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重生愛妻好囂張
重生愛妻好囂張 連載中

重生愛妻好囂張

來源:掌中雲 作者:蘇棠棠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盛庭鈞 蘇棠棠 霸道總裁

前世,蘇棠棠被蘇家養女陷害致死,死之前,蘇棠棠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前男友凌灝早就聯合蘇婉來害蘇家!大哥慘死,弟弟也被陷害入獄,父親債台高築跳樓自殺,母親聽到噩耗承受不住心臟病發去世
重生之後,蘇棠棠發誓,一定要力挽狂瀾,不能讓蘇婉得逞!誰知道,在跟渣男賤女鬥智斗勇的時候,無意中惹到了一位大人物?傳言,盛庭鈞不近女色,對女人過敏,卻唯獨寵蘇棠棠上了天
記者會
盛少,請你解釋一下緋聞
盛庭鈞摟住了蘇棠棠,邪肆一笑,她是我愛妻
頓時轟動北城
展開

《重生愛妻好囂張》章節試讀:

第2章 不一樣的光彩


「怎麼?這還需要考慮嗎?」
「我蘇家大小姐的身份在北城誰不知道?」蘇棠棠說這句話的時候,可以說是意氣風發。
帶着少女的不羈,尤其是那粉色的唇瓣,很是誘人。
「如你所願。」
「開車。」男人醇厚的聲音猶如大提琴般響起。
林虹大廈。
蘇棠棠打開門就直接走了出去,而且還是穿着一身的病號服。
「盛少?」前面的手下都有些害怕了。
畢竟這種事情對於盛庭鈞來說,實在是太過於反常,這要是放在平時,一個女人莫名其妙的上來,他是一定會把對方給扔下去的。
「無妨。」
林虹大廈也是蘇家的產業。
而凌灝則是蘇棠棠上一世喜歡了半輩子的男人,上一世,也就是在這一天,蘇棠棠選擇跟他訂婚。
可是蘇棠棠仔細想想以前,每當自己去逛街的時候,看中一條裙子的話,凌灝也會順便帶一條給蘇婉,還說什麼姐姐也需要……
自己跟凌灝去買護膚品的時候,凌灝也會為蘇婉帶一份,凌灝還會經常在自己的面前問起蘇婉最近的情況。
這種事情……
仔細想想,凌灝可不就是跟蘇婉有一腿嗎?
上一世自己實在是太傻了。
居然錯信了渣男!
訂婚宴還是蘇棠棠精心布置的,選擇在林虹大廈也是極其具有意義的。
因為林虹大廈那一年,正好是蘇棠棠出生那一年,然後就跟凌灝指腹為婚了。
茂密蔥鬱的竹子林,沿着小路錯落有致的排着,翠綠色的竹葉則是頂端漸漸的圍着,形成了一個圓形的「屋頂」,濃烈的陽光和夏天的熱氣就被隔絕在外,而且無論你走到任何地方,那都是看不晴前方的景觀,因為翠綠高大的竹林把整個場所都隱秘在其中,通路都是竹林蔓延,顯得詩意盎然。
這是蘇棠棠夢幻中的婚禮的布置。
要是放在上一世,自己一定會感覺到異常的幸福。
但是現在,她只覺得可笑。
訂婚宴上,都是商界的大佬,政界的大腕,布置的異常的華麗,在舞池區,各種各樣的名流紳仕衣香鬢影在跳舞。
所有的人都覺得凌灝和蘇棠棠就是與生俱來的一對。
「怎麼蘇大小姐還沒有來?」
「是啊?我聽說她挺喜歡遲到的。」
「不是吧?這麼驕縱?」
「是啊……要不是因為她是蘇家大小姐的身份,誰願意跟一個性格這麼不好的女人相處呢?真是走了狗屎運了,怎麼會遇到凌家大少爺呢?」
「話可不能這麼說啊!畢竟凌家大少爺跟蘇大小姐可是指腹為婚的關係。」
……
因為蘇棠棠還沒有來,賓客都開始議論紛紛了。
蘇婉聽到這些人的話,唇角漸漸的勾勒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她今天穿着一襲衣料上乘的白色晚禮服,精工裁剪,走起路來,美觀大方,可是因為今天是訂婚宴,主角才是需要穿白色的晚禮服的。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來跟凌灝訂婚的。
「砰!」
宴會上的門就被蘇棠棠推開。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門口。
蘇棠棠穿着一襲的病號服,在一群打扮精緻的名流紳士中就更加顯得突兀。
蘇母立馬就迎了上去。
「棠棠,你這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穿着這種衣服來了?」蘇母知道,跟凌灝訂婚,是蘇棠棠最開心的事情,因為凌灝是蘇棠棠最喜歡的男人,其實蘇家有些後悔蘇棠棠小時候跟凌灝指腹為婚了。
現在的凌家可不像以前在北城的發展勢頭這麼強了。
蘇棠棠要是真的嫁過去的話,可以說是下嫁了。
「我出車禍了。」蘇棠棠淡然的說道。
蘇母聽到蘇棠棠的話,立馬就被嚇了一大跳。
「什麼?有沒有哪裡受傷了?怎麼不打電話給媽媽呀?」
「媽,我沒事,我這不還是趕來了嗎?」蘇棠棠看到蘇母的時候,心裏的愧疚之情溢於言表,上一世,她因為自己備受打擊,蘇棠棠暗暗的下定決心,這輩子,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了。
蘇棠棠看向遠處的凌灝,眼神裡帶着質問和怨恨!
凌灝穿着一襲白色的西裝,站在蘇婉的身邊,倒像是一對璧人。
俊秀的眉眼看到蘇棠棠的時候,眉頭就皺了起來。
畢竟今天是凌灝和蘇棠棠的訂婚宴。
蘇棠棠的這副舉動着實是讓他感覺到了羞恥。
穿着病號服出現在訂婚宴上,是有多不尊重自己?
這樣對比起來,還是打扮精緻的蘇婉更加合自己的心意。
不過如果娶了蘇棠棠的話,蘇家就會給一大筆的陪嫁,所以娶蘇棠棠的話,是絕對不吃虧的,所以即使凌灝跟蘇婉勾搭在一起,但是並不妨礙他跟蘇棠棠約會。
相反的,他還很喜歡跟蘇棠棠約會。
因為蘇棠棠每次跟自己去約會的時候,都會主動承擔費用。
可以說,蘇棠棠為凌灝真的是花了不少錢。
但是凌灝卻覺得這是應該的。
凌灝皺起眉走向了蘇棠棠,他還帶着質問的語氣說道,「棠棠,你怎麼穿着這種衣服來?你不知道今天是我們的訂婚宴嗎?」
看到自己穿着病號服,絲毫不問問自己是不是出事了,還來質問自己?
果真自己上一世絕對是瞎了眼睛。
「我出車禍了。」
「趕緊去換一身晚禮服,儀式很快就要開始了。」凌灝絲毫不顧蘇棠棠有沒有受傷,反而讓她快點去換衣服。
蘇婉看到這種情況,立馬就上前挽住了凌灝的手臂,溫柔細語的說道,「凌灝,別這樣,妹妹一定是有事情才會耽擱了今天的訂婚宴的,妹妹,你也少說幾句。」蘇婉說道。
蘇棠棠看到蘇婉這模樣,自己汗毛都豎起來了。
一副當和事佬的樣子和上一世用刀子直接捅死自己的樣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蘇棠棠只覺得噁心。
「怎麼?嫌棄我穿病號服不尊重你?」
蘇棠棠帶着些許不屑和挑釁的語氣,而且臉上帶着意氣風發的感覺。
以前的蘇棠棠也很漂亮,但是如今的她卻好像是有了不一樣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