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天才醫妃稱霸江湖
天才醫妃稱霸江湖 連載中

天才醫妃稱霸江湖

來源:微閱雲 作者:木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楚景夜 程嵐

窗前明月光,伊人在何方 伊人騎馬來,戰鬥值超強 程大將軍家的長女是聞名京城的草包廢物,意外與備受帝寵的病秧子閻羅世子有了牽扯,程大姑娘一氣之下撞牆了,再醒來,來自現代的醫學天才程嵐穿越而來,自帶葯園系統,系統在手,神葯技術我都有,各路作精白蓮花,渣男,鳳凰男,你們是否有很多問號? 百因必有果,你們的報應就是我,本姑娘有痛絕不忍,有仇一定報,程嵐左手手術刀,右手捏銀針,尋神葯,聯通古今,稱霸江湖
起初,某閻羅世子:「我娶頭豬也不會娶程嵐!」 後來某人看着程嵐送來的滿地豬,摸着真香的臉,面不改色的道:「豬都燉了給我媳婦補身子!」展開

《天才醫妃稱霸江湖》章節試讀:

第7章 打臉來的太快


  「哦?」程嵐似笑非笑的將藥丸倒了回去,轉頭故作天真的看向江氏:「夫人,你也是希望我儘快好起來的吧?」

  江氏臉上的笑容一頓,隨即故作親昵的拍了拍她的手,「你這丫頭想什麼呢?母親自然是希望你儘快好起來的。」

  程嵐收回手,輕笑:「「我還有些病情上的問題想私下問問吳太醫,不知太醫可否為我解惑?」

  她雖是對着吳太醫說的話,眼神看的卻是江氏。

  江氏仍保持着剛才寵溺的樣子,「好,都依着你,母親就在院子里等着。」

  程嵐彎唇,「慢走不送,門就不必關了。」

  江氏神情一僵,死丫頭,不關門,她連讓人偷聽都做不到。

  屋子裡只剩下了程嵐與吳太醫,哦,還有趴在榻上的小溪,她正努力趴在窗欞上往外看,以防別人偷聽呢。

  真是個忠心的丫頭!

  程嵐好笑的收回目光,漫不經心的把玩着手上的藥瓶,聲音有些飄,「吳太醫是吧?我如果是你,就不會把麝香和藏紅花同時放在一份藥丸里。」

  吳太醫微愣,臉色倏然沉了下來,「程大姑娘這話什麼意思?」

  吳太醫進入太醫院十年,主要擅長婦科和針灸,玉容丸就是他的獨家絕活,宮裡的玉容丸都是出自他的手。

  眼下他聽程嵐說葯中加了麝香和藏紅花,吳太醫十分生氣,認為程嵐想砸他招牌!

  「宮裡的玉容丸都是吳某親手配製,從不假手於人,程大姑娘這是故意誣陷吳某!」

  程嵐見他神情悲憤,眼中只有怒氣,並沒有心虛,眸光微閃,將手裡的兩顆葯丟還給他。

  「誣陷你對我有什麼好處?這葯既然是你治的,有沒有添加東西你嘗嘗不就知道了?」

  藥丸精準無誤的落入吳太醫懷裡,他手忙腳亂的接住,拿了一丸放進嘴裏,邊嚼邊不服氣的梗着脖子道:「葯是我親手制的,根本不可能添加......」

  隨着葯在舌尖暈開,莫名的甜味讓他臉上出現一抹遲疑,原本理直氣壯的話再也沒辦法說出口。

  打臉來的太快!

  程嵐側臉意味深長的看過來。

  吳太醫不信邪,把另外一顆藥丸塞進嘴裏,葯還沒咽下去,他的臉已經徹底沉了下來。

  「不可能!這葯不是我制的。」他脫口而出。

  程嵐嗤笑,「你剛才的自信呢?不是說所有的玉容丸都是你親自製的嗎?」

  吳太醫眉頭緊皺,額頭有冷汗滴落下來,喃喃道:「這肯定不是我制的,葯被換過了,一定是被換過了。」

  程嵐晃了晃手上的藥丸,「換沒換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吳太醫奉皇后娘娘的命令,送來的葯中含有麝香與藏紅花,這兩味葯有什麼作用,想必你比我清楚。」

  麝香活血通經,藏紅花活血化瘀,兩樣藥用在女子身上,能讓女子不孕,有孕者小產。

  程嵐無語,她和楚景夜不過才春風一度而已,就有人害怕她懷上皇家子嗣,提前給她打預防針!

  吳太醫的臉有些發白。

  程嵐能看一眼就說出葯中的成分,他剛才就不該抱僥倖心理。

  坊間不是都說程家大姑娘是個衝動蠢笨的草包嗎?怎麼會一眼就說出葯的成分?

  難道她還懂醫術?

  吳太醫攥了攥手,咬牙撿起藥箱,冷哼一聲:「下官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懿旨來給程姑娘看診,程姑娘不領娘娘的心意也就算了,還反過來誣陷皇后娘娘,下官這就進宮去回稟娘娘。」

  程嵐冷笑,以為扯了皇后這頂大旗她就害怕不敢撕了嗎?

  不存在的。

  「我也是這麼想的呢,吳太醫儘管去稟報,咱們正好到皇后娘娘面前分說一二,你說皇后娘娘是願意相信你企圖謀害皇室子嗣,還構陷皇后娘娘,還是願意相信我陷害皇后娘娘?」

  吳太醫身子僵在了原地。

  滿宮都知道他善制玉容丸,皇后娘娘慈和善良,自然不會害人,那害人的自然只能是他這個太醫!

  程嵐的聲音在他身後幽幽的響起,「我父親要回來了呢。」

  吳太醫瞬間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前日,皇帝下旨命程大將軍從邊關返回京城,接管京城防衛,掌管十萬禁軍。

  掌管京城防衛啊,若不是皇帝信任的人,怎麼可能會讓他掌管京城防衛。

  皇帝要重用程大將軍,自然要給程家幾分面子。

  他一個無足輕重的太醫,對上程家,結局顯而易見,更何況這玉容丸確實是加了料的。

  吳太醫額頭冷汗嘀落下來,片刻,他咬咬牙轉過身來,「程姑娘,您有什麼差遣,請說。」

  程嵐笑了。

  院子里,江氏煩躁的在院子里徘徊,看着不遠處敞開的房門,以及窗上趴着虎視眈眈的小溪,心裏覺得有些堵。

  原本算好的事情出了偏差,好在程嵐遇上的是昭王世子。

  昭王世子痛恨程家,尤其是程嵐這死丫頭。

  眼下真是讓人痛快,程嵐被昭王世子破了身子,昭王世子還不要她,她就成了沒人要的破鞋!

  破鞋!

  一想到這裡,江氏就覺得滿心痛快,她哄着死丫頭多年,終於將她養成了一個衝動無腦的廢物,眼下就要徹底解決這個廢物了,想想就覺得痛快。

  也不知道死丫頭留太醫在裏面問什麼。

  江氏微微走神,便聽到小溪扒着窗戶喊:「夫人,我家姑娘請你進來。」

  江氏理了理裙擺,臉上習慣性的擺上柔和的笑容,抬腳進了房間,剛一進門,便覺得額頭一陣劇痛,下意識的慘叫一聲,捂住了額頭。

  她甚至沒來得及看清砸中自己的是什麼東西,接二連三的暴擊陸續砸了過來,枕頭,杯子,甚至還有鞋,全都恰如其分的砸在了她的臉上。

  這精準程度,她都忍不住懷疑就是衝著她臉砸來的!

  東西還沒砸完,就響起程嵐憤怒的尖叫:「憑什麼,明明我才是受害者,為什麼要害我?」

  江氏疼的已經擺不出臉上的笑容了,她感覺自己額頭有粘稠的液體流下來,伸手一抹,手上一把鮮紅的血,驚的她差點沒有厥過去。

  「你又在發什麼瘋.....」江氏話未說完,對上吳太醫驚詫的眼神,連忙咬了下舌尖,將瘋字咽了回去,改口道:「你這孩子,又在發什麼脾氣?」

  她趟過掉落一地的東西,用帕子捂住額頭的傷口,故作無奈的對吳太醫道:「這孩子脾氣不好,讓您見笑了。」

  吳太醫沒接話。

  江氏裝逼功力向來高超,沒事人一樣無奈的看着程嵐:「到底怎麼回事?好好的發那麼大脾氣做什麼?」

  程嵐指着吳太醫手上的藥盒,臉上的神情十分氣憤,「吳太醫說這盒藥膏里竟然有讓人傷口潰爛的蜈蚣粉,這可是宮裡賞下來的,陛下是想讓我死嗎?」

  「我這就進宮去求見陛下,我要問問為什麼要害死我。」

  她說著就掙扎着要下床的樣子。

  江氏神色大變,一把摁住她,驚慌的看向吳太醫,「這玉肌膏竟然有毒,吳太醫,您是不是看錯了?」

  吳太醫眉頭緊皺,「夫人這是懷疑下官的醫術?」

  江氏自知失言,連忙擺手,「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想說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你再仔細檢查看看。」

  「下官已經檢查確認過了,確實被人添加了蜈蚣粉。」吳太醫木着臉道:「程夫人,這絕對是有人想陷害陛下,陛下那麼信任程大將軍,怎麼可能會害程姑娘。」

  江氏忙不迭的點頭,「是,是,你說的對。」

  「所以下官這就回宮,將此事稟明陛下,讓陛下徹查此事。」

  江氏喃喃的附和:「是,應該要稟明.....啊,你要稟明陛下?」

  她的聲音突然拉高了八度,像是突然被人掐住脖子的野雞驚叫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