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深情不候:穆少,你夠了
深情不候:穆少,你夠了 連載中

深情不候:穆少,你夠了

來源:追書雲 作者:子月V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喬語 穆彥成 霸道總裁

喬語從小到大,只愛過穆彥成這一個男人
可就是這個男人,眼裡心裏只有喬家的養女,在他看來,喬語不過是個不擇手段心機狠毒的女人
喬語已經不記得,她破繭重生究竟是為了繼續愛穆彥成還是只想證明自己的清白
偏偏在這時,穆彥成要死了
他的遺言只有一句:「喬語是我的妻子
展開

《深情不候:穆少,你夠了》章節試讀:

第3章 變故陡生


喬語聞言,肝膽俱裂,大吼一聲:「穆彥成!
你在說什麼!」
「好了好了,在這裡鬧像什麼樣子!
大家都回去再說!」
一直站在邊上冷眼旁觀的周潔芸這會兒才出聲說,「我們兩家可丟不起這個臉!」
「別哭了,我讓人去給你拿點冰塊冷敷下眼睛,不然待會兒要腫了。
再檢查下有沒有被踢傷……」 穆彥成看了繼母一眼,抱着喬薇瀾一面安慰一面大步走回去。
「不許她進去……」 喬語也要衝進去,被母親拉住了。
蘇言見女兒一邁步就疼得倒抽冷氣,心疼不已。
「你慢慢走,傷到哪裡了?
別急,有媽在這兒,誰也別想欺負你!」
「媽……」 喬語哭得說不出話來。
蘇言皺着眉,壓低了聲音,「聽說昨天在婚禮上,喬薇瀾出現了,穆彥成卻沒聲張,趁着大家都沒發現直接讓人把她給接走了,還把消息給瞞住了。
我是今天才聽到風聲,就馬上趕來了。」
喬語擦了擦眼淚,「我也是婚禮儀式剛結束就知道了。
我去找穆彥成,就聽到喬薇瀾在那裡胡說八道,穆彥成根本不信我的解釋,直接讓人把我送回來了,晚上他才回來。」
怪不得,婚宴上女兒女婿都沒出現。
當時穆家給出的解釋是倆人在婚禮上喝得那杯交杯酒度數太高,喝醉了。
喬語一點兒酒量都沒有,婚禮前就說過要悄悄把酒換成白開水。
但婚慶公司說忙中出錯,忘記了。
穆家人私底下悄悄告訴蘇言,說喬語下台換敬酒服的時候就抱着穆彥成不鬆手,還吐了穆彥成一身。
蘇言信以為真。
女兒苦戀穆彥成多年,只喝過三次酒,就醉過三次,每次都與他有關。
直到今天才聽說根本不是這樣,就急匆匆趕過來了。
半路上遇到了穆彥成的繼母。
從門口到屋裡這段路,蘇言一直在問昨晚新婚之夜是怎麼度過的,但喬語卻不敢提自己昨晚經歷了什麼,只好含混帶過。
蘇言看到女兒脖頸上青青紫紫的痕迹,皺緊了眉頭。
這不像是纏綿恩愛造成的,倒像是有意虐待。
喬語注意到母親的目光,慌亂地拉了拉自己的衣領。
母女倆回到屋裡時,穆彥成已經把喬薇瀾橫着放在沙發上,小心翼翼地幫她檢查着。
剛才她從車裡摔下去,分明是控制着自己的身體的,車又沒多高,還用手撐了一下,根本就沒受傷。
喬語踹那兩腳,反而讓她真的有些疼。
喬薇瀾自然不會放過,穆彥成的手剛剛挨到她的後背,她就大聲叫疼,隨即目光朝他身後一看,馬上又瑟縮着說:「沒關係,我不疼!」
這麼明顯的前後不一,無非是在彰顯她有多怕蘇言和喬語。
喬語的性格完全隨了母親,兩人都是直來直去的性格,見喬薇瀾這麼惺惺作態,加上心疼女兒,蘇言頓時爆發了!
她立即衝過去,一把把喬薇瀾從沙發上給掀到地上。
「有傷就去醫院!
我女兒被踹成那樣都還站着!
你在她家裡有什麼資格躺在這兒!」
穆彥成沒來得及阻止,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喬薇瀾滾下來的時候頭撞在了茶几的尖角上,一言不發地就暈了過去!
「啊!
流血了!」
周潔芸失聲叫了出來,喬語才看到喬薇瀾的額頭上,真的緩緩流下鮮血。
穆彥成的目光像是要殺人!
喬語趕緊把母親護到了身後。
穆彥成卻搶先抱起喬薇瀾朝外面衝去。
「走,我們也去醫院!」
周潔芸倒是反應了過來,拉着喬語她們就追了出去。
等她們趕到,穆彥成已經抱着喬薇瀾衝進了急診室。
做了各項檢查,醫生們又詳細詢問了喬薇瀾受傷的經過,判斷她頭部受到撞擊引起腦震蕩,需要過段時間才能醒來。
喬薇瀾被安置到了病房裡觀察,喬語和蘇言也跟着上樓站在了病房門外。
「媽,她不會真有什麼事兒吧?」
「別怕!
了不起,我給她償命!」
蘇言板著臉。
她也沒想到喬薇瀾會受傷昏迷,但是她害的自己女兒新婚之際就不得安寧,蘇言並不後悔。
只是這話聽在穆彥成耳朵里,那就成了蘇言母女心狠手辣,有恃無恐的實證!
他壓抑多時的怒火噴涌而出,大步走了出來。
喬語一看他的臉色,就慌了,不顧一切地把他拉開。
「穆彥成,我媽不是故意的!」
她把穆彥成拖到走廊盡頭,壓低了聲音,「這裡是公共場合,咱們倆的婚事一波三折,現在還有不少媒體盯着!」
穆彥成冷笑一聲,「你以為,我還會在乎這些?」
喬語的心又被狠狠地扎了一刀,只要喬薇瀾回來了,他就真的什麼都不在乎了!
她顫抖着嘴唇說:「如果我願意和你離婚呢?」
穆彥成的目光和聲音都冷到了極點,「你以為,你還有選擇?」
喬語攥緊了手指,「是!
我沒得選!
但是你不是一直覺得喬薇瀾特別善良?
那麼被她破壞的婚姻和我主動要求結束的婚姻有區別嗎?
難道你想她一輩子良心不安?」
穆彥成果然就露出由於之色。
喬語的心裏疼到極點。
他對喬薇瀾就是這麼無條件的信任!
「既然你們兩情相悅,我就……」 她話音未落,就聽到病房方向又傳來一聲尖叫!
穆彥成臉色一變,狠狠地推開喬語沖了過去!
喬語本來就有傷,撞在牆上疼得她眼睛直冒金星。
緩了一下,她才追了上去。
是不是喬薇瀾醒來了,媽媽護女心切,沒忍住又和她發生了衝突?
現在這種情況下,不管她們母女說什麼做什麼都是錯的,她還是先帶媽媽離開,等爸爸回來再說。
爸爸早就該去外地出差,因為她要出嫁一直拖着,昨天婚宴結束後連夜就出國了。
喬語思索間已經跑回了病房門口,卻看到穆彥成臉色難看地站在窗戶邊上轉頭看着自己。
而剛才發出叫聲的周潔芸,捂着嘴癱坐在一旁,一副受驚過度的樣子,聽到她的腳步聲,才緩緩轉頭,眼珠子一轉不轉地盯着她。
病床上,喬薇瀾依舊躺在那裡,和之前一模一樣。
喬語心裏突然升起一陣不詳的預感!
「你們都看着我幹嘛?」
「你……你媽媽……跳樓了!」
周潔芸哆哆嗦嗦地指着窗外,「她……她……」 「胡說!」
喬語尖叫着衝到窗戶旁邊,撞到穆彥成身上,穆彥成皺着眉扶了她一把。
喬語撲到窗台上。
窗檯極高,她拚命踮起腳尖才能探頭出去。
只看了一眼,整個人渾身的血液都朝頭上用去!
「救人!
醫生!
救人啊!」
喬語瘋狂地一面大叫着一面從病房裡衝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