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攤牌了:我是大房東
攤牌了:我是大房東 連載中

攤牌了:我是大房東

來源:有書閣 作者:陳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可欣 現代言情 陳亮

平江市,此刻天氣烏雲密布,隱隱間還有雷聲滾滾而過,像極了暴風雨前最後的平靜
「啪!」一道閃電閃過,照亮了陳亮的無奈臉龐
此刻,一棟有了年代的樓房中,陳亮眼睜睜的看着自....展開

《攤牌了:我是大房東》章節試讀:

第二章 路見不平


拎着裝了二十萬的包,陳亮沒精打採的走在大街上,心頭也是嘆了口氣。

剛才話是說的硬氣,只是和王可欣也是多年的感情了,怎麼可能說放下就放下,只是自己實在無法忍受這一家極品。

真是奇葩都是扎堆的!

正當陳亮煩悶着,身後傳來了一陣熙熙攘攘的聲音,有一個女生高喊着。

「抓小偷,抓小偷啊!」

陳亮回頭一看,一個長相凶神惡煞強壯男子正揣着一個皮包朝着這邊跑來,後面遠遠的還有一個女人似乎穿着高跟鞋追着。

迫於男子的長相過於兇悍,原本有幾個路人準備攔截的,也紛紛退了回去,畢竟不是誰都有勇氣直面亡命之徒。

如果王可欣在這,一定會勸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怎麼又想起那個女人了,陳亮狠狠啐一口,既然她會這樣勸自己,那這件事自己還非管不可了!

將裝着現金的皮包小心放在路邊,等着那個搶劫犯衝過來的時候,陳亮一把拽住搶劫犯的胳膊,強大的慣性帶着兩人都是失去平衡摔了出去。

搶劫犯正想爬起來繼續跑,卻發現陳亮緊緊的抓着自己的腳,惡狠狠的道:「小子找死是吧?」

陳亮也不吭聲,只是迅速翻身上去,和搶劫犯扭打在了一起。

邊上漸漸圍了一圈人,但是卻沒有一個出手幫陳亮,只是在竊竊私語。

「這小子不要命了?這種亡命之徒也敢攔?」

「就是,交給**不就完了,非得犯渾,把命搭進去了咋辦?」

......

多虧陳亮自小吃苦耐鬧,身體素質比常人還是要好不少的,早年還跟一個神神秘秘的大叔學過幾手擒拿,這會倒還派上用場了。

很快陳亮就把搶劫犯給反扣着按在了地上。

這時那個被搶了包的女人也氣喘吁吁的來到了邊上。

「這位先生,謝謝你!」雖說喘着粗氣,聲音卻相當悅耳。

陳亮拿起包,瞬間卻是一愣。

好漂亮的女人,明眸皓齒,長發如瀑,五官彷彿雕刻出來的一般。王可欣已經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了,可以打上7分,而眼前這個女人卻是有着9分的水準,至於10分的那就是每個人心中想像的美人了。

按住搶劫犯用力掙扎了一下,陳亮頓時回過神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將包遞給這個女人。

沒多久**便來到了現場,現場做完筆錄,將搶劫犯押了回去。

長發美女說道:「先生,要不我請你吃個飯吧,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了。」

換在平時,陳亮肯定不會拒絕一位如此極品的美女的要求,但是今天在王家發生這樣的事情,屬實是沒有心情。

陳亮擺了擺手,道:「不用了,助人為樂是快樂之本。小姐以後多小心點。」

轉身離去,長發美女看着陳亮的背影,咬了咬嘴唇,好像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被人拒絕。

陳亮着急走還有一個原因,自己裝着二十萬現金的包還放在剛才那個地方,這可是自己的全部家當了。

然而陳亮回到剛才的地方時,卻發現放包的地方空空如也,陳亮一下就懵了,不會有人撿走了吧?

正當陳亮焦急的尋找卻依然沒有發現準備報警時,忽然身前傳來了一個聲音。

「小夥子你是在找這個吧?」

陳亮一抬頭,一個穿着中山裝的中年男子站在自己面前,手中正是拎着自己裝着二十萬現金的皮包。

陳亮連忙接過皮包,打開一看,二十萬現金原封不動的放在裏面,心頭的大石才算落了下來。

「這位大叔謝謝了。」陳亮感激的道。

中年男子眼中露出一絲讚許的神色。

「小夥子能見義勇為,品性不錯,之前遇到的坎都別放在心上,很快你的機會就來了。」

正當陳亮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中年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管以後擁有了多少,也不要忘了你今天的這份心情。」

中年男子隨即離去,很快消失在人流當中,留在陳亮一臉問號的站在原地。

真是奇奇怪怪的大叔,自己還能擁有什麼,就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打工仔而已,陳亮有些自嘲的笑笑。

不過鬧了這一出,原本從王家出來沉重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叮叮叮....」清脆的手機鈴聲響起。

陳亮一看來電顯示,無奈的按下的接聽鍵。

「媽...」

「兒子,去王家商量的怎樣了?」打來電話的正是陳亮的母親楊蘭。

「別提,到了王家他們就反悔了,為了給王可欣那個不成材的弟弟湊彩禮錢,居然要我拿四十萬出來,我哪有那麼多錢,以後跟他們這一家極品是再沒半點關係了!」

陳亮一說起這個事就來氣。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楊蘭隨即說道:「兒子,其實我們還是有辦法湊齊這四十萬的。」

陳亮頓時以為自己母親要動用父親陳石的那二十萬賠償款,連忙說道:「不行,爸的那筆錢就算結不了婚我也不能動!」

「唉,不是那筆錢,你先回家吧,到家我們再給你說。」楊蘭說完便掛掉了電話。

自己家的情況陳亮還是了解的,父母都是普通的下崗工人,為了給自己新房付首付已經是掏空了老兩口大半輩子的積蓄,除了那筆賠償款,應該是沒有其它存款了的。

帶着疑惑陳亮火速回到了家中。

一進門,陳亮就喊了起來:「媽,那筆賠償款你可千萬不能用啊,那可是爸的一條腿換來的,打死我都不會用的。」

陳石和楊蘭老兩口就坐在沙發上,微笑着看着陳亮着急的樣子。

陳亮見二老平靜的樣子,情緒也穩定了下來,連忙問道:「媽,到底是怎麼回事?咱家哪還有別的錢。」

楊蘭看了陳石一眼,陳石朝她微微的點了下頭,楊蘭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一般,緩緩開口道:「咱們家有些事情也應該告訴你了。」

「亮亮,其實你是房二代。」

「其實你是房二代。」

楊蘭平靜的話再陳亮心中捲起軒然**。

陳亮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隨即啞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