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若離去,後會無期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 連載中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君子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笙 現代言情 白卓寒

「記得吃藥,有了就打掉
」結婚半年來,這是白卓寒對她唯一的日常囑咐
所以唐笙覺得,那些每天都能聽到「多喝熱水」的女人,實在已經太幸福
他躋身聲色,夜夜不歸,緋聞翻天滾成災
他等她乞憐,等到病態了
她守着家,守着窗,守着那些不會有人回來喝的熱湯
她等他醒悟,等到放棄了
執念已破,心字成灰
她終於挽起尊嚴,華麗轉身
展開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章節試讀:

004 那些錢,還不夠養你?


「先生,女士,這款香水名叫addict-dream,是上周才到的季節主打。中文的意思為傾心之夢,瓶身設計出自意大利名家之手——」笑容可鞠的營業員小姐伏在櫃檯前,悉心地為眼前兩位客人介紹推銷。

湯藍噴了一點在試紙條上,輕輕揮動鼻翼。

「恩,前調是野薔薇和天鵝斛吧?真是有趣,」轉過椅子,她用如斯的眉眼衝著白卓寒輕輕眨了眨:「卓寒,你覺得我適合這麼難以駕馭的香氛么?」

「當然,你跟這款香氛一樣難以捉摸。」白卓寒放下手機,單手撐在櫃檯上。曖昧着恰到好處的距離,就彷彿在吻她的長髮。

「呵呵,」湯藍抿嘴笑了笑,轉頭繼續對營業員說:「請問它的中調和後調是什麼?」

「是…..抱歉,我找找……」因為這款香水是新品,所以營業員也不是很熟悉。這會兒手忙腳亂地翻宣傳冊呢,一抬頭瞄過身後的玻璃櫥窗——

「啊!阿笙!」

唐笙本是鬼使神差地站在玻璃窗外看了半分鐘。剛打算逃走,這下不得不硬着頭皮進來。

因為她除了是白卓寒的妻子,也是這家香水專賣店的實習店長。

「你不是說要趕論文,請幾周的假么?怎麼今天有空過來了?」商琴琴就手把唐笙拽到白卓寒和湯藍面前。

「真抱歉兩位,我們的宣傳冊被隔壁借去了。這位唐小姐是我們的店長,不管什麼香氛,只要她聞一聞就能準確說出配料和前後調,讓她幫你們介紹怎麼樣?」

「二位,這邊請。」唐笙的眼神很溫柔,舉止很得體。

但在白卓寒看來,一絲慌亂都沒有的職業淡定,反而像足了諷刺。

「這款addict-dream分紅白紫黑四款不同風格的主題。女士您看中的紫寶石鑲嵌為頂。前調為野薔薇,中後調是海風,向陽花和奎草。設計師給出的物語,是嚮往自由奔放的淑女。

其實我個人更建議女士您,試試選擇紅楓葉或者夜幕黑這兩款。紅色的主旋律為妖嬈之舞,主要選材——」

「每款都打包一份,送到我車上。」硬生生打斷了唐笙的話,白卓寒冷冷丟出一句。

「卓寒,不用那麼多。我又不是每款都適合的……」湯藍拽了拽白卓寒的袖子,蹙眉的表情里卻掩不住興奮與歡愉。

「我送女人東西,從來就沒有糾結選擇的習慣。」他就手抽出一張信用卡,明晃晃的金邊在玻璃櫃檯上跳躍了幾秒才平靜下來。

「琴琴,幫白先生打包一下,送到車上去。」唐笙拿走信用卡,在pose機上熟練一刷:「一共消費兩萬八千五百九十八元,請確認。」

「卓寒,真不好意思讓你破費了,回頭我請你吃飯——」

就像一條火紅纏綿的蛇,湯藍依着白卓寒的手臂。笑容有點做作,但十分嫵媚。

「好啊,今晚讓我嘗嘗你的手藝。菜燒不好,我就吃你。」

「哎呦,有人在呢你說什麼啊。」湯藍不好意思地衝著唐笙尷尬一笑,纖纖十指撩動那一頭栗色的捲髮,弄得整個櫃檯都是曼妙的香氣。

「你先回車上,我簽單。」白卓寒撫着湯藍的腰,輕輕將她推送到門口。

終於,店裡就只剩下他和唐笙兩個人了。

刷卡機里吱嘎吱嘎地發出傳紙聲。唐笙低垂着頭,始終不去看白卓寒。

「滿意么?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么?」男人捏着筆,落簽的同時,不忘嘲諷。

「我沒有跟蹤你。我今天是出來跟姨媽吃飯的,碰巧而已。」唐笙把單子收進抽屜,熟練的業務是她逃避尷尬的唯一辦法了。

一刀一劍,都彷彿打在棉花上一樣綿軟無力。這大概是白卓寒最想掐死她的原因。

用力長出一口氣,白卓寒抓起櫃檯上的座機——

「李經理么?一樓化妝品專櫃的實習店長唐笙是不是你招進來的?」

「白卓寒你幹什麼!」唐笙終於再難淡定,瞪圓了眼睛,上手就要去搶電話。

「開掉。」白卓寒冷冷一挑唇角,轉身按下了話筒。

「你憑什麼這樣,你有什麼權利這樣!」

「就憑你過來兼職都不知道聖光百貨是我們白氏的產業。」看着唐笙無力的手指漸漸從自己的袖口垂下,白卓寒伸手撣了撣褶皺,心裏竟有一絲莫可名狀的痛快。

「我是自己來應聘的,我自力更生還不行么?你一定要用這種方式,提醒我——」

「對,我就是在提醒你,」撞開唐笙的肩膀,白卓寒大步流星地往外走:「處心積慮地嫁給我,你不就是為了當一輩子的金絲鳥么?我睡你的那些錢,夠養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