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傅少的小祖宗開局自帶馬甲
傅少的小祖宗開局自帶馬甲 連載中

傅少的小祖宗開局自帶馬甲

來源:米讀 作者:謹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秦 鄭子曼

京城盛傳雙腿有疾的傅四少未婚妻是個農村來的小丫頭
眾人皆傳: 「農村來的小丫頭又凶又野
」 「小丫頭除了一張臉,一無是處
」 「殘廢配土包子,絕配
」 「……」 傅四少一腳將人踹到牆上,「勸你重新組織語言
」 眾人:「???」 不久,京城出了小道消息,傅四少的腿被治好了,不僅健步如飛,還打架賊狠
咦,那個神醫怎麼這麼像農村來的小丫頭? 黑客軍團大佬怎麼這麼像農村那小丫頭? 那位叱吒全球的電競大神怎麼這麼像農村那小丫頭? 就連全球最火遊戲的創始人都像那小丫頭 ……展開

《傅少的小祖宗開局自帶馬甲》章節試讀:

第2章 沈家找茬


    豪車內。

    

    鄭子曼坐在副駕駛上,頻繁的看着腕錶,滿心的煩躁。

    

    他的丈夫沈致沒時間,讓她來接那個從農村來的孩子,她雖不願,卻又不敢違背沈致,只能和自己的長子沈倦來接。

    

    「怎麼還不出來?」鄭子曼實在沒了性子,皺着眉朝沈倦抱怨,「你說你父親,選傅家的誰聯姻不行,非要選傅璟深?搞得現在還得便宜了農村來的這丫頭。」

    

    其餘傅家的三個孩子都不錯,選擇任意一個她都會讓她的女兒沈瑟瑟去,誰知最後定下的卻是傅璟深那個雙腿殘廢又體弱多病的男人。

    

    她的女兒沈瑟瑟長相好,學過琴棋書畫,成績在學校常年第一,以後前途一片大好,如果要嫁給傅璟深,以後的路可就毀了。

    

    就算傅家在京城再有權有勢她也不能讓女兒以後守寡。

    

    沈倦正打着遊戲,懶洋洋的開了口,「誰不知道傅老爺子最不疼的就是四少,這次聯姻本就是為了商場上的往來,自然是選擇損失最小的方案,而且,四少一直待在晚城,估計傅家是鐵了心要讓四少在晚城自生自滅了。」

    

    一個殘廢配沈家的假千金,兩家都沒損失,還能方便往來合作,何樂而不為。

    

    所以說,商場上這些人,各個都是人精。

    

    「Defeat!」沈倦正說著,屏幕驟然灰了下來,遊戲聲響起,水晶爆炸。

    

    沈倦皺眉,在被問候家人之前提前退出了遊戲。

    

    視線閃過好友欄一如既往灰色的頭像,最後一條聊天記錄是他發出去的,時間仍停留在兩年前的某天,從此那人就沒了消息。

    

    沈倦悄無聲息的嘆了口氣,也沒了玩遊戲的興緻,伸了下懶腰,看向窗外,目光觸及不遠處的少女,他的眉輕挑了一下。

    

    「來了。」

    

    不遠處的少女戴着一副白色的長線耳機,戴着墨鏡,黑密的及肩短髮與白皙的脖頸行成鮮明的對比,卻襯得本就白凈的皮膚愈加的清透,攜裹着滿滿的青春氣息。

    

    在沈倦的想像中,鄉下的女孩兒乾瘦、因為常年暴晒皮膚黝黑,更何況簡秦只和外婆生活,這十幾年來沒有沈家任何接濟,想來生活更是貧苦。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她肌膚似雪,氣質斐然,更沒有剛來大城市的那種不安與忐忑,相反,她身上彷彿有着與生俱來的自信和清冷,竟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這是他剛認回來的妹妹?

    

    似乎有些驚喜啊。

    

    沈倦心情忽然有些不錯,下了車,闊步朝她的方向走去。

    

    「我來幫你搬行李。」

    

    走到她面前,沈倦朝她伸出手,發揮了自己的紳士風度,想給她留下一個好印象。

    

    簡秦停下來,淡淡的朝他看了一眼。

    

    她戴了一個棕色的墨鏡,沈倦看不到她的眼睛,但從她的面色就能辨別得出,她的態度很冷淡,並沒有因為多了一個帥氣的哥哥感到驕傲。

    

    當然,女孩子矜持,也可以理解。

    

    

    不過他從小到大受女孩子追捧慣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對他冷漠的。

    

    「簡秦。」

    

    少女出了聲。

    

    沈倦微怔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伸出右手,自我介紹道:「沈倦。」

    

    簡秦伸出手,沈倦剛要握上去,便發覺手裡多了個東西,一低頭髮現是她的行李箱的扶手。

    

    「麻煩了。」

    

    簡秦朝他點了下頭,語氣冷淡。

    

    沈倦:「……」

    

    沈倦有些心酸,難受了一會兒,不過也沒理會太多,開車便準備回沈家,鄭子曼坐在副駕駛,簡秦理所應當的上了后座。

    

    鄭子曼透過後視鏡看着這個少女,有剎那的驚艷,可一想到她是那個女人的女兒,不由得冷哼了一聲。

    

    「簡秦是吧,我醜話先說在前面,沈家不比農村,你在農村怎麼樣我不管,到了沈家就必須聽我的話,否則我隨時把你送回去。」

    

    鄭子曼聽說過,簡秦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在學校打過架,差點被輟學,進過少管所,還任性失蹤過幾年。

    

    要不是沈致着急花重金抹了她這些黑歷史,否則,就憑她做這些事,怎麼可能進的了傅家?

    

    鄭子曼擔心她在沈家惹出事,所以準備先給她一個下馬威,免得她將來不服管教。

    

    簡秦好看的手指百無聊賴的纏着耳機線,聞言,抬眼朝鄭子曼看過去,強壓着戾氣輕笑了一聲,「確實挺丑的。」

    

    「什麼意思?」鄭子曼微愣。

    

    「字面意思。」

    

    「你……」鄭子曼臉色當即黑了幾分,剛要斥責,結果一抬眼對上她冰冷的雙眼,她無端心臟一顫,最後憤怒的將話咽了下去。

    

    算了,等這個野丫頭進了沈家,她有的是辦法教訓。

    

    回到沈家。

    

    開門的是陳媽,看到鄭子曼身後的少女,陳媽先是一愣,可很快又反應過來她的身份,臉色又變了。

    

    「陳媽,這是簡秦,雖然馬上就要嫁到傅家,但也是沈家的女兒,以後你多照顧一下。」

    

    鄭子曼特意咬重了『照顧』二字,說完便上了樓。

    

    陳媽心中瞭然,再看向簡秦時臉瞬間拉了下來,翻了個白眼,從鞋櫃里直接拿出雙拖鞋扔在她面前。

    

    簡秦看着散在地上的拖鞋,抬眸,眼底滿是戾氣,陳媽正對上她冰冷的眸,後背陡起一片涼意。

    

    很快,簡秦垂下眸,微長的眼睫遮住了她眼底的所有情緒。

    

    算了,她懶得去計較這些小事。

    

    陳媽緩過神來,忽然意識到面前的不過是一個農村來的小丫頭,她這種恐懼來的毫無道理。

    

    她挺直了腰,「跟我來吧,明天就要和傅家人見面了,我教你該怎麼做……」

    

    「懶得學。」

    

    簡秦懶洋洋的說完,抬腿上樓。

    

    陳媽蹙眉,怒道:「明天見面那麼多人,你代表的不只是你自己,還有整個沈家。」

    

    話外之意,如果丟了人,丟的也會是沈家的人。

    

    簡秦嗤笑,「如果讓我來代表,沈家的人已經丟盡了,不差這一次。」

    

    「你……」陳媽被她氣的抓心撓肺,也無可奈何,只好搬出沈致和鄭子曼,「這是老爺和夫人吩咐的,你竟然敢不聽。」

    

    簡秦腳步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