩聽到胖子的嘀咕和胖子爭吵起來,而一名長着幾顆雀斑的男孩子看着在地上廝打眾人轉頭就跑出教室。

不知過了多久,身上已經麻木漸漸感覺不到疼痛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里嗎?我思緒模糊的想着。

「叮鈴鈴」

隨着一聲預配鈴聲響起,一名穿着灰色古板西裝的30來歲的男子手上拿着基本教材書,身後跟着一名臉上長着雀斑的男孩子,急促着奔走着來到教室「住手」一聲大喝,打斷了林聰等人的動作,我勉勵順着目光看着門口。

一道樣,陽光照耀在這一米6的身板上,方老師?

「都給我住手」方老師吼道,「一個個都向什麼樣子書不好好讀,打起架來一個個比一個行啊」

方老師推開林聰等人把我從地上拉起「文東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着方老師,想起被白小雪欺負的種種,想起只是應為收個作業就被白小雪打,一時不忍向方老師哭訴。

方老師臉色從紅到白,從白到黑,最後又從黑道白,向似從牙縫裡蹦出來的對着林聰說道「是這樣的嗎」

這時之前的疼痛感還在不斷的襲來,感受着身上的疼痛,等着他們給我一個答覆,給我一個欺負我的理由,林聰等人不斷的對視着眼,白小雪沉默不做聲,這時一位穿着紅色背心,腳穿拖鞋,臉上帶着正義凌然神色站起

「老師,他說慌」楊曹,另外一組的小組組長,平常跟白小雪玩的很進,我一臉疑惑的看着他,我說慌?

「老師,白小雪沒做作業是沒錯,但是謝文東應為白小雪沒做作業就打白小雪就是他的不對了,林聰他們看不慣謝文東對一個女孩子動手才出手的」楊曹說著

我一臉蒙蔽的看着楊曹在胡說八道剛想開口反駁,「老師如果不信可以問問班上的同學,同學們都看到了」

這視乎是一個開頭,隨着楊曹的話音落下班上的同學開始雜七雜八的議論起來,「沒錯我也看見了,是謝文東先打了白小雪」一位戴着黑框眼睛的同學說道。

「虧他還是一個男人,居然對白小雪下那麼重的手,那巴掌聲,嘖嘖」一個穿着藍衣的胖子說道,「就是就是,就算作業沒做也不用下這麼重的手吧,打人不打臉,更何況還是一位女孩子的臉」一位馬尾辮女孩符合著

「沒想到謝文東是這麼暴力的人,不愧是農村來的,一點素質都沒」這是一位穿着黑衣的矮小男孩說道。

方老師轉頭看着我,我無助的搖着頭,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是我被打了,為什麼大家要跟這說慌,根本沒想到原來我在同學眼中印象是個這麼差的人,聽着那不斷的議論聲,心好像被刀割了一樣疼。

方老師看向站在門口的王以慧,「王以慧,是你通報我有人在班上打架,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嗎?」方老師一臉真誠的看着王以惠。

我一臉期待的看着王以慧,王以惠看着眾人的目光「老,老師,我,我」

「不要緊張,慢慢說」方老師安慰的說道,「老,老師,是謝文東先動的手的」王以慧一咬牙說出了讓我心寒的一句話。

「謝文東」方老師咬着牙說出這幾個字,我的心隨着王以惠說出的話也如墜冰錐,連班上唯一的朋友也這麼誣陷我,視乎整個人被世界拋棄了一般什麼都無所謂了。

方老師嘆了一口氣痛心疾首的說道「你辭去小組長的職位,去給白小雪道個謙去」

「憑什麼,我有沒有錯」我壓抑着怒火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全班同學都錯了,就是對了?」

腦子裡突然想起一句話,錯的不是我,是世界。「我不會道歉的,我沒有錯,是他們在說謊」

「好,謝文東,死不認帳是吧,行我打電話叫你父母來道歉」說著方老師真拿起手機開始翻找通訊錄。

我慌了神,雖然我是清白的,但是現在是有口莫辨,有苦難說,要是被父母知道了我在學校打了架,還打了女孩子,那我大概是再也別想讀書了。

「我道歉,我道歉」我慌張的向正在翻找通訊錄的老師說道。走道白小雪面前,想着被冤枉的屈辱,就像有塊大石頭壓在胸口,「對不起」我向白小雪低頭,白小雪轉身不理我。

「大聲點,沒吃飯嗎」方老師在講台看着我,你這個婊子,我在次艱難的開口「對不起,我錯了」說完心臟像是被人揪住一般停頓了幾秒。然而白小雪還是沒有開口理我。

「90度鞠躬」方老師在次說道,在全班的目視下,「對不起,我錯了,請你原諒我」身體彎腰成90度,或許是麻木了吧,心中以無任何感覺。

見白小雪還是沒有動靜方老師皺眉開口道「好了,你先做上去,不要打擾同學上課了」現在我的心情就想把臉放在地上求人踩,人家還不踩,閑你臉臟,一整天我都沒開口說話,我怕我一開口見會控制不住自己哭出聲來。

第二天我調節好心情來到學校,剛才把書包放進抽屜,看見地上堆滿了垃圾,昨天沒人打掃值嗎?我心中疑惑道,隨後看到抽屜里也堆滿了垃圾,拿起掃把打掃了位置,清理了抽屜,心中大概知道是誰做的了。

等下白小雪來了在跟她道個歉吧,想到這我苦澀的笑了笑,謝文東啊謝文東真他媽沒見過你這麼慫的慫逼。

在自習中等到空蕩的班級坐滿了人,隨着上課鈴聲響起白小雪準時踩點到達了教室,我看老師快到了,周圍同學又這麼多就把道歉的打算留到下次,一整個上午我找了數次機會,用紙條,用短訊,親口道歉,白小雪紙條直接不看,短訊不回,親口道歉當沒聽到。

我感到我僅剩不多的尊嚴被按在了地上摩擦,心中壓着一口氣鬱悶的無處發泄。帶着鬱氣放了學,我逃一般的離開了學校。

下午來到教室,一進教室就聞到一股騷味飄蕩在教室,「謝文東,謝文東,那是不是你的位置?」我在幫上唯一的朋友王以慧,我看着我的桌面上覆蓋著一成黃色的液體,從遠處就散發出一股難聞的騷味,尿?「是我的位置」我陰沉着回答

「挖草,這他媽一定是林聰他們乾的,他媽的太過分了」王以惠捂着鼻子拿着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抹布去幫我擦拭着桌面,我看到這一幕原本憤怒的心湧入一股暖流,從他手中搶過抹布「我自己來就行,不用麻煩你」

「文東抱歉,上次你被打我沒有勇氣出手幫你,對質的時候也沒....」我手上的動作一頓「沒事,我不怪你」

「要不,我在去跟老師說下吧,這樣下去他們不得越來越過分」我思索了一會隨後果斷的搖了搖頭「不用了」

課間,我去了趟wc回來發現書包和椅子消失了,滿臉苦笑着到處找丟失的書包和椅子,轉了幾圈在垃圾桶看到表面被人踩滿了腳印的書包,接着又滿教室的找椅子,一個個位置的看過去看看有沒有印有k10編號的椅子,找了半天上遭了無數喝罵,白眼,椅子還是無影無蹤。

「叮,鈴鈴」上課了,由於沒有椅子坐我站着引起了老師的注意「你幹嘛站着?」

「老師,椅子不見了」我如實回答,「椅子都能丟你人怎麼不會丟?」「哈,哈,哈」全部班哄堂大笑,歷史老師是個50多歲的中年老師,快退休了對許多事情都是不管不問,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和白小雪擠一擠」我臉色變得慘白,這是把我往火坑上推啊,而白小血則一臉挑釁的讓出一半的位置看着我,「還站着幹什麼?想站着上課嗎」

我無奈的和白小雪擠在同一張椅子上,沒過多久敢到耳朵上痒痒的,轉身一看卻是先看到一團白花花的傲人的胸線,下意思的咕嚕了一聲,「呵呵」白小雪一聲嬌笑隨後身子一扭,碰,一股富有彈性的衝擊把我撞出椅子差點摔倒在地。

老師聽到背後的動靜一看又是我,「怎麼又是你,你是屬猴的吧,不想坐就給我站着上課。」

我一臉羞紅的低下頭。

叮,玲玲,下課鈴聲響起,我剛鬆了一口氣「你不是想道歉嗎,放學留下別走」白小雪收拾着課本向是不經意的對我說道。

我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到了放學,沒過多久隨着教室里人走光了,我們一桌作為今天的值日生開始打掃衛生,而白小雪留給我一句放學別走後人不知去了哪裡,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白小雪帶着3個外校混混,一名身高起碼1米8的光頭狀漢向前一步,他那高大的身影讓我視線為只一暗,「雪姐,就是這個小子惹你?」「對,就他」白小雪指着我。

咕嘟,我恐懼的吞了口口水,沒想到白小雪這麼記仇,而且還叫來了這麼多身強體壯的幫手,「小子,砂鍋大的拳頭見過沒」壯漢在我面前揚了揚拳頭,媽的這一拳下來我還不得撲街,操拼了,操起身旁的垃圾桶往壯漢頭上蓋去,壯漢可能沒想到我還敢先動手,垃圾從他頭上傾斜下來,而另外2個外校的混混見我先動了手,手從背後一抽,抽出木膠和鐵做的棍子一甩抽在我手上,「啪」一股鑽心的疼痛感向是一條蛇一口咬中手臂,「啊,我草泥馬」一腳飛起踢向身前被蓋了一身垃圾還在楞神的壯漢,「啪」又是一棍打中了我提出腿,而壯漢這時也回過了神來,抄起掛在頭上的垃圾桶一把甩在我的臉上,彭,只感到一抹紅色的物體打向我的腦袋,隨後我的臉部馬上紅腫出一片,整個人被這力道抽到在垃圾堆上。

視線模糊,腦袋昏昏沉沉,我顫微微的想要爬起,不能就這麼倒下被,好疼啊,誰來救救我,剛清醒了一點壯漢一大腳踹中我的肚子又把我踹回了垃圾堆,「你他媽還想起來,就在這躺着吧」

天眩地轉,聽不清他們到底在講些什麼,下意識的縮成一團保護住腦袋,這一刻我無比的怨恨白小雪,只要這次我還能活下來,這條命我都不要了也要拖着你陪葬。

「好了,住手」一聲嬌喝,「夠了,你們回去吧」白小雪坐在桌子上翹着個二郎腿對着3位打手發號施令,被我蓋了一身垃圾的壯漢欲言又止隨後開口「兄弟們走」我躺在垃圾堆中,聞着身下發來的惡臭,身體上傳來的疼痛,看着高高在上的白小雪,就向一位穿着破爛的乞丐和一位衣着亮麗的女王,混蛋,混蛋,混蛋,遲早有一天我要把你拉下來向我乞求着原諒。

啪啪身上的垃圾,一瘸一拐,向著大門走去,「站住」我回頭疑惑的看着白小雪,「誰叫你走了」白小雪伸出那包裹在黑絲中**,「來舔,什麼時候舔的我舒服了你就可以走了」

呵呵,我一步,一步緩慢的走到白小雪面前,一把把她撲到在地,彭,彭,彭,桌子倒塌引起連鎖反應一整排桌子倒下,怒火燃燒着我的理智,一把掐住白小雪的脖子,「你他媽把我當成什麼了,鴨子嗎?你她媽以為我跟你一樣?自甘下賤,出賣自己的身體小小年紀就做了別人的二奶,不就是一個婊子還在班上裝什麼清高,還裝什麼好好學生,還想讓我**是吧?好啊」

我鬆開掐住白小雪的雙手,一把脫下白小雪的**,一口咬上腳趾,不理會白小雪拚命的反抗,死死的一口一個牙印咬着白小雪的雙腿,嘴裏傳來的咸澀感,壓住不斷亂踢的雙腳,從腳丫開始不斷的往上咬着,不少地方被我咬破了皮,流出絲絲血來,彭,頭部被重物擊中,啪,兩雙雪白的腿不受控制亂踢「你給我滾,滾啊」白小雪帶着哭腔,手裡拿着抓來的椅子。

被猛敲了這麼一下,熱血消退,理智回歸,砸吧砸吧嘴一嘴的咸澀味還帶這一些咸甜的鮮血,呸,吐了一口唾沫把嘴裏的鮮血吐乾淨。彭,一把椅子從白小雪手中飛出,砸在了我身旁,我無措的看着哭泣的白小雪。

穿着的黑絲被拋在地上,上身的白色襯衫歪七扭八,潔白如玉的雙腿上坐在一堆倒塌的桌子上,平常里的女王風範消失的無影無蹤,哭泣的相似個被媽媽拋棄的小女孩。

「別哭了,對不起」我重未見過這樣的白小雪,在以前的接觸中要不就像個女王,要不就像個惡魔,從來都是處在強勢地位上,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弱勢的白小雪,「滾」白小雪又從身旁抓起一把椅子扔出,這次仍在了我的腳上,「嘶」「滾啊」眼看白小雪有抓起一把椅子,我逃一般的跑出教室,身後傳來一椅子落地聲。

逃出教室,望着即將落下的夕陽,砸吧砸吧嘴,這他媽叫什麼事啊「唉」嘆了一口氣。走到校門口,校門已經關了,偌大的一所學校此時冷冷清清,我從保安室小門出了學校,一輛寶馬x7在我面前停下,走出一位40來歲穿着得體的西裝,戴着一支百達翡麗名表,一看就差在臉上貼我是社會精英,「小雪父親啊,來找白小雪?他還沒回去?」中年男子和保安交談,白小雪的父親?要是看到白小雪現在的樣子的話,我帶着不安加快步伐趕回家。

在半路,哎呦我操,我書包沒背回來,之前打掃衛生把書包放在抽屜之後一系列事情讓我忘了書包這回事,最後被白小雪趕出教室更是沒記起這事,不行今天周末得回去拿書包,我轉頭回學校,這麼久了白小雪應該也被他爸接回去了吧。

回到校門口,那輛寶馬x7還停在學校門口,卧槽,這這久還找不到人?正想調頭回去,想起錢包也放在了教室,周末父母又不在,自己也不會做飯,這麼一走,這個周末就得挨餓了,咬咬牙,賭白小雪這麼高傲的人不會告訴她父親,賭白小雪在她父親來之前早已收拾好自己,

真被問起就當啥都不知道,下定決心通過小門回到班級。

走在教室門口,還未接近教室就聽到一陣讓人面紅耳赤的申領聲,白小雪?

我放輕腳步來到窗口,白小雪趴在一張桌子上下身又穿上了**而短裙卻不易而飛了,黑色的內褲脫落在腳腕身後那名中年男子在她體內進進出出,「你怎麼來了」我嚇了一跳被發現了?「想你了寶貝」中年男子回答,虛驚一場,「哼想我,是想上我吧,爸爸」最後兩字咬的很重,啪,啪,啪,「你腿怎麼了」中年男子發現白小雪留血的腿,我的心再次抓緊「不小心摔了一跤」

「不是和哪個野小子偷腥吧」中年男子伏下身貼近白小雪的耳朵,「你想多了,我哪敢啊,爸爸」中男男子咬住白小雪的耳朵不知道又說了什麼。我低下頭慢慢的走向走廊,彭,彭,彭,心臟劇烈的跳動着,喘着粗氣,沒想到白小雪居然和他的父親做出如此苟且之事,震驚的同時隱隱的還有點心疼?

不管什麼書包,錢包了,飯去朋友家蹭,作業沒做周一可以來補挺多被罵一頓,要是被中年男子發現我有這預感會惹上很麻煩的事情。

周末,拿着從朋友手中借來的錢,走進一家小炒店,四海餐廳,平常吃的一家餐館價格便宜,菜品好吃,裝潢又不錯,附件的熱門餐廳,「老闆,點餐」我坐在一桌靠窗的位置上,來勒,一位穿着黑色小背心,黑色齊b超短褲,修長的**,一點臀肉順着超短裙微微露出,四海餐廳的老闆,生意紅火的原因大概也有老闆是位大美人吧,吃飯看着時看着一位大美人也好增加食慾不是。

「荔枝肉,紅燒魚,在來個拔絲芋頭,海帶湯」我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平常做農活運動量又大飯量也大,「好嘞」美女老闆拿着菜單走進廚房。

「老闆在嗎?」門口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抬起頭,黑色的小裙子,黑絲包裹的**,白小雪?白小雪順正巧也看到了我,稍微驚訝了一下,隨後用嬌滴滴的語氣對聲旁的中年男子說「爸爸,你先去點菜吧,我先找個好位置」中年男子走進廚房去找老闆,我略帶複雜的眼光看着白小雪。

沒想到白小雪直接坐在我對面用完全不同剛才的語氣霸氣的說道「上次的事情你看見了?」上次?哪次?我裝傻,不是吧被發現了?內心緊張無比,「我看到你露出的衣服了」心中一涼「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回去拿個書包」我連忙回到,「還真是你?」炎炎夏日我的背後卻冒出絲絲冷汗,詐我?

白小雪見我的模樣更加確定了就是我,「忘了它們,把你看到的都忘掉,不然有你好受的」我從白小雪的眼神中看到滿滿的絕望,還未回答,白小雪起身又轉換成嬌滴滴的語氣「碰到一個同學,跟他聊了會天」

中年男子向我點頭示意帶着白小雪走上二樓。人面禽獸,不知為什麼心中泛起一股酸意說了這麼一句。

周一上學,我一早來到學校開始急急忙忙的補作業,隨着時間的推移人漸漸的多了起來,林聰走來「你作業借我抄」我頭也不抬「我也在補」林聰一楞「喲,你也會沒寫作業,稀罕,做了多少給我多少」我不耐煩地說道「不借」本來跟林聰的關係就不好,還向我借作業,做夢。

「你不記打是吧,上次是誰向狗一樣被按地上打」說起這個我頓時就火了「喲,不知道是誰被我打哭了,打不去還叫幫手也不嫌丟人」自從上個周末事情發生後,我明白了個道理想不被欺負,就要打回去,打到他們怕為止,加上不知怎麼老是有口莫名的火氣在胸口壓着,沒幾句就開始和林聰吵起來。「小子你行,你等着」林聰沒想到我一反常態和他頂嘴,正常情況下我現在已經雙手交上作業。

「切,我等你」我不屑的回了一聲又開始低頭補作業,終於趕在上課前把作業給補起,而白小雪跟往常一樣踩着上課鈴聲進教室。

一整個上午白小雪一舉常態的居然沒有捉弄我,這讓我鬆了一口氣應該是上次那件事讓她不敢做的太過,可為什麼我的心隱隱的又有些失望?

放學後正收拾着書包,「周末的光線被陰影擋住,「謝文東,還記得我早上說的話嗎」林聰帶着一個外班不良學生圍住了我的課桌,我把書本卷棒狀,「當然記得,我等你好久了」林聰臉色變幻成紅色「啪」不等他說話,我拿着書卷一甩打的林聰臉頰一轉,先發制人我從上次挨打中學來的經驗。

在揮出一拳打在生旁外班學生的肚子上,而林聰也反應過了正要衝上來把我撲倒,而我從課桌抽起藏在其中的木膠棍在次抽到林聰臉上,這木膠棍是從上次被後周末在市場上買來的,為的就是這種時候防身,一位不良滿臉雀斑臉上划著一道刀疤舉拿着不知從哪來的甩棍,直接抽打在我的手上,「嘶」上次的傷口被打到,順手抓起身下的椅子一把砸向他,彭,一下直接趴在地上不動彈了,而只剩下一個林聰就更不是我的對手了,林聰紅腫着臉憤恨的說道「你有種別走」我一腳把林聰踹倒在地,「你還想叫幫手?」就在我抬手想單方面毆打林聰時,看着林聰雙手抱頭恐懼的的瑟瑟發抖,一時不忍「滾吧」起身收拾書包不在理會倒在地上的林聰。

「卧槽,謝文東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叼了?」班上一位路人甲對路人乙說道,「你問我,我問誰去,真沒看出來以前沉默寡言的謝文的打起架來能這麼彪悍」

下午,來到學校隱約感到周圍人對自己的議論,看了看身上穿着的衣服沒穿反,借用玻璃的反射觀察了自己的臉頰,也沒什麼東西,「文東,約架那件事還是不要去了吧,直接報警讓他們去局子好好清醒清醒」王以慧找到我說道。「哈?什麼情況?什麼約架?」我不明覺厲的問道。

「你居然不知道?」王以慧驚奇的問道,「不知道啊」我還真的是一臉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