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冰山女總裁的怨種仙尊
冰山女總裁的怨種仙尊 連載中

冰山女總裁的怨種仙尊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小當家c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平安 蕭沁寧 都市小說

神界仙尊歷劫重修,轉世萬次便可傲視神界
  第一萬次轉世做了蕭家的入贅女婿
  最後一世若想功行圓滿
  須完成一個任務
  和老婆蕭沁寧生孩子
  於是,威懾神界的仙尊林平安,整天追在老婆屁股後面嚷嚷着要生個孩子...展開

《冰山女總裁的怨種仙尊》章節試讀:

第8章 林平安,你簡直放肆


面對龍傲的威脅。

林平安一句話沒說,只是作勢又要踢他一腳。

龍傲頓覺嚇的連忙急退,結果腳下一亂便絆倒在地。

當場摔了個狗吃屎。

兩位壯漢急忙把人扶起來。

「少爺,你沒事吧?」

「混蛋,為什麼不扶着我?」

「少爺,太突然了...我們...」

「廢物,走!」

兩位壯漢不敢多說什麼,扶着龍傲便灰溜溜的離開了貨倉。

來到貨倉外。

上了車後。

龍傲咬牙切齒,眼神幽冷的盯着貨倉,問龍頂天道:「二叔,你到底在顧忌什麼啊?剛才只要你一聲令下,馬上就可以廢了那個吃軟飯的雜碎!」

他龍傲生來便是天之驕子,龍家的寶貝。

從小到大,只有他欺負人,從來沒人膽敢欺負他。

今天受到這麼大的屈辱,卻只能忍氣吞聲的離開。

這口怨氣,他是真的難以下咽。

「傲,二叔向你保證,林平安一定會死,只不過現在暫時還不能和蕭家撕破臉。」龍頂天解釋道。

「難不成我們龍家還懼怕蕭家不成?」龍傲一臉不明白。

「你信不信二叔?」龍頂天問道。

「我當然相信二叔。」龍傲說道。

「你給二叔些許時間,等時機成熟,你想怎麼折磨林平安都可以,但是沒有我的允許,暫時不要去找他的麻煩,更不要和蕭家發生衝突。」

龍傲頓時一臉難受。

他都想好了,等回去召集好人馬,立刻找林平安的麻煩。

但現在看來,他的計劃只能暫時擱置了。

龍頂天拍了拍龍傲的肩膀,語重心長道:「二叔知道你報仇心切,但做大事的人,切勿衝動魯莽,小不忍則亂大謀,一時半刻的隱忍,並不是懼怕,而是要謀而後動,一旦出手,必須一擊即中。」

龍傲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龍頂天是龍家的智囊。

他從小就很崇拜這位二叔。

一副粗獷的外表下,卻隱藏着一顆極為睿智的頭腦。

人不可貌相,這句話用在他二叔身上,在合適不過。

「傲,你是不是看上蕭沁寧了?」

龍頂天突然問道。

龍傲一聽,沒有任何猶豫,點頭道:「二叔,這小妞確實很美,比那些小明星強多了,只可惜...」

他欲言又止。

「只可惜她嫁人了?」

「對。」

龍傲一臉惋惜道:「要是她沒嫁人,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嫁人又如何?」

「二叔,你的意思是...」

「又沒讓你娶她。」

聞言,龍傲突然一臉恍然,緊接着便露出了一種耐人尋味的笑意。

「只要你喜歡,二叔替你安排,我會讓蕭聖江心甘情願的把女兒送到你床上。」龍頂天一臉自信道。

「謝謝二叔。」龍傲狂喜,剛才的憤怒和鬱悶瞬間一掃而空。

「傲啊,你是龍家的命根子,只要是你喜歡的,就算是天上的月亮,二叔都想辦法給你摘下來,區區一個女人又算得了什麼?」龍頂天說道。

「二叔,我太愛你了。」

「哈哈。」

龍頂天高興的笑了。

...

貨倉內。

挖掘機旁,蕭沁寧正觀察地上被機械臂壓碎的賭料。

朱師傅和楊叔則是一臉羞愧的說不出話來。

「楊叔,朱師傅,你們是怎麼驗貨的?就這一堆廢料,你們居然說完全沒問題?」蕭沁寧輕皺着眉頭,臉色冰冷的質問道。

「大小姐,這些料,的確都是老坑老種,質地也很不錯,絕對不會出錯的,只是...」朱師傅越說越小聲,說到後面,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大小姐,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我們,這應該是龍家精心安排的,畢竟是全賭料,賭的就是一個運氣,我們觀察外表沒有任何問題,誰知道都是一堆廢料?」楊叔解釋道。

「這是一批六千萬的貨,裏面竟然沒有一塊能用的料,倘若這筆交易順利完成,一旦傳了出去,蕭氏集團就會成為業界的笑柄,我父親的臉往哪擱?你們做事實在是太不認真了。」蕭沁寧忍不住發火了。

朱師傅和楊叔只好低下頭,閉口不言。

蕭沁寧冷哼了一聲,轉身就離開了貨倉。

林平安追了上去。

貨倉外。

倆人剛上車,林平安說道:「老婆,不用生氣,還好我阻止了這場交易,要不然你就被龍頂天那個老雜毛騙了。」

「我是不是得謝謝你?」蕭沁寧冷聲問道。

「嘿嘿,我們是夫妻,說謝謝太見外了,我們生個孩子就行。」林平安咧着嘴笑道。

「滾!」

「我是認真的,老婆,我們什麼時候生孩子?」林平安問道。

「這輩子都不可能。」

「我會用我的誠意打動你的。」

蕭沁寧不想跟他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話鋒一轉,問道:「你是怎麼知道賭料有問題的?你懂賭石?」

「略懂一點皮毛。」

頓了下。

林平安又道:「做你蕭沁寧的男人,沒有一點真才實學怎麼行?」

此時此刻。

蕭沁寧的內心非常困惑。

她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林平安了。

軟弱、窩囊、無賴、強勢、精明、瘋狂。

這些詞彙集中在一個人身上。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林平安?

她有點琢磨不透。

另外,這次雖說得罪了龍家,但也為蕭家保住了名聲和六千萬。

她相信父親應該不會大發雷霆。

「開車。」

「老婆,去哪?」

「回家。」

等回到蕭家別墅後。

沒多久,蕭聖江也回來了。

他一到家便陰沉着臉把林平安和蕭沁寧叫到書房。

蕭沁寧用眼神示意林平安不要亂說話。

書房之內。

蕭聖江坐下後,一張臉黑的像鍋底一眼,看這副架勢,明顯就是準備發火。

蕭沁寧不敢坐,只好站着。

林平安拉開椅子道:「老婆,你穿高跟鞋,不能久站,有什麼事坐下說。」

蕭沁寧急忙瞪了他一眼,低聲道:「別鬧。」

「天大的事,也得坐下說。」

林平安強行把蕭沁寧摁坐在椅子上。

自己也坐下,翹起二郎腿。

蕭沁寧一看,差點沒氣暈過去。

蕭聖江看到林平安居然完全不懂察言觀色,還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當著他的面翹起了二郎腿,當即猛拍了一下桌子,發出砰的一聲,暴怒道:「林平安,你簡直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