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相愛在今生
重生之相愛在今生 連載中

重生之相愛在今生

來源:有書閣 作者:陳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孫紅玉 現代言情 陳曉

痛,頭脹脹的痛,渾身上下好像沒有一點力氣
這時一股記憶湧進了陳曉的腦海里
幸好陳曉自己有精神異能,要不然就直接讓這股記憶給沖傻吊
過了一會兒,陳曉睜開眼睛,整個人像被雷劈到似的呆愣....展開

《重生之相愛在今生》章節試讀:

第4章


陳曉來到客廳,對方海說道:「爸我這就先走了。」

「走吧!走吧!」方海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老婆子把老房子那邊的鑰匙拿給她。」

「嗯,知道了」

「拿去吧,」蘇娥把鑰匙能扔給陳曉。

陳曉接過鑰匙對孫紅玉說「紅玉姐,我們走吧。」

「好的,我們走。」孫紅玉說完就和陳曉,並肩的走出方家大門。

兩人剛走出方家,就遇見林彩英剛好從大隊食堂打飯回來。

「弟妹你這拿着包裹是要去哪啊!」林彩英一臉驚訝的問道:

「大嫂我和雲皓從家裡分了出來了,今天要先去知青點宿舍住一晚。」

「分家,什麼時候的事,我不就是去打個飯,怎麼這就分了家。」快跟我說說,林彩英一臉急卻的問道:

「大嫂你還是回去叫大哥跟你詳細的跟你說吧!」對這個大嫂陳曉真不願意跟她說話,以前蘇娥打罵原來的陳曉時,她都在旁邊幸災樂禍。

「好了,陳曉我們趕快走吧!要不然一會天就黑了。」孫紅玉說完和陳曉快步走了。

切什麼人嗎?一副小家子氣活該被打,不行我得趕快回家去問問雲龍,林彩英說完抬起腳疾步走回家。

方建設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想:雲皓碰到這樣的爸媽也真是倒霉,可憐陳知青被打得渾身是傷,還這樣的分了家。

唉!看在雲皓的面子上,以後能幫上忙的話就多多幫着她點吧!

走進自家院子,看到自己妻子正在劈材。

「不是跟你說了嗎?等我回來我再劈,你咋就劈上了呢!」

「沒事,就這點活還累不倒我。」

「好了,別劈了,剩下的等我明天再劈。」

「知道了,」劉愛華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木屑。對方建設說:「媽和孩子都在等你吃飯,你趕緊進去我去廚房把飯熱熱。」

方建設走進屋裡看見自己的老媽正在縫衣服,開口說道:「媽別縫了天都快黑了,您的眼睛本來就不太好。以後這些縫縫補補的讓愛華做就行了。」

方建設的父親,在自己很小的時候就去世,母親郭惠蘭自己又當爹又當媽的把自己拉扯而大,所以對自己的母親很孝順。

「沒事,就差幾針了。你媳婦每天要上工回來也累得半死,我一個老婆子整天在家裡就這點活還幹不了啊。」

「我這不是當心您的眼睛嗎?對了怎麼沒看到子翔跟子玲。」方建設問道:

「在裡屋玩着呢?」郭惠蘭縫完手中的衣服咬斷線。

抬頭又問方建設「孫知青叫你去您海叔家什麼事啊!」

方建設嘆氣的說:「還不是蘇娥嬸在做妖,把雲皓媳婦打得渾身是傷,昨天晚上就因為一個碗還把人打得昏死過去。」

「我看到雲皓媳婦的額頭腫了那麼一大塊包,可見當時打得有多狠。」

郭惠蘭一臉不可思議,接着嘴角抽了一下說「這哪是一個碗的事,她這是在故意找茬,她蘇娥本來是要雲皓娶上河村村書記的女兒沈美華的,只是沒想到雲皓看上了陳知青,就認為陳知青勾引了雲皓,所以就恨上了她,故意找茬好毒打人家。」

「不過,難道你海叔就沒管管,就樣任由讓雲皓媳婦被蘇娥打。」郭惠蘭問道:

方建設想起方海那一家子人,譏諷的說道:「沒有,那一家子人除了雲麗就沒一個明白人,那是雲皓媳婦命大今天醒了過來,你說要是不小心把人給打死了,那可是要槍斃的,把人打成那樣子,自己倒是痛快了也不想想後果。」

「那今天找你過去,事情是怎麼處理的。」郭嬸子問道:

「分家了,雲皓媳婦當心哪一天就被打死了,堅決要分家。」

郭惠蘭一臉驚訝說道:「您海叔和蘇娥嬸怎麼會同意,要知道雲皓當兵這些年工資可全部寄回來,他家蓋的那大瓦房大部分都是用雲皓的錢,她蘇娥把錢看得那麼重,分了家她能眼睜睜看雲皓把錢給他媳婦。」

「哼!」方建設冷哼一聲說道:「哪裡可能,這雲皓寄回來的工資以後要全部給他們二老養老,就把村尾後面山腳下的老房子分給了雲皓媳婦住,而且連家裡的東西都不分,讓雲皓媳婦帶着自己衣服就把人趕出去了。」

「什麼,真是作孽種喲!」郭惠蘭拍着腿說道:

接着又對方建設嘆氣的說:「這麼有這種父母,他們這麼做雲皓以後怎麼養家,雲皓怎麼會碰到這樣的父母,這孩子知道之後不知道該有多寒心。」

「誰說不呢!我當時聽了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那雲皓媳婦就沒說什麼,就這樣兩手空空的分出去她也願意。」郭惠蘭問道:

「嗯!雲皓媳婦想都沒多想,就同意了。」

方建設忽然想到陳曉剛剛說的話,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隨即,對自己媽說:「媽,沒想到,這陳知青平時說話輕言細語挺軟和的人,可是今天說出來了的話把蘇娥嬸和海叔嚇得半死。」

「哦!她說了什麼,能嚇到您海叔和蘇娥嬸。」郭惠蘭好奇的問道:

方建設把陳曉的話簡單的說了一遍,「您是沒看到海叔和蘇娥嬸那個臉哦!」

郭惠蘭聽了之後,感嘆的說:「唉!這是被蘇娥逼得沒活路了,她蘇娥也真夠狠毒的,能把媳婦逼得情願離婚,被人指指點點看不起一輩子,可見平時雲皓媳婦在他家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是啊!能把媳婦逼得這樣,蘇娥嬸在我們村可是頭一份。」方建設翹起手中的大拇指說道:

接着又說:「雲皓媳婦後來倒是被我勸住了,但是提出了分家,哪怕海叔和蘇娥嬸了提出了那麼苛刻的條件也同意。」

「這兩個老不休的,也不怕讓人被唾沫星子給淹死。」郭惠蘭恨恨地罵道:

「你就看着吧!以後有他們後悔的時候,我瞧着雲皓那孩子是個有出息的,他們這麼做只會寒了雲皓的心,以後雲皓對他們兄弟和兩位老人,也只在面子上過得去而已,不可能再掏心掏肺為他們打算了。」郭惠蘭說道:

「不過,雲浩媳婦提出了簽一張字據,寫着雲皓的工資給父母養老之後,那怕以後自己日子過得好,倆人老人也不能再提出要錢和東西,以後兩個老人生病或者百年以後,都由雲龍和雲濤負責。媽我怎麼覺得這字據沒什麼用啊!」

郭惠蘭聽了之後對方建設說:「當然沒用,你們啊!還是太年輕了,這雲皓家以後要是真的把日子過得好,她蘇娥肯定會再鬧,到時候雲皓和他媳婦也拿她沒辦法,畢竟那是他父母他們要是敢不給的話,就是不孝順,一個孝字壓下來雲皓和他媳婦到哪裡去說都沒理滴!」

方建設聽了之後恍然大悟,感嘆說道:「我就說呢?怎麼覺得那裡不對勁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海叔會答應得如此痛快,原來這簽和不簽沒什麼區別啊!」

「你呀!以後多照看點雲皓媳婦,別讓別人欺負了她去。」郭惠蘭吩咐道:

「媽,那還用說嗎!雲皓是我好兄弟,我還能讓別人欺負她媳婦,蘇娥嬸打陳知青這事,要不是孫知青今天跑來告訴我,我還不知道呢?要是早知道了還能不管嗎?」

這時劉愛華端着飯走進來,「媽,建設在聊什麼呢!吃飯了。」

「唉!還不是你海叔家的事。」郭惠蘭嘆聲道:

方建設對自己的妻子,簡單的把事情講了一遍。

劉愛華聽了之後,覺得太不可思以了,有句老話說的好,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遇到這樣奇葩公婆陳知青還真夠倒霉的。

「好了,快叫孩子們出來吃飯,天都暗下來了」郭嬸子說道。

陳曉和孫紅玉回到知青點宿舍,宿舍不大二十幾平方左右,很簡陋兩邊各放兩張木板床,中間有一張桌子兩把椅子。

「陳曉,幸好你沒把你的東西拿到方家去,要不然說不定她蘇娥都不讓你拿出來。晚上就連被子都沒有得蓋。」孫紅玉感概的道:

「對了你的洗漱用品,還是放在你的床底下我們都沒有動,你先去洗洗,我去食堂打飯。」

「紅玉姐真是太謝謝你了。」

「跟我你還客氣,好了快去洗洗,我得趕快去打飯,要不然再過一會就沒飯了,」孫紅玉說完拿了飯盒疾步走出宿舍。

陳曉把包裹放床上,彎下了腰從床下拿出臉盆和毛巾,從包裹里拿出換洗的衣服來到洗澡間。

這是一個由木板搭建起來洗澡間,有六七平方大裏面放着一個大水缸。

陳曉心想道:幸好現在是六月份,天氣最是炎熱的時候,不用擔心沖涼水澡會感冒。

陳曉把衣服脫掉,觀察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沒想到這具身體穿着衣服看上去弱不經風的,脫掉衣服身材這麼好,**該大的大,該細的細。

咦!這時陳曉發現胸前有一塊白玉蘭的圖案,在自己的胸前,栩栩如生。仔細的觀察一會,發現和自己前世佩戴在胸前的玉墜子圖案一樣。

那個雕刻成白玉蘭形狀玉墜子,是前世自己的父母在末世還沒來之前,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自己一直戴在胸前從來沒有拿下來。難道這就是讓自己重生這具身體里的關鍵原因。

忽然,只見胸前的圖案亮起一道刺眼的光線,刺得陳曉閉起雙眼。

過了一會,陳曉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景象,忽然瞪大雙眼。

只見眼前一塊黑溜溜的土地,大概兩畝大,左邊有一條小溪,轉過身後面是一座木屋,木屋的旁邊有一口井。

陳曉心想:這難道是異度空間,在末世有一些空間異能者,通過空間異能能在異度空間存放東西,可從來沒聽說過進到人可以進入到異度空間之內」。

看着眼前的景象土地、小河、木屋怎麼看都不像異度空間,倒像是農家小院。陳曉越想越困惑。

陳曉來到木屋門前心裏想:或許裏面有眼前這景象的信息。

推開門走了進去,忽然有一股大量信息湧向陳曉的腦海里,過了一會兒陳曉才把腦中的信息整理完,終於知道了這並不是異度空間,而是自己前世胸前那塊玉佩里的空間。

原來遠古真的有人能修鍊成仙,這個玉佩就是一個大能者煉至的,用來種植靈藥靈米,和平時休息和煉丹藥用的,在他得道成仙飛往仙界時,覺得這個空間對他來說用處已經不大了?就沒帶走希望留給有緣人。

要使空間認主要取一滴心頭血,滴在玉佩上才能使其認主。

而陳曉在末世自爆異能和喪屍同歸於盡時,正好把心頭血噴在玉佩上。

在自己自己自爆的瞬間玉佩與陳曉靈魂綁定在一起,可是因為陳曉自爆,連屍體都沒有了,想重生都沒辦法,空間玉佩只好包裹住陳曉的靈魂,穿過時空的裂縫來到這60年代重生到原主的身上。

《重生之相愛在今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