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穿書後大佬寵翻了
穿書後大佬寵翻了 連載中

穿書後大佬寵翻了

來源:掌中雲 作者:唐詩夏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唐詩夏 霸道總裁 顧霆琛

唐詩夏穿書成同名同姓的懦弱膽小的女配身上,在劇中渣男斬斷她手腳令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穿書後大殺四方,先把渣男一腳踹飛,都說退婚的女人命不好,但那個權勢滔天冷酷卓絕的男人卻把她捧在心尖尖兒上,向她求婚:夏夏,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比嫁給渣男死對頭還要爽的事情!咱們虐得他一輩子抬不起頭來!唐詩夏覺得很有道理,婚後卻引來眾嘲:唐詩夏給顧爺提鞋都不配!可神醫聖手、賭石女王、頂級黑客、AI設計都是她!眾人狂跪:現在叫爸爸還來得及嗎? 展開

《穿書後大佬寵翻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渣男的死對頭


「救命!」
「有人落人水了!」
「是唐家的二小姐唐美雪!」
「我親眼看到是唐大小姐唐詩夏推她下去的!」
波濤洶湧的海面上,只見一個小黑影不斷的在掙扎,整個人被淹沒在水裡,又浮了起來,如此往複。
天啟號豪華游輪上,船艙邊站滿了看熱鬧的人,專業救援隊的人已經跳入水裡,其他人對着唐詩夏指指點點。
海風吹拂着她耀眼而雜亂的紅頭髮,陽光照射在她臉上的濃妝,一身大媽般綠配紅的老氣橫秋的打扮,更是讓人退避三舍。
萬夫所指,她百口難辯。
謝景楓一身白色的悠閑裝,衝到了甲板,戴着的金絲邊眼鏡里,在看向孤立無援的唐詩夏時,隱藏着狠戾的光芒。
很快,唐美雪被救上來,她衝著唐詩夏哭:「姐姐,我做錯了什麼?你為什麼要推我下海?」
一向以溫文爾雅着稱的謝景楓都忍不住發脾氣了:「詩夏,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你親妹妹?萬一今天美雪有個三長兩短,我們怎麼面對你父母?叔叔阿姨說了,要照顧好美雪,你就是這樣照顧的?」
「楓哥哥,你別責怪姐姐,她只是看我穿得時髦長得也漂亮,才會生氣的推我下海。
」唐美雪搖着頭,哭得梨花帶雨。
「啪!」一巴掌!
哭聲停止了!
唐美雪的臉上,紅紅的五個指印,那是被唐詩夏打的!
在這之前的唐詩夏,任未婚夫和親妹妹捏扁搓圓,屁都不敢放一個。
可現在,她已經不是懦弱不堪膽小沒用的唐詩夏了。
只見唐詩夏迎風而立,冷眼看着這對渣男賤女聯手將她塑造成一個惡毒善妒醜陋不堪的姐姐,她怎麼可能再忍下去?
唐美雪被打懵了!謝景楓完全呆住了!
「美雪,你還是大家閨秀,現在衣服**,大家都看到你身子了,成何體統?」唐詩夏氣勢震懾人心,「這一巴掌是教你懂愛惜自己!」
她不等唐美雪反應,又道:「景楓,你帶美雪回房間換身乾淨的衣服,一會兒到大廳里,美雪落水的事情,我會給大家一個交待。

謝景楓和唐美雪對望了一眼,兩人都有些奇怪。
要知道,以往的唐詩夏只會對謝景楓哭哭啼啼死纏爛打,拚命辯解不是她的錯!
為什麼一轉眼之間,她竟然會有所改變?
而且在裝扮如此醜陋的情況下,她的身上竟然有萬丈光芒的感覺,讓人不得不跟隨她的步伐走。
「楓哥哥,帶我回去!」唐美雪被打了,還反駁不了,只得向謝景楓撒嬌。
唐美雪渾身濕透了,甲板上站了很多男人,大家都將**辣的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謝景楓脫下西裝,披在唐美雪的身上,擁着她準備離開。
他經過唐詩夏身邊時,「詩夏,一會兒當著所有人的面,給美雪道歉。

既然她願意當眾出醜,他就讓她丑到爆炸!
唐詩夏輕輕的點了點頭,在望着他的背影消失時,她只覺得渾身冰冷,寒徹入骨。
她穿書了!
穿進一本同名同姓的女配身上,她明明美得傾城傾國,偏偏要扮相醜陋。
謝景逸是她的渣渣未婚夫,表面是個國民暖男,實際內心骯髒手段下作,現在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和小姨子曖昧,之後會為了霸佔家產,將她的手腳砍斷,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唐詩夏在看到書上的劇情時,彷彿是能感同身受,她不僅手腳疼痛,心更是痛得不能呼吸,她恨死謝景逸這個渣男,詛咒他不得好死!
如今,她能親手改寫這個人間慘劇。
謝景逸,你等着!她不僅不會道歉,還要退婚!還要讓他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不過她要先處理眼前的事情,先當眾撕開唐美雪柔弱白蓮花並且陷害她的真面目。
唐詩夏轉身離開,敲了1888號尊貴VIP房間的門。
這裡住着顧霆琛,顧家為薈城四大家族之首,正是渣渣謝景楓的死對頭。
顧、霍、謝、唐為四大家族,謝景楓和唐詩夏也算是門當戶對的豪門聯姻,可他卻心術不正算計的她家破人亡。
書里的唐詩夏愛謝景楓愛得沒有一點自我,結局反倒是慘絕人寰。
「我是唐詩夏,我找顧爺,我知道殺手鬣狗的行蹤。
」她乾脆果斷的門口的保鏢說道。
在書里,顧霆琛被謝景楓請的殺手鬣狗算計,雙腿中槍坐在了輪椅上。
今天,他也在豪華游輪上,他正在下令全網,找鬣狗的蹤跡。
唐詩夏既然主動找上門,肯定是要拿出最大的誠意來。
顧霆琛最需要什麼,她就給他什麼。
房門半開,她沒有看到人,卻早已經感覺到了風云為之變色的殺氣,鋪天蓋地的向她撲來。
書中對顧霆琛的描寫比較少,寫他是一個無情無愛涼薄狠辣偏執暗黑的男配。
唐詩夏找他聯手對付謝渣渣,她覺得正好。
「進來!」男人的聲音微微低沉,磁性十足。
唐詩夏走進來,只見輪椅上坐着一個俊美到妖孽的男人,他的雙眼犀利如鷹隼般,肆無忌憚的落在她的身上,彷彿能穿透她的血肉,望進她的靈魂深處。
「顧爺,我們做筆交易,你幫我找到潛在水下的蛙人,我幫你找到鬣狗的行蹤。
」她大方的迎着他冷冽的視線。
「我憑什麼要跟你做交易?即使沒有你,我也能找到鬣狗。
」顧霆琛周身是冰凍三尺的酷寒,而且一眼洞穿她的思想,「而你現在找不到蛙人,一會兒在大廳怎麼交待?」
唐詩夏不慌不忙娓娓道出:「顧爺找鬣狗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如果長時間找不到,這可有損顧爺的威嚴!我在大廳落一個惡毒姐姐的名聲,可比不上顧爺被四大家族的人嘲笑。

這話一落地,顧霆琛殺人於無形的鋒銳視線,幾乎將她射成篩子。
不得不承認,她很會發現他的弱點。
唐詩夏沒有害怕,反倒是沉着冷靜:「其實顧爺已經同意了,卻又要給我一個下馬威!如果顧爺不同意的話,就不會叫我進來了。

她的話剛說完,一道剛勁的力量,已經將她的脖子掐住,只要他一用力,她雪白柔軟的美頸,就會被折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