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繼承了億萬財產
我繼承了億萬財產 連載中

我繼承了億萬財產

來源:掌中雲 作者:江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展 現代言情 程蘭

陳叔,借我10萬
少爺,錢是不能借給您的,但是你可以回來繼承萬億遺產
別總用這套威脅我,沒有用
那十萬塊就少爺自己想辦法吧
被生活所迫的江展竟然連十萬塊都拿不出,現實生活處處碰壁,老婆都看不起自己
無奈只好回家繼承萬億資產了
好啊!那就讓你們那些不長眼睛的人好好看看,現在站在你們面前的人是誰!展開

《我繼承了億萬財產》章節試讀:

第7章 好兄弟被綠了


江展盯着程蘭看了一會兒,一句話也沒說。
程蘭看他這副窩囊樣子就生氣,明明自己什麼都不是,卻不願意委屈求全,好像他的人格有多高尚,多寧折不彎一樣。「你厲害那你就自己過吧!」
程蘭說著氣話摔門離開,江展這才鬆了一口氣。
程蘭什麼時候開始這麼看不起自己的?
是從自己生意失敗開始嗎?
歸根到底就是沒有錢,錢真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東西。
一想到程蘭爸爸那張臉,江展就覺得頭大。
從始至終,那老爺子就沒上過自己,恨不得他們倆過不下去趕緊散夥呢!
江展臨時收到一條店裡的消息,讓他去某個酒店修一下空調。
他看着面前的夕夕,程蘭去公司上班了,把他這個無關緊要的人扔在這看護夕夕。
但是自己這個時候也有事情要走了,江展無奈託付護士照顧一下夕夕,自己儘快回來。
江展的維修公司總部距離醫院大概兩公里左右的路程,醫院門前停了一排共享單車,江展掃碼直接騎走了。
公司有幾輛電瓶車給路途比較遠的接單人員使用,好在公司報銷短途路費,江展就給幾個不同app的單車都辦了會員。
這會看着自己騎的這個綠色的單車直咂舌,「還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花公司的錢買自己家車子的會員。
到公司取了工具箱又騎着單車往目的地奔去。
路途較遠,中途倒了一班公交車才到面前的酒店。
北海國際酒店。
這是臨海市的五星酒店,就連普通的房間甚至都抵得上有些人一個月的工資了。
這個酒店和江展公司屬於合作關係,算得上是他們的專屬**人。
江展穿着工作服,和門衛打過招呼之後一路暢通無阻的倒了2312房間門口。
公司的宗旨是,大酒店的單子就是爸爸,一定要拿出最好的態度來。
江展在門口調整了一下嘴角,確定是漏出八顆牙齒的標準笑之後,按了門鈴。
「誰啊?」裏面傳來了一聲嬌滴滴的聲音,似乎帶着一些不快。
「打擾您了,我是空調**。」
門從裏面打開,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雙筆直的腿,穿着漁網襪,腿雖然不是纖細的筷子腿,大但是看起來格外妖嬈。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江展在心裏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提醒自己工作要緊。
結果在抬起頭看到女人的一剎那,手裡的工具箱差點沒拿穩砸到腳面上。
白......白萍?
面前的女人不是別人,就是今天上午剛剛見過面還有過一段不愉快爭吵的白萍,自己好兄弟李朝的未婚妻。
「江展?」白萍看到江展的突然出現明顯感到有些意外,她往門後退了半步,企圖想遮住自己衣衫不整的身子。
江展的突然出現明顯是意料之外的,讓白萍羞愧難當同時又憤恨的想着,碰見這個衰神准沒好事!
「小萍兒,好了沒啊?我有點迫不及待了喲......」
猥瑣的中年男子聲音中都帶着一層厚厚的油膩感,穿過江展的耳朵油脂的觸感都讓他打了三秒冷顫。
白萍瞪了江展一眼,狠狠的把門摔上,「空調好了。」
江展就這麼被關在了門外。
裏面那個穿着妖嬈的人真的是白天那個像糙老爺們的白萍?
靠!她怎麼在這?
她是在接客嗎?肯定是背着李朝的吧?
自己要不要告訴好兄弟他被綠了?
江展沒有完成任務,就沒有辦法拍照片反饋。他坐在一樓大廳開始糾結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讓李朝知道。
就在江展揪着頭髮準備發狂的時候,突然聽到「噠噠噠」的高跟鞋聲音,由遠及近。
江展抬起頭就看到白萍已經恢復如常,只不過身上的穿衣風格和以往還是天差地別。
印象里的白萍每年穿着寬鬆的衛衣和褲子,沒想到裏面竟然藏着這麼爆炸的身材。
白萍徑直走到他對面的位置上,從皮衣的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巧的鏡子,對着鏡子補口紅。
「你......」話到嘴邊江展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白萍冷冷的收好鏡子和口紅,從錢包裏面抽出五百塊扔到江展面前。
「你不是用錢嗎?這個錢給你應急,但是你沒見過我,明白嗎?」
江展看着面前的五百塊錢,覺得有些好笑,「你拿這綠了我兄弟的錢施捨給我,打發叫花子呢?」
白萍聽到這句話臉色瞬間冷若冰霜,又抽出五百,重重的按在之前的五百塊錢上,「這是一千,夠了吧?」
江展看她的樣子和打扮,哪有半分是想和李朝踏踏實實過日子的樣子。
他頓時一肚子氣,替自己的好兄弟覺得不甘。
「白萍,李朝對你一片真心,為了你起早貪黑的工作,就是想給你一個穩定的未來。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對的起他嗎?」
結果白萍非但沒有半分愧疚之意,而是嗤笑的說,「沒到真正舉辦婚禮的那一天,我們都不算是結婚,再說了,誰知道這段時間有沒有什麼變動。」
她似乎不想扯太多自己的問題,「江展,你真是好意思操心別人呢?你看看你自己過的那是什麼日子,欠了一屁股債了吧?李朝借你的錢你這輩子能還上了嗎?」
白萍的語氣特別輕蔑,似乎覺得想江展這樣的人也翻不出什麼水花。
「算了,錢就給你了,看你這窩囊樣子,怪不得你老婆要和你離婚。」
她作勢要離開,起身之後轉身兇狠的盯着江展,「今天的事情你要是說出去的話,我就找人打的你半年沒法下床。」
說完就拎着手工製作的頂級名牌包,小跑着走到一個油膩中年男人面前。
江展被這個畫面刺激的太陽穴狂跳。
不行,就算是為了李朝,也必須和他說一聲。
他剛準備給李朝打個電話,卻又被工作人員叫過去修理空調。
離開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還沒等他給李朝打電話,自己的電話突然響了。
電話剛接通,維修公司老總的怒吼就從手機里鑽了出來。