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鳳還朝
鳳還朝 連載中

鳳還朝

來源:有書閣 作者:司徒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縉雲 司徒鳶 現代言情

「來人,快來人——」司徒鳶的嗓子已經叫到嘶啞,不斷冒出的冷汗將角墨色的長髮濡濕
她縮在床角,肚子還在陣陣劇痛,鮮紅的血從身下浸透出來,流了一地
已經過去三個時辰了!她....展開

《鳳還朝》章節試讀:

004 胎記礙眼


「二公主。」那幾個小丫鬟一見來人,慌忙跪到地上,匍匐在司徒縉雲腳下。

對,司徒縉雲。

彼時她還不姓凌,而是姓着崇封的國姓。是司徒奉天眼下最得寵的女兒。

司徒奉天一直覺得,他這個引以為傲的女兒,會成為他最有利的兵刃。靠着司徒縉雲的美貌與才智,足以為他謀出一個不費一兵一卒就能看見的盛世太平。可是美人蛇蠍,他養了多年的女兒,只是薛淑妃與凌丞相生的外姓種罷了。

他千算萬算,應該沒能想到,最後滅了他國家,屠殺司徒滿門的,就是他身邊最親近的人。

可笑。

「妹妹,妹妹,在想什麼呢?」司徒縉雲抬手在司徒鳶眼前晃了晃,招她回神。

司徒鳶望着她,暗暗將眼中的恨意壓下去:「沒什麼。」

「怎麼沒什麼,聽說你都落水了,我就着急地過來看你了。」司徒縉雲說得情真意切,身子更是毫不嫌棄地坐在了司徒鳶破舊的床沿,「有沒有傷到哪裡?可會耽誤明日的宴會?要不,我跟父皇說說,就免了你的……」

「並無大礙,勞姐姐費心了。」司徒鳶打斷了司徒縉雲的話,「明日這機會是我好不容易求來的,就算是真的傷到哪裡了,我也一定會去。」

「就知道你要這麼說,你啊,就是倔。」司徒縉雲臉上還是帶着笑,眼中滿是親姐姐的慈愛,「可是去參加宴會也不能這麼去啊。你的衣裳破了,這不,姐姐就特意為你挑了件上得了檯面的衣裳,快去試試,合身不合身。」

司徒縉雲說著,示意身後跟着的宮女將托盤上的東西呈上來。硃紅色的托盤中,一件暗紫色的衣裳整整齊齊地放着,即便還未展開,也能從那精緻的繡花上看出衣服的不菲。

司徒鳶抬手摸着衣裳邊緣五色的牡丹,眼眶中,乍一看全是驚喜,可是若是觸及眼底,就能看到,其中快要壓制不住的恨意。

就是這件衣裳,前世,她就是穿着它,被司徒縉雲推上高台去表演舞技。可是她從小跟着宮女生活,洗衣做飯在行,卻不知跳舞為何物,只能硬着頭皮轉了兩圈。誰知,就這兩圈,就差一點兒要了她的命!

在司徒鳶恍神間,那幾個跟在司徒縉雲身邊的宮女已經為她換好了衣裳,將她推到銅鏡前。

「初見妹妹時我就覺得妹妹長得好看,若不是這臉上的胎記礙眼,妹妹只怕與我,有過之無不及。」

司徒鳶順着司徒縉雲所示的方向望過去,就看到,銅鏡中她們兩人相貼近的臉。司徒縉雲此番畫著精緻的妝容,舉手投足間都是貴氣,反觀她,一身破敗,臉上唯一的裝飾,怕就是左眼角下那塊如蜘蛛絲般從眼眶開始蔓延到耳根的「胎記」吧。

司徒鳶指尖輕撫上眼角的那塊疤,抿了抿唇。

是不是胎記,她自己知道。她幼時臉上並無任何痕迹,何來的胎記一說?

「姐姐送給我的衣服,我很喜歡。」司徒鳶伸手摟過司徒縉雲的手腕,多年洗衣裳而變得粗糲的手指不經意地拂過她的腰間,再收回來時,她手心裏已經多了一顆司徒縉雲錦緞繡花上的珍珠。她握緊手中的珠子,將頭向著司徒縉雲的錦緞蹭過去,故意弄**她昂貴的衣衫,「姐姐,你對我真好。」

司徒縉雲望着自己被弄髒的衣裳,臉上的笑容僵了下來。不想再跟司徒鳶周旋,她扯出一絲假笑,將司徒鳶推遠:「好啦,今日量這些丫鬟也不敢再為難你,你就先好好休息。我該回去了,父皇那兒,還等着我去上茶呢。」

說完這話,司徒縉雲便帶着她的丫鬟,揚長而去。

等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見,司徒鳶臉上的笑意便瞬間冷了下來。她垂眼望着手中的珠子,殺意在眼中一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