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撩心甜妻嫁進門
撩心甜妻嫁進門 連載中

撩心甜妻嫁進門

來源:追書雲 作者:葉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佳敏 現代言情 程錦時

我人生最難堪的時刻,是在我爸和那個女人的婚禮上
我闖入那個人的生活,也是在他們的婚禮上
從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頭到老
他說,我們結婚吧
我說,好
早就喜歡上的人,我怎麼說得出拒絕的話
他說,寧希,我們之間只談性和錢
我說,好
在這場無愛的婚姻里,能守着他,也是好的
他說,我們離婚吧
我說,好
四年婚姻一朝走到盡頭,我心死如灰,只願此生不復相見
後來,他又說,「小希,嫁給我
」我毫無...展開

《撩心甜妻嫁進門》章節試讀:

第3章:身份驚人


我晃了晃暈乎乎的腦袋,眯眼確認,大腦在一瞬間有些清醒過來。
真的是他,他喝醉了。
因為宋佳敏今天結婚么,我心裏升起莫名的諷刺感。
——「寧希,錦時今天不過是用你來氣我,你別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宋佳敏說的這句話驀然撞入我的腦海,我捏了捏手心。
只是為了氣她是嗎?
那就氣個徹底好了。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還是因為不甘、憤怒,想要報復的情緒在作祟,在確定他是一個人喝酒後,我跑了。
跑去找朋友送雪珂回家,然後找夜色的老闆,在程錦時的酒里下了葯。
後來,一切都水到渠成…… 一進酒店房門,他直接把我抵到了房門上,吻得迫切又強勢,彷彿要把我拆骨入腹。
火熱的手掌隔着衣料在我身上狠狠用力,似乎是不滿足,又從衣服下擺伸了進來,陌生的感覺席捲而來,幾乎將我吞噬。
「嗯……程錦時,你鬆開。」
我腦袋發暈,用力抵住他堅硬的胸膛,想要推開。
我後悔了,害怕將要發生的事情,也怕他醒來會厭惡我。
他紋絲不動,手上的動作更狠,粗重的呼吸噴在我的耳朵上,燒得我整個人都在發燙,身體的反應令我感到羞恥,卻又無法抗拒的開始迎合他。
不管了。
至少,他是我喜歡的人。
我只要在他睡着後,拍兩張照片走人就好了,反正他喝醉了,明天醒來估計忘得一乾二淨。
倏地,撕裂般的痛楚傳來,我疼的連腳趾都蜷了起來,「不,不要……」 他嗤笑,嗓音暗啞,輕諷道:「不要?
不要你他媽還給我下藥,是擔心我不行?」
我萬分後悔自己給他下了葯,因為,我被做暈過去了。
再次醒來時,我渾身酸痛難耐,耳邊傳來他綿長的呼吸聲,我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連忙拍了兩張引人遐想的照片,發送出去。
「小茗……」他忽然呢喃了一聲。
我嚇的心都提起來了,有點沒聽清,小敏?
真是對宋佳敏一片深情,哪怕說夢話,叫的都是她的名字。
我心口一陣酸澀,想到過了今天,我和他應該再也不會見面了,心被狠狠一扯,疼痛難忍。
下床穿上被他蹂躪得亂七八糟的衣服,我撐着發抖的雙腿,躡手躡腳的出了房間。
走出酒店,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我居然做出了這麼荒唐的事情,真是被酒精和憤怒沖昏了頭。
我回之前臨時租的公寓洗澡換衣服後,去醫院看了趟我媽媽。
媽媽正好醒着,我很想問那個給她發照片的人是誰。
可是又怕提起這件事,會影響她的情緒,只能暫時作罷。
今天周一,距離醫生說的手術時間,只剩兩天多了。
趕到公司時,才八點半,我坐在工位上,拿出手機給雪珂打電話,準備先找她借錢應急。
結果她的銀行卡全被他爸爸凍結了,把私房錢都轉給我,也才三萬不到。
距離二十萬還差得多,我一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臨近午休時,被人忽然從身後拍了下肩膀,我嚇了一跳,「什麼事?」
是和我關係還不錯的同事陳韻,她一臉震驚的問道:「小希,你居然是寧氏集團的大小姐?」
我愣了一下,擰眉,「你從哪裡聽說的?」
寧氏集團起步的資金,是我外公外婆的養老錢。
當時我爸一窮二白,我外公外婆都不同意這門婚事,還是在我媽的堅持下,才妥協了。
至今,寧氏已經是南城知名度不小的企業了,只不過我從未在外面提起過自己的家世。
她一言難盡的看着我,把手機屏幕朝向我,「你看,這是你吧?」
——寧氏集團千金寧希,昨日與身份不明,疑似牛郎的男子,共度**。
碩大的標題刺得我眼睛生疼,內容更是把我的私生活寫得糜爛不堪。
配圖是我今天早上發給宋佳敏的那兩張照片,我為了氣她,拍的時候和程錦時靠的很近,更是露出了肩膀上斑駁的吻痕。
至於程錦時,更是被戴上了牛郎的帽子。
我的思緒被炸得四分五裂,全身都僵住了,所有的血液直衝腦門。
照片,我只發送給了宋佳敏!
手機鈴聲響起,我接通,宋佳敏在那頭譏嘲道:「怎麼樣,這份禮物你還喜歡么?」
我氣急攻心,「是你,又是你!」
她笑,「沒錯,是我。
我知道你是為你媽抱不平,故意把照片發過來氣我,我也不否認自己喜歡程錦時,但是比起他,我更喜歡錢。」
我緊咬牙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感情對你來說,就怎麼不值錢?」
她不屑一顧,「感情這種東西,是要看附加條件的。
程錦時不過是個小公司的副總,你喜歡,我就送你。
寧家大小姐,你的名聲算是臭了。」
我簡直不敢置信,憤恨地質問,「搞壞我的名聲,對你又有什麼好處?
!」
她笑得越發得意,宛如一個勝利者,「你讓整個寧氏變成了別人的笑料,你爸氣的要和你斷絕關係。
而我,剛好懷孕了,等你爸和你斷絕了關係,整個寧氏都會是我的,你和你那可憐的媽,只會是一個下場!」
她竟然懷孕了!
我的情緒徹底崩潰,一股怒火從心頭迅速蔓延,幾乎炸裂。
「宋佳敏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女人……真會算計!
真狠!
!」
在某個瞬間,真的恨不得殺了她。
我抓起一旁的包包就往電梯口跑,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趕緊把新聞撤下去。
不止是會影響到程錦時,要是讓媽媽看見,可能又會影響到病情。
我心急如焚,邊走邊給有點交情的媒體朋友打電話,結果對方告訴我,來不及了。
剛掛斷電話,屏幕上方就彈出一條新聞:與寧家千金一夜風流的「牛郎」,身份驚人…… 看了內容後,驚得我手一軟,手機「啪嗒」一聲,砸向地面。
我愣在原地,這不可能,怎麼可能……這也太離譜了。
下意識的不相信,卻又不得不承認,他渾然天成的衿貴氣質,確實不應該只是一家小公司的副總。
程錦時也許真的如新聞所說的一樣,是南城程家的獨生子。
程家擁有東宸集團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而東宸集團,至少佔據了南城商業的半壁江山,可想而知程家的顯赫。
我爸的公司和他們一比,就有些可憐了。
想必宋佳敏也看見這條新聞了吧,揀了芝麻丟了西瓜,不知道她是不是連腸子都悔青了。
我突然希望這是真的,心裏更是升起一絲快感。
我回過神,蹲下去撿起手機,一輛黑色別克疾速駛來,我措手不及,一個趔趄往後退了一步,別克猛地急剎,停在了我身前。
車窗降下,程錦時諱莫如深的睨着我,抬了抬下巴,「上車。」
我堪堪穩住身體,深吸一口氣後上車,主動解釋,「對不起,我沒想到照片會……」 他冷冷地勾了下唇角,「報復是么,寧希,你還是頭一個敢這麼玩兒我的。」
我捏着手心,啞口無言,半晌,才提心弔膽地道:「你放心,新聞的事情,我一定會儘快解決,也不會因為這件事纏上你。
你在寧家利用了我一次,這一次,就算是……」 他修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敲着,冷漠地打斷道:「結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