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牙戰神
龍牙戰神 連載中

龍牙戰神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凌峰傲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靈瀟 楊帆 都市小說

八年前,家族被滅,父母失蹤,他離開雲城;八年後,兄弟慘死,他王者歸來,誓要報仇雪恨……展開

《龍牙戰神》章節試讀:

第3章 討還公道


「聒噪。」

兩個字淡淡從楊帆的口中說出。

李龍的身體噗通跪下,然後緩緩的倒地,已經沒了聲息,面目驚恐深深刺激着院子里的人。

鴉雀無聲。

「弟弟,弟弟,你們竟然殺了我弟弟。」

李如雪目睹李龍倒地,放聲痛哭起來。

「殺人了,殺人了……」

誰也沒想到,楊帆被一眾護衛圍的水泄不通,竟然還能出手殺了李龍。

最關鍵的是,誰也沒看到楊帆究竟是怎麼樣出手的。

他就是抬了抬手指而已。

他到底是人是鬼?

在場的人只有阿狼毫無波瀾,因為軍主的實力,他最清楚不過了。

這種舉重若輕便能取人性命,當今世上恐怕也只有他一人能做到。

「混蛋,你已經成功的激怒我了,你到底是誰?」

王海嘯因為憤怒漲紅了臉,聲音冰冷的說道。

「你們殺了我弟弟,我要你們償命,我要你們為他陪葬。」李如雪此時突然站起來,如瘋狗一般撲向了楊帆。

王海嘯急忙把她攔住。

他倒不是真的關心李如雪。

李如雪畢竟現在是自己的未婚妻,要是當著自己的面有個三長兩短。

自己肯定要淪為雲城的笑柄。

楊帆並么有在意,瞥了一眼李如雪,緩緩放下手。

「有些人,不是你這種垃圾能夠侮辱的,很不幸,你犯了禁忌。」

王海峰不但曾經救過他的命,更重要的是他為這個國家流過血,殺過敵。

他理應成為英雄,所以但凡敢侮辱王海峰的人,都必須收到應有的懲罰。

說完。

楊帆看向王海嘯。

「我的耐心有限,我最後再問一遍,王海峰是怎麼死的?」

楊帆的眼神很隨意,可是看在王海嘯的嚴重,卻感到像是被毒蛇一樣盯着,很不舒服。

王海嘯被徹底激怒了。

「你們還等什麼,給我砍死他們。」

王海嘯衝著三十多名護衛命令道。

接着王家護衛,手持刀槍,沖向了楊帆。

楊帆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沒有動,臉眼皮都沒眨一下。

「找死。」

阿狼暴喝一聲,身體如鬼魅一般前沖。

別看他是一個魁梧健壯的大漢,身體卻如水蛇一般靈活。

「砰砰砰……」

一陣眼花繚亂之後,三十多個曾經從屍山血海中出來的護衛,全部倒在了地上,痛哭的哀嚎着。

而阿狼做完這一切,身形瞬間移動到了楊帆的身後,恭敬的站立着。

「這……」

所有的人,倒吸一口冷氣。

這長的像熊一樣的大漢,他還是人嗎?

不到一分鐘,就把這些護衛全部撂倒了。

王海嘯也是冷汗直流,他何曾見過如此強悍之人。

「前院怎麼這麼吵,太不像話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身影,在下人的攙扶下,住着拐杖一步步從裡屋走了出來。

老太太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充滿了威嚴。

她的話一處,全場安靜,就連地上打滾的護衛都是憋着不敢出聲。

「奶奶。」

見到來人,王海嘯連忙是恭敬的走了過去,攙住老太太胳膊,表情異常恭敬。

老太太不緊不慢坐下。

看着狼藉一片的院子,進而看到地上李龍的屍體,眉頭一皺。

「怎麼回事,誰幹的?」

鴉雀無聲,大氣都沒有,王海嘯沒有回話,而是將目光投向了楊帆。

王老太順着王海嘯的目光看去,打量了一下楊帆,而後突然氣勢凌厲起來。

「你是何人,這一切都是你所為?」

楊帆瞥了一眼老太太,對方穿着綾羅綢緞,華貴雍容,想必應該就是如今王家的家主王老太了。

「呵呵,楊帆,是我做的。」楊帆淡淡一笑。

王老太眼睛一眯,仔細的看了楊帆幾眼。

「楊帆?楊雲天的養子楊帆八年前突然消失,音訊全無,應該就是你吧。」

「是啊。」

「呵呵,一個三流家族的養子,竟然敢來我們王家鬧事,是我們王家太仁慈,還是說低調的久了,你們這種三流家族也敢來撒野了?」

眾人一聽,都是恍然大悟。

原來這人竟然是楊雲天那個失蹤多年的養子。

可是為什麼現在突然回來了,難道他沒死?

不過楊家在雲城頂多也就是三流家族,跟王家比簡直如熒光對皓月,沒有可比性。

楊帆來王家鬧事,無異於自尋死路。

王老太雖然已經八十多歲,可是身上的無形威壓釋放,死死盯着楊帆。

「說說吧,你最好給我一個理由,否則,你和你的家族都將面臨滅頂之災,王家的怒火是你們這種小家族無法承受的。」

楊帆搖了搖頭,冷笑道:「這句話其實也是我想說的,最好給我一個不覆滅你王家的理由,否則我的怒火也不是你們王家這種小家族能承受的起的。」

「大膽狂徒,死到臨頭還嘴硬。」

王老太一聲怒喝,所有的人都是嚇得不敢出氣。

「楊家小兒,真以為我不敢殺了你嗎?海嘯,讓人給楊雲天打給電話,讓他立刻滾到王家來賠罪,否則,立刻讓楊家在雲城消失。」

「放肆,辱先生者,死……」

阿狼突然氣勢外放,銅鈴般大的眼睛瞪着王老太,說完就欲出手。

楊帆擺了擺手,攔住了他。

「王老太,你們王家做了什麼,你們自己心裏清楚,王海峰是我楊帆的兄弟,他退役半個月就死的不明不白,我只想給我兄弟討個公道,如果他真是舊疾複發而死,我無話可說,如果他是被你們折磨而死……」

楊帆頓了頓,猛然站起來,一股氣勢磅礴的威壓鋪天蓋地的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我要你們整個王家給海峰陪葬。」

那股滔天的壓力,就連站在楊帆身邊的阿狼都感覺一陣顫慄。

這一刻,包括王老太在內的所有人都感覺身體被一股四面八方湧來的冰冷海水緊緊包裹一樣,內心莫名的升起無盡的恐懼。

什麼情況?

我竟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嚇到了?

王老太不敢置信,面色鐵青。

「不自量力,讓我王家陪葬,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王老太提起拐杖在地上跺了一下,一個瘦的快要乾癟的老頭,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這個老頭,王家的所有人都是一陣心悸。

這老頭是王家的供奉,實力很強,神出鬼沒。

只要是王老太讓他辦的事,從來沒有一件沒辦成的。

這些年王家之所以能夠取得這樣的輝煌,和這個老頭也不無關係。

說句毫不誇張的話,只要這個老頭還在王家一天,王家就能夠在雲城屹立不倒。

「劉顯供奉,殺了他們。」王老太冷漠的說道。

「呵呵,小事小事,老規矩,一顆人頭五百萬。」乾癟老頭看都沒看楊帆和阿狼一眼,一副勝卻在握的樣子。

「錢不是問題,我只要他們的人頭。」

「馬上給你。」

乾癟老頭說完,身體一躍十丈,瞬間就來到了楊帆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