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王妃她要帶球跑
王妃她要帶球跑 連載中

王妃她要帶球跑

來源:微閱雲 作者:沐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玲兒 秦公子

「你以為本王真會娶你這個蕩婦?」 淺墨剛穿越過來,額頭就被烙下奴印,還被一鞭子抽昏死過去
「從今天起,你就是楚王府的奴!」夏侯楚煜無情說道
淺墨代姐出嫁,嫁了個毀容斷腿的殘疾王爺就算了
小郡主得急病,她秉持醫德救人卻被他誤會斥責,差點被打入冤獄
最讓她噁心的是,他為了娶心愛的女子,竟然張貼皇榜趕她下堂,她成了人盡可夫的無恥賤婦
淺墨道:「我們和離吧!我看到你就噁心!」 他端來一碗葯, 「別以為你懷了本王的孩子,本王就能容忍你的背叛,想要和離?先打掉這個孽種!」 淺墨冷然一笑,「你可別後悔!」 不!他後悔了!當他眼睜睜看着她墜落萬丈深淵,他才知道痛徹心扉是什麼滋味! 然而,當他終於找到她,她卻親手挑斷了他們之間的紅線……展開

《王妃她要帶球跑》章節試讀:

第7章 你怎麼不傻了?


 

  此時,一直沉默着的夏侯楚煜忽然冷聲道:「溫員外這是在責怪本王沒有照顧好王妃,還是說楚王府遠不及你溫府家財萬貫?」

  「小民不敢!」溫富貴連忙跪下,冷汗登時流了下來。

  他剛剛看到淺墨還活着,就知道要壞事。

  當年,他之所以支持二皇子逼宮,是因為二皇子允諾若登基,必封青蘭為後。

  他以為有天命神女輔助的二皇子登基帝位已是鐵板釘釘。

  可是誰又會想到那個敗走洛城的五皇子竟然會在一年後殺回帝都,還攻下皇城,俘虜了二皇子,一舉平定叛亂?

  當年支持二皇子的人早已被五皇子剷除殆盡。

  當時,要不是他向朝廷捐出大半家產,獲得皇帝嘉獎,恐怕他也早已人頭落地。

  這一次五皇子突然發難,還請皇帝賜婚,溫富貴一是怕溫青蘭嫁過去會出事,二來也是心裏有鬼。

  他只後悔當年沒殺了夏侯楚煜,才留了今天的後患。

  溫富貴跪在地上,小心謹慎地掩飾着他複雜的心情。

  夏侯楚煜抿了口茶,眼光越過茶杯,落在淺墨身上,「不過,百善孝為先,本王豈能不讓王妃盡孝?琅琊,護送王妃!」

  他的意思,是同意讓她去見大夫人?

  淺墨黛眉一凝,狐疑地看向夏侯楚煜。

  「謝王爺恩典。」而溫富貴聞言,則立刻鬆了口氣,他擦了擦頭上的冷汗,不住地道謝。

  溫富貴隨後吩咐管家帶着淺墨去大夫人房裡,使了個眼色。

  夏侯楚煜發現淺墨走路微微佝僂着腰,她還穿着昨晚的紅嫁衣,只是在外面搭了個罩衫,隱隱約約,他都能看見她後背上破裂的衣服上已經凝結的黑色的血。

  「王爺有何吩咐?」溫富貴陪着小心問道。

  「吩咐?小婿怎麼敢吩咐岳丈?」夏侯楚煜忽然將茶杯放下,嗓音平靜無波。

  但任誰都能聽出那其中的冷意和嘲諷。

  「小民不敢!」溫富貴一驚之下立刻跪倒在地。

  他當然知道夏侯楚煜來此的目的,他要的不僅僅是溫青蘭的命,還有溫家在林城的礦山。

  可是如若交出礦山,無異於斷了溫家的後路,他如何能夠答應?

  溫富貴今天可是將他一年的冷汗都流了。

  **

  隨着溫管家穿過一道道迴廊,淺墨停在一棟可以用「金璧輝煌」來形容的樓閣前。

  「大夫人,王妃來看您了。」溫管家稟報一聲。

  一進門,淺墨便被撲面而來的香氣嗆到,她吸了吸鼻子,忍不住用手在面前扇起來。

  「民婦參見王妃。」

  就在淺墨努力屏住呼吸,想立即從這裡逃出去的時候,一道尖利得嗓音響起。

  淺墨望去,就見雕花大床上一個看起來很虛弱的中年美婦作勢要拜。

  但是她根本就沒起來,只在那惺惺作態,「哎,都是我這身子不中用,蘭兒,你不會怪娘吧?」

  淺墨心中冷笑。

  記憶中這個大夫人可是對溫淺墨非打即罵,一口一個傻子的叫着。

  今天恐怕是聽到風聲知道她還沒死,為了不拜她,才裝病的。

  「王妃,屬下去外面等!」琅琊的身影一消失,大夫人便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

  「溫淺墨,你好大的架子,竟然要本夫人來拜你!」尖利的嗓音響起,大夫人一手叉腰,一手指向淺墨,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淺墨勾起唇角,「娘親,您糊塗了,怎麼把我當成淺墨了啊,我是青蘭,是楚王府的正妃!」

  大夫人愣住了,指着淺墨,眼睛瞪的溜圓,「你,你怎麼,怎麼不傻了?你不是溫淺墨那個傻子!」

  淺墨勾起嘴角,「那大夫人說我是誰?」

  大夫人狐疑地打量起淺墨,模樣分明沒變,可是那眼神——

  冰雪般通透,帶着寒氣,這哪裡會是一個傻子的眼神?

  就在這時,後院傳來一陣吵鬧聲和砸東西的聲音。

  一個梳着雙髻的小丫鬟慌慌張張跑了進來。

  「不好了不好了,救命啊大夫人!大小姐又在發脾氣了。」小丫鬟神情驚恐,臉上還有通紅的掌印。

  在小丫鬟身後,一個握着長鞭,身着艷紅衣裙的女子走了進來。

  她的模樣和淺墨有幾分相似,但氣質卻艷俗。

  「原來是你這傻子!」看到淺墨,溫青蘭放肆笑了起來,「瞧你這模樣,看來楚王爺很是疼惜你嘛!哈哈哈……」

  淺墨眼睛微微眯起,陰冷目光凝結。

  她代這個女人出嫁,承受那個變態王爺的怒火和折磨,她竟然還敢嘲笑?

  難道他們就這麼有恃無恐,篤定了她不敢說出一切?

  淺墨忽然輕輕一笑,如果他們認為能夠威脅她,那麼就錯了。

  她已經不是原來的溫淺墨,她才不會獃獃地去做一個替罪羊。

  淺墨瞥一眼猶自笑得張狂的溫青蘭,轉首看向大夫人,唇角揚起:「娘啊,這個女人是誰?竟敢冒犯王妃,您說該當何罪?」

  「她……」大夫人在看到淺墨唇角的笑意時,就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王妃?就憑你?你這個東西算什麼王妃?」溫青蘭一聽更加生氣。

  只見她揚起鞭子就要抽淺墨。

  眼看那一鞭又要落在淺墨臉上,鞭子抽來時,淺墨迅速往後退,清冷的眼眸狠狠地瞪向溫青蘭,「溫青蘭,你敢!」

  溫青蘭被淺墨那幾可殺人般的目光驚了一跳,手竟然在鞭子就要抽到淺墨的時候頓了一下。

  而就在這一頓的剎那,那已經貼到淺墨面頰的鞭梢立即被一股大力握住。

  「你是誰?敢管姑奶奶的閑事?」溫青蘭怒瞪着突然出現的男人。

  她想抽回鞭子,但那鞭子就像在琅琊手中生根一樣,竟然紋絲不動。

  「你又是誰?」琅琊扔掉長鞭。

  他一手捂着鼻子,皺眉看着溫青蘭,這女人太臭了。

  「我是溫青——」溫青蘭一臉倨傲,她的名字在林城無人不曉,誰不知道她是天岱王朝首富溫家最尊貴的大小姐?

  大夫人猛地伸手捂住溫青蘭的嘴巴,急得整張臉都扭曲了,「稟告大人,這個是小女溫青……艷,是,是溫青艷,是王妃的小妹,小女不懂事,還望大人恕罪。」

  琅琊面上露出懷疑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