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致富大亨
重生之致富大亨 連載中

重生之致富大亨

來源:掌中雲 作者:秦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青梅 現代言情 秦奮

重返1998,一場歷史性的洪水席捲城鎮,這一年,致富的機遇無處不在...... 展開

《重生之致富大亨》章節試讀:

第5章 馬定發


「我聽你的。
」黑暗中,秦奮轉過身,看向身邊的楊青梅鄭重點頭。
楊青梅一陣激動,沒想到秦奮不但沒有發火,還一口答應下來。
她躺在涼席上,一下子覺得生活有了盼頭。
「你別嫌我話多。
」轉過身,背對着秦奮,楊青梅抿着嘴。
「只要你不去外面,跟那幫人一起瞎混……我每天下班後去擺地攤、賣水果都願意。

「只要你好好的。
我一定會多掙錢,讓家變得更好。
」抹了一把眼淚,楊青梅顫聲道。
秦奮躺在床上,耳根燒得通紅。
楊青梅可真是個好女人。
她任勞任怨的扛起一個家,一直在默默的付出,就指望着她那個混賬老公能回心轉意,變好。
如果換到幾十年後,這樣的女人打着燈籠都找不到。
「秦奮啊秦奮,你一定要努力,好好珍惜楊青梅這個女人,珍惜這個家,否則你豬狗不如!」秦奮暗自咬牙發誓。
楊青梅看到秦奮又沉默了,心裏面咯噔一下,唯恐是他嫌自己嘮叨。
「你……怎麼不說話了?」
「青梅,你放心。
我明天一定回廠里好好掙錢。
我一定會對得起你們娘倆!」秦奮心神激蕩,認真道。
聽了秦奮這番真誠的話,黑暗中,楊青梅眼圈紅了,眼淚止不住的流淌。
聽到楊青梅的哽咽聲。
秦奮急了。
「青梅,我說的可都是真心話,你別以為我是騙你啊,真不是。

「我信,我信你……我這是高興!」楊青梅破涕為笑。
她頭一次感覺到,躺在這冰涼膈人的竹涼席上竟是這麼的舒服。
內心裏面的陰霾也沒了,對生活一下子充滿了幹勁。
「激動嗎?」秦奮搖頭苦笑。
這老婆也太容易滿足了。
給那麼一點點的陽光,她能燦爛起來了。
這一晚上,楊青梅睡得格外的香甜。
在夢中,秦奮果然改頭換面,升職當了鉗工班的班長,日子越來越紅火……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
秦奮睜開了眼。
他一醒來,就發現身邊的楊青梅和朵朵已不見了蹤影。
他稍微一思考就知道,老婆一定是去幫忙賣早點去了。
忠州汽修廠近年來生意越來越少。
廠里經常不開工。
即便是開工,往往也是彈性工作時間。
楊青梅就找了一份賣早點的工作。
白天賣早點,晚上擺地攤,汽修廠有活的時候還帶着幹活……
而她幹活的時候,還能兼顧帶孩子。
「我要努力!」
秦奮暗自給自己打氣,提振精神。
男人才是家庭的主心骨。
為了這個家,他必須要站出來!
只有掙了錢,他才能減輕對楊青梅的愧疚心理。
這時候,門外面腳步凌亂,喧嘩聲四起。
不少人匆忙往樓下趕去。
「趕緊去,今天不能磨洋工了,聽說修理車間的機器被洪水泡了,周廠長急壞了,下了死命令,今天去幹活的人,通通三倍工資!」
「三倍工資?不錯啊,一起去!」
聽到外面喜悅的討論聲,秦奮也趕緊披上襯衫,直接往外面跑。
其實他並不想上班。
在這個遍地黃金,處處是機會的大時代。
憑他的手段,想要在商海淘金並不困難。
只是他現在一窮二白。
怎麼邁出關鍵的第一步?
他暫時還沒有頭緒。
而他昨天答應過楊青梅,要好好工作。
總不不好意思今天答應了老婆,馬上就破功吧?
剛好一邊上鉗工班,一邊好好捋捋思緒。
心裏面盤算着,秦奮快步趕到了汽修廠里。
昨天水頭來得兇猛,退得也很快。
等秦奮趕到汽修廠的時候,兩米深的大水已經退去,留下一地厚厚的泥漿。
一些汽修廠職工的小孩,在泥漿里跟泥猴子似的亂竄,不時從水裡摸出手臂長的大魚。
汽修廠車間里,一台老舊的水泵,正通過一條十幾米長的水管,轟隆隆將修理車間的泥漿抽出去。
不少工人熱火朝天的幹活,撅着屁股,將泥漿浸泡的汽車零部件和千斤頂等工具使勁沖刷。
一地黑色油污。
「秦哥,稀客啊。

秦奮一走進車間,剛抄起一把老虎鉗,身後傳來一聲怪叫。
他視線中闖進了一個人。
這人身材瘦高,一頭披肩長發。
明明是來幹活的,偏偏穿着一條帶鐵鏈的蛤蟆褲,腰間掛着的bb機很顯眼的露在外面。
整個人弔兒郎當。
這傢伙叫馬定發,跟秦奮一樣,都是汽修廠的子弟。
兩個人臭味相投,經常一起逃班。
秦奮每次在外面喝酒,這傢伙必定會出現蹭酒。
「你不也來了?」秦奮慢悠悠道。
「我老娘說今天三倍工資,不來上班,她退休金我以後一分錢別想粘,沒辦法,先混着唄。
」馬定發聳聳肩。
咳咳!
從不遠處傳來了幾聲威肅的咳嗽聲。
胖乎乎的車間胡主任,正手持喇叭,目光不善的盯着秦奮跟馬定發。
「幹活就好好乾活,別說話!」
「廠裏面被水浸泡得厲害,不少過送來修的車都毀了,損失很大。
周廠長說了,這次廠裏面恐怕要裁掉一批員工……你們可好好乾,到時候被裁了,可別怪廠里!」
胡主任操着一口怪異的忠州普通話,目光一直滴溜溜在秦奮跟馬定發身上轉。
明顯這番話是說給兩個刺頭聽的。
對於秦奮來說,他根本無所謂。
甚至有點竊喜。
如果被裁了,他就有理由應付楊青梅,光明正大出去外面創業。
在這個年代,鐵飯碗的思想根深蒂固。
即便是汽修廠每個月只能拿兩三百。
可工人們依舊跟鵪鶉一樣,巴巴的守着這份死工資,根本不敢出去闖。
一聽說廠裏面要裁人。
本來熱火朝天幹活的汽修廠工人,更加悶頭苦幹。
七月中旬。
盛夏。
還沒到正午,明晃晃的太陽火力十足,將車間曬得猶如一口蒸鍋。
不少**人打着赤膊,揮汗如雨。
汗液的味道,混合著泥漿的腥臭味,充斥着整個車間。
腐爛混濁的泥巴里,各種蚊蟲成群結隊的從四面八方嚶嚶飛來。
往往秦奮前腳拍死一隻,後腳又多出兩三隻。
啪!
馬定發用毛巾擦了一把臉,將頭上的蚊子彈開,一臉厭惡。
「老子這樣的人才,還要做這種苦巴巴的活!」
旁邊幾個工人哄堂大笑。
「馬定發,你好大的人才喲。
小學都沒畢業的人才!」
「你這樣的人才,也只能待我們汽修廠。
不然就你這弔兒郎當的工作態度,去忠州大酒店當傳菜的,都沒人要你啰。

不少工人嘴角調侃着。
馬定發這人雖然混,但在廠里他是一個活寶。
只要他在,車間里的氣氛就快活。
被眾人嘰嘰喳喳一通懟,馬定發灰頭土臉。
秦奮在一旁看着,暗自偷笑。
「看不起誰呢?忠州大酒店,本市五星級大酒店,我確實高攀不上。
不過我也不稀罕,今晚我可是要去紅樓賓館耍。
」馬定發撇嘴。
「切,聽你在這裡吹牛。
紅樓賓館那也是三星級,一晚上上百塊呢。
」有工人搖頭道。
其他人神情笑嘻嘻的,都覺得馬定發是在吹牛。
汽修廠的工人,彼此間都知根知底。
誰不知道馬定發啊,兜比臉乾淨。
就算有幾個錢,也肯定是去吃燒烤、打牌了。
「你們別不信。
左虎,你們總該知道吧?我現在可是跟着虎哥混!」
「虎哥今晚在紅樓賓館包場,陽江的小黑、信義區的杜老三……這兩人都會過來。
到時候那場面,嘖嘖!」
「老子還稀罕這破地方?老子以後每天看看場子,吃香的喝辣的,不比你們這幫苦哈哈強?」
馬定發不屑的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