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居然能掌控時空
我居然能掌控時空 連載中

我居然能掌控時空

來源:掌文 作者:韓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胡麗 都市小說 韓浩

老婆,小心! 高冷女上司回過頭來,冷聲問道你剛剛叫我什麼?!老婆啊!還能叫什麼?!但韓浩不能說他有金手指,不僅能看到別人的過去未來,還能自由掌控時空
而眼前的大美女,就是自己的親老婆無疑了
眼珠子一轉,他指着前方回答道:我說前面有老婆婆過馬路,讓你小心點!方若晴:??...展開

《我居然能掌控時空》章節試讀:

第7章 美人計


誰都知道魅色是市裡最不正經的酒吧,在裏面混跡的男人,都是撿屍大隊的核心成員。他可還沒壞到那種地步,最主要的是,他也沒錢去浪。

這些都是他瀏覽張楠的過往時看到的,自然沒法老實告訴方若晴。

"當然不是。"生怕方若晴誤會自己,韓浩連連搖頭道:"我是在辦公室聽他說過幾次,知道他每周三晚上八點都會去那裡獵艷。你也知道他是個愛炫耀的人,佔了別人的便宜還到處亂說,全公司有誰不知道。"

方若晴倒也沒懷疑,輕笑了聲道:"那我今天就去魅色好好收拾他一頓。"

看看也到了下班時間,方若晴穿好外套就站起身來。

"你這架勢,難道是想拿自己當誘餌施個美人計?"韓浩上下打量着她,有些不放心地開口道。

"怎麼?難道我沒那個資本?"方若晴沒直接回答他,反倒是撩了撩飄逸的長髮,輕笑着問他。

韓浩心裏頓時咯噔一下。

都說女人撩頭髮的動作最迷人,果真是一點都不假。只是張楠這人已經是色膽包天了,要是再兩杯酒下肚,怕是直接能把方若晴給生吞活剝了。更何況,那魅色裏面可不止張楠一個色胚!

雖然不知道她腦子裡究竟在打什麼主意,但她要是只身前去,必然凶多吉少。

"你就是太有資本,所以一個人去那種地方太危險了。"韓浩擔憂地說道。

"那你有沒有興趣做護花使者?"

本來是脫口而出的玩笑話,但方若晴的心裏,居然隱約有些期待。當然,她可是一點都不怕。她可是從小就被方洪安送去學了跆拳道柔道空手道的,真正動起手來,沒幾個男人是她的對手。

韓浩自然也知道方若晴身手了得,但他同時也知道,混跡在魅色的男人,有的是手段。

"你一個人去確實太危險了,我陪你去好了。"

方若晴點頭,心裏無端升起一股喜悅。

或許是察覺這氣氛有些怪怪的,韓浩馬上又補充了一句。

"但是這也算加班,要給我工資才行。"

原來是為了錢。

方若晴的臉色沉了沉,輕哼一聲嘲諷着自己的可笑。這世上,哪有真心實意的好男人!

"我給你私人保鏢的工資行了吧。"方若晴淡淡說了句,心裏卻是隱隱有些失落。

韓浩沒察覺他的異樣,跟在她身後開始拿手機查私人保鏢的工資。他平時真不是這麼愛財如命的人,誰讓他現在背負着十幾萬的巨債,不精打細算都不行。

兩人到了車庫,韓浩一眼就被那輛白色的瑪莎拉蒂給吸引住了。清冷又高貴,這不和方若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嗎?

果不其然,方若晴徑直朝着那輛車走去,打開車門上了車。

一坐到車上,韓浩腦海中忽的浮現出方若晴出車禍的場景,忍不住又開了口。

"你明天一定要K市嗎?"

"嗯。"方若晴點點頭,隨即有些無奈地開口道:"你該不會又要跟我說什麼我會死吧?"

這態度,分明是不信嘛。

不行,他不能再低調了,要讓這女人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牛逼哄哄。

"其實我跟你說實話吧,前幾天我突然……"

剛開口,手機忽的在包里震動了起來,韓浩拿出手機一看,是葉飛打來的。

"喂,葉警官,有什麼事嗎?"

"告訴你一個很不幸的消息,王自強死了。"

老王死了?也就是說劉強謀殺罪成立,他的房子也要被收走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最近真的是點背到想死!

"我們需要在多久之內搬出去?"韓浩悶聲問道。

"一個星期之內吧,走起程序來很快的。"

現在房價那麼貴,真不知道去哪裡找便宜的房子。掛掉電話,韓浩拿出手機開始翻找着合適的房源,越看眉頭就皺得越緊。

太貴了,比他現在住的地方要貴上一半,這也就是為什麼胡麗三番兩次漲價他都忍了,因為外面更他媽貴啊!

直到方若晴告訴他可以下車了,他也沒找到合適的房子。

"怎麼了?看你表情這麼沉重,是出什麼事了?"

這種事也不好跟外人說,韓浩笑着搖了搖頭,和方若晴一起走了進去。

現在時間還早,但酒吧里人也已經不少了。

方若晴走了進去,找到最顯眼的位置坐了下來,韓浩順勢走到他旁邊,剛想坐下,方若晴卻是輕輕一抬腳,將他旁邊的椅子踢開了些。

"你坐到這裡,是為了叫大家都離我遠一點嗎?"

這男人,看起來好像真的是從沒進過酒吧的樣子,這行為真是傻的有夠可愛。

韓浩找了個角落坐下,視線卻是一刻也沒從方若晴身上移開過。方若晴其實連衣服都沒換,穿的就是很普通的OL裝。但有些人,哪怕在你面前裹得嚴嚴實實,也能由內而外地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

方若晴顯然就是這一種女人,這不剛剛才坐下,已經有蒼蠅圍了過來。

"美女,你是第一次來嗎?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

男人穿着西裝,看起來倒是衣冠楚楚的樣子,手卻是不自覺地往方若晴的肩上搭去。

見你個大頭鬼!你個衣冠禽獸!

韓浩翻了個白眼,正想上前去把那男人趕來,方若晴卻是朝着他這邊輕輕搖了搖頭。隨即順勢握住男子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對着他揚起一抹燦爛的笑臉,

"帥哥,我看你印堂發黑,臉色也不太好。剛好我會看一點手相,要不要我幫你看看?"

"好好好!"

男人頭點得像搗蒜一樣,能和美女親密接觸,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方若晴輕笑了聲,表面上握着男子的手來回翻看着,手上的力道卻是不動聲色地加大。男子的表情越來越扭曲,到最後終於是忍不住呲牙咧嘴地痛呼出聲,掙扎着抽回了自己的手。

"看明白了,原來是腎虧啊!以後離女人遠一點就好了!"

方若晴冷冷說了句,哪裡還有剛才的巧笑嫣然。

一套下來,看得韓浩是一愣一愣的。這種厲害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男人能應付的。

之後,接二連三有男人圍到方若晴身邊,都被她以各種方法勸退了。這麼多年來,她最擅長的,恐怕就是讓男人離她遠一點了。

在第十八個男人戰敗之後,張楠猥瑣的身影,出現在了酒吧中。自然,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方若晴。

方若晴自然也察覺到了他,不動聲色地開始喝酒。喝了兩口,便裝作醉的不行往洗手間走去了。經過張楠身旁時,還不經意地撞了他一下。這一下,撞得張楠是心神蕩漾,他藉機拉住了方若晴,熱絡地說道:"方總,這麼巧啊。"

"是啊,還真是有緣。"

方若晴順勢在他旁邊坐了下來,至此,張楠的視線,便一刻都沒離開過方若晴了。看到他猥瑣的眼神,韓浩都想上前去把他眼珠子挖下來了。但為了方若晴的大計,他只能忍!

藉著這個機會,方若晴灌了張楠一杯又一杯酒。當然,張楠好幾次想上咸豬手,都被她給避開了。

見張楠喝得差不多了,方若晴起身,借口要去洗手間暫時離開。方若晴前腳剛進洗手間,張楠就往她杯子里放了顆白色的藥丸,輕輕搖了搖便化掉了。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傢伙放進去的不是什麼好東西!韓浩給方若晴發了消息,提醒她別喝那杯酒。

方若晴很快就搖晃着身影出來,走到桌旁的時候,腳步一個不穩,踉蹌着趴在了桌上。張楠怎麼捨得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上前扶住她柔軟的身體,猥瑣地在她脖子旁聞了聞,真他媽香啊。

他沒注意到的是,方若晴手速極快地將兩杯酒對調,之後不動聲色地回了座位。

"乾杯。"

張楠端起酒杯,看着方若晴將那杯酒一飲而盡,嘴角揚起一抹奸計得逞的微笑,隨即幹了杯子里的酒。

她低頭在手機屏幕上點了幾下,韓浩手機很快收到消息。

"走吧,去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