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亂星之劫:破軍臨塵
亂星之劫:破軍臨塵 連載中

亂星之劫:破軍臨塵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潘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潘婷 潘炅 都市小說

破軍星私自下凡,天煞星奉命捉拿,授權召回伏魔星
兄弟二人因為一把神兵利器而比武論輸贏
哥哥狠下殺手,弟弟卻步步相讓,父親危急之時出手相救,卻被哥哥一劍封喉,至死不瞑目
姐弟二人為報父仇,初出江湖,卻引出一場感情糾紛,致使姐弟分散
哥哥遭人陷害成為朝廷通緝犯,無奈只好遠走金國,卻又失手殺死駙馬,索性將計救計,易容改貌,偷天換日做起了金國附馬
一朝手握重兵,便野心勃勃,企圖吞併大宋
姐弟三人,沙場之上,兵戎相見,又將如何演繹一場手足相殘的悲劇?展開

《亂星之劫:破軍臨塵》章節試讀:

第7章 父子相爭


時光冉冉,轉眼間,又已經匆匆過去了八年,潘婷已經變成了十八歲的大姑娘,長的真是名符其實,婷婷玉立。
而她的兩個弟弟潘炅和潘天,如今也已年方十五。
潘炅愛動,潘天喜靜;潘炅稍黑卻壯實,潘天則面白顯單薄,二人雖各有千秋,卻都是英姿颯爽,氣宇不凡。
如今姐弟三人的鐵猿劍法除了最後一招「劍指河山」外,其它劍招卻已練的是爐火純青。
幾年時間,三人已各身懷絕技。
潘炅的易容之術練習的是惟妙惟肖,真假難辨。
有好多次,潘炅都故意化妝成姐姐潘婷的樣子逗潘天開心,可憐潘天卻一次一次的被他的惡作劇捉弄,卻又無可奈何。
有時兩個潘婷站在一起,就連潘擎蒼他們也着實難以分辨出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而潘天呢,則日日練習獨孤一劍,這套劍法雖然只有一招,卻可以從中演變出九式劍招,而這九式劍式卻是互不相同又詭異萬分,有好多次潘擎蒼與之對拆,最終都是以敗北結束,就連他也不得不感嘆歲月不饒人,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這一日,潘擎蒼正在神龍頂教他們三姐弟練習鐵猿劍法的最後一招「劍指河山」,這也是鐵猿劍法中的最精妙,最厲害,威力最大的一招。
此招一出,可化為萬重劍影,讓人無法辨出真假,不僅如此,而且還可以在同一時間分別襲擊不同的目標,卻分毫無差。
曾經潘擎蒼就是用這招「劍指河山」一劍擊斃刺客集團中的十二生肖中四人,使之頭骨錯裂,瞬間斃命。
同樣也是這一招,潘擎蒼與劍霸天下施瓊在武當逍遙宮決戰的時候,大敗劍霸天下,一舉奪得劍神的封號,成為江湖一大美談。
可是如果想練好這一劍,卻是難上加難,不僅要靠天賦,而且還要看緣份,緣分不到,縱天賦再高,也無濟於事。
此時,潘擎蒼手握木劍,凝神運氣,姐弟三人便在一旁仔細觀看。
突然只見潘擎蒼木劍舞動,猶如靈蛇吐信,腳下步伐輕靈,讓人看了之後,頓覺輕盈無比,感覺這哪裡是一個男子在練劍,卻分明像是一個妙齡少女在跳舞,使人不覺沉迷其中。
就在姐弟三人看得入痴如醉的時候,突然潘擎蒼劍尖點地,借力反彈而起,口中輕喝一聲,身子頓時猶如出海蛟龍一般,直直的離地有一丈多高,手中劍尖抖動,激出朵朵劍花,直指地面。
潘婷姐弟三人,連忙抬頭望去,頓覺眼花繚亂,到處都是劍影,層層劍氣自頭頂壓來,猶如泰天壓頂,讓人透不過氣來。
就在這一瞬間,只見爹爹一劍擊中神龍頂上的那塊千斤大石,頓時石破天驚,化成千萬塊碎石,而就在他立地上站穩之時,神龍頂上的一顆千年龍血樹,也慢慢的從樹榦正中破裂,化成一塊塊碎木條。
據傳這龍血樹堅硬無比,猶如鋼鐵,只有西雙版納熱帶方有此樹,中國亦很是鮮見,樹齡可長達八千餘年,一經刀劍劃傷,便會流出似人的鮮血一般,很是凄慘,當地人都將之稱為「神樹」。
姐弟三人眼見這棵千年龍血樹化為木片,在向四方倒下,久久都沒有緩過神,竟似驚呆了。
眼前的這一招,威力着實太過厲害,讓人簡直無法相信,世界竟有此劍法。
潘擎蒼似乎已經料到他們姐弟三人會有此神色,收好木劍,便笑着看他們姐弟三人發愣。
許久之後,潘炅率先清醒過來,不由萬分佩服的對潘擎蒼道:「爹爹,你這一招「劍指河山」,當真是驚天地泣鬼神,你快教給我們吧,孩子好想學啊!」
潘婷和潘天一聽,也連忙說道:「是啊!
爹爹,你快教給我們吧。」
潘擎蒼見他三人如此着急,不由笑道:「你們不要着急的,今天爹只是把這招劍法演示給你們看,你們回去之後好好揣摩一番,領會一下劍招的意境,明日一早,我自會教給你們,至於你們能不能學會,跟它有沒有這個緣分,那就要看你們各自的造化了。」
潘炅聽後,不由感覺很是不解,連忙問道:「爹爹,孩兒不懂,練習劍法,靠的不是毅力和領悟嗎?
為什麼還要講究緣分嗎?」
潘擎蒼見潘炅如此用心,不由心裏很是高興,連忙笑着答到:「炅兒,你們三人要記住,自古陰陽互補,陽不離陰,陰不離陽,凡事都講究一個緣份,緣分天註定,緣分不到,萬不可強求。
緣分到了,自然會水到渠成。」
潘炅三人聽後,心中雖然不是很懂,卻仍然點了點頭。
潘擎蒼見他三人如此懂事,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既然如此,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潘炅見要回家了,連忙提議道:「爹爹,不如我和姐姐、弟弟三人比比,看誰先到家好不好?」
潘婷一聽,也覺得這個主意好,來了興趣道:「好啊!
好啊!」
潘天此時見潘擎蒼目光嚴厲的注視着自己,這才也小聲說道:「那好吧!」
潘擎蒼見大家都同意了,想了許久,才道:「既然如此,那爹爹就做裁判,如果誰先到家的話,到時爹爹便賞你們一樣東西,好不好。」
潘炅聽到有獎賞,這下更加來勁了。
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潘婷見他連招呼也不打就跑了,不由生氣道:「爹爹啊!
弟弟他不守信用,你還沒有發令,就說明比賽還沒開始,他就先跑了,這不算的。」
潘擎蒼聽後,不由仰天大笑道:「哈哈,爹爹可沒有說過要發令啊,既然炅兒已經佔了先機,你們如果再愣着不去追,豈不是時間越久,形勢對你們越不利呢?」
潘天一聽,連忙說道:「是啊!
姐姐,爹爹並沒有說過要喊口令,哥哥也就不算是違規啊,我們也趕緊追吧,不然真要輸給他了。」
潘婷見爹爹竟然偏向潘炅,知道生氣也沒有用,便連忙拉着潘天道:「弟弟,我們也走吧!」
說完便施展出輕功,追了上去。
潘擎蒼看着他三人掠出去的身影,不由尋思道:「他姐弟三人雖性格各異,卻又各有千秋。
潘婷心地善良,秉性純樸,將來可為一代人人稱頌的神醫;潘炅雖然聰明異常,卻天性霸道,猶善稱強,凡事喜歡強出頭,日後踏入江湖,定會吃虧。
天兒雖天賦異稟,骨骼絕佳,是個練武的奇材,可性格卻優柔寡斷,不善與人結交,將來絕非做大事之料。
如此看來,這「千魂追音手」理應教給潘炅,也希望將來他在遇到危險之時,不求傷敵,但求自保。
如今他先行離去,定會奪魁,此乃天意如此,望他日後好之為知。」
他一念至此,便也施展輕功,追了上去,此時眼前哪裡還有潘婷姐弟三人的蹤影。
且說潘炅先施展輕功跑了出去,許久之後,回頭看看仍然不見姐姐和弟弟的影子,不免有些沾沾自喜,尋思自己這次肯定是拿了頭名,不知爹爹會有什麼好東西獎賞給自己,是武功呢?
還是寶物?
他越想越興奮,衝著對這份獎賞的憧憬,腳下步伐自然也就越快。
而潘婷和潘天兩姐弟此時手拉着手,並肩前進在後面追潘炅,可是過了許久,卻仍然看不到潘炅的影子,不由心中很是着急。
這施展輕功,全憑的是一股真氣,守住這口氣,才能運行如飛,如今潘婷內心着急,心念已生,自然速度就慢了下來,也就跟不上潘天,她有心想讓潘天先行去追潘炅,無奈又不敢說話,怕自己泄了真氣,從空中掉下來,便只好在後面拚命忍着,過了一會,這才模模糊糊看到潘炅的身影,二人不由大喜,腳下自然又加快了許多。
潘炅回頭一看,見姐姐和弟弟竟然已經追了上來,不由又加快步代,使出吃奶的力氣,速度也一下子跟了上去。
潘婷見潘炅又加快了步伐,心中一急,頓時着急的大叫道:「弟弟快追。」
話音剛落,卻突然從半空中掉了下來,摔倒在地上。
潘天一見姐姐摔倒,連忙也停了下來去查看她的傷勢,發現她的雙腳腳踝已腫的老高,通紅通紅的,顯然是落地的時候,一不小心扭傷了腳。
抬頭看看哥哥正回頭笑他們,不由更加着急了,背起潘婷便朝前追去。
這邊慕容軒剛到,看到剛才一幕,不由眉頭一皺,他眼見潘婷扭傷了腳,而潘炅卻為了爭第一,不但不來幫助姐姐,還要回頭嘲笑,不由對潘炅的自私感到很失望。
而再看潘天見到潘婷受傷,二話不說,背着姐姐一起跑,而對潘天的善良又多了一絲好感,心中頓時有些後悔剛才的決定。
此念一生,他快步追上潘天和潘婷道:「天兒,你把姐姐放下,一心一意比賽吧!
務必一定要超過哥哥,姐姐讓爹爹來背她回去吧!」
潘天從小到大都沒見到爹爹如此親切的待自己,不由很是激動,聽到命令,連忙點了點頭,奮力追去,可無奈怎麼努力,畢竟相距太遠,臨到家時,最終還是差了一步,輸給哥哥潘炅。
慕容軒背着潘婷回到「將軍塢」,見到潘天敗落,不由很是遺憾。
心想,天意如此,是福是禍,只能聽天由命了。
潘炅看到爹爹,連忙高興的道:「爹爹,我終於贏了姐姐和弟弟了,你不是說過有好東西賞給我們嗎?」
這時墨兒和小紅出來,見到潘炅如此高興,連忙問道:「炅兒,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啊?」
潘炅連忙得意的說道:「大娘,二娘,你們有所不知,剛才爹爹命我們三人比試輕功,先到家者為勝,而且還可以得到爹爹的一件禮物,現在我先一步回家,贏了姐姐和弟弟,你們說爹爹會送我什麼禮物呢?」
小紅一聽,不由笑道:「你這孩子,自家兄弟比武,還分什麼輸贏?
你爹爹跟你們說著玩的,他哪有什麼寶貝要送你呢?」
潘炅聽後,不由有些失望的看着潘擎蒼道:「爹爹,你可說過了啊,男子漢大丈夫說話要算數的,你到底有沒有寶貝要送我呢?」
潘擎蒼聽後,過了許久,才道:「為父既然說過了,就不會反誨,你放心好了!」
潘炅見爹爹真有東西送,連忙高興的看着小紅道:「二娘,怎麼樣,我就說過爹爹是最講信用的。」
潘婷聽了,不由不服氣的說道:「哼,要不是爹爹偏心,袒護你,你怎麼可能贏得了小天呢?
不理你了!
小天我們走。」
潘擎蒼聽後,心裏不由一陣難過,他自然也知道這場比試不公平,可如今說出去的話,就好似潑出去的水,又豈能收回呢?
不由大聲喊道:「站住!
所謂願賭服輸,既然輸了,就不要找任何理由。」
潘天見爹爹責怪潘婷,頓時有些不服氣的頂嘴道:「哼!
要不是哥哥先跑,我又怎麼會輸給他?
從小到大你就是偏心,有什麼好東西,都讓他。
你既然那麼喜歡他,就把所有的寶貝都給了他,我和姐姐才不稀罕。」
潘擎蒼見潘天竟然也跟自己頂起了嘴,從小到大,自己一向是說一他不敢說二,如今為了一場比賽,他竟然也向自己發火,不由怒氣頓生,抬手一巴掌,朝潘天的臉上扇去道:「小小年紀便沒大沒小,你是不是長大了,翅膀硬了,敢這樣跟爹說話?」
小紅和墨兒也沒有想到,潘擎蒼竟會發這麼大的火,連忙上前攔住他道:「潘大哥,你這是怎麼了?
發再大的火也不可以動手打孩子啊!」
潘天見爹爹不分青紅皂白便打自己,這是他第一次挨打,不由很是傷心的看着潘擎蒼,摸着自己的臉道:「我恨你!
如果娘親還活着,她不會允許你這樣對我的。」
說完之後,便跑出了「將軍塢」。
小紅一見連忙要上前去追,潘擎蒼卻攔着她道:「不要管他,我就只當少生了一個,真是孽障!」
小紅和墨兒聽後,也不知如何是好。
潘婷弟弟跑了,此時也顧不得許多,連忙一瘸一拐的追了出去。
潘擎蒼見潘炅對潘天的離去竟然無動於衷,臉上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的神情,不由更加失望,重重的嘆了口氣,進了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