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招個夫君養包子
招個夫君養包子 連載中

招個夫君養包子

來源:掌中雲 作者:姜天華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姜天華 易立肖 穿越重生

穿成年輕貌美的小姑娘,偏偏頂着寡婦的名頭,帶着前夫的弟弟妹妹,面對豺狼虎豹的算計與刁難,前路艱難
為了護住身後三個弟妹,她毅然決定招個夫婿來入贅!考察對象一:鰥夫,身後跟着三個娃,年紀三十,上前張口便是,嫁給我,我會好好疼你的,我前頭那個就死炕上了
某寡婦:等等,是她想歪了嘛?考察對象二:未婚男,二十八歲,開口就是,我家中六個弟弟,四個妹妹,你嫁我,我會對你好,以後我們一起養家,弟弟妹妹還小
某寡婦:如果我有罪請讓法律制裁我
考察對象三:且看她如何翻盤自己的人生,一手爛牌打出王炸
展開

《招個夫君養包子》章節試讀:

第2章 您又何苦這般污衊兒媳


還有其他情況。
請她去看電影她睡著了,忙於生計累呀,男人嫌棄她沒情調。
請她去唱歌她拉着服務員問對方一個月能賺多少,盤算着自己能不能幹,男人嫌棄她太丟人。
請她去出海,她沒站穩從遊艇上掉下去,差點淹死,男人嫌棄她不會游泳,讓他在朋友面前丟了面子。
種種原因,都沒有成,最後就乾脆一心搞事業,經歷坎坷後,她終於在地產行業發光發熱,一躍成為金牌經紀人。
她一個人可以扛起整個公司的業績,老闆給她獎勵了車,獎勵了公寓,而她自己存款也終於過億,不用再餓肚子。
從小她就有一個夢想,給銀行里存一筆錢,她不用上班,每天也不用為了生計而發愁,每個月只需要吃利息就可以生活的很好。
當夢想要變成現實,她立刻打了辭職報告,結果……老闆說幹完最後一單就放她離開,一個古宅,她接了,就當額外獎勵給自己的錢,她實地去探查時,在水榭沒站穩掉進水裡,然後……再睜眼就到了這裡。
老天爺肯定是玩她,她的車,她的房,她的小目標存款都沒了。
這窮不拉唧的地方,人還這麼封建這麼壞,還要將她浸豬籠,累了半輩子,真想就這麼死了算了,累一輩子,難不成還要累兩輩子?
正想着就看到人拿着布條來就想往她嘴裏塞,這是啥?老太太的裹腳布吧,兩米外就能聞到臭味兒。
不不不,她要死也要死的有尊嚴。
「我沒有,我沒有私奔,聽我解釋呀。
」眼看着那人就要走過來了,她卯足了勁兒大聲喊道,但她一個人的聲音怎麼可能蓋過這麼多人,不過她身邊的人倒是聽見了。
那個拿着布的婦人停了下來,皺眉看了看姜天華,隨即就往族長面前去。
姜天華心臟砰砰直跳,她聽到婦人對族長說:「爹,姜天華說她沒有私奔,想解釋。

一邊錢氏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聽到族長兒媳婦說這話,心下大喜立刻對着易族長說:「族長您就聽聽吧。

「爹,要不……我們聽聽?好歹一條命。

姜天華感動了,這個婦人是個好的,就沖這句話,她姜天華記着婦人的好。
易族長猶豫了下,抬手出聲,「大家先安靜一下。

只是片刻,剛剛還吵吵鬧鬧的聲音,瞬間安靜下來,甚至還能聽到風聲,姜天華心下很震驚,這村子怕是老頭的一言堂吧。
「你有什麼話說?」
聽到易族長問自己,姜天華立刻集中注意力,腦海中想着自己前世的那些家產,眼淚不自覺的流出來,「族長,我沒有私奔,今天早飯後,家婆說讓我去洗衣裳,我沒多想就去了,可是洗衣裳的時候也不知道誰從背後推了我一把,我就掉進水裡,再醒過來,就這樣了。

「胡說八道,你的意思我污衊你?」錢氏立刻就不幹了,她要將姜天華與人私奔的消息給落到實處,不然怎麼進行接下來的計劃。
姜天華表情不變,眼淚依舊不要錢似的流着,語氣悲憫,「娘,我進易家門,以前十三歲年紀小,還經常出門洗衣裳,後來立肖沒了,您就說讓我別去洗衣裳,家裡衣裳一直都是大妹和二妹去。

「您從來都只讓我干一些劈柴,或者地里的活。
」全都是重活,「今天怎麼就突然讓我去洗衣裳,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呀,一睜眼大家就說我私奔。

她語氣悲涼,哭的那叫一個凄慘,臉上傷口早就不流血了,但傷口和血跡還在,身上也是滿滿血跡,外加臉長得好看,一下就獲得半數人的同情。
當然全都是男人。
「從立肖沒了後,我無事從不出大門,出去幹活也都是與大妹二妹一起,就連上山砍柴也是帶着立新,沒有單獨出過門,我……我連外面的人都不認識,又怎麼可能私奔呀。

這話說出來,易家村人信了,因為她說的都是實話,易有福和錢氏看她看得緊,平常出門總有人陪着。
除了……回娘家。
原主與今天要私奔的那個男人就是在回娘家的路上遇見的,那個男人家是鎮上的,姜天華娘家在鎮子西邊,姜家村在鎮子東邊,每次回娘家都要路過鎮上,一來二去的兩人就勾搭上了。
男人是個讀書人,全都聽家裡的,讀了這麼多年書,終於要進京趕考,膽子也大了,就提出來讓姜天華跟他一起走,等他高中,定然娶姜天華。
原主那傻子就信了,還真跟人約好,山裡見,好在沒進山呢,就掉進水裡,不然她穿過來在與那個書生私奔的路上……她可能會殺人吧。
周圍又開始議論開了。
「說的也是呀,姜天華平常出門都有人跟着的,就是弟弟妹妹不跟着,錢氏也跟着呢。

「誰說不是呢,我前兩天看到錢氏與人在村頭見面,該不會是想着將姜天華賣了吧。

「有道理,姜天華雖說是個寡婦名頭,但誰不知道她還沒被破身子,進易家門不到及笄,易立肖那個短命鬼就死了,這些年村裡多少人盯着呢。

「可不咋滴,這將姜天華的名聲搞臭,再提出來讓姜天華改嫁,村裡人也不會說錢氏什麼。

「你說得對,錢氏畢竟不是親婆婆,別的不說,就幾個孩子,立桐和立林身上的衣裳,可就沒有甜甜那個拖油瓶好呢。

「肯定是這樣,錢氏直接賣不好意思,先將姜天華名聲搞臭了再賣,大家還同情她呢。

姜天華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情況,這麼遠,聲音又嘈雜,她竟然能聽得清清楚楚,感覺這幾個婦人說的是對的。
「娘。
」她突然悲切的叫了一聲,直接身子一軟跪在地上,可憐巴巴的看着錢氏,「我都聽您的,我都聽您的,您讓我嫁給齊家村那個老光棍,我嫁還不行嗎?您又何苦這般污衊兒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