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前妻太動人,復婚請排隊
前妻太動人,復婚請排隊 連載中

前妻太動人,復婚請排隊

來源:追書雲 作者:大尾巴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牛郎 現代言情 郝帥

她為救家族,被結婚,被離婚,因「出軌」,凈身出戶
事後才知,背後的策劃人,竟是她的豪門老公,那個帥到逆天,冷漠如冰,渣得沒底的無良男人——帝爵豪!不過,離婚那天,她也相當不客氣的擺了他一道!5年後,溫暖華麗逆襲,成為國際知名品牌的金牌設計師,攜一對萌寶歸來
然而,回國的第一天便被前夫帝爵豪拉進酒店房間,成為他的解藥
事後,「喏,九塊九,現在的頭牌都這個價,剩下的那一毛,算是小費!」溫暖丟下...展開

《前妻太動人,復婚請排隊》章節試讀:

第2章 上了頭條


「溫、暖!」
帝爵豪咬牙切齒的低吼出兩個字,一俯身,朝着溫暖嫣紅的唇瓣,狠狠的咬了下去。
一把攬過溫暖柔軟的身體,往超大豪華的床上一拋,毫不憐惜的欺身而上…… 第二天早上。
「唔……」 溫暖被耀眼的太陽光刺醒,急忙眯縫起眼睛,想要伸手遮擋。
一動,才發現手臂沉重得抬一下都費勁兒極了,渾身更像是被重型卡車細細的碾過一般,綿軟無力,又酸又疼。
呀!

她的腦袋當機了一秒,然後意識慢慢地回籠。
昨天晚上,難道我真的……找了牛郎!
天哪!
她居然也幹了這麼彪悍的事情!
簡直不敢相信!
溫暖趕緊往旁邊一看,沒人,幸好!
不然,大清早的跟個陌生男人四目相對,好尷尬!
溫暖強撐着坐起來,四處打量,只見到處都是凌亂丟落的衣物,一地一床的狼藉。
溫暖趕緊拿床單裹住自己,溜下床,腿一軟,立刻就跪到了地毯上。
昨晚那誰……還真是強悍!
溫暖暗暗的低咒了一句,伸手敲了敲自己的額頭。
昨晚的那個男人,依稀記得是個又冷酷又帥氣,霸道又強悍的傢伙。
至於模樣…… 溫暖的眼前突然浮現出帝爵豪那張酷帥的俊臉來。
呸呸呸!
溫暖馬上飛快的自我否定了。
帝爵豪巴不得把她丟到太平洋里去,怎麼可能主動跑來,在這種地方跟她一夜**?
可是那位頭牌先生,怎麼會一言不發的就走了?
難道是……劫色又劫財?
溫暖一個激靈,連忙往床頭柜上看去,自己的手包還好端端的躺在那兒。
打開來,裡頭的錢、卡、首飾都在,連個鋼鏰都沒有少。
所以……她睡了個彪悍的頭牌,還沒有……付錢!
這、這這……也太沒有節操了吧?
溫暖狠狠地鄙視了自己一把,艱難的邁動雙腿,走進洗手間,拘了一捧冷水灑在臉上,使勁兒拍了拍臉頰,整個人頓時清醒了不少。
看着鏡中自己白皙的脖頸上種滿了深深淺淺的草莓印兒,溫暖頭疼的扶額。
果然是酒精害人!
昨晚倒是爽了,接下來可怎麼辦吶?
要是被帝爵豪知道了,還有帝家的那兩位大佛,那個不省心的小姑子,可不都得把自己給滅了?
算了,管他呢!
先回去再說。
溫暖並不喜歡怨天尤人,既然事情已經發生,那就要學會積極的面對!
溫暖將身上的毯子緊了緊,晃悠着酸軟的兩條腿,又艱難的挪回房間,蹲到地毯上,想要撿起自己的衣服湊合一下。
可是等她挑起自己的裙子時,瞬間就犯難了。
這……都碎成片片了,還怎麼穿喲?
那位天天靠做這事兒掙錢吃飯的「鐘點工」也這麼心急?
難怪辛苦錢都不要就溜了,敢情是怕賠我的衣服錢哪!
溫暖捧着那堆破布條,有些欲哭無淚。
唉,只能讓方雨送衣服過來了。
溫暖拿起電話一看,居然是關機的。
她打開來,屏幕上一串未接來電,都是死黨方雨打的。
溫暖正要給方雨撥回去,帝爵豪的妹妹打電話進來了。
溫暖只好先接起來,帝清雅有些焦急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嫂子,你怎麼還沒有回家啊?
爸媽都生氣了呢,你該不會是找我哥找了一晚上吧?」
「呃……昨天出來找得太晚了,所以我在酒店住了一晚上。」
「哦哦,原來你是跟我哥躲到酒店裡去過二人世界去了啊?
爸、媽,這下子你們放心啦?
就等着抱孫子吧!」
「清雅……」 溫暖還沒來得及解釋,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
溫暖頭疼的揉了揉眉心。
電話又響了。
溫暖趕緊接起,方雨氣急敗壞的聲音立刻在她耳邊炸響:「死哪兒去了?
你他丫的終於接電話了!
你都上頭條了知不知道?」
溫暖把手機挪開一點點,揉着自己嗡嗡作響的耳朵,「你說什麼?」
「原來你真的不知道哇!
你個糊塗蛋!
自己看!」
方雨掛斷電話,咻咻咻的發過來一串鏈接。
溫暖隨手點開一個,立刻就瞪大眼睛,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她昨晚在夜店找男人的事情,今天一早就上了《娛樂早報》的頭條!
在酒吧里拍桌子大叫找牛郎的,被一群流里流氣的男人圍着挑三揀四的,跟魁梧男勾肩搭背的,兩人一路摟着進電梯的,兩人一起拿着房卡開房門的…… 張張照片都清晰的呈現了溫暖那張迷離的醉臉。
而且因為拍攝角度的緣故,就連一個簡單的攙扶動作,看上去都親昵曖昧得不行。
醒目刺眼的大標題滿篇都是:《豪門少夫人夜店買醉》、《帝少新婚嬌妻深夜幽會男人》、《豪門新婦夜生活大揭秘》…… 最誇張的是那張拍桌子叫嚷的照片,旁邊被配上了氣泡文字,黑體加粗,寫着溫暖的至理名言:「把你們店裡最好的頭牌給我叫來!」
這張被加工過的照片成為網上點擊率最高的,榮登年度表情榜首!
溫暖的手腳一片冰涼,再也沒有勇氣去點開那些鏈接。
電話又響起來,一聲聲的,像是催命一般。
溫暖想要把手機關掉,顫抖的手指卻滑到了接聽鍵。
「嫂子,你、你趕緊回來吧!
哥剛剛居然從書房裡出來了,臉色很不好看呢!
還有、還有……」 帝清雅欲言又止,像是有什麼話說不出口似的。
「我知道了。」
溫暖有氣無力的答道,手機慢慢地從掌心裏滑落,掉到了地毯上。
她伸手,慢慢地捂住了自己的臉。
「Seemefly……」 手機鈴聲一直響個不停,短消息一串串的從屏幕上跳出來:「接電話!
接電話!
接電話……」 事已至此,再懊悔都是沒有用的!
溫暖抹了一把臉,把手機撿起來,「方雨……」 「溫暖你沒事兒吧?
我警告你,不許想不開!
天塌下來我都跟你一起頂着!
你在哪兒?
我馬上去找你!
電話一直開着,不許掛我電話!」
溫暖苦澀一笑,「方雨,我沒有你想的那麼脆弱。
我在魅惑頂樓的房間里,具體房號不清楚,反正就是角落裡的那一間。
你給我送套衣服過來吧,要高領的那種。」
「好,我馬上過來!
現在消息已經傳開,帝家和溫家肯定都會找你的麻煩,除了我,誰的電話你也別接,等我來了再說,但是,我的電話你必須接,不許關機,聽到沒有?」
「行了,我沒傷心死,都被你啰嗦死了,姐還等着衣服穿呢,趕緊的!」
溫暖掛斷電話,感覺被方雨巴拉巴拉的吼一通之後,心裏邊舒服多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至少還有一個朋友會堅決的站在她的這一邊,不是么?
溫暖把手機設置了靜音,丟在一邊。
在等待方雨送衣服的時間裏,她去浴室里將自己匆匆清洗了一下。
幾分鐘後,溫暖裹着毯子,赤腳從浴室里踩出來。
沒有多餘的衣服,她只好在地板上挑揀昨晚被丟下的。
外套可以等着方雨送,這裡邊的,就只好將就了。
溫暖走過去扒拉自己的小衣服,腳心忽然被什麼東西硌了一下,疼得她一縮腳,提起來一看,是一顆扣子。
溫暖蹲下去,撿起扣子,看着看着,臉色就變了。
作為一個服裝設計師,溫暖對於衣服的布料、款式、扣子等都有一種天然的敏感力,對於一些特殊的材質或者款式,甚至達到了過目不忘的地步。
手心裏的這顆銀白色的扣子,看似簡單,實則是玉石製成的,看似白璧無瑕,但是若傾斜一定的角度細看的話,上面會有淺淺的雲紋流動。
連一顆扣子都這麼講究,那麼一件襯衫的製作工藝就可想而知。
工廠車間里的流水線是生產不出來這種高端的東西的,只有純手工限量定製。
一個牛郎會穿着那樣高定的襯衫出來混么?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帝爵豪似乎穿着這樣的襯衫。
溫暖頓時臉色一白。
聯想昨天到今天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有什麼東西忽然在她的腦海里划過,一切就都慢慢地明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