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
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 連載中

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郁櫻櫻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張合 郁櫻櫻 霸道總裁

【先虐後寵+雙向暗戀+雙潔1v1+偏執病嬌】他,富家少爺幼時落魄,成為她的貼身保鏢,伴她六年,卻捂不熱她的心,母親重病她見死不救,是恨是愛?她,首富千金驕縱任性,唯吾獨尊,世間萬物皆為玩物,卻唯獨得不到他的目光,是痴是怨?一夕朝改,千金神壇墜落,舉步維艱,他成為這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商業帝王,看她一身矜貴高傲染上凡塵,這一次……他也要讓她嘗遍從前的苦痛!他居高臨下,似地獄攀爬而出的惡魔,伸手掐住她的...展開

《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章節試讀:

第3章 跪下來求我啊


  郁櫻櫻停頓,語氣清冷。

  緊接着,她又開始質問:「昨天在齊伯伯的晚宴上,你為什麼丟下我一個人走了?」

  穆南祁沒說話。

  下一刻,郁櫻櫻便拍了拍手,有幾個保鏢將一個渾身是傷痕的女孩丟到了地上,長發凌亂,讓人看不清容貌。

  郁櫻櫻從沙發上站起,一步步走過去,踩在這女孩的手背上,慘叫聲登時傳來。

  「你不回答,就以為我不知道了嗎?」郁櫻櫻用了力,眼睛瞪着穆南祁,語氣像個責問的孩子,「是她勾引你,你為了她跑回去把我丟下了!」

  郁櫻櫻似乎極為生氣,冷道:「賤種!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是誰的狗!你該保護的人是誰!你就為了這個醜八怪!」

  少女驕縱慣了,容不得別人忽視她,在她的定義里,穆南祁應該是她的人,可他桀驁難訓,根本不聽她的。

  這讓她從小到大的認知產生了偏差,似是一碗白米飯里忽然吃出了一顆砂礫,硌牙,但她又不想吐掉,固執地以為這是一顆珍珠,她就想要把他捏在手裡。

  她完全沒有意識到她如此關心他的行為,已然超出主僕的範圍。

  郁櫻櫻把這怪異的行為,理解為是勝負欲。

  她就想贏他。

  屋內女孩的慘叫聲繼續傳來,讓穆南祁明白這人是誰。

  「住手。」

  穆南祁終於開口。

  但郁櫻櫻不動,踩着女孩的手背,還挑釁地望着穆南祁,用力碾了碾。

  見狀,他似乎終於無法忍受她,伸出手推了她一把,猝不及防,郁櫻櫻徑自倒在地上,她嬌貴得很,手腕處擦破了皮,立刻見血。

  「穆南祁!你瘋了!」保鏢見狀一擁而上要扶起郁櫻櫻,被她一把揮開,她繼續大聲嚷道,「你竟然敢推我?不要忘記了,你還求我拿錢救你母親呢!」

  她自己從地上站起來,目眥欲裂瞪着這男孩,剛要轉身走人,被地上的女孩抱住了腿,那人纖細的聲苦苦哀求:「妹妹,求你救救穆伯母吧,那筆錢……只是您平時一頓飯的開銷啊!」

  郁櫻櫻最討厭章柔兒這柔弱的模樣,看着弱不禁風似的,好像一碰就能飄走,讓人覺得誰都在欺負她似的,讓人厭惡至極。

  章柔兒,是前些年,郁櫻櫻的父親郁庭明,在外撿回來的孤兒,郁父說是給郁櫻櫻尋找一個貼身玩伴,可以陪着她一塊兒。

  那會兒,郁櫻櫻瞧見章柔兒時,還很開心,雖然章柔兒和她並無血緣關係,但她這些年來從未薄待過章柔兒,可……

  章柔兒就是這麼對她的!竟然要搶她的東西!

  於是她伸出腿,一腳踹了過去:「別這麼叫我。我郁櫻櫻,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攀親戚的。」

  十三歲的郁櫻櫻,氣勢已成,她冷聲,讓人只覺無法靠近。

  穆南祁先一步扶了章柔兒,手與她相握,維護的模樣帶着一絲柔和,叫郁櫻櫻瞧着瞪大了眼。

  他……從來都沒有這麼對待過她,可現在,他竟然將他的溫柔給了章柔兒!

  「你要怎麼樣……才能出手相救?」

  心底的嫉妒和怒火沖頂,像是原本滋滋迸火的岩漿驟然爆發,郁櫻櫻牙齒打顫,盯着他,最後冷酷道:「你求我啊。」

  「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郁櫻櫻舉起自己的手腕,是剛才被他推倒後,摩擦在地,染上血跡的位置,「你好得很,穆南祁。」

  少年微頓,終是低語:「對不起。」

  「就這樣?」郁櫻櫻嗤笑,心口的嫉妒依舊存在,無法釋懷,「跪一個我看看。」

  這個命令極具羞辱,似是一柄巨錘砸下,兇狠至極,讓一個男孩向來倨傲的尊嚴盡數掃地。

  郁櫻櫻以為他不會這麼做。

  但偏偏,他做了。

  穆南祁第一次低頭,是為了他的母親,一身的傲骨,在一剎那彎折,如竹林撲簌砍落,不剩絲毫倖存。

  他說:「求你。」

  看,這個人就算是求人,都帶着冷傲和矜貴,彷彿不是他求別人救,而是別人上趕着要來救他似的。

  真沒意思,贏了也覺得沒意思極了。

  郁櫻櫻看的惱火,大叫道:「你給我起來!」

  轉身的那刻,她沒有看見那個男孩眼底的恨意,帶着不甘與戾氣,驚心動魄,彷彿一頭被困的雄獅,只待突出牢籠,將籠外的人一口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