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執顧少致命寵
偏執顧少致命寵 連載中

偏執顧少致命寵

來源:追書雲 作者:一七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芷曦 現代言情 顧予城

 全城的鑽石單身王老五顧家大少結婚了!對方居然是鄉下來的粗魯蠢笨的江家野丫頭?眾人驚掉了下巴,紛紛跳海洗腦子!無數豪門熱心千金日夜奮戰,誓要找出江芷曦的黑料,逼她認清現實,自己離開
誰料黑料越扒越恐怖—— 全球最具潛力服裝設計師是她! 國際知名珠寶設計師是她! 全球女人最想擁有品牌單品的創始人也是她!她和顧少協議結婚的消息暴露後,無數豪門貴公子的基因動了
江芷曦親手掐斷自己的桃花,轉頭笑眯眯看向顧予城
「老公,你熬的粥真好吃!」從此顧予城天天早起為她熬粥!展開

《偏執顧少致命寵》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算計我?


「咳……」
江芷曦睡夢中難受的皺眉,感覺脖子像是被人掐住,無法呼吸。偏偏渾身疼得不像話,根本沒有力氣掙開。
她痛苦的睜開眼睛,視線中是一張俊美的臉,刀削一般的面容,凌厲的視線讓人看了只覺得心裏發顫,卻又不由自主的引人深陷。
「你,你,放開我……」
江芷曦艱難的說著,雙手用盡自己的力氣想要掰開男人的手,腿也不自覺地掙扎着。
可是男人的手完全紋絲不動。
他冷漠的看着痛苦掙扎,語氣還帶着幾分委屈的女人,怒道,「你給我xia葯?!」
江芷曦難受的說不出話,只能僵硬的搖頭,眼神充滿無辜可憐。
顧予城目光懷疑,可對上那雙可憐巴巴的眼睛,最終還是鬆開手。
「咳咳!」
江芷曦手摸着脖子,趴在床邊難受的咳嗽,緩解着不適。
「我,我沒有給你xia葯,我就是,就是看見你一個人摔了,好心扶你,誰想到……」
江芷曦說完眼淚啪啪的往下掉,看起來梨花帶雨的。
顧予城看着眼前的人,心裏面有一瞬間懷疑自己。
可昨晚他不可能無故沒有意識,現在只要一回憶就覺得頭疼的厲害。
江芷曦趁機穿好衣服下床,眼神怯生生的,卻又帶着不服輸的倔強。
「雖然我是真的喜歡你,可是我怎麼會給你xia葯?!本來這件事情吃虧的就是我。」
顧予城沒有說話,眼神帶着濃濃的試探打量着江芷曦,在看到她脖頸的紅痕和明顯的吻痕還是猶豫了一下,最後直接拿出一張支票扔給江芷曦。
「一百萬,算是補償你了。」
江芷曦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張支票,氣的大喊,「誰要你的臭錢!」
說完給顧予城一個倔強又堅強的轉身,直接哭着跑出房間。
出了房間江芷曦的眼淚立刻收住,伸手胡亂的在臉上抹了一把,擦乾眼淚,拿着手機順便發了一條短訊。
「按計划行事。」
手機叮鈴鈴的響起,江芷曦冷漠的看着媽媽兩個字。
「媽。」
「小曦啊,不是讓你今天早上回家嗎?怎麼還沒有回來?」
江芷曦找了個地方坐着,神情冷漠,語氣卻怪乖巧得很。
「媽,我學校的事情還多着呢,你找我什麼事情啊?」
「你這孩子怎麼不聽話?學校的事情能有你的終身大事重要?之前不都是給你說了嗎?快點回來,一個小時之內!」
吳瓊的聲音不容置疑,江芷曦剛想反駁,吳瓊又補充一句。
「一小時之內不能回來你弟弟的醫藥費我就幫你停了!反正是個廢人了,不治也罷!」
「媽!」
江芷曦聲音帶着哭腔和驚慌,吳瓊聽完很滿意的掛了電話,也不管江芷曦再說什麼。
江芷曦看着掛斷的電話,手指緊緊的握着手機。眼神里的恨毫不掩飾。
這一家子每提一次弟弟的病,她就恨不得剝了他們的皮!
若非他們,弟弟怎麼可能現在還躺在床上沒有意識!
——
「媽!我不要嫁給那個殘廢少爺,我都不認識他!我不要!媽,我求你!」
江芷曦聲音嘶啞的坐在地上,她眼睛通紅,髮絲混着淚水黏在臉上,苦苦哀求着。
吳瓊對於江芷曦的哀求完全無動於衷,只是冷漠的坐在一邊喝着茶。
「妹妹,你別哭了,這王家可是數一數二的家族啊,多少人想要上趕着攀附還來不及呢。況且這次公司的危機,你嫁過去就能迎刃而解,為家裡出一份力不好嗎?」
江樂熙悠哉的坐在一邊,看好戲一樣說著。
江芷曦搖頭,發瘋了一樣喊着,「我不要!我不想嫁!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我死都不嫁!」
「啪!」
吳瓊站起來一巴掌便打下去,江芷曦的臉瞬間紅腫起來。
「你給我閉嘴!這可不是你能挑的!家裡養了你這麼久!現在有困難了,這點犧牲也不願意做?!」
說完又冷漠的瞪着江芷曦。
「別忘了,你那個累贅弟弟,還在醫院躺着呢!」
處在絕望中的江芷曦聽見這句話猛地抬頭,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吳瓊。
「媽!」
聲音悲痛中帶着絕望,吳瓊卻好似沒有聽見,無所謂的坐在一邊。
江芷曦搖着頭慢慢後退,眼神空洞。
「不行,不行!一定還有辦法!」
江芷曦趁周圍人不注意,猛地向外面跑去,吳瓊驚的瞬間站直,指着江芷曦跑了的方向大聲的喊着。
「快!別讓人給我跑了!給我把人抓回來!」
別墅瞬間亂成一團。
江芷曦瘋了一樣往外跑,一邊跑一邊攔車,攔不到車就繼續跑。
眼看着身後的傭人就要追上,一輛車擦着江芷曦的身體,直接停在了路邊,車窗打開,顧予城的臉露了出來。
「上車!」
江芷曦眼睛一亮,顧不了那麼多,直接上車關門。
傭人們追上卻不敢動作,這輛車看起來很貴,他們怕一不小心得罪人。
顧予城開門下車,冷漠的看着後面五六個人氣喘吁吁的樣子,皺眉不悅的開口。
「你們是誰?」
「這位先生,我們是江家的傭人,二小姐惹了夫人不高興,我們正要帶二小姐回去呢。」
「呵,你們也知道自己是傭人,她是二小姐。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傭人,你們才是僱主!」
顧予城強勢凌厲的氣息壓迫而來,一句話說的幾個人大氣也不敢喘,甚至有點戰慄。
「滾!」
顧予城說完抬頭看了眼不遠處的監控,然後直接上車揚長而去。
江芷曦不太明白這是偶遇還是顧予城專門來找她,一個人悄咪咪的縮在副駕駛不說話,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顧予城察覺她的動作突然開口,「昨晚算計我的聰明勁哪兒去了?」
江芷曦聽完小心反駁,「沒有算計,我都說了是巧合。」
「巧合?」
顧予城神色冷靜,顯然不相信江芷曦說的話。
「那還真的是巧,中藥,偷拍,還剛好被蔣芬芳抓包逼我娶你,你覺得我會信?」
江芷曦聽完一愣,眨了眨眼睛無比真誠的反問,「蔣芬芳是誰?」
車子恰巧行到一處偏僻的地方,顧予城一腳才上剎車,皺眉的看着江芷曦。
「你不認識蔣芬芳?」
江芷曦還真不認識,她是算計顧予城,想逼顧予城娶她,可是她現在才只做了第一步,後面還沒開始啊……
顧予城看着江芷曦的眼睛,打量着她話里的真假。
如果不是蔣芬芳的人,那被蔣芬芳抓到的偷拍的人是誰?
那些照片他看了,一旦被有心人利用,他現在競選顧氏集團總裁就多了些難度。
顧予城想了會突然無所謂的冷笑,「呵,不重要。」
「我記得你說喜歡我?」
江芷曦被這轉折搞得有點懵,想到了自己的計劃,猶豫了一下便點頭。
「那好,回去整理好證件,明天去登記結婚。」
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