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宋王侯
大宋王侯 連載中

大宋王侯

來源:常讀 作者:九孔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南 葉塵

一塊奇異玉佩,得以夢回北宋初期,鮮血浸染了邊關,殺戮遍及南北,華夏江山四分五裂,異族的鐵蹄佔去了半壁江山,此恨何及? 此憾何結? 我的故事只有金戈鐵馬的熱血豪情,江湖廝殺的精彩絕倫,官場爭鬥的驚心動魄,兒女情長的蕩氣迴腸
展開

《大宋王侯》章節試讀:

第六章 倒霉劉南


橫樑上美麗女子,本來注意力全部在正向此處衝來的司洛意和郭無為二人身上,可是此時卻被葉塵胸口星光吸引,臉色微變,一臉極為意外之色,心想原來那天星玉佩在此子身上。

司洛意和郭無為二人已經拼盡全力,速度提到了極致,瞬間以水上漂的絕世輕功跨過數十步的河水,分別從葉塵所在船塢的門和窗戶中沖了進來。

那本來很普通小船船塢的木門和木窗,在二人碰撞之下,直接化成飛灰。

二人功力相若,幾乎同時衝進了船塢之中,同時看見了躺在船板上的葉塵。

因為葉塵身上的星光範圍極大,將葉塵整個籠罩,二人一時間根本不知道光芒的源頭在何處。所以,二人不約而同的做出了搶奪葉塵身體的決定。

但二人雖然有相同決定,可反應各不相同。

司洛意以玄功護體,一邊警惕着旁邊郭無為,一邊速度不減的向葉塵抓去。而郭無為則是二話不說,在看見葉塵第一眼,身體猛轉,一掌向司洛意肩膀拍去。

司洛意感知到郭無為掌中威力,一聲怒吼,臉上閃過一絲不甘,被迫止住身形,同樣拍出一掌,向司洛意手掌迎了上去。

轟————

二人手掌相觸,一股強大的真氣波動以二人手掌相交之處傳出,二人各自向後退出兩三步,碰在了船塢船壁之上,使得本就不甚堅固的船塢整個出現要散架的晃動。

船塢本身開始散架,頓時使得那旁邊貨倉傾斜,二人都是高手,同時察覺,抬頭看去。

「玉道香!」

「玉道香!」

二人臉色大變,同時失聲喊道,只不過喊出來的內容各不相同,但能看出來,前者應該是外號,後者是名字才對。

藏在貨倉之中的女子暗叫一聲晦氣,不得不提前出手,抬手間兩道銀針分別激射而出,飛刺向司洛意和郭無為。與此同時,她一聲嬌叱,像一隻輕盈的美麗雀兒般,衣袂飄飄,卻又飛快的向葉塵抓去。

司洛意和郭無為顯然之前沒想到這船塢之中還有第三人,並且還是傳說中那位狠人的女兒。

二人身形閃動,將玉道香的暗器躲閃而開之後,便要向地上葉塵抓去。

可是,就在這時,二人幾乎同時感到丹田內真氣陡然一滯,腦袋眩暈。不由臉色大變,心中頓時明白這船塢之中提前被玉道香做了手腳,自己已經中毒。

二人都是高手,江湖廝殺經驗豐富,互視一眼,便達成默契,同時向玉道香全力攻去。否則若是只想着逃走,不但拿不到天星玉佩,而且很有可能被此玉道香逐個追上,慘遭毒手。

轟然巨響中,三人都忽視了一個問題,這個船塢的堅固程度根本不足以任他們三人全力出手。

船塢乃至整個小船瞬間散架,水花四濺,三人和葉塵同時跌入水中。

然後兩道人影從水中鑽出,踉蹌間,騰空而起,一南一北,跨過水麵,朝着相反方向飛奔而去。

緊接着,玉道香抱着葉塵,也從水中鑽了出來。她向南北兩個方向各看了一眼,俏臉上閃過一絲遺憾。

「唉!若是知道天星玉佩在此子身上,完全可以設計將這二個妖道殺死,集齊陽日、陰月、天星三個玉佩。」玉道香拿出一個手帕,一邊將自己臉上的水擦拭乾凈,一邊嘀咕道。

將葉塵抱着游到岸邊,將其放在地上,她在葉塵身上開始摸索起來。很快她便從葉塵身上找到了其戴在脖頸上的吊墜,一臉欣喜的收了起來。

「咦………」

玉道香發出一聲驚疑聲,她發現手中天星玉佩竟然與地上的葉塵之間有一股猶如磁鐵一般的吸力。這股吸力極為弱小,尋常人根本難以察覺,若非她修鍊某種神秘功法已經達到了極為高深的境界,也定會忽略這種吸力。

玉道香本想隨手將葉塵殺死滅口,但此時因為這股吸力的原因,她略一思索,便隨手抓起葉塵,身形閃動,向遠處馳去。

她知道司洛意和郭無為解除身上的香毒之後,定會回頭再次尋她。而這二人實力不比她弱,在不中毒的情況下,正面廝殺,她最多和其中一人戰成平手。

所以,她要先趕緊離開此地,然後再想辦法,提前做一些布置,然後設計引誘二人前來,設法將二人手中陰月和陽日玉佩搶奪到手。

………

………

葉塵蘇醒的第一刻,便感覺自己正在快速移動,呼呼風聲中,感覺速度比快馬還要快上一些。

然後,他便感覺背上有溫軟之感,同時一股沁人心脾的好聞幽香傳進鼻孔,這才發現自己是背朝外,被人夾在腋下,正在快速移動。

他此時依然難以開口,並且感覺渾身無力,所以雖然蘇醒,但與剛才相比也只是眼睛睜開了而已。

玉道香抓着葉塵,一口氣疾馳了十多里,進入了一片樹林,才減慢速度,步行向樹林深處走去,一邊恢復真氣體力,一邊思考如何才能將另兩枚玉佩弄到手。

不多時,玉道香突然停了下來,轉身向旁邊一棵大樹頂看去,從容自若道:「你自己跳下來,還是想變成屍體掉下來。」

枝搖葉動,一人從大樹的另一邊有些踉蹌的翻下來,二話不說,便撒腿跑路。

玉道香嘻嘻一笑,腳下微微晃動,身形閃動間,很快便追上那人,並且隨手一拍,那人便一動不動。葉塵目睹此景心中吃驚,心想這難道便是傳說中的點穴神通。緊接着葉塵看清被玉道香點定之人後,不由一怔。

原來此人正是葉塵開鹽鋪的合伙人,大宋禁軍偵騎探子都頭,也是葉塵在這個時代唯一的一個朋友………劉南。

實事上,劉南被契丹兵追殺,九死一生才逃脫,因傷勢過重,藏在樹林中養傷。剛才察覺到玉道香進樹林,因提前看見後者高超身法,知道遇上了高手。但因為他身受重傷,一時間難以趕路。所以趕緊隱匿在了這棵大樹上。

但是,不巧的是,玉道香剛好從此經過。本來作為大宋軍中優秀探子,劉南自有其閉氣隱匿的手段,正常情況下即使是玉道香,在無心之下,也不會發現劉南。可是壞就壞在,劉南突然看見玉道香腋下的葉塵,心中一驚,心跳波動和呼吸瞬間發生變化,從而暴露了自己,被玉道香發現。

玉道香看了一眼劉南,略一思索,沒有將其殺死,而是打算帶走。她發現後者傷勢頗重,自行趕路的話,影響行程,所以便另一隻手將他隨着抓着,繼續向前走去。

玉道香帶着兩個男人,穿林過樹,掠上一片山坡,無聲無息地在黑暗中推進,她已經想好了如何將司洛意和郭無為引來,並且將二人手中陰月和陽日兩個玉佩搶奪到手。現在要做的便是尋找到一處用於行事的地方。

實事上,玉道香知道,司洛意和郭無為驅除了體內香毒之後,十有八.九還會尋找到對方,然後聯手同時以真氣激發各自手中玉佩,來尋找她手中天星玉佩。

山坡後面有一座不知建於什麼年代的道觀,看樣子已經荒廢不短的時間了。

玉道香快速的查探了一遍道觀的里里外外,流露出滿意之色,開始按照剛才所想,進行布置。

這座道觀前有一片兩三畝大小的開闊之地,這裡有一尊巨大的玄武大帝的神像,不是正常情況下道觀之中那種正放,而是橫卧。

道觀裏面雖然已經雜草橫生,到處都是殘牆破瓦,但是大體保持還算完整。

玉道香將葉塵扔在那躺倒的神像後面,圍繞着神像敲敲打打一陣,然後略一沉思,將本就重傷的劉南雙腿直接打斷,隨手扔在了葉塵身邊,又將葉塵背包和裝有狙擊步槍的長條布袋隨手拿走。

緊接着,她便進入了道觀正殿之中。只留下臉上滿是絕望苦澀的葉塵和疼的一臉扭曲,臉色慘白,不斷痛苦**的劉南,這一對昔日的鹽鋪合伙人大眼對小眼。

葉塵之前中了香毒,此時雖然已經清醒,但依然渾身無力,甚至就連一個指頭都難以動彈。反倒是劉南雖然傷上加傷,已經剩下半條命,但還能微微的爬動。

劉南不知想到了什麼,強忍着疼痛,廢了好大力氣,硬是爬到葉塵面前,說道:「葉哥兒!你不要說話,聽我說。我要不行了,就算這妖女最後不殺我,我也難以活着走出這片樹林,而你還有可能活着離開這裡。」

葉塵心想,我倒是想說活,問題是想說也說不了啊!

「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我是大宋禁軍中的一名偵騎探子,我前幾天給你說要離開幾日處理私事,實際上是去刺探契丹軍情。」

「我這次肯定死定了,但我家中還有一位病重的老母,賢惠的妻子和年幼女兒。沒有我,這個世道他們就算不會被餓死,也定會被人欺辱。」說到這裡,劉南已經泣不成聲。

「這是我打探到的契丹軍情,是用我手下九個兄弟的命換來的。死之前,我想求你幫我將這份軍情密報送到大宋禁軍營地。這樣,我便立下大功,我的妻女和老母便會終生免去一切稅收,還會得到一筆不菲的賞錢,他們才有可能很好的活下去。這是我的偵騎令牌,你也拿上,以證明身份之用。」說到這裡,劉南喘着粗氣,艱難的從懷中拿出一塊鐵牌和一個寸許長、指頭粗,兩頭封閉極為嚴實的銅管。仔細的塞到了依然不能說話的葉塵懷中有扣子的兜子裏面,並且將扣子小心的扣好。

「葉哥兒!我知道你是好人,看在你我二人兄弟一場的份上,我的妻女老母就拜託………」話沒說完,劉南終於由於流血過多,堅持不住,頭一歪昏死了過去。

葉塵身不能動,口不能言,唯一能做的動作只有眨眼睛。他看着昏死過去,依然一臉痛苦之色的劉南,想起被兩個道士稱為玉道香、玉道香的妖女,心中滿是絕望,暗忖道:「你老兄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個朋友,也是目前與我最為親密的人。我葉塵此番若是能夠逃脫,定會將你老兄交待的事情辦妥。並且你的妻女老母,我一定會妥善安置,只要我還活着一天,便保證讓他們能夠過着好日子。」

玉道香從殿堂出來時,手中多了一個木盒,裏面放着剛剛在殿堂中浸過毒汁,閃爍着烏黑光澤的一百零八根細針。

她看着葉塵,先是甜甜一笑,迷人之極,讓此時此刻的葉塵都禁不住一陣恍惚,然後便當著葉塵的面,開始布置自己殺人『道具』或者說陷阱。

不知玉道香是有意,還是無意,讓葉塵目睹了整個過程,使得葉塵為此女的狠辣和視生命為草芥的態度,感到心寒無比。

一百零八根毒針全部以特殊的方式進入了劉南身體,而那枚本來屬於葉塵的天星玉佩再次掛在了葉塵的脖子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