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重生農女養包子
重生農女養包子 連載中

重生農女養包子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景雲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景雲 景雲正 霸道總裁

【1V1雙潔+年代+爽文】醫學界的大佬重生了,一下子年輕了幾十歲,喜大普奔
然鵝,男人失蹤,公婆不喜,兄嫂欺凌,還附贈了一隻小包子
做了一輩子單身狗的景雲一臉懵逼,這是什麼情況? 公婆搶她錢財不說,還要趕她出家門
等等,老虎不發威,當是病貓? 分家,掙錢,養娃,治病救人……. 當她名揚天下,傳說中的商界大佬竟然喊她媳婦不說,還整天纏着她
想拎個東西,他一把搶過,「媳婦,這體力活,讓...展開

《重生農女養包子》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生


  痛!

  這是景雲恢復意識後的第一感覺。

  一睜眼,她發現有個陌生的男人正掐着自己的脖子,不由一驚。

  怎麼回事?她試着掙扎了一下,發現自己與對方的力氣實在懸殊過大,自己用盡了全力也推不開對方半分。

  景雲喘不上氣,表面不動聲色,眼睛卻四下打量起來。

  這是是一片小樹林,除了她和這個男人外,沒有其他身影出現。

  對方見她不再掙扎,滿臉的橫肉微微顫抖,滿意大笑:「這就對了,識時務者為俊傑。只要你乖乖聽話,我會很溫柔的。」

  邊說男人還邊摸上她的臉,此時他只單手掐住景雲,做勢彎腰去拿樹前放着的一條粗麻繩。

  景雲沒有再動,她看了那繩子一眼,知道自己必須馬上採取行動,否則一旦被綁住,再想脫身就難了。

  她藉著男人彎腰拿繩子之際,飛快抬起膝蓋往上一頂,用盡全身力氣直接對準對方胯下。

  一聲慘叫從男人的口中發了出來,驚起了一林子的飛鳥。

  男人雙手不得鬆開捂住襠部,重獲自由的景雲立馬撿起男人早就準備好的繩子,迅速的在他的身上繞了幾下,把他綁了個結實。

  她狠狠踹了對方兩腳,又從旁邊的大樹上扯下了一根拇指粗的樹枝,對着男人就狠狠一頓抽。

  景雲也不知道自己抽了男人多少下,確定他疼得暈了過去,這才停了下來。

  莫名其妙的地方,莫名其妙的人,一切都是這麼的詭異,得趕緊離開這裡。

  只是,這是什麼地方,她怎麼會在山裡呢?明明記得自己在飛機上睡著了,怎麼一睜眼的功夫,就出現在陌生樹林了呢?

  難不成飛機失事了?而她跳傘活了下來的?

  景雲一邊思考一邊找出處,她也不知道腳下的道路通向何處。

  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鐘,她才到隱隱看到有幾棟房子。

  她不由加快了腳步,到了房子的跟前才發現是個老舊的小診所,裏面坐着一男一女,看樣子應該是這的醫生和護士。

  景雲心中一喜,快步上前,正要開口打聽,不想那護士率先說話了。

  「陸家二媳婦,你怎麼又來了,你那婆婆又打你了?」

  話音剛落那護士的臉色頓時一變,看向她的脖子氣憤道:「你婆婆也太過分了吧,竟然把你的脖子掐成這樣。」

  護士起身拂開景雲那垂下來的頭髮,一副熟得不能再熟悉的樣子。

  面對着護士那熟捻的動作,景雲直接愣住了。這誰呀?

  認錯人了吧?景雲正想解釋,那護士已經一把拉着她進了身後的小房間。

  「陸家二媳婦,你把衣服脫了,我幫你看看身上還有什麼地方有傷,給你上上藥。」

  聽到這話,景雲把到嘴邊的問話咽了回去。剛剛走在路上的時候,身上有些疼,她也沒有多想,以為是之前那個男人弄的。

  如此想着,景雲默默的把上衣給脫了,露出了自己那傷痕纍纍的身體。拿着衣服的景雲整個人都愣住了,她身上怎麼會有那麼多傷?

  護士雖然早就習慣處理對方的傷口了,卻仍舊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陸家二媳婦,你婆婆太過份了吧。這才幾天啊,怎麼又把你打成這樣?」

  景雲沒有說話,而是低頭仔細的去看身上的傷。越看,心裏就越震驚。滿身的陳年舊疤,這根本就不是她的身體。

  「陸家二媳婦啊,不是我說你。你自己也得立起來才行啊,你婆婆打你,就算不還手難道你也不知道跑嗎?」

  護士一邊給景雲上藥,一邊絮絮叨叨的說著。只是,她的話,景雲卻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

  她現在完全沉浸在身體不是自己的震驚當中,就算看不到自己的臉,她也可以確定現在這個身體不是她的。

  莫非她如小說中寫的那樣,重生了嗎?

  想到這個可能,景雲的心跳瞬間加速了起來。

  護士幫着景雲上好葯後,又給了她一支藥膏,交待道:「這藥膏你拿回家裡去抹,睡覺前抹。」

  景雲接過藥膏,向對方道了謝,問到:「多少錢?」說著她伸手往兜里去拿錢,卻發現兜里什麼都沒有,不由尷尬了起來。

  那護士卻彷彿早就料到了一般,「我給你記賬吧。」

  景雲再次道了謝,跟着護士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景雲一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喜歡掌控全局,現在她對這具身體卻是一無所知,這讓她很不安。她迫切的想要知道關於這具身體的一切。

  不想她剛走到門口,就被人喊住了:「景雲,你等等我!」

  景雲只好停下了腳步,一個小媳婦追了上前,笑着說道:「我正好也要回去,我們一起走吧。」

  景雲見她認識自己,也好打探一下這具身體的情況,也就沒有拒絕。

  二人走在鄉間小路上,一路聊着回去。景雲不動聲色的向那小媳婦打探着消息。

  小媳婦叫黃芳,二人同村,兩家住的也不遠。

  更是知道了,自己重生在了八十年代的寧城陸家莊的景雲身上。

  原身景雲,是一介孤女,後來和同村一個孤寡老人相依為命。幾年前,孤寡老人去世,她嫁給了同村的陸家老二,陸辰。

  陸家的條件不錯,陸辰又是一個勤快的,對景雲也不錯,日子漸漸的好了起來。

  可惜,陸辰不是一個安於現狀的。聽村子裏的人說南下可以掙很多的錢,這不過完年就跟人走了。

  而這一走,就再也沒有回來。可這都五年了,看着同村南下的人都回來了,還掙了大錢,可陸辰卻仍舊杳無音信。

  這下,陸家的人慌了,到處去打聽。最後在一個鄰村的老鄉口中得知,陸辰剛到南方,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