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長街有雪也有你
長街有雪也有你 連載中

長街有雪也有你

來源:掌文 作者:姜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念 沈斯年 現代言情

大家都說姜念嫁給沈斯年是為了一夜爆紅,一步登天
沈斯年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
結果他剛被拘留,她就拿着一份冷冰冰的離婚協議書來到他面前
沈斯年問:為什麼?想看到你痛苦
很久以後,沈斯年才明白,所謂的幸福婚姻只不過是陰謀的開始
本以為給她極致寵愛,就能得到她的心
殊不知,她從...展開

《長街有雪也有你》章節試讀:

第2章誰都不準放她出來


三年後。

下午1點50分,華盛酒店會場已經坐滿了人,媒體朋友們已經架好機器,準備獲得第一手資料,搶佔新聞頭條。

姜念坐在酒店房間,雙手攥在一起。

余青青在門口提醒她時間差不多了。

姜念深呼吸一口氣,站起身,腳步沉重地朝着會場走去,像一個出征的女戰士。

她踏出這一步,就意味着她和沈斯年真的回不去了。

姜念坐在桌子前,面前擺放着一隻話筒,首先客套了一番,表示感謝。

這些話她說過很多次,已經滾瓜爛熟了,沒有任何難度。

緊接着是記者提問環節。

一個急於想挖出點料的記者站起來,將話筒伸到她面前,咄咄逼人地看着她,問:"姜小姐,有小道消息說你老公是因為貪污罪入獄,是真的嗎?"

"真的。"

姜念淡定地面對鏡頭,好像在說一件和她無關的事。

"請問這件事對你今後的演繹事業有影響嗎?"

姜念嗤笑一聲,反問:"你的意思是我所取得的成就不是靠我的實力,是靠老公?"

記者感受到她逼人的氣勢,有些心虛,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頓時啞口無言。

"還有想問的嗎?"

姜念看着台下眾人問,見沒有人說話,她拿起話筒,直截了當地繼續說:"大家此次來的目的我很清楚,都是想問沈斯年沈總的事情,我這裡統一回復一下,沈總確實因為貪污罪入獄了,另外,大家以後不要再來問我任何關於沈總的事情,因為我和沈總已經離婚,謝謝。"

她說完,下面的記者炸開了鍋,因為他們沒有得到任何離婚的消息。

姜念早已預料到這個情況,氣定神閑地等着大家議論完。

結果議論還沒停止,突然一個熟悉的男聲傳來。

"我離婚了我怎麼不知道?"

酒店會場大門被兩個工作人員從外面打開,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男人邁着修長的腿走了進來。

記者紛紛回頭朝着門口看去,看到來人,面露震驚。

沈斯年眼神冰冷地盯着姜念看了數秒,臉上閃過不易察覺的怒意。

姜念愣在原地,跟剛剛淡定自若、應付自如的她判若兩人,她獃獃地看着不遠處的沈斯年,說不出話來。

沈斯年從人群中走過,會場的溫度頓時降到冰點,靜得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到,他當其他人不存在一般,走上台,坐在姜念身側。

姜念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不敢動彈,坐在舞台下的記者們屏住呼吸,面面相覷,噤如寒蟬,不敢說話。

沈斯年雙臂環抱,臉上看不出是什麼情緒。

記者們有些無所適從,想知道事情真相,卻沒有膽量開口。

沈斯年垂眸,目光清遠地看向眾人,手指在桌面有節奏的敲着。

"問吧。"

他表情冷冷清清,說話言簡意賅。

雖然他發話了,大家還是選擇了按兵不動,不敢問。

沈斯年顯然失去了耐心,他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着眾人,語氣淡淡的:"目前我和我太太關係很好,沒有離婚的打算,明天我不希望看到任何關於離婚的新聞。"

姜念還沒反應過來是什麼情況,就被瘋狂打臉了。

她站起來想搶話筒解釋,剛伸出手,手腕被沈斯年抓住。

沈斯年牽着她,朝着左側的門走去,姜念想掙扎,根本力不從心。

余青青看着消失的兩人,抿了抿嘴,走上台,處理後續工作。

"今天的記者招待會到此結束。"

記者被沈斯年的這波操作整得暈頭轉向,等反應過來,追上沈斯年的腳步,無數問題在沈斯年身後傳來--

"沈總,關於您入獄的事情有什麼想解釋的嗎?"

"沈總,你此刻出現在這裡是按照正常程序走的,還是非法程序呢?"

……

酒店工作人員將記者們攔下。

助理陳科已經將車停在酒店門口,看到沈斯年牽着姜念出來,他動作利索地從駕駛座下來,打開後排車門。

姜念站在車門前,掙扎着甩開他的手,奈何他力氣太大,她掙扎也無濟於事。

姜念的手腕被他抓住,爬上一圈紅色印記。

沈斯年居高臨下地看着她,語氣里滿是命令,不容她拒絕。

"上車。"

姜念被他的冷漠嚇了一跳,乖乖上車。

一路上,沈斯年都沒有說話,姜念在他身側坐立不安,像是座椅上被扎着針一樣。

她側頭瞥他一眼,默默地躲開他的視線,明明貼着他手臂的地方溫熱不已,心卻涼涼的,不敢發出隻言片語。

沈斯年正襟危坐,目不斜視,臉上一片陰鬱。

車子在街道上穿梭,半個小時後,穩穩地停在沈家別墅門口。

別墅被陽光籠罩着,別墅前的湖泛着波光,高大的銀杏樹錯落有致地站立在道路兩旁。

沈斯年沒有下車的動作,雙臂環抱,靜靜地靠在椅背上。

陳科感覺到車內的氣氛不妙,和沈斯年對視了一眼,打開車門,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車內的氛圍過於壓抑,姜念坐在一旁,呼吸沉重,目不斜視,最後是在按捺不住了,問:"你想幹嗎?"

沈斯年薄唇輕啟:"很快你就知道了。"

姜念白了他一眼,自顧自地下車,她沒有閑工夫陪他玩。

沈斯年見狀,慢條斯理地打開車門,走到她身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姜念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

沈斯年拽着她直接朝着別墅里走去。

張媽看到沈斯年,忙迎上來打招呼:"先生回來了。"

沈斯年嗯了一聲,徑直朝着樓上走去,姜念被他抓得疼痛不已,眉頭緊鎖,眼淚都要出來了,嘴裏不停地嚷嚷着讓他放開她。

沈斯年像是沒聽到一般,他快速地打開房門,將她推了進去。

張媽沒見過這種陣仗,跟上樓。

沈斯年斜睥了張媽一眼,冷冷地說:"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準放她出來。"

姜念慌忙走到門邊,手拉住門把手,用力,結果門並沒有按照她預期打開,姜念焦急地皺了皺眉,再次用力,還是沒有打開。

她兩隻手一起用力,結果還是一樣。

姜念疑惑不解。

……她被關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