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修你妹的仙
修你妹的仙 連載中

修你妹的仙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修你妹的仙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老頭 羅偉

本以為一朝穿越能踏上無上仙道,結果沒功法沒靈石沒丹藥,整一個三無修仙世界,修你妹的仙? 沒靈石?賺!沒丹藥?偷!沒功法?搶!等等等等,你們怎麼這麼厲害,我不偷不搶了行不?我掏錢我掏錢…… 這個世界也太亂了,重生的和穿越的一大堆,靈石根本不夠用,丹藥功法還搶不到,我的心好累……展開

《修你妹的仙》章節試讀:

第四章:好一碗毒雞湯


忙活到了後半夜,總算是伺候了兩個醉鬼睡下了,羅偉讓韓城早點休息,就去了大屋,把韓城和那個少年丟在了一側的屋裡。

屋裡倒是簡單,一張木桌子,一個土炕,少年躺在炕上呼呼大睡,滿身酒氣,韓城這才覺得自己肚裏空空,難受極了。

他餓了。

沒辦法,打開門,走近院里,四處轉了轉,總算找到了廚房,看着眼前的露天灶,就一個大鍋,下面一個用土堆的灶膛,掀開鍋蓋,得了,這鍋底還落了一層灰了,想來也是好些日子不曾燒過飯了。

抱着肚子去敲羅偉那屋的門,敲了好多聲,羅偉才迷迷糊糊起來開門,韓城一看,得嘞,這屋也不必側屋好上多少。

唯一的區別就是多了一個柜子,多兩床棉被。

「我肚子餓了,有吃的嗎?」

「沒有了吧,應該還有幾個地瓜,我給你找找……」

看着羅偉在牆角旮旯裏面翻出來的幾個乾癟的地瓜,韓城只好就着水把自己帶來的兩個涼饅頭,半塊鍋巴給咽了下去。

回到側屋,韓城冷的渾身發抖,看着薄薄的一層棉被,韓城無奈只好把自己帶來的一層破舊棉被翻出來,蓋在了外面,死死的抱着醉酒不醒的少年熬過了一夜。

山上的夜裡極涼,早晨太陽剛剛升起,好不容易後半夜才睡着的韓城猛地被凍醒了。

韓城感覺自己的膝蓋冷的發疼,他不斷的伸手搓揉自己的雙腿,原來半夜身邊的少年翻了身,把被子裹去大半,自己的雙腿暴露在外,這才被凍醒。

用僵硬的四肢支撐着爬起身來,不斷搓揉自己的雙膝,下了炕。

看着還在呼呼大睡的少年,韓城只覺得頭疼欲裂,就在韓城準備梳洗一下的時候,院外突然響起了人聲。

「羅偉!小兔崽子你給我出來!」

「老糊塗蛋!老兔崽子你給我出來!」

「羅偉,老糊塗蛋!」

……

聽着聲音,似乎是一個少年,韓城推開門一看,只見果真是一個少年郎,生的好生俊俏,一身青白色相間的華服,一眼看去便覺不凡,他一腳踢開院門,破舊的院門不堪重負,「吱呀」一聲被踢開,撞在牆上。

和少年的長相以及一身打扮不同,少年的言語十分的粗鄙,少年罵罵咧咧了兩句,羅偉這才姍姍來遲的推開門,走了出來。

「哎呀,是華少爺啊,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羅偉滿臉堆笑,搓搓手,湊上前去。

「不要和我套近乎,你們的租金呢?已經拖欠了六天了!」

羅偉被少年的話刺的老臉一紅,他和少年套着近乎,說道。

「這……華少爺你再寬限我幾日吧,我到時候一定給你把租金送去。」

少年環視一周,臉上露出嘲諷的神色,他冷哼一聲,微微後傾身子,雙臂抱在身前,說道:「三天,我就給你們三天時間,你們三天後要是不給我把租金送來,就給我滾!」

丟下這一句擲地有聲的話,少年不顧羅偉難看的臉色,轉身離開了院子,踏出院子的那一步,似乎還怕被泥土沾染了鞋子,還在門檻上蹭了蹭。

韓城走出門來,看着羅偉站着原地,瞪着少年離去的方向,問道。

「師兄,這是……怎麼了?」韓城很想問這事情是不是傳說中的包租公來收租子的,但是看着羅偉堪比菜色的表情,又有些不忍。

「我親愛的小師弟……」羅偉蹲下身子,雙手穿過韓城的腋下,一下子把韓城舉了起來,韓城撲棱着雙腿,卻掙不開羅偉的雙手。

「如你所見,我們要交房租了……」

「什麼?就這破爛院子,還是租的?」

韓城驚呼出聲,這荒涼破舊的院子,木門還是破爛的,上下門栓都開始開裂腐朽了,兩間屋子又小又破,只怕下雨還要漏雨,這種地方還要租?韓城還以為是這三清派買的房子。

「不然你以為呢……」羅偉深吸一口氣,說道:「東萊山綿延數千里,上有大大小小數百門派,大派自然無憂,小門小派不但搶不到靈氣充裕的好地方,連自己的府邸都買不起,要靠每月繳納租金才行。」

韓城識趣的沉默了,咽下了自己跑到嘴邊的那句「為什麼不搬到山下去」。

羅偉看着韓城欲言又止的樣子,笑道:「你是不是想問,既然要租院子,為什麼不去山下租?當然是因為只有東萊山內有靈脈了,去山下還能叫修仙門派嗎?你這個小笨蛋……」

韓城無語,羅偉把韓城夾在腋下,推開門去了側屋。

兩人一進屋,就發現原本醉酒的少年已然清醒,正坐在床上喝茶。

「天磊,你醒了?來來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昨夜才上山的小師弟韓城。」羅偉把韓城從自己腋下拎到吳天磊身前,指着吳天磊給韓城介紹道:「韓城,這位是你的二師兄,吳天磊。」

「大師兄你放手,我自己站得穩。」

韓城感覺自己脖頸處正呼呼漏風,本來就山風凌冽,自己只覺得渾身雞皮疙瘩直起。

「行了,快點起來,你昨天怎麼和師傅一起喝的爛醉,你看今天又要去忙活了,快點醒醒酒,行了,你照看一下小師弟,我去找師傅。」

把韓城丟給吳天磊,羅偉轉身出了門,只留下吳天磊和韓城大眼對小眼。

吳天磊還端着沒有喝完的茶杯,他問道:「小師弟,你是穿越還是重生的?」

韓城想也沒想,回答道:「穿越的……」

等等,這問題怎麼這麼熟悉,這不是羅偉對自己說的第一句話嗎?難道現在這個修真界見面打招呼都要這樣對話了嗎?

「哦,我也是,我是一個月之前穿越過來的,你呢?」

「我昨天才穿越過來……然後遇到了一個老頭……」

「等等,老頭?哪個老頭?是不是張老頭?就是和你說你父母雙亡,還說要帶你修仙的那個張老頭?」

吳天磊每說一句話,韓城的眼睛就瞪大一分。

「對對,就是那個張老頭……」

聽到韓城的回答,吳天磊抱着肚子笑倒在床上,他大笑了整整兩分多鐘,才抹着眼淚說道:「哈哈哈,太好笑了……這張老頭靠這個把戲騙了不知道多少穿越者,他都成這個東萊山最大的人販子了……」

「等等,我記得張老頭對大師兄說,我和上一個人一樣,也就是在我之前就騙過一個人,也是賣給大師兄的,我們門派又只有我們幾個人,那個也被騙過來的人是不是你?」

韓城一說,就看見吳天磊動作一頓,然後又故作鎮定的咳嗽幾聲,說道:「好了,我們不談這個了,你是從什麼時候穿越過來的?几几年?現在那邊怎麼樣了?」

「不要轉移話題啊你……」韓城見吳天磊故意避開不談,只好說道:「我是公元二零一六年穿越過來的,還行吧,我們那邊已經發展的不錯了。」

「是這樣啊,我是二零零七年穿越過來的,難道這穿越還不分時間空間?」

吳天磊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語道。

「小師弟,你這一穿越過來,還年輕了不少吧?」

「可不是,我都二十歲了,你看看我,現在整個就是一個小屁孩兒。」

韓城抱怨着現在的小胳膊小腿兒。

「年紀小多好,多可愛……哈哈哈哈哈……」

吳天磊笑了笑,指着韓城的臉說道:「你這是怎麼了,整的髒兮兮的……都是灰。」

韓城看了看自己雙手,黑漆漆的,想來臉上也是花了,但是韓城此刻也來不及想那麼多了。韓城掰了掰手指,這三清派,也應該改名為三光派了,錢袋光光,弟子光光,勢力光光,簡直就是要什麼沒什麼。

這不是坑爹呢嗎!

不成不成,韓城決定要逃離這個虎穴。

「我們逃吧,你看這個窮的要死的三清派,以後我們還不知道要怎麼在他們手下討生活呢。」

「我勸你別打這個主意……」

吳天磊猶抱琵琶半遮面,並沒有說為什麼勸韓城不要逃走,只是笑而不語,韓城也並沒有太在意,只要逃走,自己這個現代人在這個落後的古代還過不下去不成?

「我們走吧……要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