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女總裁的霸道狂婿
女總裁的霸道狂婿 連載中

女總裁的霸道狂婿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不是廢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柳清寒 都市小說 陳開

為了給父親湊手術錢,陳開決定……展開

《女總裁的霸道狂婿》章節試讀:

第3章 起死回生


見陳開一直愣神,柳清寒怒其不爭道:「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我說我要和你離婚!......」

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陣急促的聲音打斷。

「讓一讓!讓一讓!」

緊接着,她被人往旁邊一推,整個人往陳開的身上撲去。

下意識的,陳開鬆開了手裡拎着的營養品,伸手攬住柳清寒的細腰。

懷裡柳清寒的細腰,堪堪一握。

沒等他仔細感受,腦海中的聲音再次響起。

「該體霉運纏身,心智漸失,最近有血光之災,恐危及生命,病因:服用的中藥里摻了噬心蠱。是否治療?」

陳開很想說治療,只是他已經感受到柳清寒那殺人般的目光。

他忙鬆開手。

「來不及了,患者心臟驟停,體溫下降,原地急救!」

「快去請聞教授過來!」一個年紀稍大的女醫生催促。

走廊里的一個護士忙回道:「劉主任,聞教授昨天去外地授課了,要明天才回來。」

十幾個白大褂圍着推床,神情嚴峻。

一個穿着褐色西裝,染着酒紅色**浪的漂亮女人緊緊跟在一旁,滿臉憔悴。

劉主任皺緊眉頭,手搭在患者的胸廓,開始心臟按壓。

一次,十次,百次......

原本在走廊活動的人早就停下了動作,屏住呼吸,生怕打擾到醫護人員的急救。

五分鐘過去了。

醫護人員停下了手,翻了翻女孩的眼皮,嘆了口氣,退到了旁邊。

「你們幹什麼?怎麼停下來了?快繼續啊!」漂亮女人拉扯着白大褂,嘶聲道:「我只有妹妹這一個親人,你們誰能救活她,我秦曼容甘願下半輩子做牛做馬報答。」

周圍人同情之餘,還震驚於這女人的身份。

秦曼容,青泰集團董事長,公司連續三年位列江海市納稅前三,背後更是有滔天的手段,能得到她的承諾,簡直是天大的機遇。

但是,現場沒一個人有動作,因為床上那女孩,臉色慘白,心跳也已經開始停止,是真沒得救了。

柳清寒眼裡也有些淚花,青春少女,在最美的年紀凋零。

陳開穿過人群擠上前,手搭在了女孩的脈上。

「該體先天性心臟病,血小板含量極低,呼吸困難......病因:家族遺傳,喉嚨異物。是否治療?」

「治療!」

陳開毫不猶豫。

「靈水不夠,無法完全治癒,可通過八龍秘針第一招絕處逢生......」

靠!

才剛接受傳承,八龍秘針壓根就還沒學,怎麼絕處逢生?

陳開臉色難看起來。

等他學會了八龍秘針,女孩真就死的透透的了。

救她!快救她啊!

陳開急的狂流汗。

似是感覺到陳開的意志,腦中白玉瓶底的水晃了兩下,最終從瓶里飛出,流進女孩的身體里。

女孩慘白的臉上有了些紅潤,只是面露苦色,似是呼吸困難。

「秦總,請節哀順變!」

幾個醫護人員上前,準備將病床推走。

「等等!」

陳開大吼一聲。

「她還有救!」

眾人驚奇的看向陳開。

陳開將女孩扶成半坐的姿勢,對着女孩的後背一拍!

柳清寒率先反應過來,大吼道:「陳開,你幹什麼!」

她真是要瘋了!

也不知道陳開什麼時候溜到病床前,居然還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舉動!

他當秦曼容是這麼好欺負的嗎?

還是覺得這裡的醫生都是垃圾,不如他一個家庭婦男?

接着,眾人也反應了過來。

花樣年紀離開已經夠讓人心痛的了,結果還有惡徒連人死後也不放過。

簡直是喪心病狂!

「這誰啊?」

「你對一個剛去世的女孩做了什麼!」

「天殺的,女孩都已經走了,還要折騰她的屍體。」

秦曼容本來就沉浸在失去親人的痛苦中,這會看到陳開對已逝的妹妹動手,悲憤上前,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陳開臉上。

鮮紅的五指印在陳開的臉上。

但此時陳開根本沒心思關注其他事情,他緊緊的盯着女孩。

女孩的臉有些發紫。

位置和力道都差了一點!

陳開準備再來一次。

距離最近的劉主任憤慨上前,扯住陳開,「你還想幹嘛!」

女孩的生命正在鬼門關徘徊,陳開沒時間和其他人解釋。

他一把甩開女醫生,準備繼續動手。

女醫生被甩開,一下子沒站穩,往後踉蹌一下,險些跌倒。

囂張!

太囂張了!

「還敢推搡劉主任!太過分了!」

「報警!報警!大家圍住他別讓他跑了!」

眾人更加憤怒了,紛紛擼起袖子衝上前。

「陳開,你搗什麼亂啊!」柳清寒從人群外擠了進來,「醫生都說沒救了,你還在那出什麼風頭!」

她對陳開真是失望到底了。

就因為自己剛才和他提了離婚,說他沒用,他就愚蠢的想了這麼個辦法想證明自己?

看樣子,自己和他提離婚,是正確的決定,這麼不成熟的男人,怎麼可能有長進。

「秦小姐,給我兩分鐘,我能讓你妹妹起死回生!」陳開吼道。

眾人愣神,接着醒悟過來。

「差點就被這小子唬住了。」

「還起死回生,他是不是還要說自己是華佗轉世啊!」

「這小子不是第一次出來騙人了吧!」

秦曼容本來也很憤怒,對這個欺辱妹妹遺體的男人她已經想好一千種死法了,但看到陳開堅定的眼神,她又有一絲動搖。

柳清寒不容置疑的命令:「陳開,你趕緊給秦總道歉!」

「秦小姐,人反正都沒了,還能更壞嗎?」陳開急聲喊道。

一語驚醒夢中人!

是啊!

人已經被宣告了死亡,再壞能壞到哪裡去?

現在還有人站出來告訴自己能救活妹妹,這總好過直接推去冰冷的太平間吧。

秦曼容抹乾眼淚,「讓他救人!」

圍在一旁的醫護人員瞪大了眼睛。

「秦總,你可千萬不能答應他啊。」劉主任勸道:「人已經走了,這是不爭的事實,你可千萬別被他花言巧語騙了。」

「秦總,這小子肯定是在做垂死掙扎。」

「怎麼,你們救不了,還不準別人救了?」秦曼容俏臉一寒,周圍嘰嘰喳喳的反對聲一下停住。

「都退開!」

雖然秦曼容只有二十多歲,還是個長的禍國殃民的美女,但她的氣場卻足夠強大。

這麼一喝,周圍人慢慢退到旁邊。

「秦總,陳開是我老公,他根本不會醫術,你別由他胡來。」柳清寒勸道。

秦曼容看向陳開,「我選擇相信他。」

柳清寒突然心裏有點堵得慌。

一個只會做家務的男人,有什麼好值得秦曼容信任的?

不過,看病救人可不是這麼好糊弄的,過會,秦曼容就會知道陳開到底幾斤幾兩了。

但這個時候,柳清寒倒希望陳開是真的能起死回生,不然,得罪秦曼容的後果......

可那也是不可能的......

陳開朝秦曼容微微點頭。

接着,注意力放在了女孩身上,他用手往女孩的喉嚨外層摸索,當摸到一個異常凸起時,毫不猶豫的往後背猛的一拍。

「還打!」

「秦總,我就說這小子是瞎來的吧!」

「可憐的女孩,走後還得不到安寧。」

眾人沖了上去,準備控制住陳開。

秦曼容嘆了口氣,看樣子是自己病急亂投醫了。

就在這時,女孩劇烈的咳嗽,從嘴裏嗆出一個模樣奇特的白色蟲子,瞬間消失不見,虛弱的朝秦曼容喊到:「姐......」

然後,又暈了過去。

「快!快急救!」陳開大吼道,退到了後面。

周圍的人眼睛都瞪大了。

活了?

剛才還毫無生機的身體,居然又重新活過來了!

十幾個醫護人員衝上前,手忙腳亂的將女孩推進急救室里。

秦曼容先是一愣,然後狂喜起來。

她衝過去,緊緊的抱住陳開,俏臉通紅,然後轉身跟着醫護人員一起趕去了急救室。

怎麼可能?

柳清寒呆在原地,她怔怔的看着陳開,好像從來不了解他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