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超能相師
都市之超能相師 連載中

都市之超能相師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月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刀疤臉 林霄 都市小說

風水大師林霄出山,一手神鬼莫測的相術手段,可救千百人人,也可懲治十萬惡人
一身高強武藝神鬼莫欺,凡夫不敢臨
習得蓋世異能,登頂萬人之上,懲惡揚善,才是我輩之信念
展開

《都市之超能相師》章節試讀:

第3章 不要慫就是剛


第3章 不要慫就是剛

「呵呵呵,我青城觀自然比不上你們佛光寺,我們青城觀是道家清修之地,自然清苦潦倒些,不想你們佛光寺雕樑畫棟,金碧輝煌!」

這個老傢伙居然敢當著自己面踩自家的山門,林霄當然不能忍這一口氣!

根本不帶慫的,直接迎上去正面硬剛!

況且本就帶着舊賬,那譏諷起來根本就不嘴下留情。

這也就是在別人地盤不好直接動手罷了,要是換做旁地,林霄直接二話不說上去就是捶的這老傢伙滿頭包了,自家師父別的教誨林霄興許記不住,但是見面捶這幫老傢伙這一條,林霄可是時刻謹記在心!

不過畢竟在聶家的地界,面子還是要給人家的。

至於好好收拾這個老傢伙,接下來應該有的是機會。

「呵呵,跳樑小丑罷了,普渡大師不必介懷!」

聶飛輕蔑的瞟了林霄一眼,在他看來林霄只不過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他可不相信自己這個妹妹能有那麼大本事,請得動真正的大師。

況且大師都是仙風道骨的,哪裡像林霄這樣的小年輕?像林霄這種年紀的,一看就是騙吃騙喝的無賴,也就只有聶霜霜能相信了。

風水大師這一行的確是年紀越大越吃香,就跟中醫一樣,一般人們寧願相信年長者,畢竟看起來有經驗,而且本事也不是一朝一夕能鑄就的。

佛光寺在江臨城也是名氣不小,聶飛認為自己這次一定不會失敗,普渡大師的名頭在整個江陵城可謂是響噹噹的存在。

林霄也懶得搭理聶飛這種人,頭髮短見識也這麼淺,風水相術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可不是光靠年齡就能悟得其精髓的。

自己可是得到了師父的傾囊相授,得到了正統的道家真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絲國風水相師界,只要自己師父不出山,他林霄就是響噹噹的第一!

況且自己的師父就算出山,也不一定能壓得住林霄一頭。

不再搭理聶飛和普渡,林霄轉頭望向整個林家正堂的內飾擺設,這麼一打量不要緊,還真被他看出了一絲端倪。

方才在聶家的莊園外,林霄就仔細的觀察了片刻。

聶家應該曾經請了功力深厚的風水大師來看穴定宅,整個聶家的莊園風水不可謂不是上上之品。

聶家依山傍水而建立,行的是聚氣而生,每一處的格局都是嚴格按照風水理學之中的定位來擺設,假山噴泉,每一處都恰到好處。

每一處都嚴格的按照五行八卦的定位,雖不敢說是極品陽宅,但是在這江臨城也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風水寶地!

而聶家正堂的擺設也是嚴格至極,長期居住在這裡的人就算不延年益壽,也是榮華富貴不斷。

但是唯一的問題卻出在了一處細節,正堂正中的案桌之上,擺着一盆盆栽,一盆綠意盎然的微型槐樹根須。

堂內有綠,生生不息。

這其中的確契合了風水理學。

在廳堂之中擺一些綠植,的確會改變一些風水格局,但是擺什麼綠植其實也是有講究的,這種物件兒可不是胡亂擺放就能行的。

柳為陰,槐為煞!

槐樹自古以來就是含煞,一些古老陰宅的形成往往伴隨着槐樹的紮根,所以槐樹並不是一個合適請進屋內的東西。

林霄看出了端倪,不過他沒有言語。他倒要看看這個來自佛光寺的普渡老傢伙究竟有幾斤幾兩。

「普渡大師,請您掌目!」

聶飛露出了恭維的笑容,顯然十分敬重身旁的大師。

普渡微微點頭,然後開始氣定神閑的打量起來,時不時的還掐指念經,看起來的確好像有些高深莫測。

「裝神弄鬼!」

林霄見狀情不自禁的搖了搖頭,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真正有本事的風水大師其實一眼就能判斷出問題的所在。

只有那些學藝不精的江湖騙子,才會裝模作樣神神叨叨。看似本事不小,實則狗屁不通。

這不聶家正堂上演了一出牛鬼蛇神的演出,可謂是好不精彩。

其他聶家嫡系的子弟都請了「大師」,這些「大師」的表演可謂是精彩至極。

其中一個「大師」現場開始做起法來,桃木劍上下飛舞,黃裱紙撒了一地,看的林霄是一愣一愣的。

這哥們兒怕不是來降妖除魔的吧,估計是影視劇看多了。這都21世紀了,居然還搞封建迷信這一套。

要知道風水相術起源於《易經》,是有跡可循的一門傳統理學,雖然有不少神異之處,但是不能與封建迷信等同。

但是眼下的眾生相可謂是好不熱鬧,不僅僅有現場做法的,居然還有跳大神!

看着那個群魔亂舞的哥們兒,林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跳大神就跳大神,你特戴鍾馗的面具幹什麼?

要裝也要裝的像一點,鍾馗又不管風水那是鎮鬼的大神,這哥們兒估計啥也不是,知道了一點跳大神的門道兒,就在這裡招搖撞騙。

整個聶家此時此刻簡直就像一個馬戲團一般,雞飛狗跳簡直荒唐,結果這幫平日里自譽為學富五車的家族子弟,居然還看的津津有味。

甚至不少人眼中流露出敬佩期待的神色,林霄情不自禁的暗暗咋舌,看來這有錢的人銀子實在是太好掙了。

「哼,一群江湖騙子,也就只能忽悠一下你們這些不懂行的人,簡直是儒釋道之中的敗類!」

普渡大師冷哼一聲,眼神淡淡的瞟了林霄一眼,顯然也將林霄歸類於騙子的行列。

一旁的聶霜霜面色微紅,自己帶來的大師本人當場掃了面子,她臉上也無光,但是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畢竟她的確不懂這些門道兒。

林霄默默無言,懶得搭理這個老禿驢罷了,結果樹欲靜而風不止,你不去找麻煩,麻煩卻自動找上門來。

「我奉勸你一句,這裡可不是你待的地方,待會兒被我戳穿可不好看!」普渡見林霄不置可否,頓時不依不饒的挑釁了一句。

「閉嘴吧你,老傢伙,待會兒是誰顏面掃地還未可知呢!」

林霄怒從中來,你蹬鼻子上臉了是不?小爺我不想跟你斤斤計較,結果你伸出老臉讓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