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股神翻身路
重生股神翻身路 連載中

重生股神翻身路

來源:掌中雲 作者:冷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楓 林彩雲 現代言情

百億股神冷楓意外重回1994年,這是一個計劃經濟、股票、企業改革的年代,面對生活艱難的嬌妻、女兒,他想讓她們一世無憂、幸福美滿
且看他縱橫商海,白手起家,建立屹立不倒的商業帝國! 展開

《重生股神翻身路》章節試讀:

第2章 她是我女人,她是我女兒


大虎是這裡有名的混混頭子,是他將冷楓帶上了賭錢的道路,並設局出老千,讓冷楓背上巨額賭債。
一聽催債的上門,冷楓又看了看這對孤女寡母,咬了咬牙,從旁邊抄起一根鐵棍和木板凳。
「他們交給我來處理,你和丫頭別出來。

還不等他走出門,手便被林彩雲抓住。
「冷楓,就當是我求你了,不要再打架惹事了行嗎?
你快躲起來,如果他們找到你,你會被打死的!」
看着她急出了眼淚,冷楓皺眉問道:「我躲起來,你怎麼辦?」
「我是女人,他們不會怎麼樣。
只要你沒事就行,女兒不能沒有爸爸。
我只求你能好好的,不要再去賭博,好好工作就行了。

拗不過她,冷楓還是上了天台,躲起來。
剛一上天台,樓下就傳來大虎的聲音。
「冷楓,你給我出來!
今天你要是還不上800塊錢,我打斷你的腿!」
800塊錢,在1994年,已經是一個工人兩個多月的工資了。
大虎的聲音引起了周圍鄰居的注意。
大虎還沒到,幾個八婆拿着瓜子,就已經出現在樓道里,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又是來找冷楓那個廢物的。

「我當初就勸她跟那個廢物離婚,我再給她找個好人家,非不聽,活該!」
「我聽說啊,他家那個孩子,其實是林彩雲偷漢子生的,所以才會被冷楓那個廢物打。

她們臉上是幸災樂禍的神情,通過種種線索分析,自以為是地掌握了「實情」。
「你男人呢?叫他出來!」。
被大虎指着鼻子大吼,林彩雲只能低着身子,讓自己顯得極為卑微。
「他不在,大虎哥,你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

「少他媽的廢話,欠老子800塊錢今天必須還上!」
「大虎哥,我家最近不好過,你能不能容我一個月?」
與此同時,冷楓站在天台的邊緣,看着十米高的樓下,蠢蠢欲動。
或許自己只有再死亡一次,就能回到原來的世界,原來的身體。
樓下的紛爭傳進耳朵,他不斷在心理暗示自己,只要回去就行,這些不關他的事。
「只要一回去,我就還是原來的百億富豪冷楓,而不是窮鬼冷楓。

他捂着耳朵,想隔絕樓下的爭吵聲,想隔絕林彩雲苦苦哀求的聲音。
閉起眼睛,腳步一點點挪向天台邊緣……
「少他媽廢話,要麼拿錢,要麼我把他的腿打斷!」
見大虎苦苦相逼,林彩雲眼中含淚,直接跪倒地上。
「大虎哥,我給你跪下了。

這時小丫頭從房間跑出來,擋在她面前,舉起柔軟的拳頭,拍打着大虎的大腿。
「壞蛋!不許欺負我媽媽,不許欺負我媽媽!」
「給我滾一邊去!」大虎一巴掌扇在小丫頭的臉上。
看着小丫頭撞在牆上,額頭瞬間磕破,林彩雲卻沒有任何辦法。
「不要欺負我媽媽!
嗚嗚……」
周圍的鄰居紛紛探出頭,看着這裡的紛爭,沒有人站出來說一句話。
面對兩個女人的眼淚,大虎嘴角出現一絲狡詐。
「還不起錢,那就用女兒抵債,要麼你就去不夜城陪酒還債,自己選擇吧。

不夜城說白了是**所,但其實是江州最大的招嫖地。
各家各戶一下子瘋傳,紛紛猜測起來。
「我就說她是個狐狸精,勾引樓里的男人就算了,還去那種場所勾引野男人。

「一個廢物,一個騷貨,他們家的那個女兒,肯定也是個野種。

這一刻,林彩雲是真的崩潰了,癱坐在地上,看着咄咄逼人的大虎,心中有了想死的念頭。
「怎麼樣?如果不同意,那就用女兒抵債,什麼時候還了錢,這個小雜種就還你們。

大虎冷笑道,拉起女兒的手,就要帶走。
「爸爸你在哪裡?
爸爸!寶寶害怕!」
而在天台上,冷楓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小丫頭的哭聲像是在敲打他的靈魂,讓他無處躲藏。
不要聽,不要聽,這些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
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的哭聲在樓道傳着,傳到天台,顫動了一顆溫柔的心。
就在冷楓即將跨出最後一步,從天台跌落時,他停下了腳步。
當聽到小丫頭喊他爸爸時,聽到林彩雲無助的哭喊聲時,他知道自己,將要守護這兩個女人一生。
「操!
老子發誓,一定讓着娘倆過上好日子!」
說完,抄起一根鐵棍和板凳,轉身跑下了樓。
大虎居高臨下,聽着倆人的哭聲,看着她們的眼淚,嘴角露出得意地狂笑。
「你們還想着那種窩囊廢保護你們?
別傻了,他巴不得賣了你們,然後拿着買你們的錢再去賭一把。
我另外再透露一下,說把你們賣了當賭債,可是他的主意。
哈哈哈哈……」
然而就在這時,冷楓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她是我女人,她是我女兒!敢動她們,宰了你!」
聽到冷楓的聲音,大虎得意地笑着,「我還以為你準備繼續當縮頭烏龜。

然而剛轉過頭,一個木製板凳飛過來,重重砸在他的臉上。
砰!
一聲悶響傳來,板凳掉在地上,凳子上還沾染着血漬。
大虎只覺腦袋發矇,用手一摸鼻子,沾滿了血液。
這一幕太過突然,突然到眾人反應不過來。
大虎捂着鼻子,還不等他慘叫一聲,就見冷楓手持一根鐵棍,沖了過來。
他眼睜睜看着鐵棍落在自己腿上,想躲開,卻無力不從心。
那鑽心的疼痛,讓他還未來得及哀嚎出來,又被一腳踢中胸口,摔倒在上。
周圍一陣沉默,看戲的人頓時傻了眼。
在他們的印象中,冷楓就是只會窩裡橫的人,在外面當孫子,回到家就當祖宗。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窩囊廢,竟然會為了老婆和女兒出手,而且還手段殘忍。
冷楓前世為了投資結了下了不少仇人,為了防身,專門請武術大師教他防身術。
手持鐵棍,冷楓面色陰冷,大虎的慘叫聲在樓道中響起。
他知道這個年代治安相對混亂,一切都要靠自己。
「啊!
我的腿!
冷楓,我告訴你,你完了,龍哥一定不會放過你。

不等大虎話說完,冷楓掄起鐵棍,直接砸斷了他的另一條腿。
「啊!
我的腿!!!
楓哥,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饒了我。
以前是我不對,我再也不敢了,真的,饒了我。

看着大虎驚恐的眼神,冷楓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冷聲說道:
「你去告訴龍哥,我欠他800,一個月後,我還他2000。
如果他再敢騷擾我的家人,我一定會把他媽剁成肉醬,拌到飯里,讓他吃下去!」
原本趾高氣昂而來的大虎等人,現在連滾帶爬的逃離,不敢有絲毫停留。
當然,冷楓也知道這是為了震懾,雖然即便沒有達到預期,但效果也夠了。
他指着圍觀的鄰居,狠狠瞪了他們一眼,並警告他們。
「你們說我,我無所謂。
但如果讓我再聽見哪個八婆,在背後嚼我老婆和女兒的舌根,我拔了你的舌頭!」
剛才對林彩雲議論紛紛的幾個臭八婆,吞咽了一咽口水,點頭如搗蒜。
冷楓丟下鐵棍,抱起一臉崇拜的女兒,牽着一臉錯愕的妻子,走進自己小房間,關上了門。
看到冷楓進去,看戲的長舌婦才重重吐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彷彿逃過生死一劫。
「這個窩囊廢吃藥了?」
「噓!你還敢罵他,小心他找你麻煩!」
「他敢!」
「他連大虎都敢打,還怕你個肥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