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生子
陰生子 連載中

陰生子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暫未設置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未出生遭人算計,先天有缺,與魂相伴!...展開

《陰生子》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過陰人


  一九八九,那個農村女人生孩子都是大命換小命的年代,我是被人從娘肚子里生剖出來的。

  那天傍晚,我爹忙活了一天回家,發現我家門戶大開,房間里也沒開燈,漆黑一片,毫無往日的煙火氣息,並且,黑漆漆的屋內,還斷斷續續的傳出一兩聲微弱的嬰兒啼哭聲。

  我娘當時正懷着我,可算起來還不到生產的日子,屋內怎麼會有孩子的哭聲呢?

  我爹一邊懷疑聽錯了,一邊進屋,開燈,燈光下.

  只見我娘渾身是血的坐在椅子上,頭軟綿綿的歪向一旁, 而我不時發出一兩聲無力的啼哭!

  我娘是被人殺死的,她的雙手被反綁在椅背上。

  我爹說,我能活下來實屬奇蹟。不足月被剖出母體不說,當時還被兇手用一張細網給網了起來,那網不知是何材質,異常結實,我爹連割帶剪了半夜,才將我弄了出來,而幫我清洗身上的血污時,我爹更是大驚失色,他發現在我的囟門上,竟然還插着一根牙籤粗的銀針!

  將那麼粗一根針刺入一個嬰兒的囟門,那兇手八成是要置我於死地!卻不想我命硬,沒死成。

  不過經過那一番折騰,我雖是僥倖活了下來,身體卻很弱,體重只有四斤多點的我,整日昏昏沉沉,不斷的發燒,酗睡,到最後水米都喂不進去,身體一日不如一日。

  為了讓我活下來,我爹想盡了法子,大醫院去過不少,土方子也用了很多,可我竟是眼見着不行了。

  有上了年紀的老人說我娘死的慘,死後捨不得我,要帶我走。

  還有人說我犯「百日凶關」,養不活。

  許多人可能都聽說過,某地某戶人家的新生兒,夜裡被棉被活活捂死,被睡熟的家人壓死,或者因為父母一時疏忽大意,被貓、狗、蛇、鼠類咬死等等,諸如此類事件,就是犯‘百日凶關’註定那孩子百日之內必死。

  我爹聽人這麼一說,抱着我亂了分寸,最後才想到了我的外公。

  外公是‘過陰人’。

  說起‘過陰’,有些人可能會想到神婆、神漢請魂上身,讓陰陽兩隔的人可以交流。

  實則不然,召喚死者靈魂附身與人對話,那只是走陰,很多人都能做到。真正的過陰人天下也沒有幾個,過陰人不僅能跟鬼魂交流,還可隨意出入地府,命令鬼差。例如北宋的包拯,他日斷陽,夜斷陰,可以招魂斷案,取證陰間,就是因為他有過陰人這樣一個身份。

  還有傳言說,每個過陰人手中都握有一本陽世眾生的生死簿,陽世之人一一記錄在冊,其生其死全捏在過陰人手中。

  我爹便想着讓外公過陰去問問我娘究竟遭了何人的毒手,問問我是否真的壽數將盡。

  我娘屬於遠嫁,爹抱着我趕了百十里路,才到了‘臨河鎮’的外公家。

  外公從爹手上接過我,高興的嘴都歪了,可他樂呵呵的盯着我端詳了片刻,忽然「咦」了一聲,隨即掐指一算,面露驚色蹙眉問爹:「這孩子怎麼來的?」

  爹並沒來得及告訴外公母親的遭遇,現在聽外公這麼問起,想必是看出了啥,於是便將我出生時的狀況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聽爹說完,外公勃然大怒道:「難怪我看不透這孩子的命數,原來是未足月被剖出母體,先天有缺,八字不準,這是遭了人的算計啊!」

  一聽遭人算計,爹倒吸了一口涼氣,只道是:「我們素日里本分做人,與人無仇無怨,什麼人如此歹毒,這般算計我們?」

  外公搖頭道:「但凡出生遭人算計者,自身必然有特別之處可為人所利用,但我看不透這孩子有什麼特別,猜不透害人者目的為何,我要去那邊問問我閨女,究竟是那個敢害她性命,算計我外孫,不要命了嗎!」

  外公說罷,將我遞還給父親,自個直挺挺往床上一倒,過陰去了。

  那一次,外公一去就是三天,期間醒過來好幾次,可他又過去了,如此七進七出,再醒來時他噴出了一大口鮮血,面色鐵青,眉頭皺的似能滴出水來。

  爹問外公怎麼了?

  外公嘆息道, 他在陰間找不到我娘的魂魄,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娘的魂魄被人藏了起來,或者已經魂飛魄散,六界無存了。

  外公只告訴了爹這些,關於他幾進幾齣陰間究竟遭遇了什麼?為何會吐血?這些外公隻字未提,他只是讓爹將我留下,說我如此虛弱,是因未足月被取出母體,先天不足,針刺囟門,元氣有傷,需要正氣養着,而外公家供奉着三清祖師像,常年香火不斷,正氣十足,可佑我平安。

  自那以後,爹便把我寄養在了外公家,也正如外公所說,我的身體日漸好了起來,不出幾個月,便與正常孩子無異了。

  關於這一切,都是在我記事後,爹來看我時與我說起的。但我卻從來沒有見過外公過陰。較於過陰人,外公更像個道士,能掐會算,平日里也替人看個風水,破個邪啥的。

  真正見識到外公過陰,是在我九歲那年。那件事,還得從大頭的死說起。

  大頭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夥伴,跟我同齡,平日里我倆一起上學,一起掏鳥,摸魚,好的跟一個人似得,可沒想到,大頭竟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大頭的死是我最先發現的,那可真是邪了門了。

  那天夜裡我睡着覺,忽然被凍醒了,我心裏暗自納悶,這七月的天咋還這麼冷呢,跟寒冬臘月里似得。我縮着脖子下床找被子,當我抱着被子轉身上床是時候,眼角忽然瞥見窗外立了個人影兒!

  「啊!誰……」

  深更半夜忽然看到窗外有人,那感覺,差點沒給我嚇死!我不受控制的慘叫出口。這時,那人影慢悠悠的轉過了頭來!

  「大頭,怎麼是你?深更半夜不睡覺,站我家窗戶底下幹啥?」看清來人是大頭,我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有餘悸的罵道。

  大頭沒搭腔,而是沖我招了招手,那模樣在示意我跟他出去。

  「出去幹啥?」

  我挺納悶,不知道這大半夜的,大頭要帶我去哪兒,不過看他神秘兮兮那樣兒,我忍不住好奇,披了件衣裳就跟了上去。

  大頭腳步奇快,一路往東很快出了村子。

  我小跑着跟在後面,心說,村東不就是‘臨河’嗎?大頭來這裡幹什麼?

  臨河是一條大河,河寬四百多米,一面依山,一面臨鎮,臨河鎮的人要出去,就必須要越過臨河。

  之前臨河之上有一座岌岌可危的老橋,幾乎無人敢在上面行走,出去基本都靠坐船,後來上面看好這一片有山有水,風景秀美,便決定在此開發旅遊項目,出資要修建一座新橋。

  不過據說這幾天修新橋發生了幾樁怪事兒,大人一再告誡我們不準靠近河邊,大頭有啥事不能白天的時候來嗎?

  這麼一琢磨,我便想叫大頭停下來,可抬頭一瞅,我心裏咯噔一下,這黑燈瞎火的,哪還有大頭的影子!

  「大~大頭?你在哪兒?」

  我破着音兒喊了一嗓子,等了半天,大頭愣是沒個迴音兒。我這才覺得今晚的一切有些詭異。

  首先,我家夜裡睡覺都是鎖門的,大頭如何進的我家?再者,在家之時我慘叫的那麼大聲,理應將外公驚醒啊,可他咋沒聽見?難不成我今晚~撞邪了!

  不敢往深了想,腦子裡不斷的告訴自己,趕緊往回跑,玩命的跑。可關鍵時候我那兩條腿不爭氣,直接軟的跟煮過的麵條似得,不僅走不成道兒,還失了力,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

  就在我要嚇尿了的時候,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吱呀,吱呀’的聲響,那聲音像是風吹動破舊的木門,又像是兩截晃動的木頭產生的摩擦聲,在這寂靜的夜裡,聽的人毛骨悚然!

  我戰戰兢兢的就着月光循聲望去,發現不遠處的樹底下,依稀有個人影在盪阿盪,我瞅了半天才瞅明白,那竟是大頭在盪鞦韆,樹榦隨着他的晃動吱呀作響。

  一見這光景,我氣不打一處來,爬起來衝著大頭就跑了過去,一邊跑一邊罵:「大頭,半夜三更跑這鬼地方,就他娘的為了盪鞦韆,這給我嚇的……」

  話沒說完,我已經跑到了大頭的跟前,也是在那一刻,我整個人僵住了!

  奇怪!大頭盪鞦韆的兩邊,怎麼沒有繩子相連?沒有繩子,他是如何盪起來的?!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大頭忽然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繼而,他漫不經心的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我往他脖子上一瞧,腦子裡頓時‘轟’的一聲,腳下一軟,又他媽坐地上了!

  大頭的脖子上,竟然套着一根麻繩,麻繩將他的脖子勒的像個葫蘆的腰,他掛在麻繩上隨風晃蕩着,月色下他雙目圓瞪,面色寡白,哪還是剛才那個活生生的大頭!那剛才我看到的……

  「媽呀!鬼啊……」

  我發出一聲殺豬似的慘叫,連滾帶爬的往回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