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誰許帝心薄盡歡
誰許帝心薄盡歡 連載中

誰許帝心薄盡歡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瀾雪殤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凌寒曦 瀾雪殤

這一生,才不過十幾年,她卻如過了半輩子
一邊是年少銘心刻骨的戀人,最終卻亡了她的國,將她打入冷宮受盡屈辱折磨;一邊是思慕她暗戀她終其一生都渴望得到她的神秘男人,最終卻是導致她國破家亡的罪魁禍首
蝴蝶飛不過滄海,年少的那份真心,也終究被那一碗墮胎的葯挫骨揚灰……展開

《誰許帝心薄盡歡》章節試讀:

第四章 示威


夜吟應覺月光寒,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衫,跪在秋霜過後的半夜時分,身子很快就沾染了一層露水,又濕又冷。
然而比這些更讓她心碎的是,合歡殿內傳來男男女女的歡笑,她從來不知道,雪沫的笑聲是有那麼大的穿透力,彷彿要刺穿她的耳膜。
「什麼人跪在那裡?」
歡好過後,雪沫披着煙霞色的流紗依偎在凌寒曦的身邊,兩個人的身影沐浴在皎潔的月光下。
凌寒曦看着不遠處那個熟悉的身影發問。
「怎麼,心疼了?」
雪沫飽滿欲滴的唇微微撅起,撒嬌着說。
「沒有,朕說過,這個後宮都不可以讓沫兒不開心。」
凌寒曦的笑容淡淡的,他的人就像他的名字,彷彿是千年寒冰一樣,冷淡疏離。
「臣妾的生辰快到了,很久沒有跳故國的舞了,有些思念,正巧姐姐會,就……」說完她才像是意識到錯了似的,慌張跪下,「求陛下責罰,臣妾不該提及……」 「無妨。」
凌寒曦寵溺地拉着她的手,而她則是嬌媚地笑了笑,就是倒在他寬闊結實的懷裡。
「娘娘什麼時候宣召?」
瀾雪殤跪在冰寒的地上已經四個時辰,可是合歡殿的人彷彿將她遺忘了似的。
「姐姐急了嗎?」
瀾雪沫嬌滴空靈的聲音響起,凌寒曦還在睡着,她因為有事,就先起來了。
「有事情就說,沒事情奴婢就先回去了。」
她一天僅有的休息時間,全耗在了合歡殿。
馬上她又要投入到新一天的無窮無盡的折磨中。
「姐妹一場,我沒那麼小心眼要報復你。
可是,七郎要了我一次又一次,我這現在都是腰酸腿疼的呢!」
瀾雪殤跪在地上,修長的眼睫毛恰到好處的遮掩起她的情緒,她的指甲深深扣印手掌中,拚命用疼痛提醒自己,不要難過,不要傷心。
「恭喜妹妹,當年你就迫不及待想爬龍床,現在稱心如意了。」
「啪!」
清脆的巴掌回蕩合歡殿外上方,瀾雪沫眼底滿是怒意的瞪着瀾雪殤:「我從小就討厭你那副高傲清冷的樣子,你放心,我會好好地享受這個男人的雨露,讓你的自尊,一點點的消失在我和七郎的恩愛纏綿中!」
「你就不怕午夜夢回,冤魂索命?」
瀾雪殤猛的抬起頭,瞪着她的眼睛。
「怕?
呵呵,我的姐姐,你與其有時間擔心我,不如好好想一想你怎麼辦吧?
你知道為什麼凌寒曦他不顧一切也要發兵郢辰,亡了這個國?」
「和你有關對不對?」
瀾雪殤的眼睛幾乎能噴出火光出來,儘管她沒有確鑿的證據,但是她就是相信,這一切和瀾雪沫脫不了關係。
「是我告訴他,他最愛的妹妹慘死在你哥哥的房中,因為你哥哥的姬妾懷孕,而她受盡了屈辱和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