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軌
不軌 連載中

不軌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令狐衝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所長 現代言情 索寧

盛大少含着金湯勺出生,呼風喚雨,要啥有啥
直到碰到了索寧這個硬茬子
油鹽不進,好賴不分
不僅沒拿大少爺當回事兒,還把他的臉面摁在地上來回的摩擦
索寧:「你想玩兒,找別人
」大少爺嗤笑着,「老子就對你圖謀不軌
」——有人問盛大少看上了索寧哪兒了?要這麼窮追不捨死纏爛打
他不屑一顧:「一個整天擺弄屍體的,玩玩罷了,傻逼才當真
」後來索寧不告而別,只留下了一張字條
盛放終於明白,到底誰才是個大傻逼
-「小索你想怎麼作都行,把天捅個窟窿我都給你兜着
」那天,索寧一潭死水的人生里透進來一縷光
【騷出天際的浪蕩大少爺vs沉默寡言的遺體化妝師,男女主成長型,互相救贖,真.尼古拉斯.慢熱
展開

《不軌》章節試讀:

第二章 初見


  索寧被砸懵了。

  不過好在皮糙肉厚,除了破了個口子,流了點血,倒沒什麼大礙。

  她從口袋裡拿出紙巾來,抬手在腦門上按了按,然後團成一團,塞回了兜里。

  她動作輕快,面部神色也沒有什麼變化。

  被砸的時候,連個聲響都沒出。

  以至於扔東西的盛柏年,都沒意識到自己砸到人了。

  反倒是站在索寧前面的那人,先反應過來,「哎喲老盛啊,你打壞人了!」

  完全看好戲的口吻。

  索寧大概覺得他口氣實在太壞,抬頭看了一眼。

  那人個子挺高,長得倒是劍眉星目,他鼻樑高挺,薄唇微抿,勾着個淺笑,但在這種場合看上去有那麼點兒欠揍。

  盛柏年幾步走了過來,看了看她的傷勢,連連道歉。

  索寧扯了扯唇,「沒事。」隨即掃了大廳一眼,發現大的能當停機坪了,「請問,盛老夫人的遺體在哪兒?」

  還沒等盛柏年說話,欠揍的那個又開了口,「哦豁,殯葬行業還有這樣的美女?」

  索寧:「……」

  她掃他一眼,又將視線挪到了盛柏年身上,等待回答。

  盛柏年氣急踹了盛放一腳,對索寧又是和顏悅色,「這邊請。」

  盛老夫人病的不太久,所以身體樣貌都沒有什麼太多的變化,皮膚較為豐潤,走得應該很安詳。

  她旁邊擺着一套暗紅色的絲絨旗袍,白色珍珠的盤扣精緻繁瑣,紅白襯的相得益彰,旗袍一側放着了一些珠寶首飾。

  這是等下要用到的。

  索寧打開化妝盒,將東西一一拆封包裝,給這樣階層的人『打扮』,也是不能夠跟別人共用物品的。

  她拿出潔面巾,將老夫人的臉仔細擦凈,又拿干巾沾了沾,等待徹底乾燥的時間裏,先給她換好了旗袍。

  把扣子一粒一粒的系好,整理了胸前的褶皺。

  這才開始一步步化妝。

  底子條件比較好,她化起來也很順利。

  不到一個小時,妝面就已經弄好,又把首飾一樣一樣的給老夫人戴上,如果不仔細看,跟活着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兩樣。

  她將老夫人的手交叉放到小腹上面,整理完畢,打算去叫人過來。

  剛一開門,就見盛放雙手抱臂站在門口,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他越過索寧往裏面掃了一眼,又看她,語氣戲謔。

  「喲嚯,膽子挺大的啊。」

  索寧沒接這話,朝裏面微微揚了揚頭,示意,「可以了。」

  盛放哼笑一聲,走到了卧室裏面,俯身看着她的化妝箱,看了半天,拿出一隻口紅,擰開蓋子,盯着看了又看。

  索寧還在疑惑他看什麼。

  下一秒的操作,徹底震驚了她。

  盛放轉出一截口紅,在盛老夫人的臉頰上,畫了倆圈兒。

  一邊一個。

  還挺圓。

  ——

  托盛放的福,索寧前面一個多小時都白忙活了。

  妝需要卸掉,然後再重新來過。

  她呢不過就是費費事,沒什麼大不了。

  而盛放就比較倒霉了。

  在卸妝之前,盛柏年進來查看,走到親媽的床前,表情悲痛,神色沉重,剛一垂首要抹淚兒,就看到了她臉上那倆大紅的圓圈。

  他先是一愣,隨即看向索寧。

  索寧一臉淡定,盛放雙手抱臂,兩眼望着房頂,甚至還小聲吹着口哨。

  盛柏年眼前一黑,「盛放!!你他媽還是不是人了?????!!」

  「不好看嗎?」

  「……」盛柏年氣急敗壞,轉了兩圈兒找東西要打人,或者是在想找一把刀,乾脆把人砍死。

  找了半天,沒有趁手的,最後直接脫下鞋來,把盛放連推帶搡地打了出去。

  倆人一走,卧室里頓時恢復了平靜。

  索寧伸手去把門關上,重新來了一次。

  這工作幹了這麼些年,家屬雞飛狗跳的場面也見識了不少,她已經習以為常。

  但……像他這麼作的,頭一回見。

  收拾妥帖,索寧再次開門,萬萬沒想到……又是那個欠揍的大少爺。

  她下意識的就要關門,想等盛柏年過來再說。結果盛放長腿一邁,擋在了門前,他不說話,就那麼看着索寧,眉眼帶笑。

  「怕什麼?」

  索寧淡淡開口,「死者為大,別太過分了吧。」

  不管生前有什麼恩恩怨怨,死都死了,不必要再做這種無聊又討厭的惡作劇。

  盛放聞言愣了愣,隨即哼了一聲,「行,聽你的,那我進去跟她告個別。」

  索寧站着沒動,有點猶豫。

  盛放見狀嘖了一聲,抬手拍了拍她的肩,「放心吧,相信我。」

  索寧後退一步,繞開他的手,卻剛好對上了一雙眼睛。

  眼球黑白分明,目光堅定,眸子里的情緒不明,但配在這麼一張玩世不恭的臉上,實在有些違和。

  畢竟是家屬,她也沒好過多阻攔。

  「請。」

  索寧閃身讓開,讓盛放進去,自己則背對着他和老夫人。

  盛放走過去,說話的聲音很小,他說:「老太婆。」然後頓了頓,繼續道,「不能再陪你玩了。」

  他輕快頑劣的語氣中帶着一絲幾不可查的哽咽,那音調很小很小,卻隱藏了巨大的無法掩飾的悲傷。

  索寧不知道是不是聽錯了。

  幾分鐘後,大少爺走了過來,還是那麼弔兒郎當的樣子。

  「好了。」

  索寧轉過身,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躺在那兒的盛老夫人,頓時感覺氣血上涌。

  「你……」

  這次,老夫人臉上被畫了一朵花。

  盛放一副狀況外的樣子,聳了聳肩,「看了半天,還是覺得我化的比較好看。」

  沒人把他叉出去嗎?

  索寧面無表情的看他一眼,長長吐了口氣。心裏的火苗蹭了一下,迅速的恢復如常,她又走回了遺體旁,拿過面巾,再一次開始卸妝。

  盛放手抄在褲袋裡,吹着口哨,晃晃悠悠的往門口去,背對着揮了揮手。

  「撒呦那啦~」

  索寧眼皮子都沒撩。

  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