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官場奇人
官場奇人 連載中

官場奇人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梁仁 都市小說 黃少華

因為得到美女欣賞,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展開

《官場奇人》章節試讀:

第6章


第6章梁仁看到這一幕,不由醋意橫生。
當妻子轉身見到梁仁時,她臉上的笑意就迅速收攏了。
梁仁走上去問:「剛才車子里是誰啊?」
「一個朋友,你不熟悉的。」
陸媛說著就往前走。
梁仁道:「鏡州市這麼小,認識也不一定。」
陸媛道:「跟你說了,你不認識就不認識。」
說著加快了腳步,獨自一人上了樓梯,將梁仁一人留在樓道。
不過,梁仁還是抱着一絲希望,畢竟他是為了陸媛來到鏡州這個陌生的城市。
他洗漱完來到了卧室,喝了酒的陸媛已經睡去。
陸媛只着了一襲睡衣,富有彈性的肌膚異常柔滑。
梁仁忍不住輕輕扳過她的身子,翻身壓在了她身上。
承受着壓力的陸媛,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看清楚他的一瞬間,陸媛雙瞳中射出驚訝的恐懼。
陸媛喊道:「你幹什麼!」
陸媛趕緊合併,身子拼了命的左右搖晃。
梁仁完全沒有料到陸媛的反應會如此劇烈。
他想,是不是他的舉動令妻子做了惡夢。
梁仁道:「陸媛,是我,你是不是做惡夢了。」
陸媛拚命掙扎:「我知道是你,你就是惡夢!
你快下來,你幹什麼!」
梁仁聽到陸媛這麼喊,一種挫傷的感覺油然而生。
挫敗感,往往會喚起一個人的自尊。
又許是酒精的作用,梁仁抓住了陸媛的雙臂,掠起了陸媛的睡衣。
結婚幾年來,隨着兩人對雙方身體的熟悉,神秘感和興奮感漸漸消失,不少時候有些例行公事,而此刻,梁仁感覺自己面對的是一座完全陌生的身體,等待他去征服的身體。
「梁仁,你在幹什麼!」
「我不願意,你給我滾下去!」
陸媛的尖叫,讓梁仁楞了楞。
然而這一絲遲疑,迅速被腦海中接下來的畫面所抹去。
他回想起,陸媛從一輛黑色轎車中出來,那種快樂的神色,是他好久都沒有見識過的。
他惱怒的一把用力撕扯,陸媛的衣物成為破碎的布片。
而陸媛在她衣服被撕破的剎那,雙腿反而獲得了解放,她見機抬起一條腿,狠狠踹了出來。
正好踢中了梁仁的下巴。
梁仁往後倒去,翻下了床沿。
後腦勺硬生生磕在地板上。
「轟」的一聲巨響響徹耳鼓,接着梁仁就什麼都意識不到了。
接下來的一天,梁仁在醫院裏度過。
最後專家說:「你很幸運,一點事沒有。
不過你如想保險點,可以住個院再觀察些天。」
梁仁討厭醫院裏的消毒水味,堅決要求回家。
梁仁請了兩天假,鎮**的人不太注意他發生了什麼。
何況現在他已經沒有了職位,幾乎沒有人注意他的存在。
將近傍晚時分,老領導黃少華打電話給了他,問他晚上有沒空一起吃晚飯。
與此同時,陸媛也發了短訊過來,說不回家吃飯了。
梁仁已經越來越覺得自己摸不到陸媛的心,但他無可奈何,只能渴望着用酒精麻痹自己。
到了黃少華安排的飯局。
差不多都認識。
大家坐下來後,黃少華道:「今天我們差不多是原班人馬啊,就是少了一個姜岩。」
朱懷遇:「哎,姜科長去幹嘛了啊?」
小倪:「我聽說,他和老婆在鬧離婚。」
朱懷遇:「鬧離婚?
從沒聽他說起過。」
小倪:「我也是聽人說的,說想離婚的是他。」
朱懷遇:「難道他外面有人了。」
小倪:「可能,不過誰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宣傳部長死了三年嘴合不攏,還在講話;組織部長死了三年撬不開嘴,還要保密。
組織部的一般嘴都很緊,何況是家裡的事情。」
聽他們傳姜岩的事情,梁仁莫名其妙地想到妻子陸媛,不知她現在跟誰在吃飯。
飯桌上黃少華又帶着梁仁給姚濤敬酒:「姚兄啊,今天我要請你幫梁仁小弟一個忙了。
幫忙把他調區里來吧,在十面鎮鍾書記已經把他職務拿掉了,再呆下去只會耽誤他了。」
梁仁沒想到自己還沒開口,黃少華就直接出面請姚濤幫忙。
老領導還是很關心自己的,他心裏很感激。
姚濤看了看黃少華,又拿眼上下瞅了瞅梁仁道:「既然黃書記開口了,我不答應也不行啊。
我儘力而為吧。」
梁仁急忙喝了好幾杯酒表示感謝。
那天的酒梁仁喝得不痛快,雖然姚區長酒桌上已經答應了幫他調出十面鎮,但他心裏還是如鯁在喉的感覺,因為妻子陸媛。
喝完了酒,他給陸媛打電話,陸媛沒接,過了一會才得到一條短訊回復:「你先回家吧,我會晚,別管我了。」
這不是陸媛第一天回家晚,但梁仁仍舊心裏很不爽,於是藉著酒性通過短訊反問道:「你不想回家的話,就別回來了。」
陸媛一會兒回道:「我不是不想回家,我是不想回這個家了。
梁仁,我們離婚吧,等我回來跟你談。」
看着「離婚吧」這三個字,梁仁直愣愣的。
這些天,他一直心裏有種預告,感覺兩人的感情要出問題,沒想到這個問題來這麼快。
梁仁又發了幾條短訊過去,猶如石沉大海,杳無音訊。
陸媛沒有回短訊,梁仁也毫無辦法。
雖然在一個小小的鏡州城裡,如果沒有手機的聯繫,要找到一個人,也如此不易。
想到一個人回家等陸媛,他心裏堵得慌。
他不想第一個回家。
不回家能去哪裡?
找人聊天?
找誰?
他莫名想到了項瑾,那個刁蠻又愛說大話的女孩子。
可他又覺得這個時候找她不合適,他不想拿自己的糗事去給人家添堵。
他想到,鏡州市舊城區好久沒去走了,決定去轉轉。
梁仁徜徉在小巷之中,莫名其妙地下起了小雨。
他在落了雨的巷子內走,忽然瞧見前面有一個身影特別眼熟。
窈窕的身影,精巧的步態,不是陸媛又會是誰呢?
陸媛身邊一個男人正用胳膊摟着她。
近了,摟着陸媛的男人,身影也更加眼熟。
姜岩!
晚飯姜岩沒有出席,沒想到他居然跟陸媛在一起。
梁仁的腦袋裡轟鳴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喊了出來:「陸媛!
姜岩!」
窄巷之中,聲音開始回蕩開來,異常清晰。
前面兩人突然停了下來,轉過身來。
姜岩已經放下來了摟着陸媛的胳膊,臉上滿是尷尬。
陸媛的表情先是詫異,很快就平緩了下來。
似乎早就預料到會有這一刻。
兩人對視着,誰也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陸媛打破了沉默:「你怎麼還沒回家。」
梁仁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道:「你們打算怎麼辦?」
陸媛抬頭瞧了瞧姜岩。
姜岩看着梁仁道:「我打算離婚,我想跟陸媛結婚。
希望你能同意。」
陸媛看了看梁仁道:「我也希望你能同意。」
梁仁把視線拉回姜岩的臉上:「好,我同意。
希望你們的選擇都是對的,傷害別人無所謂,別傷害了自己。」
姜岩皺眉道:「這就是你對我們的祝福?」
梁仁突然往前跨了一步,一拳揍在了姜岩的臉上。
姜岩用手捂住了臉,身子往下彎了彎,痛苦的表情無法掩蓋。
梁仁道:「這才是我對你們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