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宋士
宋士 連載中

宋士

來源:常讀 作者:浮沉的命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王峰 趙良棟

北宋末年,大宋朝廷腐敗,金人南下侵宋
大宋境內,白骨累累,屍積如山
寬袍束帶、志得意滿、東華門唱名的士大夫;怒髮衝冠、慷慨激昂、報國無門的愛國志士;留得青樓薄姓名、淺斟低唱、放蕩不羈的落魄才子;腐朽無能,寡廉鮮恥,讓人扼腕長嘆、仰天長嘯的趙宋皇室...... 王峰來到這風雨飄搖的亂世,從河南府大莘店的一介鄉民,開始他挽狂瀾於既倒的傳奇一生......展開

《宋士》章節試讀:

第4章


翟二搖搖頭道:「剛好肚子有些餓了,想不到酒肉都有。只是這馬太瘦弱了些,賣不上銀子。」

翟二把酒肉等物遞給王峰,他走到破廟門口,看了一眼廟外,見雨勢漸小,便轉過身來,對王峰說道:「二郎,其實咱們不應該放那胖廝走。這些直娘賊的官兵,沒一個好鳥。他這一回去,官府准要找咱們的麻煩。」

王峰不由得有些歉然,沉聲道:「翟二哥,我只是不想殺戮太盛,連累你了。」

「自家兄弟,有什麼連累不連累的!」

翟二擺擺手,思索了一下道:「不過,天一亮咱們就走,難保這廝不會告官。別看官府對女真番子怕的要命,對咱們這些百姓卻是如狼似虎。安全起見,還是早點離開為妙。」

王峰把短刀插回腰間,點點頭道:「一切都是二哥說了算,我聽命就是。」

「二郎,你好似變了個人,如何說話這般利索? 」

翟二驚訝地看了一眼王峰,像是第一次看見他一樣。

「平日里只見你練功,有些手段,但沒見過你出手。今日耍出來,才知你不是一般本領。你手段如此高強,只怕翟小官人也不是你的對手。什麼時候,你也教哥哥我兩招,讓我在翟員外面前也露露臉,風光風光?」

看來這王峰以前是個膽小怕事的人,空有一身功夫,不但從來沒有施展過,而且經常還被別人欺負。

「只要二哥願意學,我隨叫隨到。」

王峰笑笑道:「翟二哥,你身手不錯,只是速度和力量還有些欠缺。不過,我看你搏鬥經驗豐富,而且下手狠...利索,已經算是個好手了。」

「這倒是!」

翟二大腦袋一晃,臉上浮起几絲得意之色。

「咱們翟家軍上百號丁壯,除了翟小官人,其餘的庄丁,沒幾個是哥哥我的對手,而且我還會騎馬射箭。平時州縣、鎮甸的剿匪、捉拿盜賊這些事情,翟小官人都是第一個找的我。不是哥哥我吹牛,在縣令相公那裡,哥哥我也有一番面子!」

王峰點了點頭,知道翟二說的是真話。一般的宋人鄉兵,只是粗懂武藝,能夠騎射的,那都是鄉間少有的好手,除了勤學苦練,家裡還得有錢財。

這小子整天跟在這些豪門衙內的後面,舞刀弄棒,自是鄉兵里的積極分子,整日里打熬力氣,捨命拼殺,怪不得下手狠辣,剛才殺那兩個宋兵也是毫不手軟。

二人回到火堆旁坐下,一邊吃肉,一邊喝起酒來,漸漸地話也多了起來。

王峰對翟二道:「翟二哥,兄弟我這腦子不好,這兩天有些迷糊,好像很多事情都忘記了,好似只記得你翟二哥一人。二哥你可否給我講一下我家裡的情形?你我是哪裡人氏,家裡的情形如何,也給兄弟我講講。」

翟二心裏有些高興,想不到這二傻子兄弟連自己老娘都不記得,還記得自己這個朋友,看來自己平時沒白替他出頭。

翟二晃晃大腦袋,幾杯甜酒下肚,他的臉色已經變得通紅。

「怪不得呢,我說二郎你今天似乎變了另外一個人,原來是轉過魂來了,真是謝天謝地。要是你娘知道了,不曉得心裏有多樂呵!」

他粗壯的脖子蠕動了一下,使勁把嘴裏的牛肉咽下去,又喝了一口酒,這才對王峰說道:「二郎,咱們兄弟是河南府大莘店人,你們一家大約是十二三年前從河東遷入的。你爹已經過世,家裡除了你娘,還有一個兄長,也就是你家大郎。你們一家三口,你叫王松,今年二十歲,你家大朗叫王青,在小種相公的西軍中從軍,你現在記住了嗎?」

小種相公、种師中、西軍,王峰心中一驚,趕緊抱拳道:「多謝翟二哥,經你這麼一說,我好似記起了一些事情。多謝哥哥你了。」

王峰此刻已經確信無疑,自己是實實在在、完完全全、百分之二百五地穿越回到大宋了。

寬袍束帶、志得意滿、東華門外唱名的士大夫;怒髮衝冠、慷慨激昂、報國無門的愛國志士;留得青樓薄姓名、淺斟低唱、放蕩不羈的落魄才子;腐朽無能,寡廉鮮恥,讓人扼腕長嘆、仰天長嘯的趙宋皇室……

翟二又喝了幾口酒,滿臉橫肉的臉上更是血紅。他抹了一下嘴巴上的酒水,擺擺手道:「二郎,你幼年時,郎中說你的腦子被燒壞了,一直傻乎乎的,鎮上的孩子經常欺負和嘲笑你。想不到今天晚上打雷閃電,你終於變回了常人,等咱們回去了,好讓你娘高興高興。」

王峰點點頭,眼神迷離,不知道自己回去了,要面對怎樣的一家至親。

翟二正要繼續說話,王峰猛地轉過頭,低聲道:「翟二哥,小聲點,好像有人來了,趕緊把馬上的東西和鋼刀藏起來!」

翟二一驚,快速奔過去,卸下馬上的布袋,和長刀一起,藏在神像後面。

王峰摸了摸腰裡的短刀,快速奔到窗口,向外看去。窗外黑蒙蒙一片,什麼也看不到,只聽到風雨聲中馬蹄聲雷鳴般而來,最少也有十餘匹,自己二人想要躲開,只怕是已經來不及。

「二郎,要不要把火滅了,躲起來?」

翟二也聽到了隆隆的馬蹄聲,他的臉色不由得有些發白。

「來不及了!」

王峰搖搖頭道:「翟二哥,等會見機行事!」

馬速極快,轉眼已經到了廟前,緊接着紛雜的腳步聲響起,廟門「蓬」的一聲被撞開,火光搖弋不定,六七個粗悍壯碩,頭戴兜鍪,頂盔披甲的女真番子手持利刃走了進來。

緊跟着,一個30多歲,眉清目秀,士子打扮的漢人,在七八個女真番子的陪同下,踏進了廟裡。這些女真番子的手裡,還拖拽着幾個哭哭啼啼,頭髮散亂,被捆綁着的女子。

廟裡一下子擠進來這麼十四五人,空間一下子顯得擁擠、緊張起來。

後面的女真番子關上廟門,人群中閃出兩個女真番子,把一捆綁着的胖大漢子一路拖到了一側的牆角,扔在了地上,任憑那人在那裡**。

這些女真番子個個鎧甲雪亮,顯然是被雨水洗過。他們站在那裡,左顧右盼,逡巡廟中,身上一股殺氣和戾氣撲面而來,顯然是身經百戰的驍勇之士。

無論前世還是今生,王峰都是第一次見到女真勇士,不由得有些出神。從這些人的眼神中,他竟然發現了趙良棟的影子。原來這嗜殺殘惡之人,眼神中所表露的東西都是一樣。

王峰先是心裏莫名的一懼,隨即心底的火一下子升了起來。

草泥馬的,都重生了,連身子都變的如此強壯了,莫非還要如此窩囊?

翟二臉色煞白,在王峰耳邊低聲道:「二…郎,女真…番子長於…弓矢遠射,短於白刃近..戰,一會靠近了貼身纏鬥。」

好不容易說完了話,翟二趕緊轉回頭去。王斌看了看翟二,見他的肩部微微發抖,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害怕。

王峰戾氣頓生,眼神變得陰冷。他藉著火光,看向倒在角落裡的那人,正是那個胖大宋兵。

胖大宋兵臉色灰白,口裡低聲**着,腿上鮮血淋漓,顯然受了傷。

幾個女真番子拖着幾個宋人女子走到右側牆角,開始迫不及待的脫下鎧甲,把幾個宋人女子壓在身下,就去解她們的衣裳,就要就地做那禽獸之行,顯然已經是急不可耐。

宋人女子都是拚命掙扎,大聲嘶喊。其他站着的女真番子都是哈哈大笑,嘴裏幾里瓜啦,不知在說些什麼,絲毫沒有把王峰二人放在眼裡。

自從進入廟中,直到這些女真騎士把戰馬牽了進來,至始至終,從頭到尾,這些女真騎兵都沒有好好打量過王峰二人。

看到王峰二人還在廟中,待在火堆前,胖大宋兵臉若死灰,瑟瑟發抖,顯然預見了王峰二人和自己的下場。

一眾女真騎士嘰里呱啦一番,紛紛就要向火堆旁移來。看到火堆旁的王峰二人,和女真騎士隨行的漢人士子戳指道:「你們兩個嘀嘀咕咕,是什麼人,如何會在這裡,是不是宋人的探子?」

一個女真番子指着廟角的戰馬,吱吱呀呀起來,王峰二人雖然不知道他們說什麼,也知道和自己二人有關。

果然,那個士子指着馬匹尖聲問道:「快說,你們兩個是什麼人,如何會有兩匹戰馬,你們是不是宋狗的探子?」

翟二臉色煞白,顯然已經知道大事不妙,只待暴起殊死一搏。

王峰心裏天人交戰,他終於穩定下了心神,一邊烤火,一邊站起來拱手賠笑道:「各位貴人,我兄弟二人只是在宋境做買賣的商賈,如何會是大宋朝廷的探子。各位貴人,見笑了。」

士子疑惑地看着王峰二人,回過頭,態度謙恭地對着女真騎士們,嘰里呱啦地又說了幾句。女真騎士指着廟裡的戰馬,繼續對着漢人通事,不知所云。

「翟二哥,對方一共13個人,一會趁其不備,先解決幾個再說!」

趁着漢人通事向女真騎士翻譯的功夫,王峰向身旁神色不定的翟二低聲叮囑到。

翟二臉色一紅,沒有說話,看了看王峰,輕輕點了點頭。

「你這廝滿嘴胡言亂語,還說你不是宋軍的探子,這屋裡的兩匹戰馬又作何解釋?」

漢人通事大聲說道:「薩虎百戶長說了,讓你們兩個廝鳥自己把手捆上,跪在地上,否則馬上砍了你二人的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