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電競之路:王者榮耀
電競之路:王者榮耀 連載中

電競之路:王者榮耀

來源:掌讀520 作者:提莫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室里 提莫 遊戲動漫

簡介:我一直都覺得自己的未來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也一直認為,夢想一定是掌握在多數人的手中的
回想起自己以前的種種,所有的一切都在證明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嗎? 「好大啊」 我感慨一聲,抬頭看了看頭頂上的電競一校,和那學校頗有現代藝術氣息的大門,全國十強的電競學校之一,在這裡教給學生的不僅是課本上的知識,還有遊戲
當然在實戰的操作中是以時下火的「英雄聯盟」為例,電競遊戲的內涵其實萬變不離其宗,無非就是考驗一個人的記憶力,判斷力,反應力,和顧全大局的應變能力
展開

《電競之路:王者榮耀》章節試讀:

第8章 呵護


當小兵正式進入陣地的時候,雙方的停止試探正式開始補兵發育,亞索一級技能很短,而我則點的是e技能透光奇點,會對經過技能所創造的光環區域中敵人造成減速的效果,適時即發二段e則會引爆這個區域,使敵方英雄一起被引爆,造成一定的魔法傷害。拉克絲的被動會再被技能傷害的敵人身上留下印記,普通攻擊會將其引爆。E技能手長,每當亞索過來想要補兵的時候預判丟再她的腳下,然後普通攻擊亞索,使其失去被動,迅速點開二段e,走位躲開亞索的技能,適時引爆亞索身上的印記。

幾個回合下來很快就到了二級,這時候的亞索對於拉克絲來說極其難纏,亞索的突進技能令人防不勝防,好在我二級點了q技能,每當亞索突進過來想要打我一套的時候,我就扔給亞索個q,控制住亞索,然後引爆印記,迅速撤離,當技能冷卻的時候,我就在塔下猥瑣,堅決不出塔下太遠,以防打野抓人。

這樣耗了一段時間,對方劍聖打野來了兩次沒抓到我,最後一次特別險,我被劍聖和亞索打掉了三分之二的血,只要亞索帶風突進上來,在給我掛一個引燃我必死無疑,而這時的我已經站在了塔下,亞索突進越塔準備強殺,我匆忙甩出閃現,趕緊向側方走位,又快速扔出q技能將其困在塔下,這時的兵線剛好進入我家塔下,e技能冷卻結束我丟出w光罩,害怕他冒死將我殺死,又在他退路上丟了個e,立即引爆,亞索匆忙退走,而他此時已經僅剩一格血。馬上六級的我迅速塔下補兵,升完六級,對準亞索剛剛消失的部位開了第一個大,預判很到位,亞索還沒等回城就丟了命。我步行走過二塔,回城補血出裝。

此時我們的形勢不容樂觀,對方劍聖玩的很好,在下路抓了我們兩個人頭,下路不得已猥瑣塔下,壓的adc補兵可憐,adc發育不好在打團的時候很容易吃虧,沒有輸出。從家出去以後我直奔下路支援一波,上路是馨兒姐姐玩的劍姬,和對方上單諾克薩斯打的熱火朝天,一時間難分高下,我發出訊號表示支援下路,打野盲僧也奔向下路,邊走邊收野,當我到二塔時候盲僧已經趕到,而此時對方的女槍和石頭人正在我家塔下壓制我方adc伊澤瑞爾和輔助日女,盲僧在草叢中伺機出動,日女直接暈住對方女槍,伊澤瑞爾一套技能全部打在女槍身上,盲僧衝出搶了adc的人頭,並插眼踹回想要逃走的石頭人,此時我正趕到現場扔出了e技能減速石頭人的逃跑,劍聖此時開大跑了過來,這邊技能迅速殺掉石頭人,adc的了石頭人的人頭,此時盲僧半血,伊澤瑞爾殘血,日女殘血,只有我還是滿血,而我們已經脫離的塔的攻擊範圍,劍聖發育非常好,一招不慎,就有可能送給劍聖一個雙殺或者更多,在劍聖馬上要接進我們的時候,我扔出了w技能,給隊友套上光罩,心裏計算距離,認為只要我的q能命中,劍聖必死無疑,又害怕正好在我丟q的時候劍聖的q也剛好夠距離,那可就徹底丟人頭了,只是片刻我就丟出了q技能,準確命中,然後大家一套技能打出,最後劍聖死在了我的大上。

這時我們已經成功的從劣勢轉化成了優勢,而此時上路馨兒姐姐也是拿掉了諾克薩斯的人頭,我趕回中路,他們迅速拆掉了下路的塔,回家出裝,這也就意味着團戰即將開始,我抓緊消耗亞索的血量,彼此都耗掉了很大一部分的血量,而我身上卻是帶了五瓶藥水,返回塔下補充血量,這時我方的英雄已經全部趕到中路,亞索躲在塔後不敢露面,我們壓着亞索拆塔,塔拆到一半對方英雄也就都迅速趕到,團戰正式爆發,作為法師我躲在大家身後,而此時的已經具備了一定的輸出,而伊澤瑞爾輸出也是剛好,可是他卻沖在了最前面,剛打出一套技能就被對方打成殘血,迅速後撤,這時除了我以外的三個人全部暴露在對方濕透人面前,石頭人一個大衝撞過來全部撞飛,劍聖伺機衝上前一頓輸出,我趕緊控住劍聖並將印記引爆,雙方激烈丟出技能,很快全部殘血,看見對方全部在中線僵持毫不猶豫丟出e和r,這兩個技能有疊加,可以給英雄造成更大的傷害,當時就收掉了對方的女槍和劍聖,馨兒姐姐趁機欺身上前收掉對方諾克和石頭人,亞索匆忙逃走,這一波團招是前期我方經濟迅速超越對方。

以後的戰鬥越來越順,我的發育超越他們很多,再加上水平較高的走位和預判,很快就完成超神,此時的我們已經推到了對方的高地,每次團戰我都瞄準劍聖或者女槍放q,壓制對方輸出,在對方高地的一波團中,憑藉手長的優勢,先後擊殺了對方劍聖,女槍和亞索,殘血石頭人想要逃跑被一個大收掉,因為一直躲在隊友身後,我自身沒被消耗多少血量,此時還剩消耗半血的諾克在與我們周旋,一套技能打在諾克的身上使其殘血閃現進塔掛上引燃,又引爆諾克身上的印記,然後就傳來了五殺的聲音,開局到此時我一次都沒有被殺過,這時身後已經聚攏了一些看熱鬧的人,戰局進行到現在已經沒有再打的必要,對方進行了投票,完美的結束了這局比賽。

周圍議論紛紛,馨兒姐姐笑着說:「行啊,露臉了啊,你看周圍人都崇拜死你了,還有個小女孩眼睛看你都直了。」

我趕忙說:「都是師傅教的好。」

楊教授得意洋洋的樣子弄得像真的一樣,而我雖然在心底鄙視了楊教授,面上還是裝出乖巧的樣子。

「還好沒丟師父的臉。」我笑着看了楊教授一眼。

這時馨兒姐姐用手指戳我一下,笑得很狡詐,我順着她的目光回過頭。

「有沒有興趣,打一局1V1。」一個完全陌生的女孩站在我身後。

「我……你得……問我師父……」

女孩很清秀,寬大的蝙蝠衫下面追着幾個流蘇,緊身打底褲,白色帆布鞋。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一個道理,美不是最吸引人的,最吸引人的是那種讓人瞬間就想要呵護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