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生而為王
生而為王 連載中

生而為王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飛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靈 徐逸 都市小說

手染千軍血,腳踏萬里骨! 我是南邊的王,代天牧疆!展開

《生而為王》章節試讀:

第4章


恨欲狂!

但徐靈很倔強:「我要自己殺他!」

徐逸心尖都在顫抖,但臉上依舊滿是寵溺,點頭道:「好,等你身體康復了,哥讓你親手殺他。」

徐靈逐漸平息下來,只是那雙看向孫厲輝的眼,依舊帶着刻骨的恨意。

對於這一切,台上的孫厲輝並不知曉,更不會在意。

他傲然問道:「也休息了好一會了,拍賣會該繼續進行了吧?」

「當然可以。」

白髮老者連連點頭,手握拍賣錘,用力敲擊了一下,道:「拍賣會壓軸場,正式開始!」

眾人紛紛入座。

「等等!」

孫厲輝環顧四周,目光放在了徐逸身上,好奇打量着他那一身染血的戎裝,撇嘴道:「先把無關人員請走再開始吧。」

「無關人員?」白髮老者茫然。

今夜的拍賣會檔次很高,不是壓軸的物件,成交價都在三百萬以上。

一般般的有錢人,根本就不會來自取其辱。

哪裡還有什麼無關人員?

「他不就是?」孫厲輝伸出手指。

所有的目光,順着他的手指移動,最後落到了徐逸身上。

瞬間,所有人立刻收回目光。

白髮老者嘴唇蠕動,差點哭出來。

堂堂第一戰神徐牧天,南疆之王!

他沒資格參與這場拍賣會?那誰有資格?我們這些人算個球?

可任憑他平日里巧舌如簧,如今也難以說出半個字來。

誰敢暴露徐牧天的身份?

徐逸站了起來,目光平靜。

幾乎所有人都低下了頭,心思各異,唯一知曉的,是這孫家二少,這次要倒霉,天大的霉!

「請問,參加這場拍賣會,需要什麼資格?」徐逸淡淡問道。

孫厲輝看着徐逸的臉,不由一愣。

他總覺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裡看到過,但仔細想來,卻又極為陌生。

拋開心中疑慮,孫厲輝冷冷一笑:「有資格在這的,身價起碼千萬,你一個小兵崽子,有嗎?」

眾人冷汗淋漓。

作死啊!

舉國上下,有誰敢說徐牧天只是個小兵崽子?

放眼四海,哪個不知南疆遍地礦藏?

徐逸點了點頭,手腕一翻,掏出一張黑色的卡片:「錢我倒是還有一些。」

黑卡材質特殊,泛着淡淡光澤,其上印刻着一條金色龍紋,張狂霸氣。

孫厲輝先是一驚,而後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龍紋黑卡,可無限透支金額,非國之棟樑不可有!

這個穿着破爛戎裝的青年,莫非大有來頭?

點了點頭,孫厲輝哼了一聲:「錢倒是有了,身份地位呢?你有嗎?」

這一刻,眾人莫名的有些期待。

牧天戰神若是自爆身份,孫家二少會是個什麼表情?

但下一刻,所有人的內心,宛如掀起十二級海嘯,心神被徹底顛覆!

只聽徐逸平靜說道:「我叫徐逸,九年前巴山郡首富徐雲曜之子,雖然徐家沒落,我這簪纓門第的餘子,可有資格參與?」

徐逸!徐雲曜之子!

時間過了九年,可當年的事情,至今依舊不曾被名流們遺忘。

強盛如徐家,一夜之間家破人亡,分崩離析!

徐逸不知所蹤,傳聞早已身故。

徐家二小姐徐靈,聽說也已經隨其父一起跳樓自盡。

可現在!

出現了!

並且,是以百將之首,南疆之王的身份,以牧天戰神徐牧天的身份出現的!

徐逸、徐牧天……是同一個人!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呆若木雞。

至此,他們終於知道徐逸出現在這拍賣會的原因。

孫厲輝拿出來的壓軸之物,可是徐家的傳家之寶,徐雲曜的兒子攜滔天威勢回歸,怎能不拿回自家的東西?

眾人內心巨震之時,猛然間意識到,巴山郡,要變天了!

於徐逸那平靜的目光中,他們彷彿看到了屍山血海,修羅地獄!

而後,他們無比的慶幸,慶幸當年的自己,還不夠資格參與那場分割徐家的饕餮盛宴。

否則……

「什麼?你是徐逸?你沒死?」

孫厲輝恍惚中,終於知曉自己為什麼看到徐逸會覺得眼熟了。

徐逸啊!當年那個體弱多病的廢物,他居然沒死!

「哈哈哈……」

孫厲輝大笑了起來,不僅如此,他還拍起了手。

「有趣!有趣!你個廢物,居然還敢回來?回來送死么?哈哈哈……」

所有人:「……」

絕大部分人看向孫厲輝的目光,透着憐憫。

孫家,鐵定第一個完蛋!不行,回去之後,得趕緊斷掉和孫家的一切關聯!避免殃及池魚。

孫厲輝的笑聲,猛的頓住。

他看向坐在輪椅上的徐靈,表情變得格外玩味:「那你,就是徐靈咯?嘖嘖,物是人非啊,當年名動巴山郡,號稱小郡主的徐靈,現在丑成這樣,難怪你一直盯着我看,想找我報仇?哈哈哈!爽快!今天真是爽快!」

徐靈牙齒都要咬碎時,徐逸再度按住她的肩膀。

四目相對,一個溫柔搖頭,一個麻木不語。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麼底氣回來。」

孫厲輝笑得格外大聲:「好久沒這麼開心了,徐逸,看在我們也算是舊識的份上,我就同意你參加這場拍賣會,想拿回你那倒霉鬼老爹的遺物?我給你機會,來,就現在,拍賣開始。」

白髮老者臉色白得跟他的頭髮一樣。

手中的萬龍血靈玉,像是要將他的手燙穿一般。

「老東西,磨磨蹭蹭幹什麼?拍賣協議拿來。」孫厲輝喝罵一聲,自己主動拿起了桌上的一份拍賣協議,寫下了萬龍血靈玉幾個字,然後再寫下他的名字,按下手印。

協議生效,只要有人出價,便必須得賣。

「好了,快點開始,先拍賣這東西,你特么給本少快點!」孫厲輝朝老者吼道。

白髮老者笑得比哭還難看,哆哆嗦嗦的敲了敲拍賣錘:「現在開始拍賣萬龍血靈玉,底價……孫少,你看底價多少合適?」

「呵。」

孫厲輝嘴角一勾,露出邪笑,挑釁的看了眼徐逸,道:「底價一分,上不封頂。」

「好……好的,萬龍血靈玉,底價一分,上不封頂,現在開始拍賣。」

白髮老者想逃。

在徐逸的眼前,主持拍賣他父親的遺物,這要是被恨上,最輕鬆的就是全家發配南疆,但結果還是會死無葬身之地!

全場寂靜。

「你們都特么傻了?出價啊!都給本少出價!」孫厲輝等了片刻,見沒有一人出價,當即大怒。

徐逸平靜開口:「既然大家都不願意出價,那我來拋磚引玉好了,我出……一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