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極品紅顏
我的極品紅顏 連載中

我的極品紅顏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坐而不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文定 徐瑩 都市小說

一個草根出身的普通人,以出賣自己的身體為捷徑,一步步披荊斬棘奮勇前行……展開

《我的極品紅顏》章節試讀:

第六章快樂是需要對比的


「來,文定啊,我來介紹。」
山水華府的包廂中,隨江市公安局武仙分局的副局長石三勇堆着一臉豪爽的笑,一手搭在張文定肩上一手指向一個胖男人說道,「這是武仙電力局的邵局長,一把手!
我的老同學了。
老同學,這是小張,張文定,開發區管委會的,老同學我跟你說,文定可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
張文定看着面前這個在素柳園被他小小教訓了幾下的中年胖男人小有幾分意外,開始還以為這是哪個小公司的老闆呢,沒想到居然還是武仙區電力局的一把手,還真是出人意料啊!
怎麼說也是個局長,可素質為什麼那麼低呢?
吃個飯看到漂亮女人都敢調希,還真是夠囂張的,也不知道怎麼在局長這個位置上坐穩了的。
不過張文定也是見過些官員了的,對於這個電力局的局長並不放在心上,不說區電力局的局長,就是市電業局的老大當面,他也不會覺得有啥了不起。
電力是垂管單位,開發區是市裡的派出機構,誰也管不着誰。
再加上他之前還把自己單位的一把手給牆間了呢,雖然覺得自己走之前說的話應該擊中了徐瑩的軟肋,可畢竟還是怕徐瑩不管不顧的瘋狂一把硬要報警,所以這會兒頗有種破罐子破摔的心態。
所以,聽到石三勇的介紹之後,張文定也只是一臉微笑地站着,不主動說話也不主動伸手,顯得有些矜持。
「哎呀,張老弟一表人才氣宇軒昂,一看就是有知識有能力的人,前途無量啊。」
武仙區電力局局長邵和平見張文定這種反應,心裏有幾分生氣,可還得堆着一臉笑,主動伸出了手,熱情得有些過份,卻絲毫沒提今天發生的不愉快,用力握着張文定的手,左右幅度不大地搖擺着道,「今天認識張老弟,真是有緣啊!
來,坐,坐,到這兒來了就好好玩,玩個痛快。」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儘管心裏對邵和平很是不齒,可畢竟還要給石三勇幾分面子。
別的不說,如果徐瑩真報了警自己被抓進去了,只要石三勇說幾句話,自己在裏面的日子也會好過些不是?
所以,張文定也就收起了矜持,客氣了一句:「邵局長太客氣了,你坐,你坐!」
「什麼局長不局長的,叫邵哥!」
邵和平作出一臉不高興的樣子道。
石三勇也附和了一聲:「文定我可是要批評你啊。
你就是這點不好,按說我們倆也是平輩,嚴主任,你舅舅還是我的姑父呢,你看看你,從沒叫過我石哥,每次都是石局石局,又不是干工作,叫得這麼正式搞什麼?
我可從沒叫過你小張吧?」
「啊......這,那是我的錯,我認錯。」
張文定遲疑了一下,馬上又笑着說,「那我就得罪了,依二位哥哥的意思,石哥,邵哥。」
「張老弟,這才對嘛。」
邵和平大笑一聲摟了摟張文定的肩,然後問石三勇,「老三,你剛才說嚴主任,哪位嚴主任?」
其實邵和平早就從石三勇嘴裏知道了張文定的舅舅是是前任市委辦主任、現在的老乾局局長嚴紅軍,可當他問出這話,臉上的表情卻跟真的不知道一模一樣,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
「還能哪位?
市委辦!」
石三勇道。
在張文定面前,他自然不會說老乾局的嚴局長,而要用嚴主任這個稱呼。
「哦,嚴主任啊!」
邵和平作恍然大悟狀,然後又變出一臉的驚喜模樣,看着張文定道,「老弟,嚴主任是你舅舅?」
在得到張文定肯定的回答後,他伸手在腿上一拍,叫了一聲,「哎呀,這真不是外人了。
嚴主任是個好領導啊,對我的幫助很大,一直都很照顧我的......」張文定只差吐出來,媽的這姓邵的也太會裝了太能扯了,老子的舅舅以前是市委辦的主任,不是市電業局的局長,更不是省電力公司的書記啊,怎麼就成了你的領導了?
怎麼就幫助你了照顧你了?
屁話說得這麼理直氣壯情真意切的,張文定還真是第一次見到,比管委會那幾個副主任還無恥!
不過花花轎子人抬人,邵和平這麼放低姿態,張文定也只能和他隨口笑哈哈地應對着,反正說假話又不用交稅。
石三勇見二人相談甚歡,便走出包廂,對外面的服務員吩咐了一句。
不多時,一隊衣着暴露身材興感香氣襲人的女孩子魚貫而入。
邵和平讓張文定先挑一個,張文定客氣道:「兩位哥哥先來,我是小弟,哪兒能當先呢?
石哥、邵哥,你們可不能讓別人說小弟我不懂事啊!」
張文定話說得這麼好聽,石三勇和邵和平二人也不客氣,心裏都還很舒服,覺得這小子會說話,懂禮數知進退,原先剛見面時的那點不爽就消散了,各自選好了小姐。
氣氛一直不錯,唱歌開始之後,喝酒也自然是免不了的。
張文定其實酒量不錯,只是不喜歡喝酒,平時跟人吃飯,都一律推說不能喝,可是今天他表面上裝得好,但內心的壓力已經大到了極點,一方面怕喝多了亂說話,一方面卻又想喝點酒舒緩一下神經,放鬆一下壓力。
半推半就之下,張文定終於還是端起了酒杯。
他最終決定還是喝,畢竟只是啤酒,以他的酒量,六七瓶下肚除了尿多一點,沒別的狀況。
這一來二去的,酒過三巡,從表面上看,邵和平跟張文定之間大有相見恨晚之意,只差引為知己,恨不能斬雞頭燒黃紙對着關二爺神像拜把子。
十點多的時候,石三勇把三個小姐都叫到他身邊,讓張文定和邵和平在另一邊說話。
這包廂是個大包,相互隔得稍微遠點說話就不會被別人聽到。
張文定知道要說正事了,心裏卻渾不在意,天大的錯已經犯下了,轉回頭去想邵和平在素柳園招惹徐瑩的那點破事兒,也太小兒科了!
等邵和平將話題引到徐瑩身上的時候,張文定打了個哈哈,直到邵和平問起徐瑩出了素柳園之後的反應時,張文定才一臉為難地嘆了口氣說:「邵哥啊,在背後說領導,我這可是犯錯誤的啊!
不過誰叫你是我哥呢?
犯錯誤也沒辦法啊!
這個事情,我們老闆很生氣,在車上的時候一直陰着臉,還有她腳也受了點傷,怨氣很大啊!」
「那,她說什麼了沒有?
有沒有給,給別人打電話什麼的?」
邵和平聽得心驚肉跳,看着張文定很沒水平地問。
他是真害怕了,雖然電力系統是垂管單位,而他在市電業局和省電力公司都有靠山,可畢竟這兒是隨江市,是在高洪的一畝三分地上啊!
電力局和**之間因為工作的原因扯皮那沒什麼,只要有理由,偶爾表現一點壟斷行業垂管單位的優越性無可厚非,誰也不能因為這事兒說什麼,可他這次招惹的是市長的女人啊,見不得光的,這他媽的是最得罪人的。
如果抽自己幾個嘴巴能夠讓徐瑩消氣,邵和平真願意自己抽自己,怎麼就色迷心竅要去揩市長晴人的油了呢?
不談別的報復手段,只要高市長稍微露一點口風,市局就會把自己這個區局的局長給拿下!
他相當清楚,市電業局的局長絕對不會因為他這麼個人跟市**過不去,哪怕他在省電力公司小有點關係!
在隨江這一畝三分地上,再牛逼的垂管單位也抵不住一市之長的怒火啊!
看着邵和平這一臉焦急的模樣,張文定心裏居然湧起了一股莫名的快意,然後一想,老子再嚇嚇你。
他皺皺眉頭,做出沉思的樣子,然後緩緩開口道:「在車上的時候,倒是沒聽到她打電話。
不過,她問過我石哥的事情,然後要我問問石哥,了解一下你的情況。
我還沒來得及給石哥打電話,就被石哥叫過來了......」聽着張文定的話,邵和平心一寸寸地往下沉。
他雖然早料到了徐瑩會找他麻煩,可親耳聽到張文定的話,他就覺得壓力又大了一分,腦子裡甚至都能夠想像得出徐瑩在車裡對張文定說這些話時候那布滿滔天怒火的臉色。
他自己早就把自己嚇着了,一點都沒去懷疑張文定的話是真是假。
畢竟,像張文定講的這個情況,他自己就猜出了幾分,出了這種事情,徐瑩應該不會讓別人知道,想必會通過張文定來調查他的身份。
在素柳園的時候,張文定和石三勇二人可是相互打過招呼了的,而石三勇和他邵和平也認識。
「她有沒有說你問出來了要你怎麼做?」
邵和平強壓下心裏的不安問了句,話出口後馬上就知道問了句沒水平的廢話——徐瑩要報復他,不可能通過張文定這小子啊。
果然,張文定搖了搖頭。
邵和平也搖了搖頭,嘆口氣,沒有說話。
「邵哥,你也別太擔心了。」
張文定突然出口安慰了一句,然後端起杯和邵和平碰了一下,喝了口酒繼續說,「我看吶,我們老闆暫時不會怎麼樣。
她總不至於專門為了這麼個事情和你過不去,怕是會等個什麼機會,想必需要點時間的。
你呢,就趁着這段時間想想辦法,把誤會說清楚,只要她心裏舒服了,不就什麼事兒都沒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