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首輔嫡妻
重生首輔嫡妻 連載中

重生首輔嫡妻

來源:掌中雲 作者:沈瀅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晏傾 沈瀅秋

沈瀅秋重生歸來,打殺惡奴,揭穿梅姨娘和庶妹的陰謀詭計,暗地裡破壞沈父的陞官大計,令其身敗名裂,最後被流放至韶關一帶
前世機關算盡,卻落得眾叛親離的結局,這一世她只想要好好的護住自己的家人,卻不曾想所做所為皆被年輕的太傅看在眼中
他說:女兒家怎地成天打打殺殺?!這種事交給我就好
自己認定的女人,怎麼也得寵着! 展開

《重生首輔嫡妻》章節試讀:

第7章 去靜安寺


「欺上瞞下,你好大的膽子!」
沈瀅秋連忙跪下,背脊挺拔如松,道:「我所言俱實,還請貴人明察。

「姑母,嫡姐只是太想得到您的認可,所以才會說出這種話,您別同她一般見識了。
」沈芷蘭撒嬌道,看似為沈瀅秋脫罪,實則已經給她定了罪。
沈知縣正色道:「太妃,秋兒的確是隨微臣讀過一些書……」
「非我多管閑事,沈知縣你實在是太偏心了些,她身為嫡女本就享受了不少優待,卻還是學些滑頭,只知奉承迎合。
蘭兒雖出身不如她,卻識大體,也更溫柔善良,娶妻娶賢,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你若一味袒護她,只怕會害了她。

太妃語重心長道:「蘭兒與圻兒的事,我已經與京城那邊通了信,不消一個月李家就有人過來,你不必擔心。
只是我見你這嫡女教養的差了些,看在蘭兒的面上,我便帶在身邊養一段時日,也省得她日後生事,丟了你蘄州知縣的臉面。

「這……」沈知縣看了眼尚且跪在地上的沈瀅秋,最終還是同意了。
讓太妃磨一磨秋兒的性子也好,免得她如以往一樣嬌蠻。
況且,秋兒被太妃帶在身邊教養過,說出去也是一件喜事,百利而無一害。
「既然沈知縣同意了,那便讓她收拾行李,待會兒隨我一塊兒去靜安寺吧。

推脫不得,沈瀅秋只好回後院收拾行李。
聽說沈瀅秋要去靜安寺,溢香閣內簡直亂了套。
「咱們姑娘在府上住的好好的,干甚要去那寺廟裡住?」佩環手忙腳亂地取出柜子里的衣裳。
沈瀅秋道:「只是住住罷了,又不是出家當尼姑,你們急什麼。

見幾個婢女收拾的衣裳多了,忙阻攔。
「簡單收拾幾件便好。

「姑娘你怎麼一點兒不着急……」
事情來得突然,待沈瀅秋這邊收拾好行李,沈夫人也匆匆趕來。
「秋兒去了靜安寺就莫要淘氣,太妃她現在是對你有些誤會,等你們再相處一段時日,她便知曉你是個心善的好孩子。
」沈夫人身子不好,一直吃齋念佛。
她取下自己隨身佩戴的菩提手串,道:「你帶着這珠子,就當娘陪在你身邊。

沈瀅秋知曉沈夫人的心意,沒拒絕。
「娘,女兒走後,你在府上要事事小心。

「府上一切都好,你過慮了。

沈夫人笑容和善,她從未想過傷害別人,也就沒有提防。
現在的沈芷蘭和梅姨娘,就像是兩條蟄伏起來的毒蛇,只要它們沒有主動出擊,府上的人就還在昏睡中,意識不到她們的危害性。
沈瀅秋眼神堅定,她一定要抓了這兩條毒蛇泡酒喝。
府邸門前,沈芷蘭在春香的攙扶下過來送沈瀅秋,她換了身桃粉色的衣裳,紅光滿面。
「嫡姐這一走,也不知何時回來,妹妹還真有點兒捨不得呢。

沈瀅秋挑眉道:「妹妹若真捨不得,不如就去求求太妃,沒準兒我就不走了。

「太妃說嫡姐言行欠佳,還是去靜安寺修行一番的好。

沈芷蘭整個人如沐春風,好不容易攆走了沈瀅秋,她怎麼可能去找太妃求情,又不是被驢踢了腦袋。
「既然如此,妹妹還是收起這副惺惺作態的模樣,省得磕磣人。

沈瀅秋自是不夠資格與太妃同乘一輛馬車,沈府的馬車就在不遠處,佩環提着行李候着,表情委屈。
深深地看了眼沈府的黑金門匾,沈瀅秋踏上了馬車。
身後的沈夫人拿着絹帕掩面,泣淚漣漣。
馬車順着青石板路向西而行,窗外集市熱鬧,百姓叫賣聲不斷,沈瀅秋一顆心卻冷到極致。
她以為自己是布局人,可沒有想到早已入了局!
若沈瀅秋沒有說出沈芷蘭身懷有孕的事,沈芷蘭絕不可能現在就認識太妃,也不可能讓李堇圻答應娶她為妻。
沈芷蘭是故意在接風宴上出醜,當著眾人逼李堇圻露面,將兩人捆在一條船上。
現在的一切,正好遂了沈芷蘭的願。
沈瀅秋握緊了拳頭,到底還是自己弱了些,若能夠想的再周全一些就好了。
出神之際,馬車停了下來。
沈瀅秋覺得奇怪,掀開帘子一角,窺見一抹墨色的緞子衣袍,腰系玉帶,男子的側臉輪廓分明,自有孤霜瘦雪之姿。
她問隨行的佩環:「張巡撫為何跟着咱們?」
佩環小聲道:「說是要護送太妃去靜安寺。

沈瀅秋愈加不解了,晏傾假借張巡撫之名來蘄州,不去處理公務,怎麼一直跟着太妃,難不成他的公務就是保護太妃?
倒是極有這個可能,畢竟太妃身份貴重,萬一有個差池,也無法交代。
馬車一路行至靜安寺山下的路口方才停下。
晏傾翻身下馬,與太妃說了幾句話後,便騎馬返程。
只留下一個青衣小廝。
小廝見沈瀅秋四處張望,對着她點了下頭。
「姑娘,這位張巡撫可真奇怪。
」佩環提着行李道。
沈瀅秋也這樣覺得,分明覺得他有話要對自己說,可直到臨走,也一字未講。
山上路不好走,佩環趁着歇腳的功夫,與沈瀅秋說起了昨夜的所見,「不知姑娘和張巡撫說了些什麼?奴婢昨個兒過去時,見張巡撫唇上有血。

「血?」沈瀅秋一點兒也不記得了,只記得沈芷蘭被帶走的事,她搖了下頭,道:「許是他自個兒磕在欄杆上了吧。

要不是佩環說起這件事,沈瀅秋還真不知道,萬一無意間得罪了晏傾,倒是得不償失。
「不如你去找他留下的那個小廝打聽一二,別太顯眼了。

佩環往青桐所在的方向看了眼,點頭應了下來。
靜安寺乃是一座瑰麗古剎,四周開闊,山門前栽了四五棵菩提樹,已有上百年歷史,鬱鬱蔥蔥,如華蓋一般。
寺內平時香火旺盛,受的供奉頗多,制度嚴格,僧人們各司其職。
來接待的是寺廟的客堂負責人——蕅益僧人,他個子稍高,頭上戒疤也有多年的痕迹,面上端的是慈悲之態。
「諸位,這邊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