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黑暗再生
黑暗再生 連載中

黑暗再生

來源:掌讀520 作者:蘇澤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林安安 遊戲動漫 蘇澤

簡介:凌駕於人類之上的無上神明究竟是什麼? 蘇澤曾經無數次思考這個問題
直到後來,他獲得了神明的力量,並與神為敵
展開

《黑暗再生》章節試讀:

第2章 戀人,朋友


第二天一早,蘇澤和往常一樣騎着單車出門,但這次並不是去學校,而是去往小鎮的邊緣。

小鎮邊緣是一處小山坡,蘇澤就將單車停泊在山坡下面,然後徒步走上去。

四月的風輕輕的吹着,溫煦的陽光照在一片蔥翠的草地上,透着溫和的暖意。

草地里開了很多花,小小的,白色的,星星點點藏在草葉之間跟着風搖曳。

這個地方是他無意中發現的,無論來過多少次,他都抹不去對這個地方的眷戀。

他躺在草地上,隨手抽起一顆草莖放在嘴裏嚼啊嚼啊。奇特的味道和一絲澀味充滿了他的口腔。他莫名的微笑起來。

他閉上眼睛休憩,一邊吹着風,一邊等待林安安。

過了片刻,一個輕盈的影子從遠處翩然飄過來,悄悄的靠近他。秀美的臉龐湊到正在假寐的蘇澤面前露出一絲詭秘的笑意。

「嘿!」

林安安突然大喊。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蘇澤嚇了一跳,等他反應過來,女孩已經翩然跑開。

「臭丫頭!讓我逮到你就完了!」蘇澤爬起來追了上去。

這對小情侶打鬧了一陣,終於安靜了下來。蘇澤躺在柔軟的草地上,手枕在腦後,看着天上慢悠悠向北飄去的雲。

而林安安緊挨着他坐着,擺弄着手裡的幾棵草葉。

蘇澤想,他的生活或許會一直這樣下去,一直住在這個有花有草的邊陲小鎮。

十年後,或許更短的時間,他會和身旁這個女孩結為夫妻。他會在這附近找一份工作。

再過十年,或許更短的時間,他們也會有孩子。他們也會為柴米油鹽的事情偶爾鬥鬥嘴。他們也會在孩子上學歸來之前停止吵架。

或許自己的孩子也會像他這麼不聽話。趁着某個晴好的天氣和他的小情侶跑出去約會。

如果真的是那樣,自己一定不會阻攔,還會把這個地方告訴他們,讓他們也有一段美好的獨處時光。

「神棍!你們果然在這裡,還這麼親熱。」就在這時一個違和的聲音響了起來,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小空間。

兩個人從山坡下走上來,那是兩個和蘇澤年齡相仿的男生,身高卻差不多,長相也差不多,他們是一對兄弟。

一個叫李少淵,一個叫李少雙。

「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林安安問。

「廢話,你們兩個一起逃課不用猜就知道你們來這裡了。」李少淵癟了癟嘴。

「還沒吃飯吧?」李少雙拿出兩個飯盒,分別遞給蘇澤和林安安。

林安安看見飯盒,眼睛亮了起來:「看在你們送飯過來的份上,本姑娘就不追究你們打擾我們二人世界的事情了。」

李少淵蹲下身子,在蘇澤的肩膀上拍了拍,露出一絲凄苦的表情:「哥們,你還沒有一盒飯重要。」

蘇澤淡淡的瞅了他一眼,露出一絲憐憫,李少雙也別過頭去。林安安已經放下了飯盒,李少淵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好妹妹,大小姐,姑奶奶,我……我瞎說的,我錯了!嗷!」

李少淵的慘叫驚起了一片飛鳥。

……

一對情侶和兩個朋友在這片草地上聊了很久很久,等到晨露完全被蒸干,太陽升到最高處的時候,他們就去了不遠處的一座小木屋。

這是一個書屋,就建在一片竹林前,面對着一條小路。雖然這裡平時很少有人來,但是它還是開在了這裡。

店老闆是個不到40歲的女人,很漂亮,也很優雅。每一個動作都不急不緩,每一句話都恰到好處。蘇澤甚至聯想的出她年輕時是何等的風姿綽約。

蘇澤想女人開這個書店的原因可能就是因為她喜歡看書,因為這裡的書都略微陳舊,有些年頭了,卻保護的很好。

同樣,這間書屋也有些年頭了,木質的地板踩上去微微作響,窗戶也是那種老式的木質窗戶,陽光透進來,竟然也帶着一絲陳舊的味道。

女人正坐在櫃檯後面的搖椅上看書,一杯霧氣氤氳的茶放在櫃檯上,茶葉在水裡微微沉浮。

「來了?」女人和他們打招呼,但視線卻沒有從書上移開。

「嗯,陳姐好。」

女人姓陳,叫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嗯,隨便看吧,有什麼喜歡的書可以找我借。」

「謝謝阿姨。」四個人微微鞠躬,然後各自奔向了自己喜歡的書籍。

書屋雖然不大,但是種類還是相當齊全的。其他三人喜歡小說,都是直奔小說而去。只有蘇澤一個人來到神秘學的書櫃前翻找。

這裡的書他已經看過了大半了,大多都是各類的神話傳說或者是神異傳聞。

「蘇澤。」不知道什麼時候陳阿姨已經站在了他身後,「上次借給你的書看完了嗎?」

「看完了,但是我今天忘帶了,改天有時間我還給你。」

如果說是古諾斯塔語是蘇澤打開神秘學大門的鑰匙的話,陳阿姨就是引領他進入神秘學殿堂的那個人,也是因為她,蘇澤開始痴迷於那些神秘悠遠的世界。

那些世界裏,有足以纏住整個世界的巨蟒,也有睜眼為日閉眼為夜的狂龍。

還有那些神明,可以輕易的毀天滅地的神明。

女人曾經告訴過蘇澤,神學的最終方向就是揭開神的真相。

但她放棄神學已經很多年了,她也從未告訴過蘇澤為什麼,只是偶爾指點一下蘇澤。

「不着急,不還也罷。」女人搖了搖頭,「我這裡還有一本書,推薦你看看。」

女人從書櫃的最高處拿下一本書,那是一個孤本,夾在眾多書籍里很不起眼。

封面是純黑色的硬殼,上面沒有多少複雜的花紋,只有用深紅色的字體寫着。

《荒謬的神學》。

四個字歪歪扭扭,再加上深紅的顏色,彷彿是用血寫出來的。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是不是像血?」女人好像看穿了蘇澤的心思。

「是有些像。」

「因為它的初稿確實是用血寫成的。」女人說,「它的作者,曾經是最有名的神學家。被稱為是最接近神的人。人們最後一次發現他時,是在他的書屋,他的書屋裡,被刻滿了奇異的符號,而他本人的眼睛被挖了出來,塞進了心臟里。而這本書的手稿也就是在當時發現的,而它也在神學界引起了一場騷亂和新的探索。」

這段傳說勾起了蘇澤的興趣,但是也讓他隱隱約約感到恐懼。他小心翼翼的打開扉頁,好像要推開某一扇未知的門。

扉頁上的字,呈現在蘇澤面前:「在神的眼中,世界只是一片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