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史上第一廢婿
史上第一廢婿 連載中

史上第一廢婿

來源:掌文 作者:王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沈傾 王若 都市小說

帶着被稱為拖油瓶的妹妹,我做了上門女婿
老婆絕美傾城,卻對我不冷不熱,娘家人更是沒有給我一天好臉色
為了妹妹的醫藥費,被扇耳光,被罵廢物,我都忍辱負重
今天,偶得無上針法與醫術,我立誓:我命由我不由天...展開

《史上第一廢婿》章節試讀:

第4章 家族決定


沈傾與雲樂二人從**局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鐘,雲氏家族例會也已經開始了近一個小時。

例會的地點是在紅龍大酒店。

"待會兒你就安靜的在一邊獃著,別給我丟人,知道么。"雲樂對身後的沈傾說道。

雲樂推開了宴會廳的門,頓時所有人的眼光都向這邊看來。

當看到雲樂身後的沈傾的時候,眼光里頓時夾雜着戲謔。

所有人都知道,雲樂嫁給了一個窩囊廢,並且帶了一個拖油瓶的妹妹。

"樂樂,你怎麼才過來,趕緊坐過去。"看到自己的女兒到來,沈傾的丈母娘王蘭小跑着過來招呼自己的女兒準備坐下。

王蘭只是隨意的看了眼沈傾,沒有搭理他,沈傾也樂意這樣,省的又聽一些自己不願意聽到的話,遂跟在雲樂後面向座位上走去。

可是有人不願意讓這個事兒就這麼過去。

雲樂的堂哥雲凌帶着幾個親戚走了過來。

"讓大家等了這麼久,就想這麼不了了之?呦,這不是沈傾么,怎麼有錢給自己買西裝了?"雲凌陰陽怪氣的說道,眼中帶着挑釁。

"借的吧,你看明顯瘦了很多。自己妹妹的病都看不起,他哪有那錢買西裝啊。"

"聽說他妹妹都不在醫院了,不是已經死了吧?"雲凌接話道。

沈傾聽着這所謂的親戚嘲諷的話語,拳頭暗中握緊,這時,雲樂說道:"雲凌,你不要太過分了。"

"呵呵,妹妹,我過分?我說的不是實話?你嫁給這麼一個窩囊廢,可讓我們雲家在洛城市出了好一陣風頭啊。"

正如雲凌所說,沈傾與雲樂結婚的時候,雲家可是成為了洛城市的笑柄,直到現在還時常拿這事兒出來開玩笑。

"怎麼?你是在質疑爺爺的命令么?爺爺才剛去世兩年,你就這麼不把他放在眼裡了?"雲樂找出了雲凌話中的問題,一針見血的說道。

果然,雲凌被這麼一說,當下蔫兒了,的確,三年前爺爺下了命令,要讓自己孫女招沈傾為上門女婿,雲樂不得不從,雲凌這麼說出來,顯然是不把自己爺爺放在眼裡,再爭論下去,恐怕要落個不孝順的罵名了。

雲氏家族的其他人都抱着看熱鬧的心態看着這邊,臉上掛着淡淡的笑意,這兩家不和,對他們來說也有不少好處。

"你...你等着!待會我讓你話都說不出來!"雲凌掃視了下周圍的眾人,感覺吃癟,小聲威脅道。

說完,便準備去坐回自己的位置。

"道歉。"可沈傾明顯不想讓這事兒就這麼結束,開口說道。

雲凌聽見沈傾這話,跟自己親戚相視一笑,轉過身說道:"跟誰道歉?跟你?你配么?我憑什麼跟你道歉?"

"跟我妹妹道歉!"沈傾繼續說道,雙眼直視着雲凌。

雲樂倍感頭疼,這個沈傾,又要給自己惹麻煩。

"你妹妹?你妹妹不是已經死了?我給他道什麼歉?哈哈。"雲凌臉上帶着可憎的笑意,不痛不癢的說道。

沈傾感覺此時體內原本萎靡的氣流開始暴漲,拳頭越握越近。侮辱他可以,但不能侮辱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這是沈傾的底線。

"怎麼?你還想動手?你這樣的,我能打三個,哈哈。"雲凌繼續挑釁道。

雲凌就怕沈傾不出手,只要沈傾敢動手,自己就有理由收拾這個窩囊廢了。

他之所以如此針對沈傾,不僅是沈傾的入贅讓雲家丟了顏面,最重要的是,倘若不是沈傾入贅,那麼雲樂現在的公司,按照家族規矩,就是他雲凌的了。

自入贅以來,雲凌便一直對沈傾懷恨在心。

"夠了!家族例會你們在這裡打打鬧鬧,像什麼樣子!"

說話的是雲家的老祖宗,雲樂的奶奶張梅蘭,能看出她此時有些生氣,這群小輩,簡直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雲凌一看老祖宗生氣了,趕緊換了一副面孔,諂媚的坐在了張梅蘭的身邊。

"奶奶,你也看到了,家族例會他們都敢遲到,我只是替您教訓了他們一下,沒想到那個窩囊廢竟然還想動手。"

張梅蘭看着自己孫子如此乖巧,心中大感欣慰,若有所指的說道:"要是家族內的人都像你一樣讓我省心,咱們家這例會也不用開咯。"

"就是,雲凌這孩子打小就乖,最重要的一點啊,他知道跟您親啊媽。"雲凌的母親劉愛華坐在旁邊適時接話道,這話聽得張梅蘭心中一陣舒坦。

"看什麼看?趕緊坐回去,不開會了?"張梅蘭看向雲樂一家,冷聲說道。

"奶奶,我跟沈傾剛才遇到了車禍,就把人送到了醫院,所以耽擱了一些時間。"雲樂看張梅蘭生氣,開口解釋道。

張梅蘭則是沒有說話,這是微微的點了點頭,雲樂則坐到了自己母親的旁邊。

雲家每個月的例會只有一個主題,那就是雲家每一脈的公司要把一個月的工作情況彙報給老祖宗張梅蘭,並抽取每個月利潤的百分之十,打入到家族的賬戶上。

美其名曰是作為家族資產以備不時之需,可實際上誰都知道,這相當於往家族交稅,這個規矩已經成立多年,家族賬戶上不知道已經有了多少錢。

以往都只需要各個支脈派代表來就可以,而今天家族內無論直系還是旁系,幾乎每個人都到場了,原因就是張梅蘭說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宣布。

例會完畢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大家心中都在猜測,到底是什麼事情需要那麼大的陣仗,莫非是宣布下一任繼承人的事情?

"大家來之前也都應該聽說了,今天除了例會,還有一件大事兒。"張梅蘭掃視了一眼眾人,開口說道。

"媽,什麼事兒啊,非要拖到現在,等不及了都。"

"就是啊媽,您快說吧。"

張梅蘭微微沉吟示意大家噤聲,說道:"這件事兒也是在我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做的決定。"

"大家知道,我的老伴也就是你們父親,爺爺,兩年前已經去世,去世前曾定下婚約讓我雲家雲樂嫁與沈家沈傾,雲樂是個孝順的孩子,當時也履行了爺爺的命令,奶奶想對你說,你辛苦了。"

張梅蘭這話一出,台下頓時議論紛紛,雲樂面無表情,看着張梅蘭下一步準備說什麼。

"我先向天上的老伴道個歉,不過這些年樂樂實在是受了太多委屈,經過家族內能管上事兒的商討,和我本人的慎重考慮決定。"

"沈傾不再是我雲家女婿,兩人明天早上協議離婚。"

張梅蘭說完,宴會廳內瞬間掌聲雷動!

"好,這麼多年,我雲家為這個上門女婿受了太多的白眼了。"

"那能怪誰啊,怪天上的老爺子唄。"

雲凌則是拉起奶奶的手,笑着說道:"奶奶英明。"張梅蘭寵溺的在雲凌手上拍了拍而後笑着看着鼓掌的眾人。

對於雲凌來說,沈傾與雲樂離婚,最大的收益者就是他了,按照家族內的規矩,支脈無子嗣只有女兒的,女兒外嫁是需要主脈的人一起管理公司,防止股權被外姓人掌控。

王蘭也露出了頗位滿意的笑容,跟着鼓起了掌。

沈傾凄凄一笑,掃視着所謂親戚異樣的目光。

這目光里有嘲諷,有戲謔,更多的是幸災樂禍,彷彿在對沈傾說,讓你吃了兩年軟飯,這下好了,吃不成了吧。

原來自己在這個家裡就那麼不受歡迎啊,看了看雲樂那絕美的面容。

這終歸是不屬於自己啊,沈傾在心中感慨道。

自己妹妹的病自己也能治了,再留在這個家裡也沒了什麼必要,離婚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雲樂一直是冷眼看着這些親戚,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原本因為爺爺的關係,雲樂一直是抗拒這段婚姻的,而現在突然說要離婚,不知為何,心裏頓時空落落的。

或許是因為可憐吧,雲樂這麼想道。

他還有妹妹需要治療,如果真的離婚他會去做什麼去奏妹妹的治療費用?

這一瞬間,雲樂想起了很多。

雖說他沒掙過什麼錢,但是卻實實在在的在家裡打掃了兩年的衛生,做了兩年的飯啊。

親戚們的掌聲還在繼續,聽得雲樂甚是煩躁。

張梅蘭揮動了下雙手,示意大家停止掌聲,而後看向沈傾,臉上帶着自認為很慈祥的笑容,詢問道:

"沈傾,你有什麼意見么?"

沈傾起身,不冷不淡的說道:"我沒有意見。"

沒有意見?你怎麼可以沒有意見?這裡可是雲家!資產的總額是你這輩子都無法想像的到的一個數字。

你軟飯都吃不上了你怎麼可以沒有意見!

幾乎所有的親戚心中都是這麼想的,你沈傾就只配在我雲家搖尾乞憐,就應該痛哭流涕的求着老祖宗寬恕你的不是,求着保下這段婚姻,而現在你卻要露出你的骨氣,真是可笑。

"呵呵,這傢伙,都到這份上了還在乎他的骨氣,吃了兩年軟飯的人能有什麼骨氣。"

"估計是自己知道無法改變結果,想保留最後一絲尊嚴吧。"

張梅蘭眼神中稍微有些詫異,隨即恢復正常,開口說道:"行,既然你沒有什麼意見那等明天一早就去辦理離婚手續吧。"

在沈傾心中,這段婚姻從開始就名存實亡,對他來講並無什麼值得留戀的地方,不過更多的是感激,感謝雲樂這兩年為自己承受的非議,無論基於什麼原因,也感謝這兩年雲樂借給自己的錢能為妹妹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