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倘若此生唯愛你
倘若此生唯愛你 連載中

倘若此生唯愛你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何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俊 現代言情 肖玲玲

小三害得我流產,渣男讓我凈身出戶,我一心報復卻睡錯了人, 突然介入我生活的極品男人,上床交易下床婚姻,我被他牢牢吃定, 他可以為我遮風擋雨,卻又在我面前步步為營, 他像一道光注入我暗無天日的生活,我終究逃不過他以愛為名的算計, 當一切真相大白,身世家仇,愛情親情,我才明白他要的從來不是我, 然而情根深種,又該何去何從…… 「顧誠,遇到你是我此生最大的錯誤!」 他淡然勾唇,「既然是錯,那就一錯到底
展開

《倘若此生唯愛你》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1.小三上門


  「青青,我們離婚吧。」
  病床上的我死死握緊拳頭,眼前一片模糊,心早已痛到麻木……   我從沒想過,孕期老公出軌這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我身上。
  此前,因為我懷孕出血,只能辭職在家安胎。
  收入減少,何俊身負一個家庭的重擔,經常熬夜加班。
  我心疼他工作辛苦,忍着各種孕期反應,能做的只是照顧好肚裏的孩子,為他準備一桌合口的飯菜。
  可今天中午,門打開後,我發現在門口的並不是我老公,而是眼前那個趾高氣揚的女人。
  她怎麼會有我家的鑰匙?
  我一下愣住了,隔了幾秒才說:「你是誰?」
  她打量着我五個月的肚子,揚了揚手裡的鑰匙,直言:「何俊給我的。」
  我有些不好的預感,問她:「怎麼回事?」
  「你自己看。」
她手裡捏了一張紙,眯着眼睛遞給我。
  「這是……」我一下懵了,竟是張驗孕證明!
  「如你所見,我有了,而且是你老公的。」
她笑了笑,神色間有種明目張胆的得意。
  「我不信!」
事情太過突然,我驚疑不定,「何俊呢?
等他回來說清楚!」
  和所有的妻子一樣,除非親眼所見,老公親口承認,否則我不相信他會出軌。
  「等?」
她又冷笑了一聲,「出來吧,人家等着你呢!」
  隨着熟悉的腳步聲靠近,我的心也跌落谷底,是我好幾天都沒見到的老公回來了……   「青青,對不起,都怪我鬼迷心竅……肖玲玲她是……」   「夠了!」
我感覺手在顫抖,事實已擺在眼前,剛才還抱有的一絲期待也空了。
  肖玲玲繼續煽風點火,「我跟何俊在一起半年了,他那個破公司,事事都得仰仗我,和你離婚遲早的事,我能等,可我這肚子等不了!」
  何俊自己倒騰一家裝修公司,難怪最近總是早出晚歸,我還傻傻的心疼他工作忙壓力大,結果竟是外邊有人了!
  我又氣又恨,忍不住指着門怒道:「那你們趕緊雙宿雙飛去吧,別在這噁心我!」
  誰知肖玲玲反倒一屁股在沙發上坐下來,抱着手臂譏笑,「恐怕要走的是你吧?
據我所知,這房子產權是何俊的。」
  我心頭一震,原來他們什麼都算計好了……   這房子的確是何俊名下,可還貸和首付,都有我的份!
  「實話告訴你吧,何俊早對你沒興趣了,你數數他一個月有幾天在家,對了!」
她突然狡黠的望着我,意味深長的說:「你上次出差,何俊當晚就把我接來這兒了……」   「啪!」
  我越聽越火,抬手就給了她一巴掌。
  她捂臉狠狠瞪着我,怒火中燒的我又將手揚了起來——   「住手!」
  何俊突然衝過來一把抓住我,「青青,你住手,都是我的錯,你不能打她!」
  看着他緊張的神色,我心痛怒問:「為什麼不能打?
到底誰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我……」何俊被我看穿,眼中有一絲愧疚。
  「呵呵。」
我苦笑,心頭已失望透頂。
  怎知就在此時,肖玲玲趁我被何俊抓着,突然竄過來,狠狠一巴掌甩在我臉上,她下了狠勁,打得我偏過頭去,耳朵嗡嗡作響,臉上像火燒……   她囂張的說:「這是還給你的!」
  何俊同樣抓住她,喝道:「肖玲玲,夠了!」
  肖玲玲陰冷的望着他,「怎麼,心疼了?
我告訴你何俊,你要是不離婚,你那公司就等着喝西北風去吧!」
  果然,何俊聽了她的話,慢慢將手放開……   眼見他對小三的縱容,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痛和屈辱。
肖玲玲得意的神色,更是刺得我眼睛生疼,我猛地掙脫何俊,一把抓住她的長捲髮!
  「青青,你住手,她還懷着孩子呢!
你想害死我嗎?」
  何俊的話換來我冷冷一笑,我並未撒手,他來拉我,被我反手撓出幾道紅血絲,他吃痛縮回去,氣惱的立在一旁。
  也是這時,肖玲玲趁我不備,將我猛地一推,我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後仰去,何俊反應過來想要接着我,可是並沒有用,眨眼間,我狠狠摔倒在地,疼痛瞬間遍布全身,看着雙腿間蔓延的鮮血,我大腦一片空白暈了過去……   我在醫院醒來,環視一周,何俊正站在窗邊打電話,「行了,我知道了,我會跟她說,你放心吧……」   之前的記憶瞬間回攏,我將手下意識探向小腹——那裡一片平坦,已不再有任何生命的痕迹……   我真是瞎了眼,嫁給這麼一個渣男,當初說得好聽,一輩子對我好……結果呢?
  悔恨的淚水倏然滑落,我死死盯着何俊的背影,恨不得將他從窗口推下去……   何俊掛了電話轉過身,發現我醒了,語帶愧疚,「你醒了?」
  我拼盡全力直起身,抓起床頭的輸液瓶,照着他頭上砸過去,「你滾!」
  何俊偏頭躲過,那點愧疚蕩然無存,他竄上來一把按住我拿起另一隻輸液瓶的手,吼道:「盧青青,你有完沒完?
你能不能冷靜一下?」
  「冷靜?」
男人出軌,小三害得我孩子沒了,我要怎麼冷靜?
  我紅着眼,怨恨的目光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兩個窟窿。
  何俊別開頭,重重嘆了口氣,滿是無可奈何,「你知道的,現在做生意競爭有多激烈,事到如今,我也是迫不得已……」   我噙着淚冷笑,「把她搞大肚子也是迫不得已?」
  他一時語塞,在床邊重重坐下,憋了半天,竟直接提出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