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前妻來襲:囂張權少靠邊站
前妻來襲:囂張權少靠邊站 連載中

前妻來襲:囂張權少靠邊站

來源:有書閣 作者:顏雯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梁夙 現代言情 顏雯華

「我不是你媽咪!」顏雯華面無表情的看着面前眼淚汪汪的小男孩,第五次聲明
小男孩扯着她的衣角,抬高圓圓的小腦袋,墨黑的大眼裡盛滿水霧,帶着惹人心疼的委屈和難過,「媽咪,你不要夙夙了嗎....展開

《前妻來襲:囂張權少靠邊站》章節試讀:

第二章 姑娘,好膽色


「……」梁昭懿動作並不溫柔,顏雯華又猝不及防,嘴唇一下子磕在了他肩上,頓時疼得她臉頰抽了抽。

沒等她做出回應,就只覺梁昭懿的雙臂越縮越緊,似乎恨不得要將她的骨頭勒斷。她一直面無表情的臉上終於染上了幾分怒氣,眼神一冷,提腳就朝他小腿骨踹去,豈料,恰在這時,梁昭懿鬆開了她。

雖然沒踢中,但顏雯華也得以脫身,迅速就要退開,梁昭懿驟然捧住了她的臉,頭一低,朝她的唇狠狠吻了下來。

寬敞的走廊上鴉雀無聲,幾名高層面面相覷,表情詭異,其他已經看傻眼的員工則使勁瞪大了眼,恨不得用眼睛將這一幕拍攝下來。只有梁夙眨巴着大眼,歪着小腦袋好奇的望着梁昭懿和顏雯華。

「啪!」一陣清脆的巴掌聲,打破了越來越怪異的氛圍。

一群人紛紛倒吸了口冷氣,旋即慌不迭低下腦袋,悄悄朝後開溜。他們並不是要故意看總裁被打的,總裁應該不會牽怒他們的,是吧,是吧?

不多時,原本熱鬧的電梯口,除了顏雯華幾人,便只有幾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高層尷尬的杵在那裡。他們膽顫心驚的等待着梁昭懿的怒火,豈料怒叱沒等到,只聽到一陣低沉悅耳的笑聲,不由錯愕的悄悄抬起了眼。

「顏顏,你還是這麼暴力啊!」梁昭懿撫了下臉頰,望着雙眸冒火的顏雯華輕輕一笑,俊臉上不見一絲怒意。

他居然知道她的小名?顏雯華心中驚疑,臉上卻依然冷若冰霜,目光直視他,冷冷說道:「先生,你的行為已經構成X騷擾,我有權起訴你。」

姑娘,好膽色!幾名高層對顏雯華暗暗豎起大拇指。

梁昭懿唇瓣輕彎,「顏顏,你不聲不響失蹤五年,回來後就要告我X騷擾嗎?就算我們離了婚,但好歹有過幾年的夫妻情分吧!」

顏雯華皺起眉,「你究竟在說什麼?我根本不認識你!」什麼離婚,什麼夫妻情分,她活了二十九年,至今還是小姑獨處好嗎?

梁昭懿一怔,上下打量她幾眼,卻在她冰冷的眼神中看見了面對陌生人時的疏漠和不耐。他墨眸微眯,「你……」

「爸爸,媽咪,你們在吵架嗎?」梁夙小心翼翼的問道。

梁昭懿和顏雯華不約而同的低下頭,就見梁夙正不安的望着他們。

顏雯華臉上冷意稍斂,「不是。你已經找到你爸,下次別再到處亂跑。」她冷視眼梁昭懿,算了,面試馬上就要開始,她沒時間再和這種莫名其妙的男人浪費,剛才就當被狗咬了一口。

「媽咪,不要走,不要丟下夙夙!夙夙不要媽咪走!」梁夙驚慌的朝她跑去,抱住她的腿不放,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卻極力忍住了不落下來。

顏雯華忍住心底再一次湧出的心疼,抿了抿唇,終是輕輕推開了他,淡聲道:「我再說一遍,我不是你媽咪!」

話落,她轉身朝會議室走去。一直在觀察她的梁昭懿眸色略沉,忽然出聲:「顏雯華!」

顏雯華腳步一頓,蹙眉側首。這男人真認識她!

梁昭懿走前幾步,將終於忍不住哇哇大哭起來的梁夙抱起來,望着顏雯華,俊容上恢復了最初的溫文爾雅,卻透着令人難以接近的疏冷與高傲。他微微抬高線條優美的下顎,薄唇輕掀,吐出帶着笑意的冰冷話語:「顏雯華,連親生兒子都不認,你果然鐵石心腸的世間少有。唔,對不起,我不該低估你的能力,應該是絕無僅有,畢竟沒心又沒肺,還能活得好好的,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能力。」

這男人居然這麼毒舌。顏雯華冷視着他,「一,我沒兒子,二,你到底哪位?」

梁昭懿眯起墨眸,眼底的異色一閃而逝。而顏雯華也懶得再理會他,揚長而去,只是聽到身後傳來梁夙的哭喊聲,她心底莫名有些刺痛。她蹙起眉頭,將這股來得莫名的情緒壓了下去。算了,這梁氏八成和她犯沖,還是直接回去好了,工作哪都有,不見得非得留在這。

「媽咪,媽咪……」梁夙在梁昭懿懷裡哭鬧不停,拚命掙扎着要去追顏雯華,梁昭懿收回視線,低頭淡淡道,「還要哭嗎?」

梁夙淚眼汪汪的望向他,又望望顏雯華逐漸消失的背影,終是漸漸收了哭聲,紅腫着眼眶,打着哭嗝的說:「爸爸,媽咪是不是不喜歡你,所以才不喜歡夙夙,不想當夙夙的媽咪??」

梁昭懿嘴角抽了下,「你不是在辦公室睡覺,怎麼會在這裡?還有,你怎麼找到你媽咪的,她和你說了什麼?」

梁夙又打了個哭嗝,委委屈屈的說:「我睡醒了,聽到江阿姨和別的阿姨在聊天,沒空理我,我肚子餓,想到餐廳吃東西,然後在電梯里看到了媽咪,就跟着媽咪到這裡來了。爸爸,媽咪說不是我的媽咪,可是我知道她就是我的媽咪,她和爸爸你給我看的照片和錄像里的一模一樣。」

梁夙將事情前前後後講了一遍,小小的人兒講起事情來倒是條理分明,十分清楚。梁昭懿很快便明白了原委,但心底益發疑竇叢生。

五年前,他和顏雯華離婚,當天就因工作出了國,等五個月之後回了國,梁母將一個嬰兒抱給了他,說是他的兒子。那時,他才知顏雯華與他離婚時已經懷了三個月身孕,而顏雯華在臨近生產的時候,突然出了車禍,早產生下了孩子,然而,在生完孩子之後,顏雯華便突然從醫院消失無蹤,遍尋不着,直至今天,他在梁氏集團重新遇見了她。

可是,她卻表現的象是根本不認識他,那種看陌生人的眼神,讓他十分不爽,甚至心底深處有些刺痛,而她對梁夙那種極力撇清的態度,更是讓他惱火,恨不得剝開那個狠心女人的心,看看她是不是真的用鐵做的。然而,理智又告訴她,她不對勁,十分不對勁。

「爸爸,我們去找媽咪好不好?」梁夙抓着他的胳膊祈求。

梁昭懿收回思緒,沒有先回答兒子的話,而是看眼還龜縮在角落的幾個高層,淡淡道:「通知人事部,讓江思穎明天不用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