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唯妻是從
唯妻是從 連載中

唯妻是從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蔡蔡成神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北澈 現代言情 袁總

 在獄中經歷種種磨難終於逃出升天的南媛,六年後帶着兩個萌寶歸國復仇,不成想卻一頭摔進了孩子爸的房間
  一夜之後,孩子爸把她當成拜金女,甩下支票和名片,讓她滾蛋
  後來更是把她當成她自己的替身,禁錮在身邊
  南媛無奈,推出玉雪可愛的雙胞胎萌寶,塞進孩子爸的懷裡:「兒子,你的!女兒,你的!我,偷生的!」  楚北澈震驚激動之後,狠狠地把南媛拽進懷裡:「你,也是我的!」  ……  經年之後,我不再是曾經的模樣
  卻依然在你心上
展開

《唯妻是從》章節試讀:

第4章 把葯吃了吧


這一瞬間,南媛的心如墜冰窖。

  是了,她已經不是五年前的南媛了,她現在是十八線的野模南圓,而她這張臉……

  漂亮依舊,卻不再是五年前的模樣,楚北澈認不出她很正常。

  再正常不過了……

  心裏這樣想着,胸口卻痛得南媛幾乎無法呼吸。

  她彎着腰,右手死死地抵住胸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宛若被拍到岸上的魚。

  看到她的模樣,楚北澈的眉心狠狠地蹙起,刻畫出凌厲又嫌棄的弧度,他的語氣更是冰冷不屑:「行了,別耍這些沒用的小手段,這是五十萬,買你一夜綽綽有餘了!」

  一邊說著,楚北澈一邊把寫好的支票丟到南媛眼前,轉身便走。

  「站住!」南媛從喉中擠出一聲呵斥。

  這幾年,她生生打斷了自己的傲骨,為了活着學會了低頭,學會了妥協。

  可是唯獨在這個男人面前,她不想彎腰。

  楚北澈不耐煩地停步,轉頭看着她。

  南媛唇色蒼白,撿起支票遞給楚北澈:「昨天的事情是個意外,我被人暗算,逃離的時候撞到你的房間。」

  「這錢你拿回去,我不要,我……不賣自己!」  

  楚北澈神情莫測地看着南媛,突然嗤笑了一聲:「不是要錢……那就是要名了。行,怎麼著也睡過,給你點補償是應該的。」

  說著,他拿出一張名片丟給南媛:「想要什麼角色,聯繫他,只要不是太過分的,他都可以安排。」

  這一次,楚北澈不再回頭地往外走。

  那樣冷硬的背影,在南媛眼底,和五年前慢慢重疊。

  那一次,他也是這樣,緩緩地走出她的世界。

  「阿澈……」

  南媛捂着胸口,呢喃着輕喚,淚蒙蒙的眼眸卻捨不得挪開分毫。

  修長的男人身形驀然僵住。

  隨後,楚北澈猛然轉過身沖回來,兇狠地單手掐着南媛的脖子把她拎了起來,眼神像是窮途末路的野獸一般,似要擇人而噬。

  南媛拚命地掙扎着,拍打着楚北澈的手,眼神悲涼又空洞。

  在她幾乎快要無法呼吸的時候,楚北澈才猛然把她丟開,眼神陰厲兇狠:「錢和名片都給你,拿起來,馬上滾!」

  他說著,嫌惡地皺了眉,抽出一張濕巾用力地擦拭手掌。

  一邊擦,一邊警告:「以後不許再用那兩個字稱呼我,否則,我讓你死的很有節奏感!」

  警告完,隨手把濕巾丟進垃圾桶。

  就像……把南媛的整個人整顆心也隨手丟進去一般。

  丟了不該出現的東西,楚北澈再不停留,快步走出去,心思一分一秒都沒有在南媛的身上停留。

  門外,他的特助何峰眼觀鼻鼻觀心地等待着。

  楚北澈走出來,頭也不回地吩咐道:「封殺蘇詩詩,我要她一文不值地從娛樂圈滾蛋!」

  蘇詩詩,流量小花,最近風頭正熱,有一張嬌美俏麗的小臉,也是昨晚給楚北澈下藥,想要爬上他的床卻失敗的女人。

  何峰快速地應下,給楚北澈按了電梯。

  然後,他又退了出來,回到楚北澈的房間,推門走了進去。

  南媛正一臉麻木蒼白地坐在床上,目光落在空蕩蕩的門上,只是視線卻是模糊的,因為她的眼淚早已不知不覺地流了滿臉。

  看到門再次被打開,她猛然直起身子,說不清是期待還是什麼心思,死死地盯着門口。

  是他……回來了么?

  他……回來做什麼?

  何峰對上南媛的神情,詫異了一瞬,不過隨後就收斂了心情,把手裡的葯和水遞到了南媛面前。

  「這位小姐,把葯吃了吧,對大家都好。」

  南媛的目光慢慢有了焦點,緩緩從何峰的臉上,落到了他的手上。

  避孕藥啊……

  她唇角露出一抹飄忽的笑,緩緩地伸出細瘦的手,死死地抓住藥盒。

  半晌,她驀然笑了。

  蒼白又溫婉。

  她摳出藥片丟進嘴裏,沒有接何峰手上的水,就直接咬碎咽了下去,任由藥片的苦澀在口腔中蔓延。

  何峰眉頭忍不住皺了一下,卻終究什麼都沒有說,轉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