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狂龍贅婿
狂龍贅婿 連載中

狂龍贅婿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瘋狂小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趙晴 都市小說 龍浩

為了愛情,他甘做上門女婿,卻被陷害成為一介死囚
七年後,天龍歸來,看到妻女住棚戶爛房,吃殘羹剩飯
他發誓,要讓所有陷害自己妻女的人付出代價! 龍浩:我的女人,女兒,誰都不能惹! 小龍女:爸爸,天上的星星好美呀! 龍浩:寶貝,咱明天就坐飛船上天摘星星!展開

《狂龍贅婿》章節試讀:

第5章


清水灣別墅區在七年前就是雲城排名第三的豪宅區,這裡的物業安保幾乎是雲城最好的,因為這裡的開發商和物業都是雲城陳家的產業。

兩個保安臉上露出囂張的冷笑,幾乎同時從腰間抽出橡膠棍,其中一人用橡膠棍指着龍浩冷喝:「小子,我限你五秒之內馬上給田女士和趙先生道歉。」

「否則,我讓你躺着離開這裡。」

「就憑你們兩個小角色?恐怕差遠了。」龍浩看着這個面色囂張的保安,抬手搖了搖中指。

趙安獰笑道:「小子,這裡可是陳家的產業,敢在這裡鬧事的至少在醫院躺半年,你現在要是乖乖跪下來給我道歉,我會考慮原諒你。」

見狀,兩個保安對視一眼,怒吼一聲,揮起手中的橡膠棍朝龍浩砸了過去。

趙安臉上露出振奮的表情,他很想看到眼前這個混蛋被打趴在地上苦苦求饒的樣子。

畢竟還沒見過有敢在這裡和陳家保安對着乾的人。

嘭嘭兩聲悶響傳開,立即有兩聲慘叫爆發……

趙安猛然瞪大眼睛,眼看着兩個衝到龍浩身前的兩個保安倒飛了出去,而且是直接飛出了門外。

田玉琴心頭一顫,眼中露出震驚,不過很快,她臉上露出陰狠的笑容。

眼前這個傢伙這麼厲害,就肯定不是自己那個窩囊女婿陰魂回來了。而且,這傢伙打了陳家的保安,這事兒可沒這麼簡單。

田玉琴還沉浸在自己得意的分析之中,突然看到龍浩身形一閃朝趙安沖了過去。

「混蛋你給我住手。」田玉琴疾呼起來。

但龍浩的速度更快,趙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衝到面前的龍浩一手給掐住了脖子。

田玉琴等人眼看着龍浩一隻手掐着趙安的脖子,將他從地上提了起來。

趙安開始劇烈的咳嗽,臉上變紅,瞪大眼睛,露出了窒息的痛苦表情。

「告訴我為什麼只花了十萬塊,就買下了這棟別墅?晴兒臉上的傷疤是怎麼來的?不然我今天就捏死你寶貝兒子。」龍浩扭頭,眼神無比平靜的看向田玉琴。

田玉琴張大嘴,急的渾身發抖,而站在後面的趙源州也露出驚恐的表情。

她往前走一步,龍浩就加大一分力量,眼看着趙安的臉變成了紫色。

田玉琴突然抱頭尖叫一聲,她能清晰的感受到眼前這個自稱龍浩的傢伙,真的會殺了自己兒子。

「是,是那個小野種生病要手術找我借錢,她自願把這別墅賣給我的,你趕緊給我放人。」田玉琴即便緊張到了極致,說話依舊很清楚。

但她又面色猙獰看向趙晴,厲聲吼道:「趙晴,趕緊叫這個野男人把我兒子放開,如果我兒子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弄死你那個小野種。」

田玉琴目光無比陰冷的朝貝貝看了過去,她認為龍浩是趙晴故意叫來的。

她不能對自己女兒下手,但是貝貝的出生,在田玉琴眼中就是個錯誤。

趙晴內心惶恐,她用求助的眼神朝龍浩看了過去,雙手緊緊的護着貝貝。

她知道母親要是下狠心,什麼事都能做出來的。

看到晴兒的眼神,龍浩心頭一顫,眉頭陡然擰在了一起。

就在這時,趙安突然掙紮起來,發出虛弱的喊聲:「我說,我說……求,求你放手。」

龍浩右手稍稍鬆開,趙安大口大口的喘氣,驚恐急促道:「是,是我媽給趙晴安排婚禮,把她嫁給陳家陳埔少爺,她不同意,這個傻女人自己拿刀在臉上划了一條口子。」

「飛上枝頭變鳳凰她不幹,是特馬自己傻筆毀容的啊,你找咱們幹嗎?」趙安嘶吼起來。

轟!

龍浩腦袋裡響起轟鳴聲,不敢置信的朝趙晴看了過去。

貝貝突然鼻子一酸,抱着母親的手,哭着喊道:「是媽媽不想丟下貝貝,她不喜歡那個男人,是外婆逼媽媽結婚,外婆是壞人。」

聽到這話,田玉琴立即嘶聲怒喝,指着貝貝大罵:「你這個小野種給我閉嘴,要不是你,你媽現在已經飛上枝頭做鳳凰了。」

趙晴此時已經淚流滿面,她緊緊抿唇,低着頭不說話,身體顫抖的厲害。

母親逼婚的那段時間,她有過無數次想要自殺的念頭,因為貝貝,她才咬牙挺了過來,不過讓自己變成了別人嘴裏的「醜八怪」

當時雲城大美人趙晴自我毀容,讓趙家火了一段時間。

那些不斷追求趙晴的富家公子哥,也因為她的毀容銷聲匿跡了。

陳家大少看到趙晴毀容後,自然沒有再要她了。

龍浩明白了,是田玉琴逼着晴兒改嫁富貴人家,晴兒放不下貝貝,自己用刀子在臉上划了一道傷口。

他無法想像那麼漂亮的女人,活生生把自己臉上劃開一道口子會有多疼!

咚!

龍浩右手一揮,將趙安扔在了地上,轉身朝田玉琴走了過去。

「你,你要幹什麼?我警告你,這可是陳家的地盤,你今天要是敢動我一下,我田玉琴絕對饒不了……」

啪!

龍浩猛然抬手一巴掌抽在了田玉琴臉上,一臉陰寒道:「七年前那個雨夜,趙安說他砍傷了人,跪在我面前求我去幫他頂包。」

「你也跑過來求我和晴兒,說趙安還在讀大學,不能毀了前途。還說最多進去一兩年,還說你會幫我照顧好她們母女。」

聽到這話,田玉琴一手捂着臉,抬頭驚恐的看向龍浩,記憶瞬間回到了七年前那個深夜。

趙晴和旁邊的趙源州等人亦是滿臉震撼。

啪!

龍浩又是一耳光甩在田玉琴臉上,打的她連退了三四步,嘴角溢出了鮮血。

「我答應你去了執法所,卻沒人告訴我,趙安這個混蛋狗膽包天竟然殺了人。我這一去就判了死刑。」

「我以為晴兒是你親生女兒,貝貝是你親外孫,你會好好待她們。沒想到你會如此狠心!」

此時龍浩的眼睛裏已經布滿赤紅,如惡魔一般嚇人,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似乎將整個客廳里的氧氣抽干,壓抑的讓人無法呼吸。

啪!

第三巴掌,龍浩毫不猶豫的甩了上去。

田玉琴身體轉了半圈,轟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客廳里一片死寂,因為龍浩短短几句話,就還原了七年前的那個雨夜。

趙晴再也忍不住,捂住嘴放聲大哭了起來。

那時她身懷六甲,艱難的去找龍浩,但都被人莫名其妙的攔住了。直至某機關送來判決書和死亡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