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帝傾風華
帝傾風華 連載中

帝傾風華

來源:有書閣 作者:慕容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容軒 現代言情 莫長風

帝都皇宮
此時冰雪已是覆滿皇城,雖是早朝時間,卻無一臣覲見
舊帝昨日立下詔書,宣布退位,九五至尊之位上,女帝面無表情,只一張臉,艷若桃李,傾國傾城
眾臣....展開

《帝傾風華》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血染皇城


帝都皇宮。

此時冰雪已是覆滿皇城,雖是早朝時間,卻無一臣覲見。

舊帝昨日立下詔書,宣布退位,九五至尊之位上,女帝面無表情,只一張臉,艷若桃李,傾國傾城。

眾臣伏地而跪,拜見新天子,立在女皇身邊的白衣少年,面冠如玉。

冷宮蕭瑟,女帝走得很慢,只一身紅色衣裙,披着雪貂毛皮,行走在雪地上,旁邊無一人伺候,一個一個腳步蔓延。

「阿軒,你可怨我。」

女子嬌軀似是一震。

踩在冰雪的聲音,漸漸逼近,一雙眀黃色的靴子,面綉龍紋,停在她眼前。

女帝不語。

新皇登基,本應該在朝堂之上接受萬民朝拜的他,居然也會來此冷宮。

「阿軒,你曾經教我的隱忍,狠辣,我都做到了。」

「阿軒,你可曾後悔?」

華麗清越的男子聲音,有着玉落珠盤之韻,「阿軒。」

他再次輕輕喚她,如同塌上的軟儂之語。

女子仰頭,眼中一如既往高高在上的冷漠,「成王敗寇而已。」

只是未曾預料到,幾年前她在街角遇見的瑟瑟發抖的少年,終究心善,救了他一命,只是沒想到,竟然是王叔的庶子。

她教他狠辣,玩弄天下,這最終,還是用來覆了她的天下。

眼中抹過刺眼的紅,她助他得到王叔的認可,他助她奪回實權,卻在大婚當日,她鳳冠霞帔之時,宮中大亂。

天下易位。

推開小屋木門。

屋內是早已在此等候的女子。

青蓮。

宮中領頭宮女,也是她曾經的貼身宮女。

青蓮福了福,從身後宮女捧出白玉杯,杯中漣漪。

「主子,這是陛下讓我送來,說是致幻的藥物,會讓人在夢中沉淪。」

她最怕疼,他是知道的,當初溫順的少年終是成長起來。看着屋內的白綾,杯中酒的醇香,如同在一瞬間,融入這無盡的風雪中。

這樣的結局,她早該知道,就算當初他再溫柔地為她館發,為她梳盡這天下,也終於逃不開這權勢二字。

一杯毒酒,窗外雪花紛飛,三尺白綾,皇都冰封遍地。

酒杯停在唇邊,卻是怎麼也無法飲下,眼中又是一抹紅。

是新婚當夜的合歡酒。

如今生死穿腸過。

「放開。」還只是來得及淺嘗死亡的味道,手中的酒杯便被人拍落。

她親自冊封的西寧王爺。

也是當晚親自帶領叛軍進犯京城的首領。

毒酒落在大理石地板,發出玆茲的聲音。

「我帶你走。」

從此遠走高飛,隱居山林?

還是隱姓埋名,隱於街市。

三千人,一夜處死。

血,染盡了金鸞殿,遠遠望去,便如新婚的紅妝十里。

外面傳來廝殺聲,里殿二人卻是沉默不語。

「主公!」一劍刺入心窩,只來得及遠遠望向里殿。

黃色與黑色無盡的糾纏,刀光劍影,血,染紅了冰地。

廝殺聲停了,只有腳步一步步逼近,黃衣宮廷內衛首領,向西寧王爺拱手說道,「逆賊已除。」

逆賊,曾經的皇家護衛隊。

從當初的一個冷宮公主,到太后的傀儡政權,步步為營,心機算盡,剪除太后黨翼,卻同樣也是被一杯毒酒賜死。

所有人,終是逃不過權勢二字。

毒酒賜死,她笑靨如花,傾國傾城,一身紅衣如血,接過另一杯毒酒一飲而盡。

毒素瞬間侵入心臟,眼前已看不到東西,意識也像是隨時便飄忽而去。

「不!」莫長風接過如落葉般的女子,面色猙獰雙眼憤恨地看着正好趕來的莫晉,今日登基的新帝,「你答應過我不殺她的!」

青蓮為新帝換下禦寒的貂裘,男子長身而立,嘴角掛着冷笑,「莫長風,慕容軒,你們都太聰明了,如果不是因為情,我不是你們任何一個人的對手。」

「你這個畜生!你明明知道她這麼喜歡你,這麼歡喜你的……」莫長風緊緊擁抱着慕容軒,滾燙的懷抱下,懷中的女子卻是越來越冷。

「莫長風,別忘了如果沒有你的相助,我還要多費不少周折,也是你,害死了慕容軒這個女人!」莫長風頭頂傳來冰冷殺意,莫晉狀若癲狂地大笑。

雙眼流下血淚,莫長風一聲又一聲地呼喊着慕容軒的名字,但懷中的少女已經沒有醒來了。

她死了。

「不!」莫長風嘶吼,如絕望的困獸。

眼前的世界已經是猩紅一片,莫長風拔刀揮出,血,卻從他的心臟溢出。

劍柄扭轉,莫長風大口大口噴血,濺了些許到莫晉手上,後者皺眉,長劍拔出,輕輕一推,莫長風倒在了少女身邊。

手,胡亂地摸索着,倒在血泊中的莫長風已經無力走出哪怕一步了,「阿軒……阿軒,不要害怕……」

我來陪你了。

莫晉隨手扔下長劍,眼見莫長風竟然嘴角掛着一絲微笑,他厭惡地皺起雙眉,將差一些便會觸碰到少女的手,狠狠地踢到一邊。

「哈哈哈哈哈,慕容軒你要怪就怪莫長風就好了,若不是他竟對你用情至深,願意為保你性命而不惜背叛你,也要向我索要解藥,那杯所謂的毒酒,只不過是提前引起蠱蟲發作的引子!」

莫晉俯下身,粗糲的手掌撫摸冰涼倒地的慕容軒雙頰,「你用毒多年,沒想到最後還是死在了西域蠱蟲下,真可憐。」

虛空中,慕容軒靜靜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自已,倒在血泊中的莫長風,還有這場悲劇,靈魂飄忽俯視整個皇宮。

血債血償!

「我慕容軒來世,不輕易困於情愛,不輕易相信他人,願化作世間厲鬼,不入輪迴,也要殺你莫晉千千萬萬次!」

靈魂的尖嘯激蕩起狂風,如同在吟誦上古咒術,烏雲壓頂,天雷陣陣!

無數死在皇宮中仍徘徊人間的冤魂升起,風雨交加中,陰氣森森,慕容軒身後攜帶着千軍萬馬,俯衝向洞開的幽冥地府!

奈何橋前,孟婆持湯而立,「你們怨氣太深,喝了孟婆湯也入不了輪迴。」

「你呢?你為何願意堅守奈何橋千年。」

孟婆臉色驚愕,數千年來,慕容軒是第一個問這個問題的鬼,也是少數執念如此至深的女子,孟婆幽幽一嘆,望向無盡死寂黃泉,「我在等一個人……」

「誰……」

「你的執念太深,我願與你講我的故事你也不會記得,回去吧,下次你來我便說與你聽。」

「好。」

慕容軒獨自一人離開,隨着她而來的無數冤魂潰散,瑩瑩亮光中,孟婆的聲音飄忽不定,」閻王有令,願給你再世為人的機會,洗清執念,再入輪迴,不然……便是三界浩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