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豪:我的億萬財產藏不住了
神豪:我的億萬財產藏不住了 連載中

神豪:我的億萬財產藏不住了

來源:常讀 作者:鹽巴的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主任 趙安 都市小說

意外獲得一個真視之眼,趙安從窮小子搖身一變,成了眾人爭相巴結的億萬富豪
彩票,賭翡翠,開公司,挖金礦,還有地球上各種秘密寶藏
瞬間擁有億萬財產之後,我還有什麼人生目標? 我不裝了,我還可以再賺億點點
展開

《神豪:我的億萬財產藏不住了》章節試讀:

第5章


長江根據流域分段不同有不同的別稱,發源地叫沱沱河,山高岸險終年積雪。當曲口以下到巴塘河口叫通天河,當然這個通天河不是西遊記里的通天河,水勢平緩河谷寬闊,通天河下游叫金沙江,因盛產黃金而得名。再下游還有川江,揚子江的稱呼。水量豐富,歷史悠久,是華夏文明的母親河之一。

宿醉未醒的趙安被精力充沛的李秋水拉到了長江邊上準備釣魚,還美其名曰為了安慰趙安受傷的心靈,帶他出來散散心。

趙安反而覺得,他其實就是想找一個釣友。

自幼生長在長江邊的李秋水,從小就是釣魚愛好者,家裡各種釣具上百種,關於釣魚他還有各種說辭,什麼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獨釣一江秋,還有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絲綸一漁溝。

這在趙安看來,簡直像一個神經病。

李秋水一邊整理魚竿魚線,一邊做鉺打窩,還一邊調侃着趙安:「盛裝出席,只為釣魚。雷霆嘎巴,犄角旮旯。」

這番言語把趙安整的哭笑不得,卻又不得不反擊:「你不知道剛出台的政策,長江流域十年禁漁,小心**叔叔過來沒收你的魚竿,再把你關小黑屋裡。」

「這你就理解錯了,你看我這一桿一釣,規規矩矩。」

趙安不甘心繼續反擊道:「單反窮三代,釣魚毀一生,一朝學會狗輦兔,從此踏上不歸路 。」

誰料李秋水不但不生氣,還驚奇的說:「喲喂,學會抄段子了,來來來,咱們battle battle。」

趙安今天才沒心思跟他鬥嘴,拿過一根魚竿,熟練的掛餌,拋竿坐在小馬紮上悠哉悠哉釣起魚來,老話怎麼說來着,來都來了,將就着吧,以前也沒少陪這傢伙來釣魚。

不知道真眼在這裡效果怎麼樣,想到這裡,趙安趁李秋水不注意,不動聲息的布置一個真眼在身旁,

趙安的視野,隨着真眼的布置再次改變:水裡的各種魚蝦蟹, 各種水生動植物在趙安眼裡清晰可見,江水的折射和散光,完全不存在,滔滔的江水,在趙安面前,像是一個大號的水族箱,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趙安看向其中一條魚,旁邊的介紹更加的生動:長江河鯉,長42厘米,重量1.8千克,野性4星。

太神奇了,這尼瑪連野性都給你標出了星級,升到3級的真眼功能強大的一匹啊。還有地面100米以下的鵝卵石泥沙層層疊疊都可以看到,

目光所及的鵝卵石也有介紹:小號鵝卵石,最大圓徑63.4厘米,硬度6級。泥沙都有標註:砂礫,最大圓徑0.04厘米,可用作建築材料,

當然不看的話就沒有介紹,不然密密麻麻的會晃的你眼花。其中有些泥沙還閃着光點,趙安看過去有顯示介紹:金砂礫,重量0.08克,可提取黃金,趙安搖搖頭表示,沒那技術。

水下李秋水所打的窩料處,已經有好幾條一尺來長的游魚在嚼食散落在河床底的窩料,趙安收縮線輪調整魚鉤,

調整到一條野性只有2星的草魚前邊,這條草魚吃食有些慵懶,小嘴一張一翕的吸食着美味的窩料,連帶着釣餌一起吃進了嘴裏,

釣鉤在嚼食的時候,直接掛在了草魚的牙床上,草魚吃痛,尾鰭猛的一擺就要逃走,

趙安視野里看見這魚咬鉤咬的結實了,在浮漂剛剛下沉的一瞬間,就握緊魚竿,右手卡住線輪的保險,

左手把着線輪的搖把收緊魚線,溜起魚來,這條魚野性只有兩星,略微掙扎了幾下,就被拉到了岸邊。

「我靠,可以啊,開門紅,今天是要爆桶的節奏啊」李秋水兩眼放光的驚呼道,

手上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慢,單手拿着抄網一抄,就把這條3斤多的草魚,抄出水面,麻利的解下釣鉤,

右手虎口張開卡住兩邊腮蓋,左手握住魚尾前端,草魚掙扎不脫,一秒鐘的功夫,就被放到的魚獲箱里。

李秋水看着再次掛餌的趙安,嘴裏漬漬兩聲道:「果然是情場失意釣場得意,我敢打賭,你今天起碼能釣上來兩條魚。」

趙安卻不接他這茬,繼續掛餌拋竿,嘴裏有些興意闌珊的說道:「我昨天早上買**中了50萬。」

李秋水大概沒聽清:「你說啥?啥50萬。」

趙安扭過頭,看着這個傢伙,提上一口氣,大聲說道:「我說,我,昨天買**,中了50萬,

本來打算給楊雅琴一個驚喜的,誰知道她一直都把我當成備胎,還以為我昨天,是要跟她求婚來着,怕我粘着她,像甩牛皮糖一樣,把我給甩了,搞得我中**的心情都沒了。」

李秋水疑惑道:「沒聽說過你有買**的愛好啊?」

趙安假裝大大咧咧的回答道:「就隨意的買了幾張,誰知道就中了?」

「那這個楊雅琴,不是揀了芝麻丟了西瓜?」李秋水打趣道:「要不你帶上這50萬,下午的時候,咱們去她那裡,買上一套房子,驚掉她的下巴,這種裝逼打臉的瓜,我可是最喜歡吃的了。」

趙安有些嫌棄道:「錢財乃身外之物,為了裝逼特意去買房子,顯得太刻意了」

李秋水打趣道:「啥時候見你覺悟這麼高了?刻意就刻意,就許她羞辱你,還不許你還回去了?」

趙安興意闌珊的說道:「算了,這樣做的話,她還會以為是你借錢給我,特意去裝這個逼,心裏面還不知道是怎麼編排我,

而且她昨天那麼羞辱我,我也不想再見到她,何必去跟她增加業績。」說著又一條魚上鉤,趙安熟練的溜魚再拉到岸邊,

李秋水這次震驚了:「這他喵的才幾分鐘,你這就第二條了?」

手上卻不慢,一抄網把魚抄上岸,麻利的解魚落袋道:「你昨晚上踩狗屎了,運氣這麼好?

長江河魚是出了名的難釣,你這一下釣兩條,都不帶掩飾的。

你給我說道說道,有什麼秘訣沒有,快快快,趕緊的!」

趙安只好訕笑道:「哪裡有什麼秘訣,運氣好運氣好!」趕緊轉移話題道:「你看今天都收穫了兩條魚,是拿回去清蒸還是紅燒好?」

李秋水鄙夷道:「什麼清蒸紅燒,野生河魚,烤着吃才是最香。哼哼,我要認真了,今天要不釣個十條八條的,絕不收桿,我一專業釣手還能被你比下去?」

趙安聽他這樣說,卻不想再靠真眼再作弊下去了。

這是他最好的朋友,娛樂倒還可以,較真的話就沒有必要了。想到這裡趙安就準備把真眼收回來,靠真本事釣魚,本來也就是打算釣魚放鬆心情的。

正當趙安伸出左手準備回收真眼的時候,發現他的視野里,在河岸上方大概三百多米處,一處獨立顯眼的紅光一閃一閃的,吸引了趙安的注意,

目光凝聚看下介紹,讓趙安倒吸了一口涼氣::狗頭金礦石,重量16.34千克,純度91.3,可換取可觀的財富。

居然是金礦石,之所以沒有一開始沒有看到,是因為趙安剛才的視線是正前方的河面,看魚去了,

而新發現的狗頭金礦石是在河岸上大概兩米多深的地方埋藏着,也就是趙安的左上方,算是視野盲區,沒有一開始就看到也屬正常。

以前趙安還老是,在新聞上看到說某某,在河邊撿到狗頭金,某某又在哪裡撿到狗頭金,今天居然輪到自己發現了,

還是這麼大一塊,介紹上說有三十多斤,含金量還這麼高,埋的也不算深,才兩米多,完全可以自行挖掘。

趙安心裏有了定計,晚上獨自帶上十字鎬鐵鍬過來挖金礦。

這裡就有人說了,為什麼不告訴李秋水,是想吃獨食嗎?

首先是不好解釋,你是如何知道,這個確切的位置挖下去,就能有金礦石的。

而且越解釋,暴露的東西更多,麻煩也會更多。

所以有時候,吃獨食是必要的。

何況李秋水家裡,是開代工工廠的,他這樣的富二代,還不一定看的上這塊金礦石,說不定還沒有,他對河裡的魚興趣大。

於是趙安記住了這個位置,悄然收回真眼,接着不動聲色的釣起魚來。

不多時,李秋水的第一條魚也上鉤了,把他興奮的大呼小叫:「看到沒,大魚上鉤了」

趙安見李秋水中魚了,也放下自己的釣具,換上了抄網。

等李秋水把魚溜到岸邊,熟練把魚抄上了岸,是一條大概二三兩的鯽魚

「水哥威武,水哥霸氣!」

趙安打趣道:「不愧是長江釣魚比賽幼兒組的冠軍!」

把李秋水氣的牙痒痒:「去去去!」

就這樣,在兩個好基友的互相打趣中,倆人釣到晌午時候,秋水又釣上來兩條魚,趙安也憑運氣再釣一條,兩人看魚獲蠻多,決定收工打道回府。

收拾好漁具和收穫的兩人,找了家烤魚店,搞個來貨加工,大大小小六條魚,加起來也有七八斤左右,一個不留,全部烤了。

烤魚店本來中午是不營業的,一般是夜間才開門,不過兩人是熟客,李秋水又提前打過招呼,老闆就破例給他們烤上。

李秋水要過兩瓶啤酒,自己倒上一杯,給趙安也倒上,一邊倒一邊問道:「趙安啊,以後有什麼打算?

如果是小富即安,40萬回你們小縣城,倒也能輕鬆快活的過上小康生活,在這裡的話,可能真的連套房子的首付都不夠。」

趙安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啤酒,說道:「40萬確實不多,也幹不了什麼大的事情,不過打工的話,也夠打好些年了,

所以我打算,先把燈飾城的給工作辭了,回頭你跟你叔說一下,我就不親自去了。」

李秋水也端起杯子一口喝乾,接着又自己倒上說道:「辭職也好,那的工作工資不高,提成也少,

當初我也只是推薦你過去先幹着,等以後有機會了給你換個待遇好的工作。

沒想到啊沒想到,你小子也有時來運轉的一天。沒事,不幹就不幹吧,回頭我給叔說一聲就行!」

趙安舉杯跟他碰了下,兩人各自幹了一杯,趙安說道:「謝了,可能就是情場失意,**得意吧,嗯,**也算賭的一種。

我打算先緩幾天,過幾天再看看,有什麼合適項目,做點小生意什麼的。」

「反正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會,就只有釣釣魚,摸摸蝦,才能維持的了生活的樣子」

正好魚烤好了端了上來,李秋水模仿着網上的段子,痞里痞氣的說道。

趙安就受不了他這個痞樣,當即諷刺道:「當心單反窮三代,釣魚毀一生。」

李秋水再給趙安倒上酒,嘴上說道:「那不能,我這只是娛樂消遣,又不是干不好,就得回家繼承百億家產的那樣,

再說我家老頭子,也沒有百億家產給我繼承,我也就偷得浮生半日閑,一桿一線釣長鯰。」

趙安知道他是故意念着歪詩,來逗自己開心,心裏也十分感動,覺得不管什麼時候,有這樣的好朋友陪着,

哪怕他沒能給予什麼實質的幫助,就這樣說說鬧鬧,一如從前的模樣,也是極大的滿足了。

兩人就這樣互相打趣,一如從前那樣,愉快的吃完了烤魚,趙安惦記着晚上挖礦的事情,就跟李秋水道了別,各自離開。

《神豪:我的億萬財產藏不住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