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厲少寵妻沒商量
厲少寵妻沒商量 連載中

厲少寵妻沒商量

來源:掌中雲 作者:席夏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景淳 席夏 霸道總裁

傳聞淳爺又老又丑,還有特殊癖好?席夏豁出去了,嫁!反正只是契約結婚,反正只有兩年,只要他能幫我把害死父母的人揪出來,順便找到我的大姐姐就行了
結婚之後好妹妹,你放開我老公,當初是你自己不願意嫁的!前任渣男,你離我遠點,我老公會誤會的!小姑娘,擦擦你的口水,別盯着我老公看了!兩年之後,老公我愛你,但是我們不能在一起
淳爺:我找到你的大姐姐了,把協議簽了,就告訴你
席夏打開協議,翻白眼,契約結婚三百年?下輩子都被你預定了?協議簽完,淳爺拿出了自己小時候的照片
席夏驚呆了?淳爺你這是迷你女裝大佬?! 展開

《厲少寵妻沒商量》章節試讀:

第3章 瞎了眼才看上你


眾人面露驚愕,對着她指指點點,眼裡的鄙夷幾乎要溢出來。
席夏轉身,看着他大步走遠的背影,輕蔑的嗤笑:「我就當我的青春餵了狗。

說不過她就往她身上潑髒水,她以前真是瞎了眼才會看上這種狗男人。
公司門口的人來來往往,不乏她熟識的同事,看清是席夏都驚詫不已。
「席夏為了傍大款嫁給有特殊癖好的老男人?誰啊?什麼時候的事?沒聽說過啊。

「就是啊,剛那個不是她男朋友嘛?男朋友親手說的肯定是真的!」
「簡直了,看席夏平日正兒八經的,誰能想到她是這種人。

席夏看着厲少廷消失的背影,還想給自己解釋點什麼,但是,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消除流言蜚語最好的方法,就是無視他。
早晚會有新的流言來搶奪眼球。
……
與此同時,席氏集團總部。
厲景淳一臉萬年不變的冰冷表情,坐在寬大頂級紅木辦公桌後面。
高定的限量款黑色西裝,將他完美的身材束的極好,潔白的襯衫鬆開了一個扣子,露出小麥色的皮膚,五官俊逸,雙眸幽暗宛如結冰的深潭,看似平靜卻暗藏鋒芒,挺直的鼻樑下淡色的薄唇不帶一絲弧度,面如刀削般剛毅英朗。
他一邊漫不經心的聽着手下彙報,一邊用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翻動着文件。
聽說席夏在集團旗下子公司上班,厲景淳眼底興起一絲波瀾,神色莫測:「她在子公司上班?厲少廷追到公司去糾纏不休?」
她身為席家的人為什麼不在席氏工作,反而跑來他公司上班?
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她和席勛為接近他究竟謀划了多久?
之前怕是擔心攀附不上他就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了厲少廷,她為了攀附厲家還真是費盡心機。
「是,聽說夫人已經在公司上班好幾年了。

厲景淳神色僵硬一瞬,以拳抵唇,淡聲問:「她都說了什麼?」
「夫人說您溫柔體貼比厲少廷好,她嫁給您是心甘情願。

厲景淳冷冷一笑,席夏倒是會放長線釣大魚,她知道這麼說會傳進他耳中么?
「夫人說您昨晚一直寶貝寶貝的叫她,十分肉麻。

厲景淳眉頭微蹙。
「夫人還說……」
手下欲言又止,黝黑的臉色竟透出一絲粉色。
「說什麼?」
厲景淳不悅蹙眉。
手下硬着頭皮,豁出去了:「夫人還說您身體好、技術棒,昨晚您把她折騰得很累。

厲景淳翻動文件的手猛的一頓,眼神變得微妙起來……
感覺到他周身散發出的寒氣,手下心尖微顫,不自覺的搓了搓手臂。
……
「阿嚏!」席夏忽然脊背一寒,她連忙端起泡好的感冒靈喝了一口。
經理忽然走到她面前,將一份合同丟到她桌上:「你拿合同去席氏找他們負責人簽字。

「好的。
」席夏接過合同,隨意瞥了一眼,看到負責人名字,她面色微變。
席靜?
席夏如鯁在喉,渾身不痛快,頓時就不想去了:「經理,能不能換個人去?」
經理眉頭緊蹙:「你們倆是堂姐妹,辦事方便,你是最好的人選。

席夏還想找借口推脫,經理面色一沉:「上頭都談好了,就讓你去簽個合同你怎麼還推三阻四的?你要連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了就趁早離職,我們公司不缺你一個人。

他話都說到這份上,席夏不好再說什麼,只能答應下來,硬着頭皮去席氏。
席氏在金陵市場上能佔據一席之地,靠的都是早年積累下來的商業合作,金陵地區穩穩的商業龍頭老大,是厲氏集團,準確的來說,是厲景淳。
厲少廷家掌管的只是厲氏的一個分公司……
席夏瞬間有種傍上大佬的感覺,但是,她心裏清楚,厲景淳的一切跟她沒有關係。
而席夏上班的公司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
她實在想不通,席氏怎麼會跟他們這樣的小公司合作。
席氏大廳要比厲氏集團總部的逼仄得多。
前台小姐幫席夏通報了一聲,隨即面帶歉意道:「不好意思這位小姐,席經理這會有事脫不開身,要請你去會議室等段時間了。

知道席靜有心刁難,席夏神色坦然,沒為難她,徑直在前台帶領下來到會議室。
一開門,一股熱浪迎面而來,她皺着眉頭坐了下來,很快眉頭舒展開,露出了瞭然的神情。
很顯然是席靜搞的鬼,她懶得計較,早點等人過來簽完合同交差就算了。
席夏閑着無聊,索性隨意的翻閱起合同來。
她專心致志,一時間忘了炎熱。
忽然席夏神色微變,目光一凝的看着某處,眉頭漸漸攏在一塊。
合同這麼重要的東西公司都會再三核對確認,怎麼會出現一處問題?
不會是有人想搞她吧?
席夏後背沁出冷汗,她拿出手機給經理打電話,那頭卻沒人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